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Hello,小屁猴!”没想到我离我的目的地——班主任办公室还有很长一段路程时,王子突然从另一条抄近道的路上像个幽灵一样蹦了出来,我吓一跳:

    “主人,您怎么又折回来了?您难道还忘了什么事情吗?刚才那一次折回来是因为忘了给我系红领巾,这一次折回来又是忘了什么啊?”

    “忘了你是个路痴,怕你找不到去‘班主任办公室’的路,然后迷路,然后害我要花费我的宝贵时间来找你!”

    “哈哈,这么说:您还是打算自己亲自送我去班主任办公室喽?”我惊喜不已。

    “是啊!能够有我这么帅绝的王子保驾护航,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是啊,真的很得意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你个头啊,都‘呵’成一级白痴了!”王子没用力地轻轻戳了下我的头,然后拉着我往班主任办公室跑去。

    “笃笃笃。”走到五年级A班办公室门口,我整了整衣服后,便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门内传出一个年轻而好听的男声。咦,声音还像有点耳熟哦。

    我轻轻推开门,这一推就不得了了,吓我一大跳,因为现在堂堂正正坐在班主任办公室里面的那个人竟然是——北·极!

    王子在这里见到北极当然也很吃惊,于是便问他:

    “北极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今天不打算去大学部上课了吗?啊!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是苏打猴那个班的新班主任吧?而且还是你自己主动申请去当的?”

    “嗯!”没想到北极居然这样淡定地肯定了王子的猜测。

    “晕!”王子对他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啊?好好待在大学部上课不行吗?干吗要来自讨苦吃地申请当什么小学班主任啊?你不知道小学生是最闹心最难管的吗?”

    “我自有我的理由!”北极说这句话时,还有意无意地望了我一眼。Oh,myGod!难道……他来班主任跟我有关吗?

    “喂,北极,你不会是为了苏打猴吧?你是想照顾她所以才自己主动申请当这个五年级A班班主任的吗?”

    “……”北极听到王子这番猜测怔了怔,然后是沉默,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好啦好啦,你既然不想说理由我也就不逼问你了!”王子拍拍北极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清醒理智,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理由!其实我现在仔细想想,当当小学班主任也不错嘛,就当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一种考验,还是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的。而且,如果你以后的志向是想当人民教师,那么来小学实习实习是大有裨益的,呵呵!既然如此,那我这个一号好朋友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同你支持你喽,哈哈哈哈!”

    “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要赶紧去大学部上课了,不然就要迟到了,我可不想再迟到了,我要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学业和前途负责,所以一定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哈哈!我们一起加油吧!Bye-bye!”王子说完就飞快地闪走了。

    这个是时候,我忍不住好奇地问北极:

    “呵呵,北极星,你不会是真的是为的照顾我才主动申请来当这个五年级A班的班主任吧?”

    晕!北极居然还是像刚才王子问他这个问题时一样用“沉默”回敬,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向五年级A班教室走去……

    呵呵,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说吧,总之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理由来我这个班来当班主任的,我都知道绝对地对我没有任何坏处就是了!呵呵呵呵。

    不过北极真的是神通广大啊,居然说要申请当小学班主任就可以立刻申请到的,而且他现在还是个读大一的学生呢!他简直是万能的耶!好厉害好厉害哦!真的是比王子还要厉害很多!

    啊,这个时候,五年级A班教室到了耶!

    没想到,我一进五年级A班就不得了了,居然全场哗声一片耶,像炸开了地雷一样,所有坐在班上的那些五年级小男生都激动地冲我一个劲儿大叫:

    “哇噻!哇噻!哇噻!”

    “哇噻!她好可爱哦,很像芭比娃娃耶!”

    “哇噻!她好乖乖哦,好像我的宠物小香猪耶!”

    “哇噻!她好漂亮哦,好像好像我老婆耶!”

    “哇噻!她就像从卡通动画片里走出来的娇贵小公主耶,我好想以王子的身份宠爱她哟!”

    “哇噻!她是不是不小心摔落到人世间来的小天使呀,是上帝特意来安排来和我相会的对不对?来来来,小天使,坐到我旁边来和我同桌。”

    “你凭什么跟她同桌?我跟她同桌才对!”

    “你长成这样一副猪八戒相有什么资格跟她同桌?我才有资格跟她同桌!”

    “你们都没有资格,只我我才有资格!”

    “我才有!”

    “我要跟她同桌!”

    “北老师,拜托您安排我跟他同桌吧,我保证教师节时会送你一份超大大的贵重礼物。”

    “北老师,我送的礼物会更大,请安排我……啊!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干吗打我?”

    “就打你,谁叫你跟我争的!”

    “哼,你打我也打,谁怕谁啊——砰砰砰!啪啪啪!”

    “找死啊,都打算了,谁打赢了她就归谁——砰砰砰砰砰!啪啪啪啪啪!”

    ……

    于是,原本一个“新生欢迎会”就变成了“打架群英会”,全班小男生都干上了,那些小女生就开始唧唧喳喳地劝架拉架,还有夸张的如同鬼片现场的尖叫声,还有好几个被吓哭的——这就如同哭丧现场了。总之整个教室一下子变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我想这会全世界就属于这里最热闹了吧,哈哈,还真搞笑!没想到我小苏打竟然还有成为“红颜祸水”的一天,要知道我在高中那些同年龄的男生中可是一点都没吸引力的,他们对看起来小不零丁的我只是当小孩子小妹妹看、或者是视作“营养不良症晚发育少女”而报以同情的一眼,哪会对我动什么男女之情啊?对我动什么情都不会动男女之情!哈哈……

    不过北极这个老师当得真怪,看着学生们在下面死闹,却面无表情毫无动静,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一样。

    “北老师,您不管管吗?”我看不下去了,便忍不住担忧地对北极说。

    “他们闹够了就自然会停下来!”北极还是冷静得没边没缘。

    “什么停下来啊,这样打下去迟早会打出伤甚至打出人命来的,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什么节制力也不懂法律知识的。”我边说边跑下去阻止……

    嘿,没想到我一阻止他们就都乖乖听话不闹了,看来“祸收还得祸起人”啊,哈哈。

    北极可能是被我带动了,也立刻走下讲台来收拾残局,教导教导那帮小男生几句,扶起摆正被他们打倒的桌子椅子什么的……

    不过北极没有安排我跟任何小男生同桌,而是让我独立一人坐了一张桌子,这样最好了,独占两人桌大空间还能防“骚扰”,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