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的诡异老婆最新章节!

    女魃被我这举动弄得直翻白眼,不过到最后,她还是认下了我们这对干儿子干儿媳。毕竟,我身体里有她的尸毒,从僵尸伦理学上来讲,我确实是她儿子。

    既然已经是一家人了,我就很不要脸的提出我亲爹这事儿需要干妈来搭把手。于是乎女魃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从上古神话传说中走出来的女魃在我想象中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存在,然而……好吧,我这位干妈铜皮铁骨力大无穷在打架方面可以说是所向无敌,但是在法术方面,却没我的相像的那么神,并不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让我按照她的描述在地上布置了一个安魂法阵,把黑真人的身体放了进去,然后……竟然掏出一部手机来,给电话那边的人吩咐了些什么。

    事后女魃告诉我,手机是金钟儿给她买的,她这段时间一直跟金钟儿在一起,熟悉这个世界。

    金钟儿在她的吩咐下,进到我的路虎里把聚元子的躯壳取出来重新用乌灵会的秘法布置了一个更加强大的招魂法阵并以大量法力为媒介发动了起来。

    黑真人被列缺猛电了一下,魂魄处于有力状态,不太稳定,再被招魂法阵这么一招,一些灵魂气息就从他的身体里游离了出来。

    这时候,我是最紧张的,如果聚元子的魂魄已经把我爹的魂魄给吞噬掉了,那么聚元子的魂魄抽离之后,我爹的身子就成了一个空壳,再也醒不过来,直到失去生机彻底腐烂掉。

    “额……”我跪在黑真人的身子边,我这他的一只手紧张的看着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声悠长的喘息声传入了我的耳中,黑真人,不,现在应该说是我亲爹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茫然的望着这溶洞内的一切,脸上满是不知所措,我和小米却已经因为他的醒来喜极而泣。

    然而接下来,我和小米的喜悦就变成了不安,老爹不认识我和小米。当然,这不奇怪,他摔下山崖的时候我和小米都还是小豆丁,可是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看到身上的血,他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想要害他,还很熟练的摸出身上仅存的一些符纸准备对我们进行攻击。好在我新认的干妈够强力,把他压制的动弹不得。不然自家人在这种情况下再干一仗,那就真的是蛋疼了。

    女魃说经过她的检查,我爹的魂魄还是比较完整的。之所以会什么都不记得,除了常年被压制外,应该还有坠崖造成的伤害。这情况比较接近于棒子国电视剧里几乎每片必出的失忆症。于是我在女魃的帮助下用蜃珠把我老妈讲过的那些事情挨个在他的面前重演了一遍。

    最开始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老爹的眼中只有凝重,然后眉头开始皱起,越皱越紧,甚至因为强行思考而导致头疼不止。可是我不能停。

    他和其他失忆症患者不同,虽然聚元子的魂魄基本上都被招魂法阵抽离了,可是难免有些残魂留在他体内,那些邪法的使用方法他也还记得,如果不让他彻彻底底的想起自己是谁来,那么他很有可能再次变成那个疯疯癫癫的黑真人。

    “那咋行呢?你们老秦家几代单传,我不能让你们秦家绝后啊。我就让他去给我找生儿子的方子,弄回来我喝。”这具略带点强势的话从我老妈的幻影口中吐了出来,那一刻,老爹的表情终于变了。

    他的嘴唇一下下抿着,吞着口水,一只手朝那幻影伸去,有些哆嗦。

    画面再变,是我家的那张破床,老妈在床上疼的哭天喊地的,不停的念叨着老爹的名字,村里的接生婆张婶儿在旁边不停的忙碌着,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响过,张婶儿抱着那个刚刚在热水盆里清洗干净的男孩儿朝他走了过来。

    此时的老爹一双眼睛里已经盈满了泪水,女魃放开了压着他肩膀的手,他踉踉跄跄的走到“张婶儿”面前接过了还在哇哇大哭的“我”。

    下一刻,老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床上我的母亲大喊着“媳妇,你辛苦了!”

