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白厉。”

    一声轻唤, 将我的神思拉了回来,我回过头去:“臣在。”

    皇帝掀开榻前的帘子, 灯光摇曳, 衬出他形销骨立的影,苍白而瘦削的面庞, 像个缠绵病榻的濒死之人。

    我被念头吓了一跳,有些恐慌。

    “你可有什么心愿, 可有想要守护之人?”

    我不假思索, 脱口而出:“臣愿守护陛下……”

    “朕是在问你所想, 白厉。不是问你的职责。”他如此问道,笑了一下, 语气有些讥诮。

    心愿?守护之人?

    我凝视着灯火,眼前晃过一抹矫健身影,耳畔似响起刀剑相交之声与那恣肆的大笑, 一时有些怔忡, 脑海中一股脑涌出许多回忆, 尽是与那人相处的时光。初次, 与他交手, 只觉如遇克星, 亦师亦敌;第二次, 在孟府中受困之时被他救下, 更赠以伤药;第三次,在宫殿穹顶上把酒言欢,比武切磋……

    平生之至幸, 莫不是酒逢知己,棋逢敌手?

    可那人,这么久毫无音讯,恐怕是也已……

    我怅然若失,喃喃道:“那自然是,纵横四海,浪迹天涯。若得遇一人,既为对手,又是知己,相知相惜,快意人生。”

    皇帝微微一哂:“你可遇见了那人?”

    我点了点头,复而又摇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皇帝沉默一瞬,叹了口气:“若遇见了,即便不能相守一世,亦可相惜一时,莫留遗憾。”

    我心中一动,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蔓延开来,我不禁攥紧了手中剑,冰冷的铁器铬入掌心,稍稍凝定了我的心神。

    成为暗卫之时,我便已受戒,摒弃七情六欲,当心无杂念。

    心无杂念。

    待站在战场之上,一眼瞧见那人时,我亦如此告诫自己,可见那身影步步逼近,弯刀如月割裂夜色,我便觉一阵恐慌。

    ——我怕与他交手,会输。

    其实我知晓,一个武者,若有此种心思,便已未战先败了。

    但我不能认输。

    暗卫是死士,输了即是令主人受辱,只能以死谢罪。

    我握牢手中利剑,见那修长的暗影如幽灵般逼至身前,一剑长虹贯日,直刺而去,剑风一刹掀动他的金色的额发,锋芒照亮他唇角不羁的笑意与那双比女子还要曼妙多情的眼。我呼吸一紧,劈,刺,扫,削,挑,挽出朵朵剑花,招招致命,他旋身,劈,撩,斩,截,抹,弯刀灵活如蛇,却非杀招。

    为何不出杀招?

    不知如何我一瞬想起那夜他暧昧的举动,心烦意乱,越逼越紧,可我愈凌厉,他便愈柔和,刀势飘忽莫测,如他这人一般难以捉摸,我一个不留神,被他抓住破绽,弯刀顺剑尖旋转而上,刀刃飞速掠过我周身,如烈风拂过,将我浑身衣衫尽数划裂,片片如叶碎散,皮肤上亦被割出数道血痕。

    我急忙护住心脉,握剑的手被擒住,又被扼住了咽喉。

    输了。

    输得很彻底。

    “好久不见啊白厉。”乌沙贴着我耳畔轻笑。

    我咬牙嘶吼:“你放开,我要与你,再战一场!”

    “战场之上,只有输赢,没有胜负。”弯刀抵住我的咽喉。

    “那你还不杀我?”

    乌沙大笑:“不杀。你舍得杀我,我却舍不得杀你。”

    “为何?”我听不得这暧昧不明的言辞,质问他道。

    乌沙笑而未语,将我押向那被魑军占领的堡垒,抬头便见皇帝已然落入重围,受制于那乌绝王,我如遭雷劈,五内俱焚。

    是我失职,我之无能!

    “王,别将他喂狼,我要他。”

    震愕之时,我忽听乌沙笑道,满满是胜者的得意。

    我顿觉一阵屈辱,看了一眼被乌绝掳走的皇帝,不由咬紧了后槽牙,腰间一紧,乌沙竟将我打横扛到了肩上,像个满载而归的猎人,而我则成了个任人宰割的猎物。我奋力挣扎起来,双脚狠踹他下腹,乌沙吃痛,浑身一震,箍着我腰身的手臂却丝毫未松,接着我后颈被重重一劈,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之时,我已置身于一个帐篷之内。

    乌沙就坐在身边,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正拿着棉团——

    竟在给我上药。

    见我醒来,他勾唇一笑,屈膝压住我双腿:“别动。”

    我躺着不动,瞟了瞟四周,余光扫见一道寒光。

    棉团覆上来,伤口袭来丝丝凉意,他上药上得很慢,手指不时触到我的皮肤,引来细微的痒感,我僵住身子,垂眸看去。我衣衫零碎,身体近乎赤-裸,显得他帮我上药的手的存在格外旖旎。

    我不自在地挣扎了一下,便觉四肢乏力。

    “别费劲了,要制住你这样的高手,当然得用上点药。”

    我怒问:“你给我下了什么?!”

    乌沙“嗯”了一声:“好像叫羊胎衣。在你们那儿……”

    他弯下腰,凑近了些:“□□-药。”

    我骤然一惊,浑身紧绷:“你说什么?”

    他咧嘴大笑,眼眸闪烁:“看把你吓得,我怎么会对你用这个?虽然,我倒是挺想。不过,我想先问清楚一件事。”

    我被他一惊一乍搅得心神不宁,全然失了镇定:“何事?”

    “白厉,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当下愣住,哪里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一时哑口无言。

    乌沙饶有兴味的审视着我,目光炯炯:“不然,你为什么会输给我?白厉,你武艺并不逊于我,只是你乱了心智。”

    “胡说!”

    我回过神来,咬牙驳斥,竭尽全力一把抓过他那弯刀,朝他甩去,乌沙侧身一避,将弯刀稳握在手,几缕金发猝然断落。

    他双眼一眯,一对蓝眸寒光潋滟:“你还真想杀我?”

    我心中一凛,便觉死期将至,翻身想逃,却觉脚踝一紧,被他拖了回去,背脊便被一具矫健的身躯死死压住。

    “输了,就别不认账。”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一下后面的还是不好放上来,你们知道去哪找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