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最新章节!

    清灵符。

    随着这张符纸燃烧完毕,一丝丝青烟无声的缭绕了开来,最后无声的弥漫了出去,消失在了空气中,一点不剩。清灵符,书符者把自己的精神力灌注进去,当这个符纸燃烧,方圆百里内就有人感知到自己。

    这是宗门师兄弟之间互相通讯最隐蔽的道具,这一次出行,陆乘风就给自己等人备上了不少。

    这张纸燃烧后不久,陈白就感受到从西边,同样一道隐隐的感觉从空气中波动而来。

    “来了。”,陈白和拓跋安面面相觑一眼,眼中精芒爆闪。

    四个人起身,朝着那个冥冥之中灵力波动的地方追寻了过去。

    这个灵力的波动仅仅只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感觉,陈白等人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方位,却不知道这个灵力准确的来源于什么地方,陈白等人一路追踪了下去,才发现了这个灵力竟然还远离这边四五里路,一片树林里,而一片树林的深处就是一片无尽的大山。

    这里隔着不落城,差不多都差了足足七八里地。

    “就是这里了。”,陈白深吸了一眼,眺望了一眼这里的地势,拓跋安一愣,这时陈白道,“这边背靠大山,只要有强敌来犯,随时都可以撤走。”

    说着,陈白就率先朝里飞去。

    一群人飞了不到半个小时,陈白感觉里那灵力的波动越来越近了,就在这时,从树林里一人突然飞了出来,陈白一愣,这人陈白认识,陆远!

    “小白,我们又见面了。”,陆远微微一笑,陈白猛地放下心来,一拱手道,“见过师兄。”

    这陆远乃是岳无成的好朋友,看见他陈白就放下心来了。陆远这时扫了陈白身后的拓跋安等人一眼,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一拱手,寒暄了过去,话不多说,陆远道,“拓跋安你也在这就太好了,快走吧,陈白,大师兄等你很久了。”

    拓跋安松了一口气,一群人跟着拓跋安飞了进去,这飞进去陈白才发现,这里竟然还连环有三个迷幻阵!

    陆远带着陈白等人,一口气穿过了这三个迷幻大阵,才走进了这个树林的深处,这里,一大片树林已经被砍伐赶紧了,留出了一大片营地。

    看到这,陈白吃了一惊,这里竟然有足足十五个人在这里!加上陈白等人,差不多就接近二十人了!

    “小白来了。”,人群里有人道。

    一眼扫去,陈白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长孙丞、上官艾,陆远,乃至一些其他人都在这。

    只有上官艾一动不动的靠在树木上,一人在照顾着他,一看到上官艾,陈白不禁吃了一惊,上官艾伤的好重,胸口上的一道碗口大的洞,差不多都要致命了!上官艾整个人已经昏迷了,嘴唇一片苍白,一看就是失血过多。

    看这个样子,似乎要不是上官艾体质够强,已经要断气了,坐在他不远处的长孙丞脸色也是相当的阴沉,几乎要滴出水来。

    “上官师兄这是怎么了?”,陈白飞下,连忙的道,上官艾可是已经半步结丹的修士啊,究竟是谁能把他伤的这么重?

    “陈师弟,你终于回来了。”,看见陈白安然无恙的回来,长孙丞这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看了这里的人一眼,起身道,“来,我有话对你说。”

    陈白一愣,这时看了这丛林里的弟子一眼,看这个样子,似乎情况有些不好。

    “怎么了。”,陈白连忙跟了上去,“上官艾师兄这是……,还有,其他的师兄们呢?”

    长孙丞身子微微发抖,肩膀都在微微颤抖,陈白甚至看到,他的五指都攥的一阵发白,许久,才从胸腔里用力的吐出了一口气浊气,“没有其他人了。”

    “什么?”,陈白一呆,差一点傻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长孙丞嘴角一片苦涩,“师弟,幸好你来的晚,我们遭到了一场附近,大约近十名弟子阵亡,我云岚派阵亡了四人,其他宗门损伤近六人,你上官师兄就是这么负伤的。”

    “至于是否还有人在,我也不知道了,……当时的形势实在是太乱了。”

    “怎么会这样。”,陈白整个人一懵。

    不过陈白想想也是了,这一次五大岛的人联手,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放云岚派的人走了,就陈白单单对于一个金虹岛,就如此大费周章。

    “上官师兄他,……没事吧?”,陈白忍不住的道。

    “唔。”,长孙丞深深皱着眉道,“不好也不坏,一条命是保住了,但是伤的太重,什么时候苏醒过来还不好说,就算苏醒过来,一身的战力算是暂时废了,怕是要修养上三五个月。”

    陈白脸色颇有些难看,按这个说法,上官艾基本是要没法出战了,这对陈白这边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等等。”,陈白这才猛然想起,瞪直了眼,“夙慕辰呢??”

    这些人里,陈白没有看见夙慕辰!

    “他……”,长孙丞迟疑了一下,脸色无比的难看,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对陈白说,许久才缓缓的道,“当时,你上官师兄已经重伤昏迷了,夙慕辰为了救他回来,选择了……断、断后。”

    “什么?!”,陈白“轰”的一下,猛地感觉整个人如蒙雷击,夙慕辰选择了断后?!

    这等于就是在送死啊。

    陈白虽然没有细问,但也知道这一次的形势之恶劣,起码上百人围剿上官艾他们,才会造成了这样的损伤,可夙慕辰竟然选择了断后?

    如此一来,夙慕辰还能回来吗?陈白身子一阵摇晃,脸色无比的惨白,与夙慕辰的一幕幕,这一刻不断的浮上了陈白的心头,陈白浑身一个激灵,“不行,我要去找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陈白眼睛都红了。

    “陈白!!”,长孙丞一把按住了陈白的肩膀,第一次如此愤怒的咆哮道。

    陈白回头,却发现长孙丞的眼睛,第一次这般红过,“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够多了!!”

    “回去!”

    说罢,长孙丞从陈白身边擦肩而过,自行先回了那树林,陈白深吸了一口气,不禁身子微微发抖,闭上眼睛,眸子里几乎泪如雨下。

    从树林里出来,这时一大群都聚在这了,气氛一时间无比的沉闷,没有一个人说话,看着昏迷不醒,脸色苍白到极点的上官艾,陈白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

    “说说吧,这些人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长孙丞这时道,长孙丞先说,这一次,等长孙丞先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后,陈白的眼睛都有点红了,“又是莫问天!!”

    “嘭”,陈白一拳砸在地上。

    “陈白。”,拓跋安一只手按在了陈白的肩膀上,目光却是看着树林外,“这个畜生,我们迟早有一点会宰了他的。”,他一直一直,目光无比阴森的道。

    “莫问天,玄凤岛千年一出的奇才。”

    长孙丞沙哑着声音,缓缓的道,“整个远古战场,近二百五十多人之中,最最接近结丹期的人,据说只要他原因,似乎都可以冲击进入结丹期了……”

    “你上官师兄,在他的手里走了没二十个回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长孙丞抿了抿唇,脸色一片难看,“我评估了一下,以我的战力,单枪匹马阻挡他,怕是挡不住五十回合,而其他弟子,凝气后期的恐怕他一掌就可秒杀。”

    最接近结丹期的人……

    陈白心头一颤。

    “所以这一次,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长孙丞猛地抬起头,这时盯着陈白道,“听着,只有你的杀戮之气,才有希望在结丹期以下,杀掉这个莫问天,而据我们所知,他已经准备好了克制你杀戮之气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