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冷妃难追,腹黑王爷要翻身最新章节!

    孟晚晴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禽兽,最后被他抱起来坐在腿上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要化成一滩水了。

    无力的趴在他肩上,身上被他刺激的一阵阵难耐。

    “呜呜,混蛋……我,我不要了……”

    “爱妃的小嘴可真不诚实,明明这么用力,说什么不要。”栾靳寒粗励的大手从她的腰窝处移上来,惹得她又是一阵轻颤。

    “叫我一声寒,嗯?”沙哑低沉的声音格外的性感。

    “混蛋,你想都不要想。”张嘴就咬在他的肩上,孟晚晴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呵,这么孟浪!”栾靳寒此刻真是爱死了她,大手重新握上她的细腰,几个上下来回,孟晚晴就再次呜呜着软的不成样子了。

    从响午到黄昏,孟晚晴恨透了他这间书斋,到处都是那种暧昧的味道。

    这还不算,该死的栾靳寒竟然让人拿了一床被子进。

    原因是她被做昏了,睡在这里了。

    栾靳寒坐在桌岸前,看着枕在他腿上睡的女人,脸的满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么的欠揍。

    孟晚晴一直睡到晚饭前才醒,肚子咕咕的抗议着。

    中午她没吃饭就被他折腾,现在已经饿的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醒了?”见她动来动去,栾靳寒伸手去摸她的脸侧。

    孟晚晴整个人光溜溜的在被子里滑动着,她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真是够了。

    “栾矅,哦不,栾靳寒。”感觉到他的动作一滞,再看他变暗的眼眸,孟晚晴吞了吞口水,不得不改口。

    “你混蛋事也做完了,能不能叫小珠给我拿衣服进来。”

    “衣服就在,你穿好了本王唤人进来送晚膳。”似乎对她的聪明很满意,栾靳寒竟然一点也不在乎她话里对他的骂称。

    “……”无耻的登徒子。

    孟晚晴费劲抽出一只手,一掌拍开他的手,然后撑着坐起来。

    “咳,爱妃,本王虽然有心但也有力,却是担心你会受不住。”栾靳寒看着她不小心露出来的春光,轻咳一声说着。“我们先吃晚饭,之后回卧房再……”

    “你,无耻!”孟晚晴被他那明显带着暧昧的眼神看着浑身炸毛,裹紧了被子吼他。

    “看来你还是不饿。”栾靳寒干脆连人带被子抱了过来,压着她的后脑就吻了下去。

    直到她拍打着他的背呜呜求饶他才停下来,伸出手指抹去她嘴角的水渍,栾靳寒盯着她红透的小脸。

    “再嘴硬,本王就算是再饿三顿也有的是力气。”

    “……”无耻无耻无耻。

    孟晚晴只能咬着唇瞪他,用眼神将他一刀一刀的活剐着。

    “咕咕~~”就在他们一个浅笑一个怒视的时候,她的肚子不争气的抗议出声。

    栾靳寒笑着在她额头抚了抚,然后主动转过身。

    “要穿衣服就动作快点。”

    孟晚晴顺手将他桌上的一本书拿起来,对着一旁的烛火扇过去。

    如法泡制,她扔书的准头还是很高的。

    直到房间剩下一盏烛火的时候,她才敢将被子松开,然后伸手去捞一旁的衣服。

    手掌摸上去,衣服明显是新拿的,还叠的整整齐齐。

    古代的衣服穿起来比较费事,平时都有小珠帮她,速度倒也快。

    可是这会灯光又暗,孟晚晴几次不是扣错盘扣就是系错带子。

    栾靳寒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微微侧头,嘴角不禁勾起。

    蠢女人有时候笨起来还是挺可爱的。

    孟晚晴正在焦急的时候,一双手伸过来稳准的给她扣上胸前的盘扣。

    “嘘!很快就好。”在她炸毛之前,栾靳寒速度的退离开来。

    “蓝离。”一声喊,孟晚晴只好暂时压住心头的怒火。

    ……

    房间重新点亮的时候,饭菜也陆续上桌。

    孟晚晴发现今晚的晚饭要比平时多了一倍,而且有很多滋补的汤。

    “如果不合口胃,厨房可以重做。”

    “嗯,只要你不在眼前,什么都合口胃。”孟晚晴拿着汤勺的手差点抖了一下,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调皮!”栾靳寒这话一出口,旁边的蓝离是真的抖了。

    “王爷,王妃,小的们退下了。”看栾靳寒眸光扫过来,蓝离捂着嘴招呼着丫环仆人退下。

    王爷这酸劲上来,他还真是吃不消。

    孟晚晴饿的紧,没时间和他斗嘴,只管吃吃喝喝。

    栾靳寒却是看着她吃,嘴角始终挂着浅笑。

    原本他要的不过是一个真实的会哭会闹会生气,但不会骗他的女人而已。

    “爱妃。”

