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主她不想负责最新章节!

    余下的日子姜姗过得很平静,姜姗没有遇到老熟人,也不用再为宗霄之和燕悠然的生存问题操心。上次给宗霄之送手机的土豪客户,后来给宗霄之介绍了很多出手阔绰的客户,他是凭真本事吃饭的,无论是算命看相,还是看风水,都特别准。就这样他的名声越来越响亮,赚的钱也越来越多,足够衣食无忧了,而燕悠然的小说事业也一步步走入了正轨。

    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姜父了,她和姜父每晚都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基本都是姜父对她说报个平安,或者描述川藏线的风光是如何的好。

    算算日子,姜父这趟西藏之旅该结束了。

    这晚,她打了个电话给姜父,好半天电话才被接起,她直入主题,“爸爸,你都去了大半个月,应该玩得差不多了,也该回来了。”

    电话那头很是嘈杂,能听到热情洋溢的歌声,还有劝酒声。

    “明天就启程回来了,这边在举办篝火晚会,为我们送行呢,”姜父声音愉悦,“女儿啊,你真该过来看看。”

    姜姗能想象到那场面,爽朗的汉子,热情的姑娘,悦耳的歌声以及大碗的美酒,想到此,她道,“你少喝点酒。”

    “放心,有你李叔叔看着呢。”说完,他用手肘撞了撞老李的腰,“是吧,老李。”

    老李心领神会,“姗姗啊,你放心好了,有你李叔叔在,你爸绝不会多喝的。”

    姜姗叮嘱道,“李叔叔,你千万得看着点我爸,他这人一高兴起来就控制不住酒量。”

    “包在我身上。”说完,老李就把碗中的酒一饮而尽,趴在草垛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姜父道,“姗姗啊,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你什么时候到机场,我好去接你。”

    姜父笑了声,“我和老李打算一路南下,一边旅游,一边回来。”

    姜姗:“……爸,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姜父道,“姗姗啊,爸爸保证,过年之前肯定会回来的。”

    姜姗:“……爸,你第一次跟我说要去旅游,几天后就回来。之后又跟我说,要自驾川藏线,也随你。现在呢,”她顿了顿,“我不是很相信你。”

    姜父干笑两声,飞快转移了话题,“女儿啊,爸爸在旅途中碰到了个男孩子,长得特别帅气,而且有担当。他和爸爸特别聊得来,正巧他打算南下旅游,我们仨就一起结伴旅行了,”他说道,“到时候他来n市了,我就让他来咱家做客。我问过他了,他还没有女朋友,正好你也没有男朋友,你们可以处朋友试试,”他笑眯眯地说,“小伙子人真的不错,我估摸你见了肯定会喜欢的。”

    这话题就有些扯远了。

    “爸,旅途上认识的人靠谱吗?你别被人家骗了。”

    她听到姜父一直在夸那男孩,生怕姜父被别人骗了。

    姜父说,“你别把人家想的那么坏,阿泽靠谱着呢,爸爸活了那么多年了,看人准的很。”

    姜姗无奈,“行吧,”还是那句老话,“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挂了,你早点睡。”

    姜父把电话给挂了,在旁边的小凳子边坐下,看着热情的小伙子和姑娘围着篝火跳舞,喝了口酒。

    “叔叔,是你女儿的电话吗?”坐在姜父旁边的男人问,他的声音如清泉般动听。正好那男人对面的篝火有些小了,又兼篝火被人围着,在明明暗暗的火光中,他的神色让人有些看不清。

    “嗯,说是不放心我的安全,每天都要和我通电话。我都几岁了,难道还会走丢不成。”

    姜父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洋溢着笑容,实际上在夸姜姗关心自己呢!

