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主她不想负责最新章节!

    夜半,宗霄之被尿憋醒了,忙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的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打开门匆匆去了屋里的卫生间,等回来的时候,看到客厅的窗帘随冷风飘荡着。

    他拧眉,仔细回想着睡前有没有把窗户给关上,却是没有印象了。他当时和姜姗聊完天后,就去洗澡上床睡觉了,并没有注意窗户的问题。

    宗霄之走了过去,往外探了一眼。底下亮着路灯,空无一人,有些萧瑟。树木随着寒风身不由己地摆动着,枝叶都已掉光,光秃秃的,略显狰狞。

    他把窗户关上,仔细扣好后,又将窗帘给拉上了。

    ……

    宗霄之重新回到了床上,一闭眼就是狰狞的树木枝干。

    他的感觉不太好,翻了个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三个铜板。

    他盘腿而坐,整个人都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两只手和一个头,给自己算了一卦,是大凶。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怎么会是大凶呢!

    若是今晚他有大凶之兆的话,他神色一凝,看来他会受伤的地点就是这里了。

    他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想到了燕悠然那一次,被入室的郭森伤到了腹部。

    他这次十分慎重地给姜姗也算了一卦,发现她也是大凶。

    世上没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他猜想大概是宴会结束后,赵寒芸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姜姗和自己接近她的目的,派郭森过来杀人灭口了。

    他按了按眉心,今晚他和姜姗的配合算得上□□无缝,不知道哪里露出了马脚。

    现在不是纠结哪里露出破绽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姜姗叫醒,想对策迎敌。

    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郭森来这小区后,肯定会先去姜姗家,毕竟女人比男人好对付多了。

    他倒不担心醒着时的姜姗,肯定会把歹徒打的落花流水。就怕她睡着了,睡梦中的她毫无知觉,有可能会被无声无息的被灭口。

    他连忙打了姜姗的电话,却发现怎么也打不通。

    他内心焦急,怕她这会儿已经出事,三两下就穿好了衣服,袜子都顾不上穿,随便穿了双鞋子,从厨房拿了把刀,就打开门冲了出去,焦急地拍打着姜姗家的房门。

    “你是谁?”

    顾恒今日忙着处理公司的事务,回来迟了,还没进门,就听到走廊上有急促的敲门声。一转头就看到了如此凶残的一幕,一个陌生的男子,手里拿着把菜刀,正在敲他邻居的门。

    “你又是谁?”宗霄之反问,手里拿着把菜刀。

    俩人此前都没有见过面,因此互不相识。

    “我是这里的住户顾恒,”顾恒瞧着他手里的菜刀,面露警惕之色,“你还没说你是谁。”

    他一手搭在门把上,另一手则摸到了兜里的手机,打算对面那人稍微露出点不对劲,就关门打电话报警。

    原来叫顾恒,他记得今晚参加宴会用的请帖就是顾恒的,顿时对他消了几分敌意。

    宗霄之指了指后面,“我也是这里的住户,叫宗霄之,”又焦急地说道,“我打不通她家的电话,怕她家进了歹徒,担心她的安全,就过来看看,”他抬了抬脚,“你见过如此放荡不羁的歹徒吗,连袜子都没有穿,”他苦笑,“我要是歹徒的话,就直接破门而入了,还敲门干嘛。”

    顾恒将信将疑,“你和燕悠然住一起?”

    “没错,不过燕悠然出事那晚儿我不在,”宗霄之从裤兜里拿出了钥匙,转身走到了503门口,动作利索地打开了门,“你总该信了吧。”

    顾恒紧握着门把的手微微放松,走了过来,说道,“她有可能是睡着了,没有听到电话铃声。”

    “咱们这小区不安全,我住的地方就被歹徒进入过,燕悠然不幸负伤了。姜姗可不似燕悠然那般强壮,万一……”宗霄之继续执着地敲着门,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分钟后,门还没有开的话,那他就只能破门而入了。

    听宗霄之这样说,顾恒的心稍微有些提了起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从包里拿出了一根铁丝,对还在执着敲门的宗霄之道,“麻烦你让让,我给你开个门。”

    “你有钥匙?”

    “差不多吧。”顾恒含糊道。

    他蹲下了身子,把铁丝放入锁孔内,鼓捣了不到一分钟,门就能开了。

    顾恒拍了拍衣服碰到地上时沾染上的灰,道,“好了。”

    宗霄之微张着嘴巴,惊诧地看着顾恒,“你……你竟然会开锁?”

    “我弟弟教我的,”顾恒淡淡地说,“快进去看看。”

    “嗯。”

    宗霄之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顾恒紧随其后。

    客厅黑乎乎的,宗霄之打开了灯,整个屋子瞬间亮堂了起来。

    他急匆匆地扫了客厅一眼,东西都放的整整齐齐的,并没有发生乱斗的痕迹。

    宗霄之急于确认她的安全,敲响了她的房间门,一边说道,“姜姗,是我宗霄之。”

    没敲几下,门就从里头被打开了。

    “你怎么进来的?”

