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西出玉门最新章节!

    叶流西头一次拿矿泉水煮排骨汤。

    昌东从附近捡了几截枯断的胡杨木当柴火,借叶流西的刀劈短劈细,汤煮沸很容易,肉要煮烂却很难——反正这种地方信号全无,也没别的消遣,两个人分坐左右守着锅,给火台里添柴。

    怕中途起风,昌东在火台前围了挡风板,想火大,就多加两根柴,想火小,就撤两根,水很快翻沸,带出肉香,小锅盖被蒸汽拱推得支棱响。

    昌东尤其喜欢这声音,有一种急不可耐又进退无门的感觉。

    叶流西专心加柴,有一句没一搭地跟昌东说话。

    “你说今天晚上,还会有皮影人出现吗?”

    昌东回答:“有也不稀奇啊。”

    他的女朋友被嵌在未知的黄土垄台里,而她是从吊着的绳套里醒过来的,遇到再多怪事好像都合情合理。

    “如果这一趟根本找不到孔央怎么办?”

    “两年了,有心理准备。只不过人死了,不把她安葬,总觉得事情没做完,”昌东掀开锅盖,拿勺子撇去脏沫,“你呢,这趟如果没收获,可就又回到原点了。”

    叶流西冷笑:“我又不着急,急的是害我的人。”

    “为什么说有人害你?”

    叶流西掰折手里的木段,一截截往火里扔,跟抛着玩似的:“难道我会自己跑去上吊?我这种人会去寻死?当然是有人把我吊上去的。”

    “我那时候昏迷,想杀我多容易,一刀就行,不杀,就是想让我活着。”

    “也可以让我活得一无所知,清场就行,偏偏留下个包,包里放一些让人起疑的东西,明摆着想让我去找——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一年多以前的事,现在才追查吗?我故意的,不紧不慢打闲工,我就想看看,对方会不会先沉不住气。”

    她吁了口气。

    对方一点端倪都没露,真他妈千年王八万年龟的性子。

    “通过孔央的照片知道山茶事件,然后找到你,现在又到了这,难道不是一步一步,往人设定好的圈套里走吗?”她耸耸肩,“所以我说,如果真的一无所获,急的也不是我,应该是背后的人。他把我当蠢鸡,当然会不断往我面前撒米作饵,我先吃着呗。”

    “如果走到最后,发现结局很凶险呢?”

    叶流西揭开锅盖,麻利地给山药去皮,然后直接块块砍落进锅:“凶险就凶险呗,都死过一次了,现在是拿借来的命看风景……你不也一样吗?”

    昌东不说话了,细细一想,觉得自己还没她透彻洒脱,但这洒脱里有蹊跷:什么样的环境,会生出她这样的性格呢?

    起风了,这里的风一惯起得怪,当地人叫“风头”,大风凭空冒头,肆虐一阵再缩脖子回去。

    叶流西抓紧时间舀汤:“吃吧,别一会锅被风刮走了。山药生吃都行,死不了人……”

    昌东接过塑料汤碗,吹了吹,正要低头去喝,忽然又放下。

    他俯下身去双手撑地,耳朵贴地听了会,然后站起来掸了掸手,向来路走了几步。

    有车来了。

    ***

    这声响,来得还不止一辆。

    先到的是车灯光,大老远打过来闪人的眼,昌东避到一边,光近的时候,音乐声也近,歌手撕扯着嗓子吼“你到底爱不爱我”,用力太猛,昌东都替他累。

    头车到近前,驾驶座上的人揿下车窗,语气不无挑衅:“呦,昌东,这么巧啊,又见面了。”

    孟今古。

    后头跟着的那两辆不用说了,估计是外拍队的人,昌东一声不吭地退回去。

    他选的地方位置好,土台合围,能最大限度避风,孟今古他们显然也看中了,三辆车开过来,就停在不远处,大声嚷嚷着下车扎营。

    什么总监、模特、摄影师,都是干力气活指望不上的,孟今古一力承担,抱着折叠帐篷经过时,忽然看到叶流西,眼前一亮:“呦,有美女啊。”

    他把东西都腾到左臂里搂着,右手在裤子边擦了擦,然后伸过来:“跑这条线的,都是朋友。认识一下吧,我叫孟今古,叫我金属就行。”

    叶流西一向对自来熟的人没什么好感,她双手捧着塑料汤碗,不冷不热答:“我没手。”

    孟今古声音低沉:“没手,真的是个挺独特的名字。”

    叶流西仰头喝了口汤,盯着孟今古看了会,腮帮子一鼓,头一偏,吐了块汤骨头出来。

    再不知情识趣就有点蠢了,孟今古讪讪的:“美女真是……挺有个性的。”

    他抱着帐篷走了。

    叶流西抬头看过来的昌东:“怎么回事啊?”

    昌东在她身边坐下,端起自己的汤碗喝了一口:“车辙印,还有我插的旗标……跟过来的。”

    “那怎么办?”

