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擒凶最新章节!

    2006年3月,凌晨,万念俱灰的冷彬来到了那个地方,这地方很闭塞,但对于冷彬很重要,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

    七三零案件,黑佬被追到这里劫持了一个小男孩,冷彬接受罗干的命令放了一枪,黑佬和小男孩一起死在了这里。

    这地方正在修建立交桥,路面坑洼满是泥泞,所以行人和车辆很少经过,何况此时还是凌晨时分。冷彬用一把枪抵着自己的头,他的手又开始抖个不停,那把枪正是“鬼枪”。

    没几个自杀的人不犹豫,冷彬站在修筑了半截的桥下面,脑中回忆着往事,心里不是临死前的平静,而是五味杂陈,想着想着,冷彬不禁落下泪来。

    冷彬现在既不在乎自己的,也不关心别人的有关生死的问题,警察的威信,市民的安全,对犯人的愤怒,这些东西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现在充满他内心的情感只剩下对这个世界不合理的愤怒和悲凉,只剩下这些而已。

    在这个没有存在价值的世界上,他觉得他是一个没有生存价值的人在苟延残喘着,他活着就是一个笑话,眼睛看到的这个世界,这一切很可能都是由一堆不好笑的笑话组成的。

    这个时候,碰巧两名巡警从此地路过,他们发现了桥下有黑影站立,于是悄悄摸黑过去,两名巡警经过一番耐心劝解,冷彬放下了枪,也许冷彬还舍不得死。

    但冷彬不是普通的自杀者,他手里有枪,枪械是被禁止的,一名巡警试图索要那把枪,另一名巡警命令冷彬跟他们回单位进行调查,冷彬这才紧张万分,他虽然想死,但是不可以老死在监狱里,因为手里的那把枪是“鬼枪”,假如冷彬被巡警捉住,那么一切对自己不利的秘密都将水落石出,冷彬无奈,他为了自保必须痛下杀手。

    “鬼枪”又杀害了两条人命,西里海市已经没有冷彬的容身之地了,冷彬把“鬼枪”藏好,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在身上,他买了一张长途火车票,坐着火车南下了,他试图在死前做一件好事,那就是找到那个骗走他60万的骗子,就算与骗子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这时候的冷彬,他只有煽动起心中的怒火才可以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至于找到那个骗子合伙人,冷彬如何对付他,捉到他把那些钱要回来,还是把那个人干脆杀了,这些冷彬都不愿意去想,做完这些之后冷彬还要做什么,他也完全不知道,找到中缅边境那个小村落是他目前最大的目的,也是支撑他行动的唯一力量。

    火车到站了,时间也过去了十多天,冷彬到达了云南的最南边,到了才知道,这里有着无数个小村落。

    偏远农村的各种不利条件是长期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无法想象到的,每一个村落和村落之间,有的可能相隔一片丛林之间,有的甚至相隔几座大山,而山上根本没有路,从远处看前面好像是路,可是走进去才知道四周都是极其相似的景物。

    当地人都容易迷路,更变说冷彬这样一个外地人……

    果不其然,进入一片山林之后,冷彬迷路了。

    这是离开西里海市的地十六天,冷彬跟村民打听出一个很像骗子说的那个村落,他朝西南的方向翻过了一座植被茂密的小山之后就迷路了。

    起初,冷彬并没有太过惊慌,他带着的食物和水都很充足,他完全可以在山里依靠那些补给生活至少三天,结果他想错了,深山老林比迷宫还要迷宫,在一个很小的区域转一个圈子都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尤其是太阳落山之后,各种野兽鬼哭狼嚎的叫唤,使得冷彬不敢乱闯,迷失在这个地方,冷彬感到自己太渺小、太无助了。

    很快,三天时间转眼而过,冷彬身上的吃的,没了。

    山里水是常有的,清澈的小溪比矿泉水还要甘甜,一遇到水源冷彬就灌上几瓶带在身上,可是林子里没有吃的,好在冷彬在特警队习得了很多野外生存的技能,他会制作罗网逮到一些小动物烤来吃了,免强度日。

    时间在这深山老林中很容易失去概念,冷彬每天坚持活着就是为了哪一天可以遇到一个碰巧经过这里的当地人,然后跟当地人问问路,可惜,一个多月就这么过去,冷彬不知道自己走到了那里,国界是否还是中国,他的头发和胡须都长在了一起,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

    冷彬不禁开始质疑,自己还有必要继续活着吗?活着的目的又是什么?一个人沦落到这步田地,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冷彬又有了轻生的念头,他忽然觉得,自己死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也不错。生如此短暂,死亡和等漫长,死是结束,意味着永恒,也意味着重生。

    冷彬找了一块好墓地,他用石片挖土,一连挖了三天,终于给自己挖了一个一米深的墓穴,为了自己的尸体不被动物破坏,他还用枝条给自己的坟墓做了一个坚实的盖子,固定好盖子之后他躺进里面去,阳光透过盖子的缝隙照在他脸上,斑斑驳驳,他感到很温暖。

    不吃不喝躺在那里一整天,冷彬也没有感到饿,呼吸着潮湿泥土的味道他也感不到渴,总的来说很舒适,他并没有感到多少痛苦,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天,直到一个神秘男人的出现……

    2006年,春夏交替的季节,分不清哪月哪日,这是一个阳光和煦的清晨,有那么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天上传进了冷彬的耳朵,声音略带沙哑,听不出哪里的口音,但是非常的清澈干脆,沙哑只是外壳而悦耳的声音才是内核。

    躺在自己挖掘的坟墓里的冷彬,他的耳朵轻轻地动了动,是的,他还活着,一个人有时候并没那么容易死掉。

    神秘人这样说道:

    “喂……

    “我能感受到你还活着……

    “你还好吗,我本没理由改变什么,比如改变你的现状,不过,我只是想跟你问个问题……

    “你的眼睛睁开了,这就说明你能听见我的话,你看见了我,我看见了你,这就叫做缘分……

    “喂,你还能说话对吗,你是我在这里唯一见到的一个活着的人,请你张张嘴,给我指个方向行吗……

    “我其实并不是想要走出这里去的,我只是需要一个方向,所以,我需要你给我个建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