    姜姗听到他的声音很惊讶,见他语气急切,似乎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就把门给开了。

    “多亏了顾恒,他用一根小小的铁丝,把门给打开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夸奖,可是怎么听怎么变扭。

    在屋子主人面前,告诉她是如何在没有经过其同意的情况下,把门打开。对顾恒来说,着实是有些尴尬。

    顾恒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窘迫,“情况所迫。”

    姜姗暂且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问宗霄之,“你这么心急找我有什么事情?”

    会开锁并不代表会凭这个技能做坏事。

    “我晚上闲来无事,算了一卦,发现你我都是大凶之兆,打了你电话也没人接,就想过来确认你的安全,”宗霄之略有些头疼地说道。

    顾恒:“……仅仅是算了一卦?”这也太过于儿戏了吧。

    瞧那姜姗平静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事情发生,是虚惊一场。

    “呜呜呜……”

    姜姗身后的房间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还没等宗霄之和顾恒问出口,姜姗就往后退了一步,把房间门开的大了些,“进来再说。”

    ……

    “这……”

    看着眼前的一幕,宗霄之倒还好,顾恒顿觉匪夷所思。

    一个身高约有一米八的男人,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床柱边上,动弹不得。而那男人见到姜姗之后,更是泪眼婆娑,惊恐异常,活脱脱像个小媳妇看到恶棍似的,剧烈地挣扎着,无声地说着不要,不要。

    “给你们介绍下,郭森,闯入我房间的歹徒,”姜姗特别淡定地说道,“宗霄之,你的卦算得不够准。”

    顾恒走近了郭森,蹲下身捏了捏他的胳膊,紧绷绷的的肌肉,是个练家子。

    他抬头问道,“你是怎么制服他的?”

    这姜姗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是个需要保护的女子,单凭她一己之力,就制服了郭森,他觉得略……惊悚。

    “咳咳……”姜姗捂着嘴巴,咳嗽了声,“就是以理服人呗,我劝了他几句。他就主动坐在了地上,乖乖让我绑了。”

    说完,姜姗抓住了宗霄之的胳膊,一手捂着胸口,“我好怕啊!”

    这话儿,宗霄之和顾恒一点都不相信。

    ……

    姜姗说的倒也算是实话。

    夜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从床头拿了本大学英语六级必背词汇,认真地看了起来。

    她第一次看英语书没有昏昏欲睡,反而越背越清醒。

    大约背了三十多个单词后,姜姗听到阳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透过窗帘隐隐约约还能见到一个黑影。

    她当即就放下了书,匆忙穿上衣服,一边问系统,霸道总裁的力量对歹徒是否有用,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她显得尤为镇定,先从抽屉里摸出了一罐防狼喷雾,坐在床边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

    郭森有些心急,直接就破窗而入了。

    当看到姜姗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一手拿着罐防狼喷雾,而另一手则拿着一本书,没有他预想中的惊慌失措,显得尤其镇定,觉得这场景略诡异。

    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难道有埋伏,她料到了自己会来?郭森快速地打量了四周几眼,除了她之外,空无一人,微微有些放下了心,这女人大概是佯装镇定吧,心里肯定怕的要死。

    郭森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扑她门面。

    姜姗也在打量着他,歹徒穿了件黑色的夹克衫,黑色裤子,头上戴了顶鸭舌帽,黑色口罩,清一色的黑色打扮,显得冷酷异常。

    她放下了书,来了一句,“你打扰我看书了,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郭森骂了句神经病,生死关头还有心情装逼,随即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了一股外力,他被撞飞到了柜子上,后背火辣辣的疼。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觉得诡异。

    他扶着腰,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匕首的手有些抖,审视的看着她,“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罗雅致,”姜姗幽幽地说道,她起了耍弄他的心思,身体又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活像鬼上身,她翻着白眼,“郭森啊,我张美玉也在呢!”

    郭森看着姜姗扭曲的面容,声音抖抖索索地说道,“我……我不信,”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女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自己就被一股外力撞飞了,他越想越觉得是鬼上身,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他面容狰狞,再次向她冲来,“你俩是人时,我能杀你们一次,你们成鬼了,我照样会毁了你俩。”

    姜姗淡淡瞥了郭森一眼,只见他脚步虚浮,抖如筛糠,道,“你这身体比你这嘴巴诚实多了。”

    话毕,郭森身子往后滑去,重重撞在了墙壁上,他相信了,相信姜姗被鬼附身了,等姜姗一步步靠近他的时候,他被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姜姗不仅摇了摇头,找出了根绳子,把他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

    ……

    姜姗把堵在郭森嘴巴上的毛巾拿了出来,郭森带着哭腔对顾恒说,“求求你们快报警吧,我要进警察局自首。”

    顾恒和宗霄之一言难尽地看了眼郭森,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积极想要去警察局的罪犯,鬼知道他在姜姗手底下经历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