    我和小米的脸上都露出了释然的神色,老爹终于清醒过来了,我们俩心头的那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那之后,老爹坐在地上狠狠琢磨了半天自己是谁,当他琢磨清楚之后,我又把他在山洞里被夺舍后家里发生的一切给他讲述了一遍。眼见着当年还没他大腿高的儿子如今已经长大,老爹也是百感交集,尽管在意识上有些疏离,他还是把我抱进怀里跟我一起哭了一场。

    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们安顿好那些玉尸让她们在这里休养生息。玉尸的身体虽然坚韧无比,可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也受了不少伤害,这里有龙脉之气,是她们最好的休息地点。

    堵在洞口里的巨婴对我们来说是一座不可逾越的肉山,对女魃来说却不算什么,往后拽了拽,那大石头砸了几下,就给我们开出来一条出去的通路。不过为了灵涧洞里的玉尸们不再被人所侮辱,女魃让穆秋月放了一滴血出来,滴进了巨婴的嘴巴里。

    巨婴是张元山弄出来的,随着张元山的死亡,巨婴具体是什么东西已经不可考了,不过从它身体也会散发荧光来看,应该是和岩壁上那些胎儿差不多的玩意儿。不得不说张元山是个摆弄尸体的高手,我想破脑袋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玩意儿弄得这么大的。其实有这技术你摆弄什么尸体啊,随便找个男科医院一呆,过不了几天就是万众瞩目的男科圣手啊。

    僵尸之间的等级观念我现在也是有切身体会了,后来干妈告诉我,其实穆秋月的血不纯,她是吸了穆秋月的血,但是把她点化为僵尸的时候,用的却是我的血和她尸毒的混合物,硬要算的话,穆秋月应该算第二代半的僵尸,而巨婴则是第三代僵尸。也就是说我这个被女魃的牙齿划破过手的货比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僵尸辈分都要高,以后遇到僵尸什么的我根本就可以横着走。

    下了灵涧山,江署长和金钟儿都在下面等着我们呢,看到我浑身是血,小米面色发青,江署长吓坏了,至于我老爹,理所当然的被当成了盘踞在灵涧山的邪教头子此时是被我们抓获押解下山的。当时就有两个警察过来打算给老爹戴上手铐,好在小米这未来儿媳及时出来制止,不然这么大的阵仗还真要把我老爹给吓坏了。

    第三代化生子的事情现在有点死无对证,那些都是张元山一个人研究的,我老爹那时候疯疯癫癫的自然也不会参与这个,所以他们的处理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无奈之下,只能向上面汇报,异调局的高层在经过商议之后做出了最终决定,在金冠山里给他们开辟出一块区域,让他们自生自灭。当然,金冠山周围是有大量军队驻扎的,他们只能生活在里面,不能离开。

    而被摆在招魂法阵中的聚元子就比较悲剧了,他的身体已经死了,大部分魂魄被招了回来,因为刚刚还在鲜活的肉体中,他下意识的就想起身,结果还没站起来,身子就寸寸崩裂,化作了尘埃。

    离开肖家洼以后,第一站自然是医院,我和老爹身上的伤都只是做了简单的处理,必须接受进一步治疗,然而到了医院以后,医生边跟我聊天,边处理伤口,其间提到了老妈的身体这几天见好。我那老爹听说老妈也在医院里,药都不上了就像个小孩儿一样闹着要去见我妈。

    不用问,老妈看到他以后,先是吃惊,然后就是和老爹抱头痛哭。这些年她一个人抚养我长大真的受了太多的苦,我能这么意外的给她找回个还活着的老公来,也算是老妈没白疼我吧。

    三个月后,我和小米举行了一场轰动整个东江市的婚礼,政商两届都有不少要人来参加,身为我干妈的女魃更是放下身份客串了一回伴娘,咳咳,也让这场婚礼成为了整个东江历史上最逗比的婚礼。

    为啥逗比?尽管新娘小米很漂亮,但是那伴娘已经漂亮到没有人样了啊,于是乎本应是陪衬的伴娘反而成了大家瞩目的焦点,在婚礼之后,想要通过我这层关系联系上女魃让她进军娱乐圈的经纪公司几乎把我家别墅的门槛给踏平了。

    “朱砂,你老实点,不要乱蹦乱跳的,要是把她的裙子弄坏了,小心晚上妈妈不给你鸡腿吃。”我宠溺的敲了一下在轮椅上乱蹦的朱砂的小脑袋,推着轮椅,和小米一起继续在夕阳下的江边漫步。

    “呸,你才是它妈妈,敢骂老娘是狐狸精!看我不敲死你的。”小米娇蛮的挥舞着小拳头抗议了一番,最终却俯下身去给轮椅上的宋玉整理起了衣服。

    借助乌灵会的秘法以及干妈的本领,宋玉的聚魂工作已经完成了,身体也在秘法之下活了过来,只是她的智力永远停留在了三岁的水准。

    轮椅上的宋玉突然抬起手抓住了小米的手腕,然后又抓住了我的,把两只手叠放在一起,最后放上她的手。抬起脸来对着我们甜甜的一笑:“家。”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