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擒凶最新章节!

    坐在马林身边的李健武也不知所措地看着马林,他对马林的话一样无法理解。

    “如果不发生昨天的袭警事件,很可能今天你就已经离开省厅,也就脱离了省厅对你的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案子结束了,平安自由了,而是意味着你将落入另一个比省厅看守所更加残酷的所在,所以你怕了,你害怕被别人控制,所以你依旧需要保护,你不敢离开看守所,所以就想出袭警这么一个小小计谋,为的就是继续留在省厅的看守所里不出去,只要不出去,你的生命就是安全的,但是你这个计谋由于欠考虑所以施展的相当不符合逻辑,我说的没错吧?”

    “很遗憾,这只是你一个人的猜测……”汤医生苦着脸反驳说。

    “好吧,我再告诉你个消息,伊立文的真正身份警方已经获得了。”马林盯着汤医生的脸,听到这句话之后,汤医生故作平静的眼神中出现了明显的慌乱。

    “那……那又怎么样?”汤医生反驳道。

    “伊立文,是这个名字误导了警方,误导了我,当然还有一件事情同样误导了我,那就是外国人不一定有着外国的血统,华人也可以有外国国籍,是的,这两件事情误导了我,以至于整个案子进入了另一种推理,不过,即便你足够聪明,编造的谎话合理贴切,但是你也说漏了一些……”

    “哦?我……说漏了一些?”

    “比如,上一次审问之初,你曾说过,你们组织让你做的这个实验,是为了治愈一个病人,而那个病人能够出资雇佣一个医学组织以及聘请到这么多像你这样的医生,他必然是一个非常有地位并且足够富有的人,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足够富有的病人会出现在纵火案件里,因为我主观的把那个病人想象成了一个外国血统的白种人富翁,因此,也就误导了我对案件的整体把握和分析……”

    “请问,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汤医生打断马林,很疲惫地说。

    “警方从那一批烧毁设备的硬盘中又找到了一些照片,也就是你给实验者按时拍摄的记录照片,根据照片上的当事人形象,警方也已经查明,伊立文确有其人,而且年龄将近七十岁,他是某国某财团的一位领导者,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都很高,并且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他的房产,而津海市的小洋楼就是伊立文其中一处坐落在中国的房产之一。”

    “这……”汤医生的眼睛快速转动着。

    “伊立文最近几年不再出席重要活动,风传伊立文身患重病,一直都在秘密治疗中,”马林停了停,然后才说,“这些消息都是警方通过很隐秘的渠道查出来的,据说,最近一段时间,伊立文消失在其所居住的地方,看来,伊立文很可能是来到了中国,住进小洋楼里面,因为小洋楼是他的房产,他很自然会住进自己的房子,这样也可以避免节外生枝。病人伊立文接受你们的治疗,而在那些伪造的录音中,是你故意扭曲了事实真相,暗示听录音的人,在伊立文作为实验者之前,还有很多与他一样的实验对象,这样很容易把‘伊立文’理解成英文数字‘11’的译音,这样一来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病人伊立文变成了普通的一名实验者,因为不是唯一的一名,所以警方的目标一下子变得很多很多,警方必然也会感到相当盲目,很容易麻痹警方,令警方放弃查找伊立文这一唯一的角色的真实下落。”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汤医生说。

    “好吧,那我再说一说我的猜测,先从那一系列录音谈起吧。”为了令对方听得清楚,马林把话说得很慢,“录音我听过,而且反复听过多次,录音的时间加在一起不是很长,但其内部涵盖的内容却非常之多,虽说没有结尾,但整个录音构建起的故事已经相当完整了,已经足够给听者构建出了一个故事的框架。首先令我怀疑的就是伊立文录的一系列类似日记的录音,录音中暗示出除去伊立文之外,前面还有一些实验者,为什么以前实验者的录音一段也没有,而却只有实验者伊立文一个人的录音,很奇怪吧?”

    “还是那句话,这都是你一个人的想法。”汤医生低声说。

    “再说说今天见到的那一位秃顶的外国人,他态度强硬地向警方索要尸体,他极力索要的尸体只是伊立文的尸体,也就是埋在小院里那具老人的尸体,而另一具年轻外国女性的尸体,秃顶外国人却没有提起,那具女性尸体是外国女人,秃顶男人却对同国籍的女尸毫无兴趣,只对一具年老的男尸感兴趣,外国人的思维方式很直接,露出马脚很容易,这似乎在告诉警方,男尸要比女尸更重要,我就是从这一问题联想到伊立文的地位很可能并不是录音中说的那么穷困潦倒。活着的实验者也许很重要,既然已经死去,死去的实验者还有存在实验价值吗?如果一具实验者的尸体仍然具有实验价值的话,你就不会特意找来许伯未,试图用许伯未活着的身体继续你们的实验了对不对?”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汤医生哼了一声。

    “于是,我调动了警方的信息网,找到了一直隐藏在案件背后的伊立文。”

    “那又怎么样,同名同姓的大有人在。”

    “好吧,既然你反驳我,我就说一说我最新推理出的一些新东西……”马林说。

    “嗯,我在听。”

    “我认为,病人伊立文选择住在小洋楼里是图清静,在这里生活并不会有人认出他,骚扰他,更便于对病症的治疗。伊立文与你们那个医学组织紧密联系,也许互相还有某些合约,所谓的疗法很有可能就是你说的那种‘年轻态’疗法,经过你们的治疗,伊立文的身体真的有所好转,或许他的身体状况会比我想象的更好一些,可是,就在这段治疗时间,发生了某些不好的事情或是某种我推理不出的意外,不过我能够认定,这场意外必然与你有着重大关系,所以你才不得不绞尽脑汁制造这一切假象,从而暂时骗过了警方的眼睛,也迷惑了我。”

    “你以为你这么推理就是事件的真相吗?你很聪明,但是不要把自己想象得很聪明。”汤医生冷哼了一声。

    “汤医生,我希望你能够清醒一些,不要继续当事者迷了,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即便可以暂时误导警方破案,但这并不仅仅关系到警方破案,还关系到国外的医学组织甚至伊立文所代表的整个财团,请你想一想,即便国内的警方可以放过你,那些外国人能够放过你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