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第一弃后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大结局

    第一百九十四章大结局

    “屈恒,将华铮交出来,否则,我踏遍这里的每寸土地。”季平原骑在战马上面,身着戎装,一身凛冽。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着神采奕奕的关泽。

    “屈恒,你听到没有。如果再不出来,我就要闯进去了。”随着季平原的一声落下,身边突然下属来报,蓝毅出现在其右后方,且人马众多。

    青云山,青云坛,一切如旧。只是偌大的石床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女人。这便是郁华铮。

    七日了,自从屈恒从大殿上将她带走之后,已经七日了。今日,到底是让她们找到了。

    “铮儿,我知道你在跟我开玩笑。醒来好吗?”他的声音暗哑,透着一抹痛苦。温柔的大手附上她冰冷的脸颊,却怎么都捂不热。

    “铮儿,你听外面,多么烦人啊。我去将他们清理掉好不好?省的他们日日打扰你。”话说完,他站起身来,转过身便向外面走去。

    “屈恒。”

    低低的一声轻唤,却像是唤醒了他的灵魂一般。屈恒迅速的转过头去,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然转醒的郁华铮。

    “铮儿,你醒了。你……”屈恒竟然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一刻,能让他感觉到是上天的垂爱。

    “我睡了多久?”她轻柔太阳穴,问道。

    “七日了,你可真是能睡。”舍不得看她头痛的样子,他伸手为她按摩着。

    “这么久了啊……”郁华铮轻咬唇畔,转头看了看他,问道:“你为我担心了?”

    “我知道你是假死,但是我却不知道你何时能醒。”他以前从野史中看到过这种龟息之术,只是没想到这时间真的有。

    郁华铮轻声笑了笑,听到外面的声音,不由得脸上一阵怒意。“他还要纠缠吗,连我死了都不放过?”

    “铮儿,我们走吧。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如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能走到哪里去?”

    “去西北漠北那边的边疆小陲。那里没人能找到我们的。”屈恒揽着她的肩膀为她取暖。

    郁华铮想了想,顺势将脸颊埋在他的颈窝处,吸取属于他的气息。半晌之后,她一声说道:“好。”

    “你答应了?”

    “答应了。”

    “那好,铮儿,你看到青云坛里的这条通道了吗?是直通对面山峦的。你只要从这里出去,到了那边,我们乔装一下混出大禹国,直奔漠北,好吗?”他双手扶正她,看着她的眸子认真的说道。

    “原来,你早就想好一切了。连着通道都挖好了。”郁华铮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这里七八条通道,真不知道都通向什么地方。

    “为了我那么那一块方圆之地,我别无选择。铮儿,你会后悔吗?”他认真的问。

    郁华铮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我只怕你会后悔。”

    “不会。”屈恒回答的痛快,这一生遇到你,我便没有遗憾了。为了你,我宁可做普通男人。为你卸甲归田。

    郁华铮一阵感动,鼻子有些发酸。

    “好了,记得通过山洞两丈远的时候,将这两个东西仍在洞里。这样,就永远不会有人找到你我了。”屈恒摊开手掌,将手中的两颗炸药球放在她的手中。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面上有些惊讶,她可不记得自己还有多余的。

    “自然是我做的。”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将她呆愣的表情记在心里。“走吧。你先出去,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之后,就会跟你汇合。”

    “嗯。”她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深深凝望了屈恒一眼,便转身走进了山洞。

    见郁华铮已走,屈恒突然拔地而起,直接飞出了青云坛。

    “屈恒,华铮呢?”季平原目光凛冽,看着屈恒的眸子像是可以吃了他。

    “铮儿已经死了,这不是你们都亲眼看到的吗?”屈恒眸中有着莫名的哀伤。看起来像是因为失去郁华铮而有些失魂落魄。其实,他是因为即将要离开西疆,离开中土而感到落寞。

    “你胡说,我不信。”季平原摇着头,就是因为看到屈恒七日没有出来,所以他才会相信郁华铮肯定没死。

    “不信的话,你就进去看看,我刚刚将她埋葬在里面的。”屈恒手指一指,眸中带着怒怨。“都是因为你,季平原,都是你因为害她毒气攻心。你才是杀铮儿的凶手。”