    “都过来了,难道赶人走吗?白龙堆又不是我造的……”

    话到一半,他怔了一下,再次转头。

    又有车来了。

    ***

    这辆好认,隔大老远就看到小海盗旗在微弱的标杆灯光里迎沙飞舞。

    昌东倒不惊讶,有孟今古当然会有肥唐,毕竟白天是他把两人硬凑成堆的,这么快就散伙的话说不过去。

    肥唐没好意思跟昌东打招呼,车子直直开过他和叶流西身边,但也没跟孟今古抱团,停在稍远些的地方。

    叶流西觉得肥唐孤零零的:“要么把他收回来吧,跟着孟今古遭嫌,跟着我们也遭嫌,那不如跟着我们,一客不烦二主……”

    她忽然住了口。

    渐大的风里,又传来车声。

    靠,今天是白龙堆赶集吗?

    她想起身去看,昌东说了句:“别看了,明早有煎饼吃了。”

    ***

    第三拨的头车是辆陆风X9,后面跟三辆车,除了前一晚参与劫道的那两辆外,还多了辆拉给养的皮卡。

    又见灰八。

    一时间,偌大空地,三拨人,二十多口,罗布泊镇的人口密度0.13,人迹罕至的白龙堆,瞬间创下了密度新高。

    灰八一下车就过来跟叶流西打招呼,没等她问,他已经巴拉巴拉把话说完了:“做那事也没大赚头,我们临时决定今年提早撤……可巧,路上遇到你们小兄弟了,就一起搭伴走……”

    估计是早把话编好了。

    这地扎不了营,孟今古那头也做出了上车睡的决定,灰八的人却更有因地制宜的变通智慧:他们把车围在四边,中间搭大帐,帐篷的立杆都拴在车身上,反而更结实。

    搭完了,电灯拉起来,没过多久,又是一片吆五喝六的斗牌声。

    晚上十点多,风开始转野,所有人进帐的进帐,上车的上车——白龙堆魔鬼城名不虚传,风声凄厉,无孔不入,哪怕是缩在这样避风的地方,车窗都被撼得嗡嗡作响。

    昌东一直留意灰八那边大帐的动静,终于看到畏缩了一晚上的肥唐攥着裤带出来,急急往不远处的土台背后跑。

    他马上下车跟了过去。

    ***

    肥唐的尿撒得艰难,大风推得他立不定脚,沙粒子直往人脸上打。

    他速战速决,放完尿小跑着往帐篷跑,刚转过拐角,被人迎面摁住脑门,一路硬推回来。

    肥唐说:“别……别……哎……东哥……”

    脚下没跟上,仰跌下去,地块坚硬,这一跤摔得生疼,肥唐也不是没脾气的,坐在地上越想越恼火:“干什么啊你,两句话不说就上手,什么人啊。”

    昌东蹲下来:“你知不知道灰八是干什么的?”

    肥唐梗着脖子没吭气。

    昌东冷笑:“如果不是因为大家认识一场,你跟他烂一堆我都不会管——肥唐,路是自己选的,灰八身上背了案子,迟早玩完,你要想跟他一块淹死,那你继续。”

    说完起身就走,才刚走了两步,肥唐忽然撒泼了。

    “我干什么了我,啊?我干什么了我?”

    收音带了点哭腔,昌东心里一软,迈不了步子了。

    “你跟西姐两个就是人精,知道我贪东西,就不说,一路看我作妖,我真偷了吗,啊?我就是想想,又没付诸行动,想想也犯罪?你看女人性感照片,没想过把她睡了?想想就成强-奸犯了?”

    昌东说:“你有事说事,别扯我……”

    肥唐越说越憋屈:“什么叫我跟灰八混在一起,你没吃过他煎饼,没睡过他帐篷?怎么我跟他有点关系就成了迟早玩完了?鲁迅先生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我跟你说,鲁迅先生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思想阴暗,自以为是!”

    昌东:“……”

    “我干什么了,”肥唐抹了把鼻涕,“我就是跟灰八交换了个号码,跟他说我是做古玩的,以后他要有硬货,可以联系我,然后我一听说你要来白龙堆……”

    白龙堆是公认的古丝绸之路最危险诡谲的路段,据说曾是古战场,死人无数,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发现古文物的地方,什么开元通宝、布帛残片、帽盔古剑,那都是随便捡捡。

    “反正灰八也拔营了,跟我们一个方向,我就想着,有人带路,不如多叫点人捡,要是捡到个七七八八的,不比劫道强?谁知道你比人贩子还狠……”

    越说越气,整个人往地上一躺,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当街就把我转手了,有没有考虑过人家的自尊?你没看你当时那表情,就跟我是鼻涕似的,恨不得马上甩出去……现在还跑来教训人,就你聪明,就你牛,就你一身正气……”

    他拿手捶地,痛心疾首,只恨没人围观,不能在多点人面前拆穿昌东的真面目。

    昌东说:“……行了,你起来吧。”

    肥唐不起:“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

    话音未落,整个人突然像一发贴地的喷气式炮弹,呼啦一下子,滑出去十几米远,然后停在远处,一动不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