    “叔叔,你女儿很关心你。”

    “哈哈哈,“听到有人夸自家女儿,姜父笑了起来,“等你到了n市,我把她介绍给你认识认识,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会有很话题聊。”

    男人轻轻道,“那我可真是迫不期待了。”

    “来,干杯。”

    姜父转头,手里拿着碗酒轻轻和他碰了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姜父看了阿泽一眼,不由感叹,真是个长得精致的男人,他的身上有着介乎少年和男人的气质,奇异的综合在了一起。就是脸色苍白了点,衬得他嘴唇殷红,细碎的乌黑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有时候会瞧不清他的神色,显得他捉摸不透。

    总之,他浑身上下都透漏出一股子精致劲儿。

    初次遇到阿泽的时候,姜父以为这个人会很难相处,没想到这个人意外的和善,平易近人,这也是姜父想要把他介绍给姜姗的原因。

    阿泽把碗中的酒一饮而尽,有酒顺着他的嘴角滑落到了下巴处,优美的弧度。

    他没有管,他看了乐呵呵的姜父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之色。那些关心,本该是他拥有的。

    ……

    天气晴朗的一天,该出去走走。

    姜姗计划出去吃个饭,再去看个电影。

    等她快到划在小区道路边的停车位的时候,发现有不少人围在那边,很热闹的样子。

    看那个方位,正是自己停车的位子。她心里一咯噔,不会那么背,有人倒车时把她的车撞去了吧。

    她快步走了过去,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严重多了。

    她的那辆车的车头上,被扔了一只死鸡,车盖上满是那只鸡的血,白色的车盖配上深红色的血,显得触目惊心。

    被人在车上扔死鸡,可不就是恶作剧那么简单了。

    她一脸凝重地问,“你们有看到是谁扔的吗?”

    “没有,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我看到有人在围观,就走过来看了一下。”

    “我刚来……”

    围观姜姗车的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有一位拿着公文包的男人说,“这车主应该是得罪人了,这被扔死鸡实在是晦气了些。”

    这段日子,姜姗为了减少碰上仇人的概率,都是三点一线。除了家,学校,咖啡馆之外,就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想得罪人都难。

    “是很倒霉。”

    姜姗看着那辆车,“我就是车主。”

    说着,她从兜里拿出了手机。

    “姑娘,你是打算报警吧。”一个穿着墨绿色大衣的女士道。

    姜姗点头,“嗯。”

    那位女士道,“报警压根就没有用,警察是不会管的。我上次出去办事,把车停在了路边,无缘无故被人泼了猪血,”她显得很气愤,“报警之后,警察草草查看了一番,问了我一些问题就走了,就再也没有回音了。”

    姜姗知道她是好心提醒,“嗯,不过小区里有监控,没准还真能查到是谁,”她紧抿着嘴角,“我自认没有得罪过人,有可能是咱小区进了变态,这一次是我的车上被扔了一只死鸡,没准下一次就轮到别人了。”

    站在一边的奶奶附和道,“对,还是报警保险一点。也给咱小区的保安提个醒,擦亮眼睛,别不小心就把坏人放了进来。”

    她的孙子放学做完作业后,就爱和其他几个小区的孩子在公园里玩,万一小区进了变态,做出些对孩子不利的事情,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姜姗打电话报警了,在等待警察来的期间,围在车子周围的人都散了。

    约莫过了十五分钟,来了一个片警,姓陆。

    陆警官去小区安保处调了的监控录像,发现小区道路边的摄像头没几个是好的。

    很不幸,姜姗所停的车的位置,恰好摄像头是坏的。

    他又查看了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发现临近中午,有许多外来人员进入,大多是送外卖的,和送快递的。

    人流量有些大,排查起来有些困难。又因为没有人员受伤,陆警官觉得这就是一起简单的民事纠纷,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围着那辆车走了一圈,询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和人起过纠纷。”

    “没有。”姜姗回答道。

    “你心中有没有把死鸡扔到你的车上的人选?”

    姜姗无奈地摊手,“不清楚,我一向与人为善的。”

    随即一愣,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会不会是有其他世界的仇人找到自己了,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先警告她。

    瞧她的神色,似乎有头绪了,“有想到什么吗?”陆警官问。

    她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想到。”

    如果是其他世界的人,就不能让警察知道了。

    等遇到那人后,还得安置好他(她)。

    她努力回想了半天,也没忆起遇到过哪位熟人。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去找那人,那人也会来找自己。

    只是那人不似燕悠然等人,一见到她就莽撞的上来。而是在暗中窥视,宛如一头伺机而动的恶狼,让她心里有些不安定感。

    陆警官例行公事,对着车子拍了几张照片。

    在查看照片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咦,这是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了?”见陆警官似乎有什么发现,姜姗问道。

    陆警官走到了车头的位置,“你仔细看看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