    “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只是太爱她……”季平原慌了,在他知道自己的罪行的时候,他便已经慌了。几日来强忍的信念似乎也在倒塌。

    “就是你,杀人凶手。华铮就是被你杀死的。”一声大吼,蓝毅直接冲了过来。

    季平原眸光一晃,眼看蓝毅的剑就要对着自己劈砍过来。突然一个跳起,直奔青云坛总部的上方。

    “啪啪啪”二人相交数百下,却并没有分出胜负。二人心中都有怒火,正是想撒气的时候。故而都是用尽全力,谁也不想让。

    “铮儿,我的铮儿,等我。”耳边传来屈恒的一声声呼唤。随着声音越来越远,二人都是看到了屈恒一头扎进了青云坛下面的湖水里面。开始的时候还有着水花的扑腾声,紧接着便风平浪静,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二人惊骇的看着那面湖水,如今正是寒冬。上面早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屈恒这一跳,冰封破裂之后,慢慢的又在冰封住。

    而天下人都知道,屈恒从小到大,俱水俱的要命。这一跳,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

    叱咤了二十年的屈恒,就这样从天下间消失了。

    季平原与蓝毅不禁心中悲凉,他们说不清楚,对屈恒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是敌人,是对手,亦或是知己。毕竟生在皇室里,半点也身不由己。

    也许,他们之所以深深迷恋郁华铮,就是因为向往她的随意,向往她的自由吧。

    想到这里,他们有把目光调转到了山洞里。心里都各自想着,即便是尸体,郁华铮也得只他们的。

    就在二人再次想攻击对方的时候,突然“轰隆”一声,整个青云坛突然瞬间倒塌了下来。

    二人纷纷跳离崖顶,眼看着整个青云坛在他们的面前化为了虚无。

    “华铮”“华铮”

    二人大吼了一声,纷纷飞身直上,直接对着废墟而去。二人身后的侍卫也同上飞身而起,落在了二人的身边。

    “给我找,就算是塌了,也得给我找到。”季平原用力趴着石头,怒气冲天的说道。

    “找,即便是一个件衣服,一只鞋子,我也一定要看到。”蓝毅同样发疯般的用剑砍着每一块看起来都像是压着郁华铮般的石头。

    找寻工作已经进行了三天了。两方人马还是一无所获,但是谁都没有想要放弃的念头。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毛毛雪,打落在人的身上,立刻就划掉。像是怎么也留不住一般。

    “找到了。”突然一个侍卫转头大喊了一声。话音刚落,季平原和蓝毅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季平原一见是自己的侍卫,立即问道:“华铮在哪里?”

    “呃……回皇上,找到的只是一张圣旨,不是……”那侍卫磕磕巴巴的说道。

    季平原一身冰寒,用力剜了那人一眼,却还是将他手中的圣旨拿了过来。

    他记得这道圣旨,是当时郁华铮向父皇讨的。

    “季平原,蓝毅。当你们看到这张圣旨的时候,想必已经能够是我与铮儿双双而亡的时候。你们不必再找了,铮儿不再这里。在哪里,这个世上只有我知道。而我,恐怕要在你们百年之后才可见到了。这世上的事情何其纷扰。也许我们的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了。以前我总是看不透,可是自从与铮儿在一起,我才明白。原来我的要的生活就这么简单。粗茶淡饭亦很满足。你们呢?可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最后奉劝二位,多想想自己身边的人吧。铮儿,是我的,谁也夺不走。屈恒上!”

