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第678章 再无关系

    甚是热情?听到即墨城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莫清灵的额头上冒出了三条黑线。这个即墨城在想什么呢!她问的根本不是这个好吗?而且喝了加料的酒她能不热情吗?

    “谁问你这个了!”莫清灵给了即墨城一个白眼,脸也有些微微发烫。

    难道是他想歪了,即墨城尴尬的笑了笑,看着莫清灵道:“那夫人想要问的是什么?”

    莫清灵又瞪了他一眼道:“那个时候咱们喝的合卺酒不是有问题吗?你可知道是谁下的药?”

    谁下的药?即墨城皱着眉头看着莫清灵,并没有马上回答她。

    见即墨城不说话,莫清灵还以为即墨城也不知道是谁下的药便又接着道:“我原本以为是即墨寒下的药,可是方才他说,他未曾让人下过药。我瞧他的样子也不像撒谎,在京都虽然讨厌我的人很多,但是大多都是女人。那些女人多半都是仰慕你的,巴不得你不碰我呢!所以那下药的人,肯定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有没有可能会是他们下的药。”

    “咳咳咳”即墨城把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咳了三声,看着莫清灵道:“这下药的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得保证你不要生气。”

    他知道是谁下的药?莫清灵拧眉看着即墨城,点了点头道:“你说我保证不生气。”

    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再生气又有什么用呢!

    得到了莫清灵的保证,即墨城才开口道:“这下药的并不是与你我有过节的仇人,而是……”

    说实话即墨城还真的是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像他师父那样了。担心自己的徒弟无欲无求,在新婚之夜给自己的徒弟下药。

    “是什么你倒是说啊!”见即墨城欲言又止,莫清灵便忍不住催促道。

    “是我师父。”

    即墨城这一句‘是我师父’炸得莫清灵的耳朵嗡嗡直响,这下药的人竟然是孤独老人。偶买噶!她没有听错吧!

    莫清灵一张嘴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两声看着即墨城道:“我没听错吧!你说下药的是你师父?”

    即墨城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莫清灵并没有听错。

    “为什么呀?”莫清灵十分不解的看着即墨城问道,若说是独孤老人下的药,那这独孤老人也太奇葩了吧!

    即墨城十分尴尬的道:“师父担心我无情无欲,冷落了夫人,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莫清灵受到了惊吓,摇了摇头道:“这确实是下策。”

    若不是因为那晚被下了药,她也不会那么快的从天堂坠入地狱。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不是独孤老人下了药,她同即墨城也不会生出城儿这么聪明的孩子来。而且即墨城就算当时没有中绝情蛊,难免后面也不会中。只是若不是独孤老人下了药,事情也许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但是谁也无法提前判断,从另一个放下发展是会更好还是会更坏。

    莫清灵同即墨城回到宁亲王府后,得知武宁帝已经回了行宫,二人本也想带着城儿和追月回客栈,但是却被可宁郡主留在了宁亲王府。

    到了晚上,一直在宫里住着的,霜雪、红绫,还有柳儿三人被人送回了宁亲王府。而且宫中还传出消息来,那灵贵妃被打入了冷宫。还有那洛冰雪因为再背后挑唆,也由妃降为了才人,而且还被禁足半年。

    霜雪她们回了宁亲王府,莫清灵心中自然便安心了。

    第二日一大早,霜雪、红绫还有柳儿,便带着莫清灵、即墨城还有城儿去祭拜莫青岩,可宁郡主无事便也跟着她们一起去了。

    一行人坐着马车,到了莫家的陵园。因为霜雪她们常来祭拜,驻守陵园的老仆人,也认得她们便直接放霜雪他们进了陵园。

    “跪下给你舅舅上柱香,磕三个头。”一身白衣的莫清灵,如墨的青丝上带着白色的绢花,目光哀然的看着眼前的墓碑,幽幽的对城儿说道。轻风吹起她的青丝,却吹不走她的哀思。

    同样穿着一身白色锦衣的城儿,十分听话的跪在了地上,接过霜雪点燃的三柱香拜了拜。

    “舅舅我是城儿,我同娘亲还有父亲来看您了。为了救娘亲你以身犯险英年早逝,在城儿的心中您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城儿说完插上了香,又十分郑重的磕了三个结结实实的响头。

    听到城儿这么说,霜雪等人都抹起了眼泪来。

    霜雪更咽着道:“若是少爷在天上知道,小少爷这般聪明懂事儿,肯定十分高兴。”

    “是啊!”红绫点着头说道,往火盆里添了一把纸钱。

    莫清灵紧紧的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若是青岩还活着,那该多好啊!都是她害了他啊!

