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阴缘难测,鬼夫宠妻到极致最新章节!

    我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金彦博一直在站在莎莎的身边握着莎莎的手。

    过了差不多三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纹完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原来他们两个纹的不是图案,是一圈日文。

    “这个是什么意思啊?看着这个设计的字体还挺好看的啊。”

    我指着莎莎腿上的纹身说着。

    被纹身的地方还微微的流着血。

    “这个是韩文,是我和彦博一起去韩国的时候看到的一句话,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说:你为我指明方向,我带你走过阳光。”

    莎莎向我说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继续说:“那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本来当时就说要去纹身的,可是她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说的时候还狠狠地捏了金彦博一下。像是还在怪他当初的不辞而别。

    想必文莎莎到现在还不知道当初鬼医金彦博到底为什么不辞而别吧。

    这件事情我知道,那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金彦博提起过这件事。

    他和莎莎认识就是在医院里,当时的金彦博也是有一个定期的劫难,是他最后一个劫难,如果挺过去了,就会像南靖远一样可以像是正常人一样的活三年。

    他找到了醉酒的男人,隐藏在那个男人的身体里,在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去了市中心的医院,在那里遇见的文莎莎,莎莎当时才15岁,今年的莎莎21岁。也就是六年前。那会儿的莎莎就已经在市中心医院当一名实习的小护士了。金彦博到医院的时候,借用的那个男人的身体,一身醉醺醺的酒味儿。

    因为莎莎并没有想别的值班的护士一样嫌弃他,而是主动问金彦博哪里不舒服,还耐心的解释说现在已经这么晚了,留在医院的医生也不多了,现在只有两个值班的医生,莎莎说要去帮金彦博叫一下值班医生,让金彦博在原地等着就行。当时的金彦博看尽这么天真善良的莎莎啥就有些动心了,后来的时候一直照顾着金彦博的护士就是莎莎,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

    金彦博喜欢上了莎莎,但是由于当时莎莎的年龄还小,他成为正常人之后一直在努力接近莎莎,主动创造机会和莎莎偶遇,刚开始的莎莎觉得他有病还像是坏人,就总是不理他,甚至有的时候还躲着他走。

    但是,莎莎怎么可能能躲过金彦博的“围攻”呢,功夫不负有人啊,情窦初开的莎莎在金彦博的强势“追捕”下,妥协了。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金彦博的决心,而且听金彦博和莎莎两个给我讲的时候,每天早上他都会来议员们等着莎莎给她送早点,中午就休息一个小时,金彦博就给她订好餐,十二点的时候准时送到她们医院,晚上的时候晚班在十一点多的时候金彦博就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好了,护送她回家,以免自己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听着都觉得好羡慕这里面的女主角,有一个照顾自己这么体贴细致的男朋友简直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听完他们的故事,我觉得或许这些就是缘分就是命中注定他们会在一起吧。

    聊了这么这么久之后,纹身师给她们的腿上摸了一层药膏,我们就走了。

    金彦博和莎莎走在一起,看着就觉得让人舒服,两个人的脸上像是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我饿了。”

    莎莎眼巴巴的盯着金彦博说。

    “那就去吃饭吧。”

    金彦博摸着莎莎的头。

    “那让晴阳跟咱们一起吧。”

    这句话是莎莎说出来的。

    金彦博上挑了一下眉,笑着说:“好啊,没问题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估计着是金彦博觉得很惊讶吧,莎莎竟然主动说要让我和他们一起吃饭。

    “哈哈哈,好啊,那我岂不是白白的蹭了一顿饭吃。”

    我开心的说着。

    金彦博说要请我们吃西餐,于是带我们来到了一家高级的西餐厅的店。

    进去之后,服务员们热情的打着招呼:“您好,欢迎光顾,请问您几位?有订桌吗?”

    “没有,三位。”

    金彦博环视了一圈大厅的位置,发现好像是没有什么位置了。

    “现在大厅没有作为了,去楼上的VIP包房您看怎么样?就是费用.....”

