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西出玉门最新章节!

    </script>

    但再问是什么大功德,神棍就不知道了。

    “有的传说,越传知道的人越多,但这种的,越传越少,就像罗布泊常说的水尾,水流流到尽,说绝就绝了。我记的这两页,就是从水尾抢下的最后两滴水,估计现在都没知道的了。”

    这语气,听着挺骄傲的。

    昌东问他:“为什么让我们别管,又说太危险?”

    神棍说:“首先,没两把刷子,别碰这些事……”

    叶流西在边上哼了一声。

    “其次,有个说法,说玉门关和阳关对生,本应叫‘阴关’才对。那些披枷进关的人,再无踪迹,其实是进关之后,阴阳断绝,再也没有人能够出来。”

    昌东说:“那皮影人……”

    神棍强调:“请注意我的重音,落在这个‘人’上,皮影人能叫人吗?关内的真人是出不来的,出关一步血流干呢,而且,如果最初设这个关口的用意是隔绝,你觉得外人可以随便进吗?”

    “哪怕是机缘巧合进去了,能出得来吗?反正我打听了那么久,从没听说过后来有谁再进去过。这说明,有两个可能:要么进不去,要么进去了,再没出来。”

    “这还不危险吗?进去了就再也见不到朋友了,我可是有很多朋友的。”

    肥唐在边上撇了下嘴:这人这么高冷,又不讨喜,居然还自称“有很多朋友”,他的那些朋友也真是口味很重。

    神棍能提供的,也就这么多了。

    “我不认识你们,但既然通过柳七找到我,也算有点缘分,知道的,都跟你们说了……我能问一下,你们想干什么吗?”

    昌东没吭声,倒是叶流西,忽然凑过来,字正腔圆:“进关。”

    神棍说:“那怎么可能……”

    叶流西一手揿掉了电话。

    昌东和肥唐都看她。

    叶流西奇道:“干嘛,这人拽得二五八万的,我一听就烦。再说了,他不是说,知道的都跟我们说了吗,肚里都没货了,还跟他废话干嘛。”

    昌东说:“你就这么确定……以后不会再要他帮忙了?”

    肥唐也紧张地盯着手机看:“是啊西姐,买卖不成仁义在啊,好不容易才通过我好友申请,别把我给踢了。”

    叶流西说:“……多大点事,申请个新号再加呗。”

    ***

    继续上路,昌东一路都沉默,和丁柳他们重新汇合之后,他放肥唐下车,然后和叶流西换座:“你帮忙开一段,我要想点事情。”

    叶流西坐上驾驶座,低头扣紧安全带,随口问了句:“开车不能想吗?”

    “开车要专心。”

    叶流西没敢提自己经常一边开车一边听戏还同时忙东忙西的事,心里觉得他太死板,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的人挺给人安全感。

    黑色山茶这事,真的挺毁昌东的,他其实足够仔细,一点都不大意。

    但估计洗不清了,不是因为没底气,而是因为那些对他口诛笔伐的人,早不关心这事了。

    落井下石容易,只要扔块石头,捞起来却要弯腰涉水,所以很多人不捞,只当没扔过,反正有水盖着。

    叶流西叹气。

    手台里,肥唐在放歌,自己还跟着哼。

    “喜羊羊,美羊羊……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叶流西没好气:妈的,把他从宠物狗往狼调-教,现在才坦白自己是羊。

    昌东关掉手台。

    “我说,你听,不用看我,看路就好。”

    叶流西斜乜他一眼:“我没准备看你。”

    这路景单调,一成不变,看多了让人想打瞌睡,有人聊个天挺好,提神。

    “我刚仔细想了想柳七说的,还有神棍讲的……到了司马道,可能还不算进了玉门关。”

    叶流西点头,她也有这感觉:“那司马道算是什么?”

    昌东说:“古代想进个城,不是一推门就能进的,要爬金銮殿,还得走几十级台阶。司马道也许是进玉门关的必经之路,好比走廊、前院,说什么都好,总之是个界定模糊的过渡地带。”

    “记不记得,肥唐上网搜过,有个偷拍你背影的自驾车司机,半夜上厕所的时候,也被莫名其妙推了一下——按照时间推算,恰好是在你开着货车经过之后。”

    叶流西有点回过味来了:“也就是说,他之所以遇到怪事,是因为我在附近?”

    昌东点头:“确切地说,是因为你打开了风头……我们假设你每次进关,都要经历血、风头、沙暴、司马道这几道固定的程序。”

    “血的味道在于吸引或者召唤,类似于叩门。”

    “风头生出沙暴……你注意到没有,哪怕你是白天流的血,沙暴也是晚上才发生,这其实是障眼法,黑夜的沙暴里,人很难看清,丢了人、丢了车、迷失了方向、发生了怪事,都好解释。”

    “那个鬼驼队,在胡商的眼皮子底下,一晃就没了——可不可以解释为,风沙太大,那个胡商迷了下眼,或者低了下头,只这瞬间功夫,驼队进了关门?”

    “再说回玉门关,上次我们聊过,玉门关出现的时候,覆盖了现实世界的某些区域,类似两张胶片叠合在一起,难保有些人恰好就处在这个敏感的区域里,比如那个自驾车司机,再比如恰好和你一起扎营的我们。”

    叶流西忽然想到了什么:“肥唐被触手拖拽,那个司机被推,还有乔美娜的车门被拽开……”

    昌东嗯了一声:“像不像是某种保障机制,驱赶那些误入的人,让他们害怕、离开,甚至口口相传,提醒后来人避开这些诡异的地方?”

