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生娇纵妃:王爷非诚勿扰最新章节!

    好敏锐的洞察力!

    墨浅也同样回以一笑,手抚上竹简往他的方向推开,“不错,这竹简在整座大陆上也只有我才看得懂。”

    说着话的时候,她凝视着慕容煜漆黑无底的眼睛,这话确是说得有些过头,且不说出了她以外就当今的穿越者还有一个解意,但是她仍然在赌,就赌慕容煜和苏时越等人没有接触到过其他的穿越人,如果这一局她能够赌赢,或许今后的江湖上会有不一样的变局。

    也唯有这一赌局她才能够将自己彻底的打碎、再重生。

    推开的竹简上面的字迹铺陈在两人面前,慕容煜淡定自若的眼色不着边际移向竹简,上面的字迹刻得张扬,宛如孩子手中的涂鸦,虽说曾经做好过准备迎接一份看不懂的解咒之法,但现在东西真正出现在面前,慕容煜也忍不住暗暗惊讶,他自诩接触过整座大陆的所有字迹,可是面前这种弯弯扭扭的连笔符号,他确实从未见过,可以这么说,在这片大陆上就没有这种东西。

    墨浅没有道理拿假的解咒之法骗他,而且看竹简的印刻程度,内里的刻痕角落已经沾上了不少细灰,还有些比划上的墨迹已经消退殆尽,再者,所有幽冥司的东西,必定会属上幽冥司的暗记,他凝视一眼竹简右下角处的六角的圆形印记,笑道:“你没将竹简拿给苏时越,反倒先找上了我,是想拿它跟我谈条件?”

    “不……”墨浅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我是要同时和你们两个人谈条件,不过……”她话音一转,巧笑着说:“因为我跟你关系好,所以想给你打个折,这才先找上的你。”

    “真是难得,”慕容煜见她杯中无酒,又替她满上一杯,“虽然我曾说过从来没有利用过你,但是这本解咒之法我却是在很久以前就想拿到,而且苏时越也想拿到,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想要得到它吗?”

    “苏时越是因为身中恐咒才想要拿到竹简,而你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竹简难道不是想用来威胁他?”这点墨浅还有有考虑过的,慕容煜与苏时越两人的关系不浅,似敌非敌,似友非友,这也正是她疑惑的地方,慕容煜不是从十几岁开始就上战场了吗?怎么会还有闲心来培植江湖势力,还和幽冥司挂上了勾?

    所有的疑虑在看到慕容煜忽然撩起袖子后得到解释,因为他的左臂上赫然是与苏时越的手臂上一模一样的黑色繁复的花纹式样——恐咒!

    墨浅的眼睛霎时放大,怔惊的盯着那道花纹,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不受控制道:“这是……恐咒?”

    一个常年在军队里的王爷怎么可能会中幽冥司的恐咒——那种只能由幽冥司司主亲自种在他们最得力手下的恐咒。

    “不错,这就是幽冥司的恐咒,你因该从苏时越那里看到过了吧!”慕容煜仿佛无所谓的放下袖子,深邃的眉眼划过一丝厉色,“这是一种下再全身骨髓里的咒术,中咒的人一旦失去司主的解药,便会在咒发之时骨裂而亡。即便每个月有幽冥司里缓解的丹药,但是那种丹药食用过多也会导致人体对药物产生依赖性,下一次食用的剂量必须加倍,否则身体的疼痛便会加倍。”

    恐咒的事,墨浅只从苏时越那里知道一丁点儿,并不是特别清楚,现在光听慕容煜的一番解释更觉得心惊,幽冥司的老司主在几年前已经死了,那他身上的恐咒存在了也至少有好几年了,每次咒发的时候,他又是怎么挺过来的?

    那痛觉或许她连想都不敢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手上的咒印不是作假,可墨浅也有疑问:“你不是边疆的战场了吗?怎么会到幽冥司的?”

    “我记得之前和你说过,才到边疆那时我预备混进敌军军营……”慕容煜淡淡辍着酒,眼前的漆黑仿佛再次将他拉回到那些年的时光。

    那时候他才十岁出头,隐瞒了皇子的身份,跟着一群与他年龄相同的孩子们被抓进军营,因为个子小,被分配到火膳房。

    年仅十岁的他时常跑去主帅的帐篷边去偷听,偷听敌军的情况,偷听我君的应对战况,敌强我弱,他才想出了混进敌军内部,火烧敌军粮草的主意,身在火膳房,自是知道粮草对于行军打仗的重要性。

    所以在一次两军交战中,庆元的军队被打得节节败退,他就跟在一群俘虏中被带入了敌军的军营。

    计划已经成功了第一步。

    他在皇宫里的时候也曾有师傅教导过他拳脚功夫,挣脱绳索逃离关押俘虏的帐篷不在话下,可是就当他来到敌军粮草的帐篷时,意外发生了……

    十几年来,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那个人是以怎样的手段杀死敌军的副元帅!

