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冷妃难追,腹黑王爷要翻身最新章节!

    孟飞平送孟晚晴因洛王府,期间经过市集。

    孟晚晴看到街边有个摆摊卖包子的,闻着很香。

    “大哥,我们去吃个饭吧?”

    “好,瑞祥楼的粉蒸肉最是招牌,我们现在去,应该还有。”孟飞平打算掉转马车,却见孟晚晴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怎么?你不想去?”

    “前面那家,我都闻到香味了,你居然要带我去别的地方,口水流一地,谁负责啊?”孟晚晴说着还故意吸溜一下。

    孟飞平抬手在她头上揉了揉,然后跳下马车。“来,大哥带你去。”

    孟晚晴看他伸出的双手,稳稳的被他举接着跳下马车。

    从上往下看,孟飞平宽阔的额头和高挺的鼻,真的很汗子。

    “走,大哥也许久没有吃这里的包子。”大掌握上她的小手,孟飞平心情非常的愉悦。

    包子确实很好吃,大小像小笼包,却做的很精巧,肉肉的圆包上面一圈的褶子,看着就讨喜。

    孟晚晴直接上手,捏着一只小包子,蘸着醋碟,吃的别提多香了。

    孟飞平看她吃的嘴角全是醋汗,抬手给她抹了抹。“馋猫,慢点吃。”

    “嘿嘿,大哥你也吃。真没想到,在这古代还能吃到这么接地气又美味的包子。”孟晚晴舔着唇角笑出声。

    不远处有人将他们的举动一一记下,然后又绘声绘色的讲给了正在府中等她回来吃晚饭的栾矅。

    等到孟晚晴吃饱喝足,唱着小曲走进洛王府的时候,丫环奴才们一脸战战兢兢的跪了一地。

    撇了眼这种帝王统治下的无人道模式,孟晚晴只能默默的祈祷,她自己都是别人岸板上的肉,圣母心在这里会死的更快些。

    小步绕过去,仔细看着一群低头的丫环,只要没有小珠就好。

    突然被人一把抱住脚踝,哭声懦懦的开口。“求求王妃,救救我们吧。”

    孟晚晴低头,看着那圆脸的丫环,好像有些眼熟。

    胡玉?

    她差点就叫出声了,反应及快的跳开她面前。

    “蓝离。”阴柔的嗓音徐徐响起。“拖出去斩了。”

    “哎,别别别。”孟晚晴一着急,提起裙摆就跑进大厅,看着坐在上位的栾矅,收敛了气性走过去。“王爷,他们都犯了什么错,要被斩?”

    “嗯?”栾矅抬眸,淡漠无波的眸子看向她。

    “我的意思是,王爷您今天的药喝了没有?”孟晚晴看蓝离在一旁对她挤眉弄眼的,可是她完全看不懂啊。

    只能壮着胆子看能不能劝一劝了,孟晚晴小心的走近一些。

    “王爷,您看最近这药喝了效果多少是有一些的,你要按时喝,旧疾慢慢就好了。”

    栾矅不语,眸光转向蓝离。

    “王妃,药还未曾熬煮。”蓝离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在一旁小声开口。

    “为什么?”孟晚晴诧异,那药方早配好了的,天天按时熬煮两次,早晚各一碗。

    “王妃不在,熬药的奴才把药包洒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洒了就重拿一包啊,笨死你们得了。”孟晚晴没好气的说着,现在都已经要天黑了。

    中药讲究火候,怎么也得熬一个小时。古代人睡的早,难不成要他半夜喝药啊。

    “今日厨房大扫,药材包也打乱了,奴才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蓝离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俊秀的脸上满是无辜。

    “好了,带我去看看。”孟晚晴说着就开始撸袖子,她一着急就忘了规矩,几步走到栾矅面前。

    “王爷,我先去熬药,你呢好好的看看书,别再生气了。那些个打啊、斩啊的事往后靠一靠,喝药期间禁止杀生。”

    “你是在命令本王?”栾矅一把捉住她的手腕,不悦的拧眉。

    “当然不是,我怎么敢?”孟晚晴抽了抽手没抽出来,乌黑的大眼瞪圆。“我是在为你的身体着想,医者父母心,我希望你能够早点好。”

    “作为一个王爷,你自然有生杀大权。但现在你的身体归我调理,你就是我的病人,病人要遵医嘱。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能够将你治好。”

    “你怕治不好本王,会被本王责罚?”

    “责罚有什么,治不好你,我不高兴。”孟晚晴说着就用力甩开他的手,然后扭头一把提起跪在地上的蓝离就走。

    “也不看看时间,药包混了不知道出去找我回来么?你这总管是做什么的,一天两次按时喝,拖太晚不会影响药效?”

