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擒凶最新章节!

    冷彬一个劲地眨眼睛,那些话他都听见了,但脑子好久没使用的缘故,他并不知道坟墓上面低头正望着他的人想要让自己做什么。

    一阵恍惚,冷彬以为自己死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看到的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试图举起一只手跟那上边那个人打个招呼,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麻木得无法动弹了。

    “我帮帮你好吗……

    “你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坑里盖上那么一个盖子,你为了遮阳,你不喜欢太阳,可是阳光多美好啊……

    “好吧好吧,我帮你把盖子掀开来,如果你不高兴,我走的时候再帮你盖会回去……”

    冷彬看见了很多土扑簌簌地落下来,他本能地闭上眼睛,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却变得光明一片。扑通一声,一个人好像从上面跳下来了,坟墓挺宽,那个人很瘦小,蹲在冷彬身边就像一只猴子。

    “喂,你在这里躺多久了……

    “你摇头的意思是说你也不知道,不过你能摇头,就说明你的脊椎还完好……

    “来,让我帮帮你,先帮你坐起来……”

    冷彬像一个木偶一样被那个人提拉起来,后背靠着土壁,那个人拿出一只塑料水瓶,他把瓶口对着冷彬,冷彬一尝到水的甘甜之后,生的本能被唤起,他大口地喝着水,头脑也逐渐清晰起来。

    休息了一阵,冷彬看清了对面那个人的脸,那个人的外貌和冷彬很像,也是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身体很瘦小,但是皮肤不黑,可以说相当白净,看不出风餐露宿那种沧桑感。这个人另一个特点是看不出实际年龄,从他的皮肤和灵活的动作看,他的年龄应该与冷彬相仿,但是,那个人的眼神却很深沉,那对眸子里面的藏着的东西,绝不是二十多岁的人能有的沉寂。

    在开始说话之前,他总是喜欢先说一个字,那就是“喂”,后来冷彬和这个人熟悉了之后,那人仍然不称呼冷彬的名字。冷彬告诉过他自己叫什么,那人却说,在他眼里,只有共性没有个性,人就是人,花就是花,树就是树,草就是草,山就是山……他只能记住共性而从不刻意记住个性,比如他从不关心一朵花究竟是一朵野菊花或是一朵鸡冠花。

    “喂……

    “我在这座山里已经生活了很久,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跟我说说话,今天终于见到了一个人……

    “我看见你自己抛了一个大坑睡在里面,我叫醒了你,也许打扰了你的好梦,但是我不跟你说句话,也许我就再也见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最后,我忍不住还是唤醒了你,不知道这样一个因,会造成一个怎样的果……”

    那个人有时候沉默,有时候又是相当絮叨,冷彬看着他,有气无力地对他说:“你是谁?!”

    “我就是我,我不代表任何人,你能不能给我指出一个方向来……”

    冷彬说:“再给我一些水,行吗?”

    冷彬把一瓶的水都喝光了,那个人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果子,颜色很鲜艳,是冷彬从未见过的果实,他递给了冷彬,冷彬两三口就吃掉了,当吃了之后好半天,冷彬才觉出果子的味道有点像酸苹果。

    胃里面有了食物和水,冷彬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的同时一个屁也排出体外,这说明内脏以经畅通,身体也逐渐产生了力气。冷彬重新打量面前的人,看他的样子似乎也迷失在这片山林很久的时间了。

    冷彬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问:“你刚才问我什么?”

    “我说,你能不能给我指出一个方向来……”

    冷彬不解:“方向?”他苦笑了一下,“如果我知道出山的方向,我就不会睡在坑里等死了。”

    “不,我并不是问你出山的方向,我只需要你替我指出一个方向就可以……”

    冷彬说:“我指出的方向你会更加迷路的。”

    “迷路,我从不迷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冷彬听这个人说出的话非常费解,但是那人看起来就不像是精神病院跑出的病人。

    “若是不悟,千里万里也是枉然,要是悟了,脚下便是净土,因为你是我在这里见到的唯一一个活人,见到你就是一个因,所以,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果,也就是指出一个方向好让我继续走下去,走到哪里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冷彬说:“我在怀疑,你是不是我产生的幻觉,或者说,我现在已经死了,而你也不是一个活人。”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人生下来就已经死了,那么你如此在意生死的界限还有什么用,曾经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生我为何,既带我来,又不为我指明方向,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迷失,迷失在环境里、迷失在魔境里、同时也迷失了自我……”

    冷彬摇摇头,说:“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我现在分不清你是人还是幻觉,我想爬上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我的双腿又使不上力气,你能拉我上去吗?”

    那个人没说话,他先从一米深的墓穴爬了上去,然后蹲下身,把双手伸向冷彬,没费多大力气,冷彬就爬出了自己挖的坟墓。

    冷彬平躺在草地上,他深吸了一口空气,空气是甜的,与坟墓里那潮湿的土腥气相比,外面的空气不仅香甜而且还带着花的芬芳,他贪婪地呼吸,眨动着眼睛看着蓝天、白云、绿树和不知名的鸟,心里突然发出了一声感叹:还是活着更好!

    那个古怪的人也学着冷彬平躺在地上,同样看向天空,他说:“……我一直希望我能找到一个地方,那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世界,不过,那个世界没有人性的肮脏,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那地方,人与人信任彼此,安宁、幸福、快乐,这就是净土……”

    “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吗?”

    “有人认为,人经过修行,死后就可以到那片净土去生活,而我却要活着找到那片净土,所以他们主修的是来世,而我主修的确是今生……”

    “你到底是人是鬼?”冷彬问,“为什么你说的那些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因为我不是在说给你听……”

    “那你说给谁听?”

    “我说给的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一种存在……”

    “什么存在?”冷彬问,“是天?是地?还是神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