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最新章节!

    “我怀疑这不是病。”

    欧子秦一脸惭愧的道,“此病根本毫无脉象症状,根本不能称之为病,我怀疑,这可能是一种诅咒。”

    “诅咒?”

    闻言,虎掌门不禁变色了,台下的满座名医也是微微哗然,诅咒,这可不是平日里说的言语诅咒,而是一种恶毒的偏门法子,用药蛊、香灰、死人菌等多种东西给人施加诅咒,从而使被诅咒者身子慢慢腐烂而死,无比的痛苦。

    这诅咒之术相当的偏门,除了一些不问世的巫师,否则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用,在云岚岛,这诅咒之术也是明令禁止使用的。

    传播、修习,都是死罪!

    一旦被发现,会遭到整个云岚岛所有门派的一致讨伐。

    所以说,这种诅咒之术在云岚岛上几乎绝迹,当时一旦有人听闻到这个名头,还是会闻风丧胆,因为这诅咒之术实在太可怕了。

    当药王说出可能是诅咒时,虎掌门脸色都铁青了。

    “在下不才。”

    欧子秦惭愧的道,“我偶尔在一本古籍中看到有关诅咒之术的描述,和令公子所受的伤势颇为相似,但是我没有破解之法。”

    “因为此术,根本找不到源头。”

    “嘭!”

    虎掌门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

    诅咒之术,云岚岛第一恶毒之术,但凡被施法者,几乎没有救活的法子,说出这话后,药王面色默然,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而虎掌门已经气的浑身瑟瑟发抖,一旁有弟子已经吓的跪了下去。

    单单这一愤怒前的气势,就叫人心惊胆颤。

    “谁!!”

    “嘭!”,虎掌门重重的一拍桌子,整个金雕的桌子瞬间化成粉碎,虎掌门眼睛都红了,咆哮道,“究竟是谁害吾儿?!”

    恐怖的气势瞬间席卷开来,宗师之怒,风云雷动,这一刹那,虎掌门身后的紫衣童子惊骇的瞪大了眼,“噗”的喷出一口血,竟是被这个气势震的直接吐血,双腿碎膝一般“啪”的一下直接重重的跪到了地上。

    药王身子一晃,脸色也是有些发白。

    虎掌门这一怒,更是别提台下的普通人了,最不堪的人,直接血管爆裂而亡,当场毙命,上百人齐刷刷的倒了一地。

    宗师之怒,无可抗衡!

    台下的一干人,惊的浑身发颤,这时都有人以头触地,浑身瑟瑟发抖,头都不敢抬一下了。

    气势太骇人了!

    陈白脸色也是一白,身子不禁摇摇晃晃,幸好离的比较远,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在这个恐怖的气场下,感到一阵胸口发闷。

    虎掌门这时缓缓的站了起来,动作有些迟缓,空洞的眸子,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年,虎掌门缓缓的朝着台下看了一眼,唇角露出一个无比冷酷的笑容,一字一字缓缓道,“一群废物,你说我留着你们有什么用?”

    “都去死吧!!”,虎掌门咆哮道。

    “来人!”

    虎掌门大喝道,这时整个人有些癫狂,指着台下这上百人,疯狂道,“把这些庸医统统给我杀了,给我儿陪葬!”

    这一指,赫然把陈白也包含了进去。

    “不要啊!”

    “虎真人,虎真人,你不能这样……!我可是江湖神医韩逍遥,你不能杀我!”

    “你疯了……”

    这时都有人直接吓昏了过去,药王脸色发白,正要说些什么,就见虎掌门一道目光冷冷的扫了过来,冷笑道,“先生尚且自顾不暇,还要插手其他人吗?嗯?”,说着,裂开一个可怕的嘴角。

    药王面如土色,浑身瑟瑟发抖,把伸出去的脚步又缩了回来。

    说到底,他不是虎掌门的对手!

    台下的无数名医们这时已经绝望了,“嘭”的一声,大门被撞碎,无数虎门弟子手持着钢刀,从门口闯了进来,见人就砍,一时间惨叫声无数,见状,药王有些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手掌瑟瑟发抖。

    “且慢!!”

    就在这时,角落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众人的注视中,一个戴着铁面具的青年,这时从角落里缓缓的站了起来,陈白缓缓的出列,“令公子的病情,或许我可以看一看。”

    这句话一出,众人瞬间哗然,虎掌门眼睛一眯,目光尖锐的落在了陈白身上,阴森的道,“你是什么人?”

    “青水,林一。”

    陈白淡淡的道。

    “青水,林一?”,惊魂未定的众人,这才一点一点的回过神来,这时有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缓缓的道,“有人听过吗?”

    “没啊,这是谁?”

    “有这号人?”

    这见陈白缓缓的排众而出,走到虎掌门的面前道,“你儿子的病情,我猜测是一种蛊毒,并不是什么诅咒之术。”

    “蛊毒?”

    “这不可能吧?”

    台下不禁一片窃窃私语,这时,一旁的药王不禁沉下脸,阴寒的扫了陈白一眼,缓缓的道,“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我药王这一生诊断过无数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武道宗师?医圣传人?”

    “还是你精通奇门左道?”

    “……都不是。”,陈白扫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

    “哼。”,药王冷笑了起来,“既然都不是,你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药王盯着陈白,已经是一脸的嘲讽。

    陈白扭头去看虎掌门。

    “现在我扭头就走,你儿子就再没有半点治愈的希望了。”

    虎掌门死死的盯着陈白,沉吟了半响,这时,许久才缓缓的道,“好,你可以进去诊脉,但我若是发现你在耍我,我杀你满门!”

    虎掌门、药王这时缓缓的跟着陈白走进了屋子里,见陈白等人进去,劫后余生的众人们,不禁擦了擦满头的冷汗,侥幸的道,“这青年你们见过吗?当面对质药王大人,勇气可嘉啊!”

    “若不是他,我们已经是刀下亡魂了……”

    进了屋子,陈白左右看了一眼,一间很雅致的侧室,一个赤裸着背部的青年,昏睡在病榻上,一动不动。

    从这里看,他脸色苍白的可怕。

    “开始吧。”

    一旁药王冷漠的道,他眼底闪过一抹戏谑,倒是想看看,这个口气狂妄上天的青年,究竟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大放厥词!

    陈白也不理会他,这时缓步走上了前,在病榻旁坐了下来,陈白看了一眼,这青年的病情简直叫人触目惊心,整个背部密密麻麻,全是一个一个腐烂的小洞,从洞中,时不时的钻出一只肥硕的大白虫来。

    如此画面,叫人触目心惊。

    陈白伸出一只手指,这时缓缓的搭在了这青年的脉搏上,陈白闭目沉吟了半响,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

    难怪……

    这青年的脉象一片正常,甚至搏起都很有力,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他都无比的正常,可他这背部的恶疾,谁都无法说这青年是一个正常人,可是一个只有表面病症,却没有脉象问题的病,该怎么治呢?

    就像连病源都找不到的传染病,你要怎么预防?

    这根本就是无解的!

    陈白划开这青年的皮肤,从他伤口里取出一点血,慢慢的碾磨了一下,陈白沉思了半响,这时心里已经有底了。

    早在门外,陈白就有所猜测。

    这青年根本不是病,而是中蛊了,种了一种蛊毒。

    只是这蛊毒无比的特殊!

    “怎么样,看出了什么没?”,药王在一旁的讥讽的道,这时陈白装作根本没有听到,只见陈白平静的扭过头来,看了虎掌门一眼,缓缓的道,“这病,……我可以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