    “你够了,能不能让我好好的吃一顿饭,不要总是酸酸的叫我。”孟晚晴咽下嘴里的食物,抬头看他。“栾靳寒,我知道你本事大,可是我也不会白白吃你的亏。”

    “我只是想说,还有一个菜需要炖的久一些,你可以留着肚子不要吃太饱。”

    “……”这人有病。孟晚晴白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猛吃。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她气呼呼的回了卧房。

    发现小珠好好的站在门外的时候还惊了惊,拉过她就是一阵细看。“你没受伤吧?”

    “二小姐,奴婢没有啊!”

    “那就好,啊!对了,胡玉呢?”这一天天的,她都觉得自己要被搞的失忆了。

    “二小姐,蓝总管把胡玉给放出府了,让奴婢转告您一声,奴婢还没来得及说呢!”小珠看她着急的样子,心里越发不解了。

    “二小姐,胡玉走前给了奴婢一个纸条,在这里。”

    孟晚晴接过来一看就傻眼了,繁体字?

    “嗯,你去给我弄些洗澡水吧。”她身上乏的很。

    洗了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孟晚晴又开始担心栾靳寒会不会半夜闯进来。

    可是担心着担心着,她就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栾靳寒是想去找她来着,可是他又私心里不想第二天栾矅从她的床上醒来。

    拒他了解,栾矅好像还没有和孟晚晴那样过。

    这一点让他心里很是舒服,至少,蠢女人是他一个人的。

    正好暗影来报,说是临城军情有变。

    栾矅是在午夜时分醒来的,他去了校场,见了那些隐秘多年的将士。

    临城的军情刻不容缓,如果他不做点什么,相信这苍陆的天要大变了。

    “主子,属下们愿誓死追随您。只要您一句话,我们拿下齐国残党,然后逼进帝都,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将士们信心斗志都是满满的。

    栾矅看着眼前一个个生动的面孔,想到的却是同五年前那场大火一样被屠杀殆尽的人们。

    他们也是鲜活生动的,却因他之前的一个忍字而白白断送了性命。

    “是时候有所作为了,三日之后,本王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栾矅离开校场,黎明时分站在了孟晚晴的窗前。

    “晚晚,你若恨他,我便让他消失,可好?”

    男子低喃的声音被夜风吹散,孟晚晴在梦中再次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美男。

    她第一回对着美男哭了起来。

    “呜呜,美男。我被人欺负的好惨,你不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死的,可是我却没有做。”

    是啊,她明明都已经把毒藏在袖口中了,却没有用在栾靳寒身上。

    栾矅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怕是在早就在无形之中接受这个夫君,只是碍于过往不愿承认罢了。

    至于她接受的是他还是栾靳寒,这个好像并不重要。

    因为她,从未将他们区分清楚过。

    ……

    孟晚晴第二天也起的很晚,早饭过后,她发现今天的栾靳寒有些不一样。

    他似乎话不是很多,看她的眼神也怪怪的。

    不过,她才懒得理他。

    “主子,宫里来信了。”蓝离在他耳边小声说着,栾矅点头,然后看向孟晚晴。

    “想去哪里叫蓝离安排,本王这几日会比较忙,可能没时间陪你。”

    “谁要你陪了。”孟晚晴先他一步走,说的好像他有多照顾她一样。

    “晚晚,你可知道现在同你讲话的人是谁?”栾矅突然就问了这么一句。

    孟晚晴扭头看他,愣了半天,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她转身加快脚步往自己的卧房走,关上门房后还不停的轻颤着。

    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将这几个月的事情细细的过了一遍。

    栾矅,栾靳寒。

    为什么一个人要有两个名字,为什么有时候他们的性格会完全不同,为什么他要问自己在和谁说话,为什么……

    她是学医的,虽然是外科,但对心理科也有过选修。

    难道说,栾矅和栾靳寒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他们……

    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用了两个名字,这样反复一琢磨,孟晚晴几首要不敢相信自己和一个精神分裂者生活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

    天啊!

    她速度换了衣服就往杜嫣然那里去,连小珠都没有带,甚至拒绝了蓝离的护送。

    她现在要迫切的知道栾矅的所有事情,她要知道昨晚和自己在一起纠缠的人到底是谁?

    更要知道那个在最初毁了她清白把她打个半死的人是谁?

    而且,关于原主那些没有暗示的记忆,她要想办法通过别人的嘴知道一些。

    孟晚晴觉得自己真是运气好到该去买彩票,穿到这么一个背景复杂的二小姐身上,还遇到了一个精分的王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