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超级病探最新章节!

    白常吓得脸色苍白,摇着头说:“不敢不敢……”

    沈锐冷笑道,原来这只是个外强中干的主,那就好说了。接着冷静地说道:“那你说吧。”

    白常说道:“那个……您应该是个侦探吧。那您就肯定会知道,小的来过这里。主要是易先生叫我来的,说要让我们服装厂和他的生意结合在一起,以后我们负责生产,他们负责销售,我们只能获取其中的两成利润。您想想,我一个人干的时候,把服装卖给别的销售部门,我都能挣到岂止两成?于是,再想起之前李万荣那事儿,我觉得和易先生有关系,就……”

    “就和他起了争执?”沈锐问道。

    “啊,那不敢不敢,就是我们打起来了,但是我们闹了个两败俱伤。易先生倒在卧室的门口,我就仓皇逃了。但那时候他除了捂着肚子之外,没什么了。”白常说完,吓得连连哭爹喊娘。

    “哦?就这么简单?”沈锐再一次问道。

    “真的真的,侦探先生,您知道的,我绝对不会再隐瞒些什么了。”

    “鉴定科,还有审讯科,你们给他做个笔录,先安置一下。”尚婕这时开了口,说完之后看向了沈锐,沈锐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呐,侦探先生,您找我又为何事?难不成您觉得是我杀了易隆?”许久不说话的顾南开口了,“侦探先生,我这一天都在陪着我女儿,我女儿可以为我证明的。”

    充分不在场证据?沈锐心里默默地想道:如果这事儿真不是他们两个人做的,那眼下,只能是肖潇或者安吉尔其中一个人了。否则还会有谁?难不成是自己?

    “那个,顾先生,配合一下,我想请您的女儿来。您也知道,这些命案虽然可以摆脱,但还是要按程序走是不是?”沈锐说完,顾南看着他,眼神变得有些捉摸不透。接着安吉尔和肖潇两个人把顾南的女儿带了过来,简单的和尚婕说了几句。

    “顾熙文?19岁。”尚婕看着眼前婉约的女孩,忍不住的问道。沈锐看着顾熙文,也是发起了呆。淡绿色的连衣裙,露出洁白的两双长腿,长发披肩,整齐的刘海倾洒在额头。这个顾南,他的女儿竟然是如此的文艺,如此的清新。

    “嗯……”顾熙文点了点头,脸色微微红润。

    “那个,顾小姐,我只是想询问你一些事情。我呢,和宫凝珧是好朋友,你应该认识她吧。”沈锐为了不让顾熙文太过拘束,所以从她的人际圈开始打探道。顾熙文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说起宫凝珧,突然间有些亲切:“啊,宫妹妹,她是我的闺蜜呢……哥哥你认识她哇。”

    “是啊,那个,有空一起出来玩吧,现在我要问你一些事情。”

    “好的,哥哥,你问吧。”顾熙文说道。

    “你爸爸今天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是的,今天爸爸就在屋子里写作,最近编辑部总是多次向他催稿,他也是天天在家。”

    “屋门紧闭?”

    “是的,屋门紧闭,因为爸爸写作不希望有什么人或者声音打扰。他的房间总是很静的。”

    “很静?”

    “是啊,没有一点声音的。”

    沈锐笑了,这下似乎能有一点思路了:“那你家住几楼啊?”

    “这个…我爸爸为了方便写作,选择了在郊区的别墅。这是专门写作的房子,也算是我家了。这两天我们都是住在那里的。爸爸的书房在一楼,我看电视的地方也是在一楼的。”

    “书房旁边是不是小花园?”

    “诶,是啊,哥哥你怎么知道,小花园的围墙有个小洞,那些小猫小狗经常会踩进花园,踩坏好多泥土呢。我让爸爸修补一下,爸爸总说不碍事的,又不是常住。”

    吼吼,顾南,你让我抓住把柄了吧?沈锐眉飞色舞起来。由于是审讯,为了防止串供,有关案件中的人都要被隔离,所以顾南在外,应该不会知道顾熙文所说的供词。这下好了,沈锐心道:一会就带人去查。

    “嘿嘿,顾先生,现在您要去和白先生一样,做个笔录,您的女儿呢,要带我们去您的住所,为了给您的不在场证明做好采证。”

    “哦,好好好,那个,侦探先生,做完笔录之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啊,我们采完证呢,就结束了。那个,安吉尔,肖潇,你们两个跟我走。”沈锐说完,便随着顾熙文下楼了。安吉尔和肖潇两个人眼神一挑,就明白了沈锐所用的障眼法,看来这是沈锐有眉目了。

    “肖潇,你开我的车吧,安吉尔的车技实在是……”几个人尴尬的站在停车场,不知道坐谁的车。肖潇的车是红色的奥迪R8,安吉尔的是银白色的保时捷限量款。这些车子又惹眼有不能全部坐下。而沈锐的大路虎揽胜,可以坐下四个人。肖潇接过沈锐的车钥匙,几个人上了车。

    “姑娘,地址。”

    “梨花山庄小区D组。”顾熙文说完,捋了捋头发。乖乖,D组,那可是最偏远的地方啊,据说只有最富庶的人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干才买那里的房子。这个顾南,也是真的很会挑地方啊。

    一路上所有人都不说话,都各揣心事,听着歌曲。沈锐见此状呼呼大睡起来,直到肖潇把车安稳的停下。沈锐吸了吸口水,含糊道:“到了?”

    “是啊哥哥,你一直躺我肩膀上睡呢。”顾熙文清浅的说道。沈锐饶是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抱歉哈。以前都是习惯躺在我的助理身上的。”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想起来张晚琳那疯狂的样子,突然有点郁闷起来。几个人走进屋子里,顾熙文指了指一间屋子,说道:“这里就是爸爸的书房。”

    沈锐打开了屋门,点上了灯,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站在窗台上发起了呆。窗台上干净无比,鞋印似乎已经被拭去了,这个顾南做事还是很细致的。沈锐看到书桌旁的墙壁上写着一些东西,他拿了下来,扫了一眼。

    “这是一张时间表。”顾熙文淡淡的说道,“哥哥,你是不是怀疑是我爸爸杀死的那位先生?”

    沈锐吃了一惊,连忙看着顾熙文,接着顾熙文说道:“以前爸爸写作是不会带我的,这几天硬是要带我,可这里连WIFI都没有,连吃的都只能订外卖。我觉得,爸爸是在等什么东西,或者在躲什么什么一样。”

    “其实哥哥,我的想法是和你一样的,虽然爸爸在这个家里,但是也极有可能跳出去。他虽然是我的爸爸,但是……但是……”

    顾熙文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底气。

    “熙文……”

    “哥哥,如果凶手真的是我爸爸,我……”顾熙文说着说着,流下泪来。沈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杀人凶手的感受,可也非常想和她感同身受。越是这样,越要查下去,只有真相大白的时候,才能解决问题。

    沈锐蹲在窗台下,看着底下的鹅卵石。中间有些空,而且鹅卵石上面有非常多的泥。看样子顾南没有想到要清理这些鹅卵石,导致他露出了马脚。沈锐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站在花园里沉思了许久。

    “熙文,你来。”

    顾熙文跳了出去,站在了沈锐身边。

    “这些泥土上面的脚印,是不是你爸爸的?”沈锐指了指泥土上的脚印,顾熙文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爸爸穿42号的鞋。。”

    “安吉尔,通知鉴定科,拍下顾南鞋底,发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