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冷妃难追,腹黑王爷要翻身最新章节!

    门关上,孟晚晴拉着被子盖过头顶,然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头一次是因为她刚来这个异世,没有反抗的能力,也没得选。

    可是他居然还想再对她用强,她不能接受也不能忍。

    孟晚晴没有去吃早饭,栾靳寒坐在桌前竟有一丝的恍惚。

    眼眸深深的看他面前空空的位置,从前那蠢女人总是会毫无吃相在他面前叽叽喳喳。

    蓝离端了汤药过来,单膝跪地。

    “王爷,今早王妃身体不适避门不见,这药无人亲尝。”

    “拿来。”

    栾靳寒伸手接过药碗,头一回觉得这药其实并不苦。

    舌尖竟生出一丝的甘甜,像晨时的那个吻。

    低头看向掌心,那棉软仿佛还在轻颤,栾靳寒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想要和那个蠢女人……

    他愤怒的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掀翻,砰砰的声音炸响,房间内顿时狼藉一片。

    ……

    午后,孟晚晴在小珠的祈求下起来吃着东西。

    胡玉端着餐盘走进来,悄悄的塞给她一个纸条。

    吃过饭,孟晚晴打起精神换了衣服。

    她按照胡玉的说法,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出去。

    蓝离看到她的身影,也只是吩咐备好马车,并没有加以阻拦。

    孟晚晴见他一直偷看自己,伸手扔给他一个纸包。

    “温水服下。”

    “王妃,小的不是为这个。”蓝离尴尬的接过,看她眼睛有些红肿,小声的说着。“王爷早饭时发了脾气,一屋子的东西全砸了。”

    “关我屁事!”她抬脚就要走。

    “王爷虽砸了所有东西,却将汤药一滴不剩的全喝了。”

    “……”她应该在药方里再加一味砒霜。

    孟晚晴坐上马车,中途进了聚贤茶馆,从后门出去又绕到另一条街。

    羿平在那里等着她,换了辆马车坐,大概走了小半个小时,她到上次差点被那个云爷给掐死的地方。

    芜庄这里地处偏避,胆子小的人还真不敢来。

    因为它整个修建看起来既辉宏又冷森,像是……一座豪华的地面古墓。

    贺云坐在那里,不说话淡淡的看着你,你会觉得自己是他的猎物。

    而他就像一只蜇伏在丛林深处的白化蛇一样,安静而危险。

    孟晚晴依旧是一身男装,素锦的淡色让她看起来十分的俊秀。

    走到贺云面前,她双手放在身前鞠了一个躬。“云爷好!”

    和上次的不同,孟晚晴这一次,表情很是冷静。

    “公主这是做何,公主的身份尊贵,在下实在受不了起。”云爷眸底闪过一抹暗光,幽幽的开口说着。

    孟晚晴看他眼里的淡漠,心一横直接扑嗵一声跪在地上。

    “公主!”身后的羿平惊呼出声,孟晚晴抬起手背一挡。

    贺云深谙的眸光一缩,等着她接下来的说法。

    “云爷,从前是晚晴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不懂进退左右。今天云爷肯见我,定是答应了帮扶我铃兰,我心里很感激,还请云爷相信我的诚意。”

    她说着就从衣袖里拿出一张简笔画地图,那是她吃过午饭后急急忙忙画的。

    “这是我凭着记忆画下的图纸,铃兰国的宝藏就在某一处。记忆太模糊,我确实记不清具体位置,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去找。”

    贺云抬脚走近,在她面前站定。

    看她跪的笔直又是一脸的坚定,他心中竟有些好笑。

    这丫头从小就是他看不上的性子,人前软弱人后满腹心计。

    可自从上次一见,却发现她根本就不想担上铃兰这个责任,还态度嚣张傲慢。

    如今却斩钉截铁的跪在他面前,求他相助。

    呵!这丫头,到底是蜕变的太快,还是被什么教唆了。

    “公主这是想收卖贺某?”

    “云爷大义怎么会是钱财所能收卖的,我只是想让云爷看到我的决心。我愿意拿我娘留下的所有,来谋这苍陆的半壁江山。我要为铃兰复国,我要让栾氏皇族在我面前不敢兹意嚣张。”

    她说着眼圈就红了,眼泪涌出来,一滴一滴掉落在膝边。

    “起来吧。”贺云面色沉了沉,一甩衣袖坐回原位。

    羿平很快的将她扶起,孟晚晴看他一眼,示意他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她和贺云,贺云指了指一旁的座位。“坐下说。”

    “谢谢。”孟晚晴坐下,她抬起手背抹了脸上的泪,抬头与贺云对视。

    只几秒,她就又低下头,一副谦虚的模样。

    贺云嘴角扯了扯,抬手放在桌上手指随意的敲着桌面。“你就不怕我找到你娘留下的宝藏再杀了你们灭口。”

    从前她百般不愿来求他,不就是藏着这份小心么。

    “陆叔叔信您,我娘信您,我没有不信的道理。”孟晚晴也笑了笑,清脆的声音听着很让人舒服。“如果您真骗了我们所有人,我们死也算瞑目了。”

    “哈哈哈!”贺云放声大笑,片刻后看向她。

    “丫头,是不是在栾靳寒那里吃了什么亏,你觉得委屈了?”

