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古穿今之万福金安最新章节!

    媒体记者现在分了两拨,一拨在裴敏家门外,一拨在顾明正。这次热门综合的关键词就是裴敏,从海滩美照引起轰动,到被爆录制星期,紧接着逼走舒南和魏露,然后是舒南发博微笑,顾明正点赞,现在又弄出一个裴敏与顾明正相约酒店。一连串下来,简直就是个大新闻。

    裴敏那边一直不出门,其实就算出门了,估计也不会回应。有谁会直接回应自己实打实的丑闻呢?至于顾明正,虽然他从不回应娱乐新闻,唯一出面回应的那次就是裴敏。这次牵扯到她,好歹也会说上一句,所以等在顾明正公司底下的记者并不少。

    顾明正坐在车里,看着策划案,对司机说道,“稍微快点,等会还有个会议。”

    “嗯,好的。顾先生,公司前面怎么这么多记者?”

    顾明正神色茫然,“记者?最近没有媒体发布会啊。”

    电话响起,他按下接听键,是季赟。

    “你到公司了吗?”

    “快了,怎么了?你从国外回来了?”

    “让司机掉头,马上。”

    顾明正警觉起来,“出什么事情了?”

    “回去再说,我现在开车去你家。”

    “老孙,掉头。”

    “哦,好的。”

    有蹲守在路口的媒体记者一看见有豪车掉头,立马拿起相机开启连拍模式。尽管不能确定这个车是谁的,但有拍的总比没拍的强,好歹能给报社交差。

    如果不是顾明正的车,那就说是顾明正好友的车,顾明正已经在家里不出来了。反正顾明正不会出面回应这样假消息,这样就能起个标题说,裴敏顾明正双双待家拒回应,也是个头条。要是顾明正更好,还能说顾明正见记者急忙掉头,疑有内情。做媒体不都这样嘛!不自己编造一下,难道有大量的热门八卦新闻排队等着你发现吗?

    雪一片片地飘落下来,不多时地上就染上了一层白色。顾明正和季赟坐在靠窗的软垫上,矮桌上摆着两杯冷掉的咖啡。一杯已经下去了一半,还有一杯则是满满当当,拉花还是完好。

    “怎么?没心情喝?”季赟看着在那里思索的顾明正。“这次真是没想到,倒是我走了眼,以为能弹出那样的琴声的人,不是个外界流传。”

    “不对。”顾明正低头看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裴敏前几天发的那张海滩照,迟疑了一下,吐出一个词。

    季赟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扬眉笑道,“有什么不对,我这次从国外回来,倒是想清楚了一件事情。”

    顾明正侧头看向窗外飞扬的雪花,心不在焉地问道:“什么?”

    “就是你为什么一遇见裴敏就反映大。所有的绯闻事件你只回应裴敏的,不爱评价别人的你一谈到裴敏,总是阴阳怪气。”

    顾明正闻言面色松动,扭头看向他,“你知道?”

    “猜出来的。因为···”

    顾明正露出一丝急切,语气也快了,“不准说!”

    季赟有些惊讶,要是那张照片没出来之前,自己是能理解顾明正不让自己说的原因,但现在照片已经出来,他为什么还阻止自己说出来。

    “哦?给我个理由。”

    顾明正摸了摸咖啡杯的柄,低声说道,“我打算今天下午召开记者发布会,解释。”

    “解释?”季赟这次是彻底惊了,“你解释什么?你不都点赞表明态度了吗?”

    “那个是手滑。”

    “手滑?”季赟眯了眯眼,“你这话有人信吗?”

    顾明正好似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是否有人相信,我总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等等,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吗?”

