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冷妃难追,腹黑王爷要翻身最新章节!

    外面的蓝离和贺云这边的人都不明所以的对视着,因为没有自家主子的命令,谁也不敢貌然行事。

    不过蓝离到底反应过,他拍了拍对方的肩笑的一脸无害。

    “没关系,我家爷喜欢切磋切磋,听说云爷也是个中高手?”

    “呃……云爷一般不与人动手。”

    “那是因为我家主子不是一般人。”

    “……”对方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心大的跟班,很自觉的退开他,然后警惕起来。

    蓝离嘴角轻扯,呵!即便打起来,怕是也用不着他出手。阿魅那个家伙还指不定在哪儿猫着呢!

    栾矅和贺云打了一架后倒是心静平和了很多,两个人各靠一根云柱站着。

    “王爷好身手,不愧是苍陆第一大将军。”

    “云爷过奖了,今日一试本王倒是打了个痛快。”

    “王爷就不怕贺某知道你的秘密,还是王爷觉得贺某不是个喜欢嚼舌根的人?”贺云扫了眼他的双腿。

    “本王有何秘密?该知道的怕是云爷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栾矅笑着走到轮椅边,十分自然的坐了上去。

    “好,好的很。”贺云现在倒是真的有些欣赏他了,比起当年那个只知道打拼不知道计谋的栾靳寒来说,现在的洛王确是个能担大事的主。

    两个人又好半天没有说话,还是贺云再次打破沉默。

    毕竟是他之前伤过孟晚晴在先,栾矅就算是找后帐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经过刚刚的打斗,贺云心里的那一丝丝不快也渐渐的散开了。

    “王爷,今日前来寻贺某,不会只是为了试一试贺某的身手吧。”

    “本王有一事想找云爷相商,云爷如此睿智,当知明日本王和王妃都将被唤入宫。”

    栾矅抬眸看他,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他离开帝都,贺云将成为这里最有能力能够保护孟晚晴安全的人,只要他愿意,栾矅愿许他所有要求。

    “王爷有话不如直说。”贺云好像猜到了栾矅的想法,他嘴角也挽起了一抹笑。

    ……

    孟晚晴坐在餐桌前等着栾矅回来吃晚饭,直到饭菜都热了第二次她才看到蓝离推着他出现在门口。

    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但那双眼睛却有些不同。

    像是掺杂了太多的人世沧桑,看的让人不由心弦一紧。

    “栾矅,怎么才回来?”

    “你可以先吃,不用等本王。”栾矅看她主动迎上来,嘴角挽起。

    “我的意思是饭菜刚上桌,你就回来了,我倒是想先吃。”孟晚晴感觉被他给取笑了,别扭着走回到餐桌边,拿起筷子就开吃。

    栾矅也没有多说,走过去坐下,同她一起吃了起来。

    饭后,孟晚晴跟着他回了卧房,然后准备再给他按按腿。

    栾矅却一把将她箍在怀里,头埋在她后劲,温热的鼻息烫的她脖子一阵颤栗。

    “栾矅,你别……我还有事情要做。”

    “晚晚,今晚陪着本王可好?”

    “我,我还有事。”她拒绝。

    “只陪着,我们什么都不做。”

    “……”孟晚晴。

    这保证怕是连他自己都不会信吧。

    孟晚晴到底是和陪着栾矅躺在了一起,倒不是她同意了,而是栾矅霸道的威胁了她。

    对于男人在哄不好的情况下,多半威胁就管事了。

    就像现在,孟晚晴躺在床里一动不敢动,而栾矅则侧着身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晚晚,有这么怕本王?”

    “把你和洪水猛兽放一起,会不会怕?”孟晚晴没她气的扭头瞪他。

    “唔,那晚晚都这样说了,本王是不是该表现的更加勇猛一些。”他抬手抚上她的侧脸,笑的邪魅。“至少配得上洪水猛兽这几个字。”

    “喂,你别乱来,我胡说的。”孟晚晴吓的立马拉过被子盖过头顶,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不敢再动。

    栾矅把她连人带被子给捞怀里,薄唇贴紧她,隔着一层被子暧昧出声。

    “晚晚,明早的时候不许和他乱来,你不能只让我一个当君子。”

    “……”孟晚晴咬唇,她什么时候愿意乱来了,还不是他们太混蛋。

    一夜倒也没有生出什么变故,孟晚晴反倒睡的踏实的很多。

    她闻着栾矅身上的味道,有种特别舒服放松的感觉,就像……她梦中的美男一样。

    第二天,栾靳寒看着怀里的人儿,心里说不出的复杂纠结。

    她肯安安稳稳的睡在这里,说明什么?

