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同床异梦最新章节!

    “你确定她和那个人有什么事吗?不要因为你心里有我,就总想着理由和她分开。肖胜春这样,我是不可能跟他分开了。或许一辈子,我就要陪着他这样过下去。就算你是单身,我们也不可能。你总要有人照顾,既然她爱你,我劝你还是珍惜。”她劝道。

    “有没有人照顾都无所谓,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如果这一辈子都不能和你在一起,那我宁愿一辈子单身。上次,我和她……你知道我多勉强吗?现在我才体会了古代做皇帝的悲哀,每天要被迫着和不同女人恩爱,他不可能各个都喜欢吧?要是没碰到你,可能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以前的两个女朋友,也有过这种事,和她们在一起真不像和陈瑶在一起那么勉强。你真是害人不浅!”

    杜明凯说着,又过来想搂住她。即使两个人只是说话,也难免会有想拥抱的想法。

    他也不想再干什么坏事了,就是想再亲近亲近她而已。

    “刚说好的,你这人,真是的!杜明凯,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做到对对方无动于衷呢?我真不喜欢这样,让我觉得心里难受。”

    何晓初觉得靠自己的力量好像已经很难战胜接近他的想法了,必须两人达成共识,双方都自重才行。

    “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尽量忍着就是了。”杜明凯说完,又想抽烟了。

    每次一想和她拥抱亲吻而需要压抑时,他就特别想抽烟。

    “我去抽根烟!”他站起来说。

    “别抽了,不是还要怀孕呢吗?”她伸手抓住了他胳膊。

    “不怀孕了,我想通了,要怀孕这个想法不对。既然我们还不能确定要不要一起生活,贸然生下孩子,万一以后孩子缺爹少妈,这就是我们大人不负责任了。”

    何晓初觉得杜明凯这话说的有道理,没有孩子,什么都好说。

    现在这个社会,结婚离婚,好像都是很容易的事。唯有孩子牵绊着的时候,那就是想离都离不成,总要为孩子多着想几分的。

    她抓住了他,让他不舍得离开了。

    反手把大手握在她的小手上,摩挲了几下。就是这样抓着她的手,心里也无限安慰。

    “晓初,过了明天我们真的再不能这样了。我不能让你总是这样难过,今晚就让我多抱抱你吧,好不好?”

    何晓初轻哼了一声,答应了。

    他甚至带着狂喜,坐到她身边拉她起来靠在自己的怀抱中。

    何晓初闭着眼睛,感觉着在他怀抱里的温馨,他甚至轻轻地摇晃起来,哼唱着不知名的歌。

    “我真的很喜欢听你唱今生共相伴,现在你在给我唱一遍好吗?”她柔声说。

    “无论春天有多么远,我亦心坦然……”他低沉地唱着,这一刻真的是唱给她一个人听的。

    两人心中都是既幸福,又忧伤。为什么别的恋人想在一起就那么容易,而他们的今生共相伴就是一种奢望呢?

    唱了几遍,他停下来,轻声对她说。

    “晓初,你恨不恨我?”

    何晓初轻轻摇头:“为什么要恨你呢?没有理由。”

    “没有吗?我为她负责,没有为你负责。”

    “我理解,她是第一次嘛。”说起这个,何晓初不能说没有一点怨的。

    “你知道我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她母亲……不说了,其实现在我觉得我错了。同情不是爱情,勉强在一起,大家都累。要是我原来能有自己的原则,不盲目地去帮她。就算帮她也不到她家过夜,就好了。到现在我都奇怪,我怎么喝多酒会那样呢?”

    “算了,那些都是解不开的死结。我和你,我们肩上都有自己的担子,做好自己,做好做儿女的本分吧。别让父母太操心就好!睡觉?”

    “恩!”

    “躺沙发上睡吧,虽然沙发窄了一点,我们抱在一起睡,应该也够了。”何晓初说。

    这大概算是最后的拥抱了吧,她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再不和他在一起了。

    “好!你睡里面,要是觉得累,就叫我起来。”杜明凯说。

    何晓初靠近沙发最里面躺下来,杜明凯在她身侧也躺下,搂住她的腰。由于他个子比较大,得把脚伸到沙发外面。

    他们面对着面,全身每一处都贴在一起,呼吸和呼吸互相氤氲着。

    “啵!”他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晚安,亲爱的!”他柔声说。

    她甜蜜地一笑,也回亲了他一下。

    “不准你乱亲我,要不然我可让你肾虚了。”他沙哑着声音说。

    “我开始还在担心不行了呢,看来这担心可是多余的了。你看看,他又想工作了。”

    “好好睡觉!”她娇嗔着说。

    “睡!”他也这样说,搂着她,手忍不住在她小腰上来回摩擦了几下。

    他这一摸,她似乎心里也空荡荡起来,手就搭上了他的腰。

    “你往里面点,等一下要掉下去了。”她说。

    “好!”他再往里面贴了贴,索性伸出手把她的腿拉起来盘在自己腰上。

    “这样更省地方!”