    “我错怪了裴敏。”

    刘子兆站在客厅里,两眼发直,总觉得是自己幻听了。昨天晚上的时候,裴敏那微博还被轮番轰炸了,自己一直操心着怎么解决,连夏青的电话都打了。夏青的回应是,公司已经出方案了,晚上开始。

    自己心里知道夏青这样做,跟他没有一分关系,纯属看在裴敏被甄正钦定女二号,可心里还是存着一点侥幸,电话挂断之前问了夏青一句,“这件事情之后,你还会让我带裴敏吗?”结果当然是响在耳边的嘟嘟嘟,她不愿意跟自己多说一句话。

    可现在,电视上放出的直播,顾明正居然回应了。居然说自己点赞是手滑,还连带解释了照片事件。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自己一觉起来,就跟不上节奏了。

    刘子兆盯着电视机看了半响,直到直播结束,开始放广告,也研究不出来门道,他转头看看沙发上坐着的那两个人。一个跟自己一样呆滞,一个则是面色从容,看不出来有什么惊讶。

    “敏敏,这个是···?”

    “裴敏姐,这个是···?”

    裴敏没有回答,她的心里还是刚才顾明正的回应。原以为自己算错了顾明正,现在看来,也没有算错。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实行另一个计划,那个计划可远没有这个省事。

    有电话响起,是公司那边的。刘子兆看了一眼,就挂断了。现在接这个电话还有什么意思,事件已经解决。现如今重要的是怎么听敏敏讲讲这顾明正怎么一下子就转变了态度。

    裴敏沉吟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不知道点赞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啊!就是顾明正看你不顺眼。”刘子兆脱口而出。

    裴敏摇了摇头,“我现在倾向于小美说的那个手滑。”

    刘子兆翻了一个白眼,“手滑?他手是抹油了?那么滑?”

    刘美看刘子兆这个态度,轻声说道,“应该就是,不然他为什么出来澄清呢?”

    “这我怎么知道,估计是顾明正抽抽了。”刘子兆坐在裴敏旁边的沙发上,“敏敏,你不知道点赞怎么回事,所以说你知道澄清是怎么回事?”

    “对。”

    “啊?我记得照片发我邮箱的那天,你就跟我说,顾明正肯定会澄清,还说是你的直觉。”刘子兆摸摸下巴,“这···你也太会猜了吧?运气真好!”

    “猜的?”刘美惊讶说道。

    裴敏深深看了刘子兆一眼,开口道,“不是运气好,也不是猜的。”

    “那···是怎么一回事?”

    “从我遇见顾明正之后,我就查过他的资料。他从来不回应其他的绯闻,唯一回应的居然是我的。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点。”

    “这又能代表什么?因为以前跟他传绯闻的女明星都没有你好看啊!”刘子兆插了一句。

    “不是。”裴敏语气平缓,“是因为他对我有感觉。我现在虽然还不确定这感觉究竟是什么,但我肯定,我跟顾明正之间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有感觉?我可没发现!要是有感觉的话,他怎么会总是嘲讽你?”

    “这点我还没想透。”裴敏低下了头,好像有点困惑。

    “裴敏姐,要不你先跟我们讲讲,为什么你那么确定顾明正会澄清吧?”

    裴敏抬了头,“因为他的背景。他名校毕业,智商不低。回国后不久就创立公司,说明有足够的能力。能跟季赟那样的文化人交好,自身的文学素养也低不到哪里去。我从顾明正公司的发展苗头所暗藏的决策方针进行分析,通过大量的数据构建出了顾明正整个人。”

    “从公司发展推出人的性格?”刘子兆一脸不可思议。

    “嗯,我这个月一直读《资本论》,只是稍微明白了一些而已。”裴敏指指那本放在沙发边上的书,继续说道,“他对我有偏见。照片没出来之前,我不敢说顾明正会怎么看待我。但···”裴敏顿了一顿,看向刘子兆,“照片一出来,我就知道,转机到了。”

    刘子兆似懂非懂,看着刘美还是一脸茫然,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顾明正人不坏,就是对你有偏见?照片公布之后,反而会消除偏见?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裴敏心里禁不住笑起来,刘子兆背后果然有人帮他,不然这样的智商混娱乐圈,怎么能混成金牌经纪人。自己已经说的那么明显了,他还是搞不懂其中的弯弯道道。

    “那张照片是远距离拍摄,而且只有上半身,我跟你说过当时的情况,我是被撞倒的。顾明正看见我背后跟着外拍师,觉得我是要炒作。”

    “对啊,没错,但是这个说明什么?”