    服务员还没说完的时候,金彦博说:“费用方面不用担心,那就直接去楼上的包房吧。”

    像金彦博的这种土豪,对于这种钱肯定是不会在意的。

    我们被服务生的带领来到了楼上的VIP包房,其实也和普通的房间看着没什么不一样,只是环境相对于别的包房消停一点儿,隔音效果好些而已。

    我们刚刚坐下的时候我想先去洗个手,“我去个洗手间。”

    说完后我就出去了,刚走到强的拐角处就看到了黎天。

    我心想着:怎么黎天会在这儿,他之前不是还说要去游乐园么,现在怎么又出现在这儿了呢。我马上动用了我的隐身术。

    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后,我倒要去看看他在干嘛。

    和他一起进了我们边上的那间包房。

    包房里的男人,竟!然!是!袁!力!宏!

    “恩公,您以后是怎么打算的?穆晴阳现在已经和南靖远分开了,您下一步是怎么想的?”

    袁力宏竟然叫黎天恩公,这是什么情况?

    黎天是怎么会和一个千年的鬼认识的,竟然还是他的恩公,看着袁力宏的表情和态度就可以感觉到在他的心里对黎天还是很敬重的。

    等一下,沃日。

    恩公?那就说明那天在肖梦凡家我被绑架的那次,和袁力宏说不让他伤害的我的那个神秘的没有露脸的人是黎天?

    他一个普通人是怎么这么厉害的,连南靖远都有些拿他没有办法,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现在也没有什么打算,你先去调查清楚南靖远到底去了哪里,干些什么,调查好了再来向我汇报。”

    黎天说这些话的时候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神中充满了严厉,语气也十分强硬,完全是在命令袁力宏啊。

    “好的,恩公,我一直都在派人跟着他,等到别人向我回报的时候我就会给您消息。”

    袁力宏说完站了起来,继续说道:“那恩公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您有什么需要我的再联系我吧,我就不打扰您了,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好,走吧,有什么事情我在叫你。”

    黎天头也没抬的说着,就好像在他的眼里袁力宏的所作所为都是应该的一样。

    突然想到我这个卫生间去的时间也太长了,马上隐身着进了女卫生间,刚一进去就发现莎莎在门里面问:“晴阳,你还好吗?你在吗?

    我马上恢复正常之后回答着:“嗯,我在马上就出去了。”

    我出来后莎莎问我:“晴阳,你怎么这么久啊,怎么了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看着莎莎担心我的表情我心里感到很温暖。

    “没有,就是肚子有些疼,现在已经好多了。”

    我回答的时候心里觉得有些愧疚,我竟然刚开始和她关系有所进步我就骗了她。

    我只能是安慰着自己说毕竟我现在还是不能喝她说实话,她若是知道我会隐身术想必以后就会对我 有所防备,那我以后的时候若是想要劝她练习他们家族的秘术,就没有说服力了,而且我感觉如果我说了,她以后一定会对我不信任,反而会更加的疏远我,觉得我接近她就是有目的的。

    着样想完之后心里的负罪感就少多 了。

    “那就好,那我们就去吃饭吧。”

    莎莎说着便走在了我的前面,看样子是她刚刚来卫生间找我,如果我再晚回来一会儿的话,想必莎莎就会对我到底在不在卫生间有所怀疑了吧,

    “好。”我应和着她说着。

    我和莎莎回到房间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

    其实,我本来是饿的,但是听完黎天和袁力宏的对话,我觉得我已经寝食难安了。

    南靖远现在一直都是被袁力宏的监视之中,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不是安全的,过得好不好啊?真是希望南靖远现在能够赶紧回到我的身边。

    我和他们两个吃完饭之后,我对莎莎说:“我今天有些不舒服,你懂得,我先回家了,改天再去找你待着。”

    “嗯嗯,行,那你就快回去吧,改天的时候我们再在一起聊天吧,以后的机会多的是。”

    莎莎笑着和我说。

    着是她第一次和我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真实。

    和他们两个告别完之后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感觉心情很糟糕,为什么我现在这么想念南靖远,为什么我当初要那么任性,现在的我真是担心他都担心的要死了。

    我坐车的时候,不知不觉得来到了南靖远家的小区门口。站在原地,默默的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嗡嗡嗡”

    我的手机响了,是欧叔叔打来的电话。

    “喂,晴阳啊,你在哪呢?今天叔叔回来的早,你想吃什么啊?叔叔提前给你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