    虽然莫清灵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流出泪来。但是即墨城却感受到了,莫清灵难以言表的悲伤之情。即墨城伸出长臂揽住莫清灵的肩膀,让莫清灵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可宁郡主也给莫青岩上了三炷香,祭拜完毕后莫清灵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陵园。刚走到陵园的门口,却看见一辆马车正好停在了门口。

    “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来祭拜吗?”霜雪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的马车。

    只瞧见那驾车的车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打开了马车的门,跪在了车门边上。

    一声深蓝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提着衣摆从踩着车夫的背马车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提着一篮子纸钱香烛。

    这个人不不是别人,正是前来祭拜莫青岩的莫正清。

    莫正清下了马车后,转身便要进陵园,正巧看见了站在陵园门口的莫清灵等人。莫正清先是一愣,随即手中的篮子全部掉在了土地上。

    那车夫站了起来,看见莫清灵和即墨城大叫了一声:“鬼啊!老爷有鬼,有鬼!”

    这个车夫也算是跟着莫正清的老人了,自然是认得这莫清灵还有即墨城的。这青天白日的,看见原本已经死了好几年的莫清灵和即墨城出现在莫家的陵园门口,又怎么能不会被吓到呢!

    红绫叉着腰看着那吓瘫了的车夫道:“不长眼的东西,用你的眼睛好好瞧清楚了,你面前的是人是鬼。”

    难不成是人?那车夫定睛瞧了瞧,这二小姐同太子殿下,看起来并无鬼样。但是整个天启谁人不知道,这太子殿下同二小计都死了,这肯定是鬼!是鬼!

    莫正清眼睛一直盯着即墨城同莫清灵来回瞧,一步一步的朝莫清灵等人走了过去。走到离莫清灵还有一米之遥的时候,莫正清才停下了脚步,揉了揉并未老花的眼睛看着莫清灵道:“当真是清灵同太子殿下,我的眼是不是花了。”

    原本已经死了多年的太子同太子妃忽然出现,但是对于莫正清来说,这一切多的是惊并没有什么喜,虽然莫清灵是他的女儿。但是莫正清多多少少,对于这个女儿还是有所埋怨的。若不是因为莫清灵,他唯一的儿子莫青岩或许就不会死,他莫家也不至于绝后。

    即墨城手揽着莫清灵的肩膀道:“岳父大人的眼睛自然是没有花,我和灵儿还活着,至于详细的情况莫相可以去问大皇兄。”

    莫正清听即墨城这么一说便知道,她们活着的事情,皇上已经知道了。以皇上的性格不会不对他们动手才是,可是他们却依旧活的好好的,这里面的缘由只有他去问皇上了。

    “活着就好,难怪昨夜青岩会给我托梦,原来是你们回来了。”昨晚若不是梦到了青岩,他今日也不会前来祭拜,若是不来便见不到莫清灵同即墨城了。

    城儿见莫正清对自己的娘亲这般冷淡,十分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再怎么说他娘亲也是他的女儿,死了六年的女儿还活着,他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娘亲我们快走吧!城儿饿了!”城儿抓着莫清灵的手撒娇道。

    莫正清听到城儿的声音,这才注意到城儿,破为惊讶的看着莫清灵道:“这是你的孩子?”

    莫清灵根本不想回答莫正清的任何问题,因为她的事情跟莫正清没有半点儿关系。

    即墨城出声道:“是我同灵儿的孩子即墨念城。”

    “即墨念城”莫正清念了一遍,随即点着头道:“好名字,城儿你该唤我一声外公。”

    莫正清伸手想要去摸城儿的头,城儿毫不掩饰的露出不悦之色,头一偏看着莫正清道:“我没有外公。”

    莫正清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之中,莫正清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神情有些凄然。看着城儿他是很喜欢的,因为城儿的眉宇之间与莫青岩有几分相似。

    莫清灵看着莫正清冷声道:“在莫相的心里我已经是一个死人,还请莫相日后继续把清灵当做是一个死人吧!我莫清灵与莫相还有莫相府来说,都不再有任何关系。”

    莫清灵说完牵着城儿的手,绕过莫正清直接朝她们来时坐的马车走去。

    “告辞”即墨城朝莫正清拱了拱手也跟着走了。

    可宁看了莫正清一眼,同霜雪三人一起上了马车。

    莫正清缓缓转身,看着莫清灵她们的马车掉头离去,原本挺直的肩膀也垮了下去。他不喜欢这个女儿的,得知她死了的时候他都没有半点难过。可是当他听到,这个女儿在自己面前说与他在无关系的时候。他竟然会是会觉得有一丝心痛,他莫正清拼了一辈子。就是为了想做人上之人,可如今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了许多别人没有的权利财富。但是这心里却越发觉得空落落的,他一身追逐名利,当他立于朝堂受人仰视的时候,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满足。他又想起了那个时候,在那个雅致的小院儿里,他同清灵还有青岩一起用饭的情景。不过是与儿女吃的一餐便饭,为何却成了他最回味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