    看完之后,二人对视了一眼。什么是他们想要的?难道除了权利,还有其他吗?心,突然像是一下子便空了一般,今生再也难以填满。二人拿着那道圣旨,久久不能回神。

    羊肠小道上,一匹白马,两个人,女人坐在前面,男人将她用在怀中。一件白色的貂裘,包裹着两个人。

    马蹄在雪地里留下深深的印记,裹着白雪,皑皑的往前迈去。

    “屈恒,你说我哥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想要娶我?”这是郁华铮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铮儿,蓝域国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如果圣女能和自己的亲人成亲生子,那么这个孩子,将会是以后的天下之主。”屈恒环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啊……这么邪恶。”她的小嘴微微张开,露出惊恐的表情。

    最近这个小女人越来越情绪化了,总是动不动都感情用事。

    “那,什么样的女人,才算是圣女?”她继续问。

    “你就是圣女?”

    这个回答,再次让郁华铮愣了半晌。“你怎么知道我是圣女?”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

    “圣女的灵魂在八岁的时候会分开两半。直到十八岁的时候重合。所以,你就是圣女。”屈恒认真的回答。

    “什么?”她惊呼了一声,扭头看了看他。“你早就知道了?”

    “不,我也是前些日子听蓝寒说的。”他立刻否认,将这些都推给了那个经常和他们在梦里相见的大舅子。

    “量你也不敢欺瞒我。”一抹淡淡的冷意从郁华铮的身上散发。

    “是是是,娘子大人,小的不敢欺瞒的。”郁华铮还未动,屈恒立即举双手投降了。

    “原来,我真的是蓝惜。就连我在现代的死,难道也是因为要归位不成?”她觉得这简直就像是神话一般。

    “可以这么说。”

    郁华铮低头冥想了一下。“那你的妹妹是怎么回事?我看得出来,你父王爱的是我母后。可是屈蔓并不是我母亲的女儿。”

    屈恒微微一愣,没想到她跳戏跳得这么快。哀叹了一声,解释道:“屈蔓的确不是你母后的女儿,她母亲,是你母亲的宫婢。”

    “宫婢?”郁华铮念着这连个字。“我母亲的贴身宫婢有两个,一个是真娘,另一个,就是屈蔓的母亲?”

    “对。当年我父王游离蓝域的时候,见到了你母后,惊为天人。从此便展开了热情的追求。可是你母后心里只有你父皇。然而你母后身边的宫婢阿玲,日日见我父王受折磨,由怜生爱。而我父王因为得不到你母后,又因为阿玲长的与你母后有几分相似,故而娶了她。世人都倒是我父王爱惨了阿玲,其实他只不过是在她的身上找你母后的影子罢了。”屈恒苦笑了一声,这么多年来,不知道究竟是谁负了谁。

    “你父王,倒是个痴情的种子。”郁华铮叹息的说道。

    “所以,我也是个痴情的种子。铮儿,我爱你。”他用力环住怀中的女人,吸取她身上的芬芳。

    郁华铮被他的说法逗笑了,却在他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时,不由得轻颤了一声。

    “我很庆幸自己能够得到你,没有错过你。我比我父王幸运,比他幸福。只要有你,我这一生便足够了。”他所有的幸福,都源于怀中的这个女人。

    “真的只要有我,就足够了?”郁华铮不免动容,转头看着他深情的眸说道。

    “自然,我这一生唯你一个。”他就差没指天发誓了。

    郁华铮被他认真的表情逗笑了,伸手拉起他的大掌,慢慢的附在自己的肚子上。在他不敢置信的眼神下,轻声问道:“你确定,不再多一个吗?”

    半晌,雪一直下,画面一直在拉长。那匹马,那两个人,渐行渐远。好半晌,随着一声惊雷般的欢呼。

    “我要做爹了,铮儿,这是真的吗?我真的要做爹了吗?你告诉我,铮儿,这是真的吗?孩子是男孩女孩,我是不是要先给他起个名字。铮儿,这真的是真的吗?……”他几乎有些语无伦次。

    郁华铮好笑的看着他,伸手将他的头拉下,微凉的薄唇慢慢负了上去,堵住他一切可笑的话语。

    雪似乎更加大了,羊肠小路上,只留下浅浅的马蹄印,直到尽头。

    完

    本文由小说“”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