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冷妃难追,腹黑王爷要翻身最新章节!

    杜嫣然看着风风火火赶到的她,开口就打趣道。

    “晚晴,这脸色看着桃粉桃粉的。你该不会是被男人滋润的吧,不是说那洛王废了么?”

    “嫣然姐,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拿我寻开心呢!”孟晚晴气的心都要疼了。

    “说的什么话,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最近都成什么样子,整个一春心荡漾。”

    杜嫣然不客气的说着,孟晚晴也知道自己最近的变化挺大的。

    和杜嫣然聊了好半天,却是一句有用的话也没有套到。

    栾矅的事情她根本就和帝都的其他人一样,只知道个表面。

    从杜嫣然处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前来找她的羿平,她才想起来让羿平看一下那天胡玉留下的字条。

    羿平将字条上的内容告诉她,孟晚晴急急忙忙的跟着他见了贺云。

    对于她没有按约定前来,贺云生气的样子还是很吓人的。

    “云爷,我不认识繁体字,不是故意的。”孟晚晴看别人都退出去了,小声解释着。

    “公主这理由未免太荒唐了一些。”贺云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但已经足够让她浑身发抖的了。

    贺云和栾靳寒生气的时候太不一样了,栾靳寒样子凶归凶,但除了地牢那次,倒真没再伤过她。

    可是贺云,不但可以断了她所有的退路,而且下手也是真的狠。

    “云爷,不知道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聪明的调开话题,孟晚晴觉得自己学会这么多的生存本领真是不容易。

    “按照公主所给的地图,我们已经找到了铃兰宝藏。”

    “真的?”孟晚晴好意外,他们下手倒是快。

    “最近临城的战乱正是我们出行的好时机,公主考虑好什么时候和我们一起走了么?”贺云突转话锋,淡声问着。

    孟晚晴看他眼里的光,就像是锁定猎物一样一闪一闪的,心里不由得紧了一下。

    她要和他们一起去,要怎么去?没有栾靳寒的放人,她离不开帝都的。

    “临城之战只是一个开端,用不了三日,边境沿长城以北会传回外敌入侵的消息。”贺云继续说着,当看到孟晚晴露出一脸懵的表情时,他的眉头轻轻皱起。

    “朝中能参战而且是与外敌对抗的大将并不多,五年的安宁盛世栾靳彦在战事上的疏忽早已为外人所知。”

    “云爷的意思是,这苍陆要大乱了?”

    “未必,战事起于临城,乱于边境。要想打进帝都,少说也得数月。”

    “哦,也就是我们只有几个月的好日子过了。”孟晚晴开始忧国忧民了,她绞着手指叹口气。“你说,如果这里被那些个小国给瓜分了,百姓是不是都要做别国的奴隶了?”

    “……”她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不是正在和她分析么,怎么就想到战败之后了呢!

    贺云轻咳一声,对她招招手。

    孟晚晴小心的靠近他,像个乖巧的学生一样站在他面前。

    “公主,你很怕苍陆会战败?”

    “不是很怕,是非常怕。战败国不论在哪个年代都会很惨的,人权不会再平等,土地不再归属自己。战争之后活下来的人们,不但要承受亲人的生死离别,还要有足够的内心来面对未来的苟且偷生。”

    “云爷,栾靳彦真的没办法保住苍陆么?”

    “他们皇位原本就是那个人太过信任而让给他的,栾靳彦贪权贪势,但不会守山江。而且,他亲信小人馋臣,朝中的忠臣义士不是被害就是辞官远走,能用得上的,不多了。”

    “公主,你……”

    “云爷,你叫我的名字吧!总一口一个公主的,我不习惯。”孟晚晴听他说的这么了解,心里基本上也有了数,抬头冲他笑笑,想着一会和他商量的事会不会行得通。

    “公主,你要习惯别人这样叫你。日后铃兰光复,你要站在万人之上,接受所有人的跪拜,介时贺某也会是其中之一。”

    “我……我不行的。”一听要被别人跪着捧高,孟晚晴瞬时就虚了。

    “公主,难不成你之前找贺某说的事,只是一时之快。”贺云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危险的眸子看向她。

    “并不是,我知道铃兰国当时是被苍陆给冤枉后才赶尽杀绝的。不管我是不是记得从前的事,既然这责任在我身上,我就应该去和大家一起努力,至少还铃兰一个公道。”

    孟晚晴咽了咽口水继续说着。“但是,我想,我可不可以在事后就离开。”

    “公主想去哪里?”贺云心里不免有些意外。

    “去一个没人叫我公主的地方,我不想过的这么累。”说到这个孟晚晴是真的不吐不快了。“我想我可以去开一间医馆,或者是开个饭店,再不济我手上的银子也够我游山玩水的过上个几十年的吧。”

    被她这天真又无厘头的说法给弄的一时无语,贺云从来不知道失忆后的孟晚晴会变成这个样子。

    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同时又为她的天真无邪而捏了一把汗。

    “怕是介时锦袍加身,皇权地位让公主你无法割舍。”

    “皇权之下全是算计,我如果不能及时退离,怕是要等着被人当作下酒菜了。”孟晚晴怎么听不懂他话里的挪揄,她撇了撇嘴不在意的说着。

    “对哦,云爷,接你刚刚的话我们继续说。如果栾靳彦扛不了大事,那栾矅……哦不栾靳寒呢?”