    难道她选择了栾矅,因为看她那睡梦中带着浅笑的样子,并不像是强迫所为。

    一点点挪开像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的人儿,栾靳寒动作放轻的下床,然后穿衣,走出卧房。

    早膳刚上桌,宫里的旨意就来了。

    栾靳寒嘴角扯了扯,打发了小太监,然后命人去叫孟晚晴起床。

    孟晚晴睁开眼就看到不算太陌生的床顶,扫了一眼四周,只有她一个,心里不免觉得怪怪的。

    小珠敲门进来,给她带来新的衣服。

    洗漱穿衣,孟晚晴打扮好走到餐桌前。

    与栾靳寒视线对上的时候,孟晚晴居然从他眼里看到了类似“幽怨”的小表情。

    呃……他这是怎么了?

    “王爷,我们吃饭吧。”

    “好。”

    相对无言,两个人之间只剩下吃饭的声音。

    连一向不顾形象的孟晚晴也懂得细嚼慢咽起来,尽量不发出太尴尬的声音。

    饭后,栾靳寒抬眸看她。

    “王妃,宫里来信了,你要随本王进宫去。”

    “哦,现在走么?”孟晚晴点头。

    “嗯,现在走。”栾靳寒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等到两个人坐上马车的时候,栾靳寒眸光略沉的看向她。

    “王妃,唤本王一声名字。”

    “……”孟晚晴迟疑的看着他,在发现他眼神渐斩转冷的时候脱口就说了一句让她后悔了一路的话。

    “栾靳寒,我和他昨晚什么都没有做。”

    栾靳寒看她着急着解释,脸都憋红了。阴郁了一早上的心情顿时大好,伸手一捞把她拽了过来。

    “爱妃,当真?”

    “你要相信我,而且……而且如果我们做了什么,你会有感觉的吧?”她实在是被他那发冷的眼神看的心慌,就好像出轨被男人抓一样的别扭。

    “嗯,感觉倒是的。”栾靳寒嘴角的笑渐渐放大,随即一手捏在她下巴处,低头就吻了上去。

    薄薄的唇带着一股沁凉,孟晚晴几次换不过气来差点被吻晕。

    等到她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躲不开了,只能伸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肩膀,咬着唇不敢叫出声。

    路面虽然平稳,可马车毕竟在行进中,一颠一簸间孟晚晴感觉自己真真要被他折磨疯了。

    “栾,栾靳寒,你快停,快停下啊!”

    “嗯,爱妃忍一忍,马上就……就可以了。”

    她恨这个马上,如果不是马车到了宫门口,还不知道栾靳寒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被他搂在怀里穿好衣服,孟晚晴始终别着脸不看他。

    栾靳寒吃了顿饱的心情自然愉悦,大掌捏过她的小脸,薄唇一下一下吻着。

    “别气了,寻个好日子,去趟北海。路途遥远,一定让爱妃尽兴。”

    孟晚晴杏眸怒睁,瞪他。

    “爱妃再这样看下去,本王怕是要掉转车头回府了。”

    “你敢?”

    “哈哈哈……”栾靳寒搂着她,笑的好不愉悦。

    孟晚晴被他的笑声感染,嘴角也一点点的弯起。

    死样子,还敢说让她尽兴,再做下去她怕要折在马车上了。

    ……

    皇宫内,栾靳彦看到孟晚晴推着栾靳寒进来,一脸的焦急。

    “二弟,你可是来了。”

    “不知皇兄急召臣弟所为何事?”栾靳寒看他的眸光十分平静。

    栾靳彦故作忧心状,叹了口气说着。“临城被大漠攻陷,边疆几处也战事不断。”

    “二弟,孟少将已经随三弟出征,可是……仅他们是无法抵挡外敌入侵的。”

    “臣弟如今只是虚担了个王爷的名号,还是皇兄仁善为臣弟保留着一份尊荣。打战的事情,恕臣弟有心无力。”栾靳寒苦笑一声,沙沙的嗓间让人听着难受。

    “有心就够了,来人!”

    栾靳彦看来是早有准备,不过一会时间,他就把十万大军的兵符交到了栾靳寒的手中,还允他自己调配副将的权力。

    “二弟,边疆的守卫就交给你了。”

    “皇兄这般怕是不妥吧,臣弟当年可是被传与大漠骑兵有通敌之嫌啊!”栾靳寒撇了眼一旁跪着的太监,他们手里高举着铠甲、兵符……

    “二弟所担心的也正是本王所担心之事。”栾靳彦扭头看向一旁的孟晚晴。“为堵住朝中悠悠之口,只能委屈王妃暂住皇宫了。”

    “皇兄的意思是要拿王妃来逼臣弟去抗敌了?”栾靳寒握着轮椅的手背青筋突起。

    “王爷,你误会皇上的意思了。”孟晚晴看栾靳彦演的一脸无辜,而栾靳寒明显就已经气冲头顶了。她一着急,半蹲在栾靳寒面前,温热的掌心覆在他手背上。

    “皇上自然是相信王爷的,只是朝中的大臣们怕是有异议。我留在这里,他们也好放心。”

    “王爷,你会打了胜仗回来的,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