    像,肥唐被吓得屁滚尿流,隔天早上就想跑,只不过没找到路而已。

    昌东沉吟:“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关门在哪,不过可以确定,如果以关门为中心的话,我们的营地在外围,因为那里只是偶尔发生怪事,并不激烈;而司马道已经算是重要区域,那里埋着皮影棺,还出现过奇怪的眼睛,只攻击我,不攻击你。”

    叶流西笑:“因为我是关内人吧,不管是触手还是眼睛,都对我网开一面。”

    昌东不置可否:“还不能下断言,神棍说了,设置关口的用意是‘隔绝’,歌谣里也说‘出关一步血流干’,截止目前,关内出来的人,我们只知道皮影人……如果你真的是关内人,一定也很特殊。”

    叶流西说:“不一定啊,也许我是进化过的皮影人呢,今晚睡觉,我准许你看我,摸也可以——帮我看看,我是不是也成了衣服里硬纸板的牛皮人,眼珠子还会转。”

    昌东说:“你应该不是。”

    叶流西瞥他:“为什么?”

    “皮影人不吃不喝还有钱,为人低调又内向,你哪条都对不上。”

    ***

    下午,车近白龙堆,补给车确认了物资接收点的位置之后,掉头折返。

    昌东带队,循着早已杂乱的辙印,又进白龙堆腹地。

    丁柳第一次看到灰白色的魔鬼城,觉得满目莽莽苍苍,分外新奇,忙着自拍,拍完又跟高深发脾气:“怎么没信号?发不了朋友圈,随身wifi呢,也用不了吗?”

    叶流西觉得,高深真是上辈子欠丁柳的,陪着小心,再怎么被训斥都默默消化。

    肥唐则多少有点战战兢兢,昌东不想他这么提心吊胆,觑了个空子把他拽到一边:“不会有事的,出事前我会通知你。”

    肥唐瞪大眼睛:“东哥,这都能提前知道?”

    昌东嗯了一声:“还有,你尽量待在营地吧,这里比较安全,不用跟我们出去。”

    肥唐瞥了一眼丁柳那边:“那两个呢,会跟你们出去吗?”

    昌东默认。

    当然会,她们是“资方”代表,又存心生事,必然亦步亦趋,很难甩脱。

    “那……我一人留营地啊?”

    没两全的法子,昌东不想多说:“你自己选吧。”

    ***

    三辆车,虽然离得近,但泾渭分明两拨人:昌东这边捡石块垒火台生火做饭的时候,那头在吃饼干、牛肉干、喝啤酒,不说还以为来郊游的。

    吃完饭,肥唐坐在营地灯边看书,他事先知道进来会无聊,特意带了几本,密切结合这一趟的需要,什么《中国古代金银首饰》、《民间服饰》、《汉唐西域与中国文明》。

    昌东照例打开皮影戏箱,给已经缀结好的皮影人装杆,这算是最后一道工序,装毕一挺杆,这皮影人才算是活了。

    眼角余光瞥到叶流西过来,就知道势必又要被她挖苦。

    果然。

    “为什么都是皮影人,刚刚那个杆装在脖子后面,这个要装在胸后面?”

    昌东耐心解释:“这个是旦角,杆装在胸后面,胸线会挺,更好看,但那个是生角,装在脖子后面,昂头,比较精神……”

    “都什么人,就喜欢看女人挺胸。”

    昌东:“……因为男人挺胸不好看。”

    叶流西忽然瞥到不远处的丁柳:低着头,像在玩手机游戏,但总忍不住看这头。

    她凑近昌东:“我在这,小妹妹不好意思过来,我给你们挪地方。”

    她拍拍屁股起身,转场去肥唐那待着,肥唐有点怵她,看书看得更认真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我正在努力求知”的光芒——

    唯恐她挑自己的刺。

    昌东没吭声,继续忙自己的。

    过了会,丁柳果然过来了,拿着洗漱杯,头发随意地用抓夹夹起,脸颊边挂下几缕,问昌东:“可以借点热水吗?凉水洗太冷了。”

    怯生生的,礼数周到,小姑娘家,戏也挺多。

    昌东起身,倒了热水给他,丁柳道了谢,又走了。

    肥唐看书看得眼涩,一抬眼看到这一幕,说:“呦,又换造型了。”

    叶流西斜了他一眼:“印象挺深刻啊。”

    “是啊,前后有反差,容易吸引人注意,开始狂野,然后学生妹,现在挺可爱的,其实西姐,你也应该……”

    叶流西阴恻恻的:“应该什么?”

    肥唐终于意识到说漏嘴,舌头有点撸不平了:“换……换点造型,会让人耳……耳目一新……”

    叶流西说:“我不用换造型,我亏就亏在长得美,换任何造型,人家都只会看到美,懂吗?”

    肥唐不敢说话,过了会抓牙杯:“西……西姐,我出去洗漱了。”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是全国三届武术冠军,她美,西安还有文物鉴定评估委员会。

    叶流西瞪着肥唐走远,目光收回,看到昌东过来,手里还拿着抽血针头和胶管。

    妈的,又来抽她血,非得刁难他一下……

    昌东忽然扔了什么过来,叶流西抄手捞住,送到眼前一看,是单粒装的和田红枣,个头有小鸡蛋大,暗红色的枣皮带光,应该是新枣,卖相好看,不皱巴。

    她眼皮微掀:“干嘛?”

    “给你补点血。”

    叶流西撕开包装,拿出来咬了一口,肉厚,瓷实,软甜里带香。

    于是把手递给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