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道魔传最新章节!

    韩一鸣转头看了何三思一眼,何三思脸如白纸,咬牙切齿,片刻之后道:“师弟,他的法术的确刁毒,我不是对手!今日真是亏了你师门法宝与这夔尊相守了,不然,咱们都要命散这里了。”韩一鸣要说个:“是。”字,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也说不出来,这一下他松懈下来,背心那火辣辣的痛弥漫开来,竟痛得眼前发黑,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翻腾起来。紧咬着牙关,将那痛忍过去,眼前渐渐看得见了,才说得出一个字来:“我。”一个字说出来,下面又说不出来了。何三思挣扎着对他看了一看道:“师弟,你被平波打中了么?平波有一个毒招,大略等于百刺穿心。我是听师父说的,是他最毒辣的法术,你别是被他的百刺穿心刺中了!”韩一鸣又忍了半晌,才说出话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法术,我确实被他打中了。”

    何三思道:“我看到你还有位同门的,他呢?”韩一鸣知他说的是徐子谓,徐子谓已烟消云散了,平波也打中了他。若是之前,韩一鸣绝不愿提起徐子谓,无关其他,便是不愿提起。这时人已神形俱灭,他豁出性命,就是要保住自己,再说他不是灵山的师兄,心里过不去,也实在说不出口。道:“他被平波打中心口,神形俱灭了!”何三思叹了口气:“平波道长做事,着实不留余地!咱们今日当真是命大,没有丧生在这个当口。”

    两人都被平波重伤,韩一鸣背心的痛一点点加剧,他不能看到背心的模样,但看到何三思的面色,也知平波下手下得极狠。向着平波逃逸之处细看,不见踪影,吁出口气来:“他不会再回来罢?”何三思道:“难说!平波向来狡猾,我看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韩一鸣不出声了,这时他背上的痛已波及头脑,头痛得眼前发黑。全身如同被紧紧箍住了一般,能察觉自己血脉簌簌跳动。

    忽然听何三思道:“师弟,你果然是被他打中后心了,你背上有他的法咒!”韩一鸣强忍着痛,何三思道:“师弟,你忍一忍,千万忍住。”韩一鸣动弹不得,忽然觉得自己向下落去,片刻之后,已重重落在地上。他背上的伤极痛,他落在地上,并不觉得身上如何痛,只是背心那痛却是着实难熬。过得一阵,背心的痛微微轻了,眼前明亮起来。

    上方乃是苍天大树,遮天蔽日,垂下来无数不知名的藤萝,阳光透进来的不多,这里的树木极繁盛。韩一鸣看了一会儿,才道:“师兄,这,这是过了南坎了吗?”何三思在那边“嗯”了一声:“南坎已过了,平波现在就是追来,也追不到咱们了。师弟,待我施个法术,请我师父速来带我们回去。”韩一鸣松了口气,总算是自平波手下逃出了生天。要真死在了平波手上,岂不是顺了平波的意?更糟的是,平波会拿自己去挟迫灵山的同门。虽说以沈若复的聪明,未必会被平波要挟个正着,但至少会让他们缚手缚脚。

    二人都各自躺在一边,此处极是寂静,风过树稍传来林涛阵阵,间或杂着鸟鸣,清脆悦耳。不过片刻之后,韩一鸣背心又痛了起来,痛得全身无力,眼前昏黑,便是这时,一双脚走到了他身边。韩一鸣痛得生不如死之际,对这双脚也看不分明,他眼前发黑,但那双脚却也真切的感觉到了,就站在身边。接着,这人弯下腰来,对着韩一鸣细看。韩一鸣十分警惕,却看不清这人的面貌。他被黄静玄洞开了的心眼,这时也看不到这人,他强压着自己静心,也看不到。眼前只是昏黑。

    忽然那人伸手在他眉心一点,韩一鸣只觉眉心一凉,片刻之后便清醒过来。只见那人乃是一个布衣老者,须发灰白、面目深黑,一双混浊的眼睛对他看了片刻,道:“哦,你受伤了。”这人的声音也十分慈祥,不知为何,韩一鸣一听这声音便想起秦无方来,想要说话,却是张开了口,说不出话来。老者微微点头:“你心脉俱断了。亏了你修为不错,又有宝物护身。若是别人,早就死了。”接着他对着韩一鸣轻轻晃了晃手掌,韩一鸣便一无所知了。

    再次醒来,已在一间室内,他眼前只有一个茅屋顶,茅草厚厚的堆在上方。韩一鸣动弹不得,只得转动眼睛,四周看了一看。这屋里十分简陋,木桌木椅都是最简便的,只是看得出用得久了,将木头都磨得光滑了。这屋内只有一扇窗,窗上蒙的是竹帘。韩一鸣背心的痛已好了许多,但依旧是过得一会儿,又自心底泛起来痛。

    忽然有人进来了,韩一鸣偏头一看,正是那老者。他走近来,对韩一鸣看了一看道:“你醒了,那些是你身上的物事,我都给你放在床头了。”韩一鸣偏头一看,床头案上放着青霜宝剑。而青霜宝剑的旁边,还放着另一柄宝剑,徐子谓的宝剑!

    老者道:“你不用担心,你的另一位伙伴,他的伤没你的重,我将他安排在另一间屋内养伤了。他比你好多了,你是心脉俱断,这个伤法,我也不知该如何帮得上你。亏了你命大,我只当你会熬不过来,哪知你还是自己醒了。你自己会好起来,这也是奇事了,我从未听说心脉俱断的人还能活下来的。但你却活下来了!真是难得!”这老者说话从头到尾都语气平静,并无抑扬顿挫,神态也十分平静,口中说着韩一鸣活下来乃是极难得的事,但神色却是平静淡然。韩一鸣心头涌上疑问,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老者道:“你好好养着,我虽没什么法子能够医好你,但我不能见死不救。”这老者一定也是个同道中人了,能够说出这许多来的,必定不是俗世凡尘中人,他不认得何三思,那便不是何三思的同门了,韩一鸣想起何三思说过的,宁海派与魔道相距不远,这老者,不会就是魔道中人罢?细看这老者,并无与众不同之处,再三细看之下,只觉这老者的双眼,是老而清亮。似乎世间万事都没什么能让他看不透的一般。

    ---------------------------------------------------------------

    不好意思,电脑挂了半个月,今天刚拿回来。

    之后还是正常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