    “洛王有勇无谋,同样难当大任。”贺云甚至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下了定论。

    “可我看他也不是很傻啊!当然,除了那件他把皇位让出去的蠢事。”

    “蠢事?你倒是敢说。”贺云被她的话给逗笑,拍了拍一旁的座位示意她坐下。

    “他是你夫君,你希望他来当这苍陆的主,自然是在理的。可是洛王他性子里的狠只适合在战场上,官场之上的算计是他不屑的。所以,他谋事不足,难以坐稳皇位。”

    贺云的分析不无道理,孟晚晴听着心里凉了好大一截。

    突然,她眼里出现亮光。

    栾靳寒不行,那栾矅呢?

    “贺爷……”

    贺云看她大眼眨了眨却把话卡在喉咙处,就知道她是在顾虑什么。

    他并不着急逼她现在就说,缓缓的喝了一口茶,轻笑一声。“公主,三日之后栾靳彦会招你和洛王入宫。介时,洛王会应允出征。而你,会被做为人质留在宫中。”

    “人质?我当谁的人质,用来威胁谁?”孟晚晴懵了。

    “当然是洛王,栾靳彦如非不得已不会让他重新握上兵权的。他手上可用之人不多,而骁勇善战者,整个苍陆怕也找不出能与洛家军齐名的。”

    “栾靳彦要用他却又怕他反,只能将你压在宫中作为筹码。”

    “哈哈哈!”孟晚晴听完后,一时没控制住毫无形象的笑了起来。

    她笑的肚子都要疼了。

    “云爷,你别逗了。栾靳寒会在乎我的生死,栾靳彦应该扣好了孟晚凝才是,那才是他心头的白莲花。”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酸,不光觉得酸,连心也跟着一起涨涨的难受。

    “他不会在乎我的生死,他只在乎我能不能帮他成就大业。”

    “既如此,公主还要帮他?”

    “帮,铃兰要平冤,必须得由栾姓说了算。我们帮他,就是帮自己。”孟晚晴抬头看贺云,眼里有笑出的泪花。

    “嗯,公主既然决定了,贺某会竭尽全力的。”贺云点头,然后继续说着。“公主不必害怕会被困在皇宫,洛王的人会与我们里应外合救你出来的。”

    “你和他也有交易?”孟晚晴觉得自己好像是最傻的那一个,原来他们早串通好了。

    “并没有,不过,贺某猜……不日洛王便会前来商议之后的事情。”贺云似乎有神机妙算的本事,孟晚晴对他的猜测一点也不怀疑。

    “我不怕的,如果是人质,我那个姐夫应该会好吃好喝招待我。说不定,他还会想把我拉拢过来呢!”孟晚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悄皮的说着。

    姐夫?

    贺云倒是听了个新鲜。

    ……

    从芜庄出来,一路上孟晚晴都在想着,这事情发展的也太快了。

    还没几天太平日子呢,就要开战。

    看来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无休止的战争出现,好在古代打仗武器少,进程也慢。

    这样留给她的时候也算宽裕,等了了这里的事情,她就带着小珠去远远的地方。

    回到洛王府,栾矅还在书房议事。

    孟晚晴晃到门口,蓝离居然没有拦她。

    “里面听着好多人,我就不进去了。你跟王爷说一声,晚饭我自己在房里吃。”孟晚晴听着里面的说话声,在门口和蓝离交待着。

    正说着,房门打开,一个穿着干练的小将士走近前。

    “王妃,王爷请您进去。”

    “啊?哦。”提了提裙摆,孟晚晴走上台阶。

    “王爷,你们在说事,我就不打扰了。”孟晚晴看着坐在那儿的栾矅,心里想着今天的这个是谁?

    “无妨,过来本王这里。”栾矅伸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孟晚晴不好让他太难看,咬着唇肉眼神里藏着他们两个能看懂的怒气。

    栾矅握上她手,让她站在自己身侧。

    “王妃吉祥。”书房里的几个人,不分老少全都呼啦的跪了一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