    “洛王是皇上指给我的丈夫,吃什么亏我都得受着。云爷如果关心我,不如教教我怎么样才能不吃亏。”孟晚晴没有表现出羞窘,反而直视着他大方的承认。

    “好,这才是铃兰国公主该有的样子。你既然下定决心想让我助你成事,就得按我的指示来办事,你可同意?”

    “当然。”

    贺云看她表情坚定,声音缓缓的说道。“近日大漠世子将即位,做为友好之帮将来苍陆循访,随后会去往龙奏。”

    “我要你在此之前让栾靳彦上勾。”

    “怎么上勾,上什么勾?”孟晚晴正在努力的捋清这几个国家之前的关键人物,突然间说到上勾。

    “一次宴会,他已然对你感些兴趣,你再多做些努力,让他对你心生爱慕之意。”

    “啊?云爷你没搞错吧,你要我红杏出墙?”

    ……

    孟晚晴捂着一张脸从芜庄出来,一路上谁都不想理。

    还没怎么着,先给她支个招就是美人计。

    三十六计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使这个。

    孟晚晴鼓着一张脸回到洛王府,窝在自己房里吃了晚饭。

    晚饭后,蓝离再次端着汤药来请她尝试,依旧被她拒之门外。

    “告诉栾矅,他爱喝不喝。”

    蓝离碰了一鼻子灰,只好端着药离开。

    栾靳寒坐在书房里,见蓝离拿着药碗进来。

    “她没有尝?”

    “王爷,王妃好像很生气,都一天了,连吃饭都不出那门。”

    “药拿来。”栾靳寒脸色暗沉,看着碗里的粽色汤药,一口喝下。

    “送碗莲子羹去给她,败火的。”

    “是,王爷。”

    栾靳寒在书房坐了半晚,心中烦闷。

    栾矅在天亮前醒来,躺在床上一盏茶的时间,前一天的事情像放映片一样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

    懊恼的拍了拍前额,然后起身往孟晚晴房里去。

    他从窗户跃进去,铃铛声响了起来。

    栾矅回头一看,才知道他扯断了横在窗户中间的红线绳。

    再一转身,孟晚晴手里拿着一把锃亮的匕首正愤恨的看着他。

    “是你?”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美男。

    “爱妃这是要做什么?”栾矅看她一脸的惊诧,一时口快之后才发觉不对。

    抬手按在额角,他忘了带人皮面具,怪不得孟晚晴的表情那样意外。

    “爱妃?”孟晚晴围着他转了一圈,被惊醒的头脑还有些迷糊。

    “你听错了,我是说好巧。”栾矅拉住她的手腕,不许她再绕圈圈。

    “手里拿着刀,是要做什么?”

    “有个无耻的变态,我在想如果他敢来,我是先阉了他还是先剁了他。”孟晚晴眼里闲过一抹愤恨,将刀放在桌上坐了下来。

    “美男,你怎么会跳进我窗里来,你……”孟晚晴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太对劲,她惊的又站起来。“你早知道我是女人?”

    栾矅一时尴尬,这王妃的智有些让人着急。

    明示暗示她多少回了,怎么就不明白呢。

    “不知道,我有夜游症,走错了!”

    “你夜游能够走进洛王府?我怎么不相信呢!”孟晚晴又围着他转了起来,突然一拍脑门惊叫一声。

    “难道你是来洛王府做客的,你认识栾矅?”

    “嗯,正是如此。”

    “……”孟晚晴。

    天快亮了栾矅提出要走,孟晚晴扒在桌子上打着哈欠。“美男,不好意思和你一直吐苦水,有什么办法呢?你是梦里的美男,突然出现,我好惊喜的。”

    栾矅趁她不注意,伸手点上她睡穴。

    接住她往下倒的身体,将她抱到床边放好。

    “傻,好好的睡一觉,就当这是一场梦好了。”

    男子趁着天蒙蒙的时候从窗口一跃而出,走了两步又返身回来将断了线头接起来。

    孟晚晴一觉醒来又是早饭之后,小珠看她洗漱的时候一直在走神,不免有些担心。

    “二小姐,您怎么了?”

    “昨晚你有听到什么动静么?”

    小珠摇头,她不知道的是栾矅来时就已经用石子点了她的睡穴。

    “半夜的时候,明明有一个人……可是我刚看了窗前的红线,好好的没有断啊?”孟晚晴说着就又走到窗前。

    这次她才看清,红线不是没有断,而是被人重新接了起来。

    “美男……”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她低头弯着嘴角笑了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