当夜幕低垂,万家灯火正准备熄灯休憩之际,两个满身狼狈、神情疲软的大男人总算拚了吃奶的力气,跑到谷胤飏家猛按门铃。

    「死没良心的家伙,你还真敢呐!你他妈的当真把我们两个丢在高速公路上随风飘,这笔帐我记下了,记在你老婆头上!」待谷胤飏不耐地开了门,几濒疯狂的邵慕风劈头就是一阵乱骂。

    「真是招谁惹谁来了?没老婆关我屁事啊,嘎?犯得著跟你们瞎搅和,落个里外不是人的下场吗?」雷飒的修养显然比邵慕风好了许多,虽不致口出恶言,讲出来的话也不见得好听到哪儿去。

    「小声一点,我爸妈、老婆小孩都睡了,要把他们给吵醒,小心我打掉你们的大门牙。」谷胤飏冷静地看著张牙舞爪的两位好友,考虑是不是该打电话到「一一九」。

    「就知道你这小子冷血,有人兄弟这麽当的吗?」邵慕风吼得更大声了,一点都没把谷胤扬的警告放进心里。

    「等、等等,让我先喝口水再说。」雷飒两眼一翻,差点没在大门口倒下。

    「喝水可以,小心管好你们的大嘴巴。」谷胤飏扬了扬拳头,让出一条通道让他们进门。

    「该死的!」水才一入喉,邵慕风大叫地跳了起来。

    「嗯?」谷胤飏警告地哼了声。

    「你犯得著用这麽烫的水请我们喝吗?跑掉的是你老婆,又不是我拐她走的,你这不是找错仇家吗?」邵慕风暴躁地满嘴嘀咕,一转身,却看见柳珞君皱著眉好笑地看著他的狼狈。

    「啊!嫂子,把你给吵醒了,真是不好意思。」糟!真把飏的心肝宝贝给叫起床尿尿了,这下子皮可真的得拉紧点儿。

    「嫂子,那个……你今天搬家没帮上忙,下次、下次我们必当全力以赴。」雷飒眼见谷胤飏的眼不怀好意地眯了起来,他忙著转移谷胤飏的注意力,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却有如火上浇油。

    谷胤飏抡起拳头,二话不说地先赏了两个累到胡言乱语的家伙各一记热辣爆栗,然後一手拎著一个,准备把他们丢出家门。

    「胤飏,」柳珞君赶忙拦住他的冲动。「太晚了,让他们睡客房好了。」

    谷胤飏扬起眉。「不用对他们那麽好。」

    「嫂子!你实在太好了!」邵慕风感动得要命,眼角挂著一泡泪,激动地上前欲抱住柳珞君。

    「你要是敢碰她,我让你永远用不到那两只手!」谷胤飏阴沈地语带威胁,长臂一捞,把柳珞君揽进怀里。

    「呜……」邵慕风的手顿在半空中,委屈地连忙把仍苟活的两条手臂收了回来。

    「欸,回去抱你老婆得了,这家伙是我们四个里头最闷骚的,小心你吃不完兜著走。」雷飒好不容易回点神,纳凉地在一旁扇风。

    「是啊、是啊,他这个人不轻易爱人的,一旦爱上了就最专情,嫂子千万不要怀疑他的真心。」总归一句是兄弟,多少说点好话,省得老想砍他的双手。

    「你的意思是自己不够专情喽?」柳珞君环著丈夫的腰际,仰起头与他相视而笑。「要不要我打电话给昱晴,让她稍微注意一下?」

    「嘎!?」邵慕风这下可傻眼了,他不很清醒地拉了拉雷飒的衣服。「喂,你觉不觉得这嫂子跟飏的性子真有点他妈的像,都属於杀人不用牛刀那一型?」他附在雷飒耳边小声嘀咕。

    雷飒愣了愣,不怀好意地漾开笑容。「飏,他说你老婆坏话。」

    「啊!」接收到谷胤飏杀人似的眼光,邵慕风冒了身冷汗。「要死啦!我们两个才是同一国的,你怎麽可以窝里反!?」

    「没办法,识时务者为俊杰。」雷飒耸耸肩,立刻撇清关系。

    「够了吧你们。」谷胤飏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要留要走,你们自便,别打扰我们夫妻恩爱了。」

    柳珞君抽了口气,小脸蛋瞬间烧红,不敢置信地瞠目瞪他。

    「走啦,别理他们。」就知道这两个宝凑在一起准没好事,谷胤飏搂著柳珞君,心满意足地转身回房。

    「捺啊ㄋㄟ?他就这麽把我们丢下不管了?」邵慕风眼巴巴地看著人家夫妻进房恩爱了,心里无限失落。

    「谁叫你嘴贱?」雷飒无力地叹了口气,转向另一边准备离开。「你尽管留在这里唉声叹气好了,我要回去陪我的小甜心了。」

    「喂!等等,我也要回家,我的小汪汪还在家里等我、我、我、我……」

    ——全书完

    编注:

    ㈠有关铁鹰瀚和阮棠的爱情故事,请看橘子说005《硬汉的软糖》。

    ㈡有关邵慕风和汪昱晴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048「风飒飘飏之二——《风情百分百》。

    ㈢有关雷飒和田月霓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057「风飒飘飏之二——《飒到小甜妞》。

    ㈣有关凤飘鸣和官暧暧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065「风飒飘飏之三」——《飘向爱情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