    “现在照片出来,顾明正澄清。这就代表着他明白自己误会了我。那张照片的模糊程度和拍摄角度恰恰为我洗脱了罪名。这也就是我说不要给钱让它公开的原因。”

    “哦···”刘美若有所思,“可是,误会一个人,怎么好意思在公众面前解释啊?要我就不好意思。”

    “别人不会,他,顾明正一定会。”裴敏语气温和,却带着笃定,“他公司主旨是诚信,他在海南厌恶我,是觉得我不敢说实话。现在误会解开,他发现我并不是他所看到的那个样子,我真的是去外拍。出于他的秉性,他一定会立即澄清。并且不是那种小范围的澄清,而是召集媒体替我澄清。因为,我已经被他害成这个样子了,”裴敏的语气多了几分笑意,“他的良心过不去的。”

    刘子兆听了这样一番话,实在惹不住鼓鼓掌,“敏敏,我算是明白了。从你发海滩图,再到我收到照片,你已经算好了结局。所以你才一直对网上的传言置之不理?”

    “不,你把我想的太高了,我是从看到那张照片,才做出推论。”

    “那你也了不起!如果我没有听你的,把钱给那个人,那我们不是丢了一笔钱,顾明正也不会出来澄清吗?”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刘子兆呼出一口气,庆幸道,“果然跟着你,有肉吃。敏敏,现在我们就打开门,出去。记者肯定还在外面。顾明正澄清了,你还没有回应呢!”

    裴敏露出一个意味不明地笑容,“我不出去,我也不打算回应。不这样做,怎么加深某人的愧疚感呢?”

    “愧疚感?”刘美问道。

    裴敏站起身来,“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你们都可以回去了。如果有记者问你们,你们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就是了。不要抹黑他,也不要夸赞我。否则就没有预计的效果了。”

    刘子兆和刘美满口答应,两人快出门的时候,刘美说了一句,“裴敏姐,明晚就播出有你的星期了,我们要不要在微博上宣传一下?”

    裴敏笑道,“不用,现在这个热度,自然有人帮我好好宣传。”

    星期欢乐过是王牌综艺节目,播出时间自然也是黄金时段。艳艳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钟表时间,心里想着今晚要好好看,手上却依旧还是有模有样地给客人按着。今天自己的工作不多,只要这个完成,就没事了。

    听芳芳说,今晚播出的节目没有魏露了,是裴敏,就是那个长的特别美的,也特别没文化的娱乐圈花瓶。艳艳倒觉得自己没资格说人家没文化,再没文化也比自己强吧,自己可是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

    她常常看论坛,论坛里有很多高学历姑娘活的还没自己好呢,高学历其实也没什么用。读书都会读傻的,这是她妈妈常说的一句话,艳艳觉得有道理。记得有个帖子里,那个出国的女博士不是还被自己的父亲砍死了吗,就因为没跟弟弟盖房子掏钱。在她看来,这给弟弟掏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要赔上性命呢?

    不过,这世上,总有人贪得无厌,总有人知足感恩。说不定那个女博士的弟弟跟芳芳家的弟弟一样呢,就知道要钱,跟吸血鬼一样。不,吸血鬼都好看,他比吸血鬼还不如。前些日子,芳芳又给家里汇去了一大笔钱。唉~艳艳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怎么了?”客人询问道,态度很和蔼的样子。

    “没事,您要不要翻个身子,该按摩另一边了。我现在这个力道还舒服吗?用不用轻点?”艳艳怀疑自己手过大,不然魏露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按的疼。

    “这样就好。”客人翻过身来,艳艳抬头对上客人的脸,惊了一下。这是范淼淼,是那个自己最讨厌的范淼淼,是自己觉得假的要命的高情商女星范淼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