    “王妃教训的是,小的记住了。”蓝离被她提着后领走,一边小声的应着,一边回头偷瞄王爷的表情。

    刚刚阴郁的一张脸,居然有些转晴的味道。

    孟晚晴看着被翻乱的药包和药材,没好气的看向蓝离。“干了什么能弄成这样,洛王府进强盗了?”

    “那些贼人只敢在府门外叫嚣,不敢进来的。”蓝离笑着打马虎眼。

    “药方呢,不能照着再抓几包。王府里不是有大夫么,他也分不清药材么?”

    “药方被水打湿了,有两味药看不清了。”

    “真是奇怪了,我就一天不在,你们都做了什么?还有啊,那跪了一院子的人,都是因为什么?”孟晚晴一边快速的将药材分类,然后拿起称杆利落的称重。

    蓝离看她说话干活两不误,真怀疑眼前这个女子还是原来那个心机深重又时刻一脸警惕的二小姐么。

    “你们这个社会啊就是没有人权,动不动就跪。丫环奴才的命比蚂蚁都不如,说斩就斩了。蓝离,你这总管当了多长时间,你倒说说,像你这级别的犯什么样的错误会被斩。”

    “……”蓝离。

    “还有啊,我再写个药方,你找大夫抄一份存起,下次别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孟晚晴将配好的一小包药递给蓝离,指了指他后面。

    “能叫个人进来升火么?”

    “哦,王妃稍等,小的这就去。”蓝离听她说教半天,耳朵都木了。

    孟晚晴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才把药熬好。

    丫环端着药跟在她身后,前面蓝离带路。

    栾矅已经去了书房,院子里的丫环仆人也已经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孟晚晴看着他真拿着一本书坐在桌前挑灯看着,心里有些奇怪。

    栾矅最近的脾气好古怪,总是莫名其妙的生气,又莫名其妙的好了。

    从丫环手里接过药,孟晚晴放在栾矅面前。

    “王爷,可以喝了。”

    “……”栾矅抬头看她,不语。

    孟晚晴大眼眨了眨,露出一抹标准的微笑。

    “……”栾矅,这丫头真够傻的。

    “主子,王妃已经亲尝过了。”蓝离在一旁明白人似的说着。

    “对啊,我已经尝过了,你可以喝的。”孟晚晴补充着,看他还是不说话的盯着自己,一咬牙端起药碗就又喝了一口。

    “这下可以了吧?”

    栾矅嘴角微掀,伸手端起药碗,薄唇印着她的唇印喝了起来。

    孟晚晴直到拿着汤碗出了门走了好远,才一点点觉察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小脸顿时火烧一样的回了住处,小珠看她的样子,着急的询问着是不是生病了。

    “就有点热,小珠,你去帮我找个人。”孟晚晴还想着怎么会在洛王府看到胡玉,她留意了一下胡玉身上的衣服应该是在厨房忙活着。

    小珠按她的要求,以吃夜宵的理由去厨房给胡玉递了个纸条。

    孟晚晴洗漱了趴桌上打着盹,她还在等胡玉来。见不到人,她没办法安稳睡。

    窗口处有响声的时候,孟晚晴主动走过去打了开来。

    却在看到窗口的人脸时,吓的差点惊叫出声。

    “栾矅,大晚上的你想吓死我!”

    “大晚上的,你开窗想会什么人?”栾矅悠悠的说着,目光带着审视看向她。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窗口有声响,我过来查看,这很正常。”孟晚晴趴在窗口,看了眼他调整了高度的轮椅。“你这椅子倒是挺先进。”

    “给本王开门。”

    “不要,想都不要想。”自从新婚当晚之后,栾矅真没就进过她的房门。

    孟晚晴在门的四周不知道放了什么,除了小珠和她,其他人一走近就会中招。

    “不开,那本王只好将这窗户处进行改造了。”栾矅说着就挥了挥手,蓝离带着几个家丁举着铁锹站在窗户口。

    孟晚晴倒吸一口气,吓的直接把窗户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栾矅再次绕到房门口,离门两米的地方停下。

    “开门。”

    蓝离招呼着家丁将三米长的木板直接通到房门口,两个家丁踩着木板上前,然后手中拿着工具哐哐几声。

    木板门应声而落,小珠缩在门侧不敢出声。

    孟晚晴气的站在床前,看着栾矅的轮椅辗过木板进来。

    她扭头,掀开床底,拖出一个盒子,大力的扔向他。

    蓝离眼急手快的接住,打开一看确是……

    “主子,小的先带人下去了。”蓝离轻咳一声,将手中的盒子交给一旁的家丁,然后带人就撤离了。

    又是哐哐几声,门板被重新安上。

    孟晚晴没想到他居然会用这种方式破门而入,气的整个人都在轻颤。

    “栾矅,你今天晚上要是再耍混,我就真的不要再理你了。”

    “东西都被蓝离带走了,本王要拿什么做那混帐事。”男子嘴角带着浅笑,痞痞的看向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