    他动了两下再调整睡姿,就给她又点了一些火。

    “初宝贝儿,我们来最后一次吧!”他说。

    何晓初没答应,却没说不要。他可高兴死了,低头又一次含住她的小嘴,疯狂地亲着,手从她背后的衣服里面伸进去。

    沙发还是太小了,实在没有办法好好爱她。杜明凯滑到了地上,跪在那儿,把她的衣服解开,那些碍事的东西一起帮她脱下来。

    ……

    室内是抑制不住的声响,在寂静的暗夜中格外催情。

    此时,陈瑶却一直看着墙上的钟,已经凌晨三点了。

    跟她一起加班,需要加通宵的?她完全睡不着,越想越是愤恨,烦躁。

    豁出去了,天亮以后她就要去他们公司找他们,这一次非要来一场痛快的。

    下药是赌一把,这个也是赌一把。赌赢了,何晓初就永远都没有颜面呆在杜明凯身边了,若是不幸赌输了,杜明凯提出离婚,那也是一次痛快的了结。

    她不想再这样折磨下去了,快要窒息了。

    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陈瑶换好衣服,冲出了门。

    杜建州和杨红樱起来的早,两人一起到外面晨练散步去了。

    一回来就见到陈瑶疯了似的在跑,叫都没有叫住。

    “糟了!好像昨晚明凯一晚上没回来,她这该不会是想到你们公司去吧?杜建州,你快点开车去追呀!”杨红樱一下子想到了,急的跟什么似的,使劲推身边的老公。

    “好,你别急,我马上去。”杜建州答应着,也不回房了,直接去停车场。

    ……

    杜明凯和何晓初是后半夜才睡着的,睡着以前两人倒是把衣服都穿完整了。

    就一直抱在一起,何晓初的腿依然搁在杜明凯身上,疲劳让他们睡的异常香。

    门卫昨晚因为家中忽然有事,匆忙赶回去的,怕被发现责骂,他早早又赶了回来。

    等陈瑶愤怒地赶到时,门已经进出自如了。

    陈瑶很快找到了何晓初他们公司所在的位置,这里,她在追回杜明凯之前就踩过点了,也算轻车熟路。

    杜明凯以前的办公室门紧紧关着,格子间似乎也没有人。

    而且他也说过调换部门了,她就顺着走廊一间办公室一间办公室的看。

    看到销售总经理办公室时,她猛然停住了脚步。

    天已经亮了,隔着外层和里层玻璃能隐约看见里间的沙发上躺着两个人,贴的很近很近。

    血一下子涌上她的头,果然她没有猜错吧。这就是加班!

    愤怒再次烧焦了她,对着门就怦怦地连拍几下。

    熟睡中的杜明凯何晓初听到了拍门声,一激灵醒过来,杜明凯差点掉到地上去了。

    一齐向门口看去,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陈瑶,何晓初的脸唰地一下煞白。

    此时的她有多么不堪,当了最可耻的小三,还被正室抓了个正着。

    “杜明凯!”她非常无助非常害怕地小声说,手下意识地抓住杜明凯的衣角,甚至没有勇气去面对了。

    可她知道,这事必须得面对。

    他看到她的嘴唇在颤抖,脸色那么差,像要昏厥一样,连手也在抖着。

    “别怕,我不会让她伤害你。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别怕,啊!就在里面呆着,别出去。”杜明凯说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抚一下她的情绪,从沙发上下来,去开门。

    何晓初也起来了,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

    “你别出去,就在这儿。她既然找来了,肯定很生气,估计说话也难听。”杜明凯按住她,不准她动。

    此时门外的陈瑶依然在拼命地拍门,看见他们两个在里面你侬我侬的,更要气爆炸了。

    “说再难听也要听,这是我该受的。”何晓初重新站起来,跟着他出门。

    她觉得自己活该被骂,要是现在能死,她都恨不得死了算了。长这么大自尊自爱的她都没有做过什么丢人的事,此时此刻她真正感觉到了难堪。

    杜明凯看起来很平静,那是为了安抚何晓初的。其实他心里也波涛汹涌着呢,这种事被撞见了,任谁也没办法无动于衷吧。

    他一方面觉得愧对陈瑶,但是更多的却是觉得对不起何晓初。

    她有今日的难堪全是拜他所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