    那一夜里,敌军的粮草是着火了,死了很多的人,火光和他刀下的血光交错在他眼前,那人伸出的手里皆是一抹温热的血,他害怕,从来没有见过杀人如麻场景的他嫌恶的打开那人的手,蹲在一旁干呕不停。

    那人拧眉的神色令他恐怖不已,他瑟缩的后退着,但在一群黑衣杀手的包围下最终无路可逃。

    后来还是另外一个人给他递来了一张洁白的手帕,那人约莫和他差不多的年岁,却有一身与月齐辉的风华,但前提是不将他带到那人脚下的话。

    那一夜,他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不知道他是被那个恶心的人带到了那里,也不知道后来竟然有无数的人拿着兵刃来杀他,他只是麻木的防卫,一刀一刀的刺进那些要杀他人的体内。

    血,满地都是腥红的鲜血,被风干的褐色的泥血,一层又一层凝固了的黑血……

    那样几近全黑的血同他此时眼睛里的黑色几乎深邃得一模一样。

    墨浅手仍停在杯子上,慕容煜在谈起这一段过去的时候,身上的戾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浓,她无法体会到他当时的绝望,不过同样历经过杀手训练的她,很能理解那种踩在众人身上脱颖而出的心酸苦辣。

    她敛气凝神道:“后来呢?”

    “后来?”慕容煜时嘲讽一般勾起冷笑,“后来在那人的训练的修罗场里,我是唯一一个活着走出来的人,说来也真是讽刺,来迎接我出猎场的那一天,那人竟然赐给了我一个名字,一个名叫‘冥罗’的鬼魂的名字。”

    冥罗——来自地狱修罗场的鬼魂,墨浅统揽过不少江湖秘史,对于幽冥司中的冥罗也曾有过一丝的了解。

    据说只要有幽冥司冥罗出马的任务,就没有失败的结果,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手段残忍、狠辣,而且出手皆是以一剑毙命,简直比地狱的恶鬼还有狠绝几分。

    最近因为苏时越的关系,墨浅特地重新翻看了那一段关于幽冥司的记录,才有了新的发现,这位号称幽冥司第一位座的杀手,竟然和幽冥司中的另一名幽冥司中曾经鼎鼎有名的圣子苏时越号称幽冥双绝。

    若说苏时越是风光霁月的神圣之子,那么冥罗绝对是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修罗,两个人从穿着再到性情,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极端,这也难怪慕容煜会和苏时越认识,他们曾经都是幽冥司的有名人物。

    所以,慕容煜身中幽冥司特有的恐咒也就说得通了,他也想得到解咒之法也说的通了。

    墨浅暗暗分析着,转而又接着问:“幽冥司中看管严密,你又身中咒法,那后来你是怎么从幽冥司里出来的?”

    “幽冥司中纵使看管再严密,可是我再司中浴血奋战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势力?”慕容煜冷笑着反问,漆黑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中再也掩饰不了内里的冰冷,他捏紧了手中的杯盏,“光靠我一队人的力量自然是没有办法逃出来了,不过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人找到了我?”

    “谁?”墨浅追问道,心中却隐隐有了几分猜测的答案。

    “当时幽冥司中的圣子——苏时越。”慕容煜冰冷的声线在寂夜里格外的明亮,这个名字曾经在他的生命中浸透着幽冥司中的第一任影子。

    是他将他带到了那人面前,是他奉了那人的命令将他扔进了弥漫血腥的修罗场,也是他在他有想法准备叛出幽冥司的时候向他提供了意想不到的帮助。

    那日他照常出了任务回来,浑身的黑衣上全是黏糊糊的血迹,他方才经历了一番颇为艰难的暗杀,虽然过程是难了些,结果还是一样的。

    回到属于他休息的房间,苏时越正斜靠在他的房门边上,一身月白的袍子纤尘为染,明澈如许的眸子更像是世间最纯净的东西,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来都只怕是会以为他是不小心遗落在世下的谪仙,偏生他慕容煜就不这么认为。

    就是这样一个如似谪仙的人物将他推到了那人面前,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血淋淋的手掌抚摸着他惨白的脸颊,也是这样一双干干净净的手将他拽入到无底深渊……

    他与他一向没什么好谈的,司中总有人将他们两人的名字对比齐称,但真相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身在幽冥司的人,身在那人座下的人,又有几双手能是干净的呢?

    他烦闷的划下了手中利剑,剑尖指地,鲜红的血珠儿就顺着锋利的刃上落到地上,与石地碰撞的响声似与他说话的声音一样阴冷。

    “让开。”

    靠在门边那人的动作似乎非常散漫,青葱白玉般的手指轻叩在另一只手里,他看向房门边上的那台烛火,悠闲得似在赏玩着一副完美的画卷,“我知道你们在策划着什么,也知道你们策划的东西一定不会成功。”

    心弦似乎在刹那振动,身为冥罗的他更握紧了手中利刃,剑身红光,以飞速指在他的喉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虽然从来没有和他动过手,但是身为杀手的直觉,越是将杀气隐匿于一定境界的人,他的功力修为就更是不可预测,和他动手,没有把握必胜,但是仍然要试一试,他们一行人的计划,已经计划了整整五年,怎么可能在这么关键的一刻,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功亏一篑呢!

    似乎是知道冥罗的反应,苏时越的神色慵懒的停在他的剑上,青葱白玉指停止了扣动,而是轻轻的推开横在他喉咙上的剑,“如果我说,我愿意帮你呢?”

    合作就在这一言一行中展开,慕容煜部署了五年的计划,再加上苏时越在幽冥司中多年的情况了解,这一战,虽然打得艰辛,但到底是胜了,由他和苏时越联手杀了那人,那个曾经用血手玷污过他人生的人——幽冥司的老司主。

    听到这里,墨浅忍不住咋舌,几年前的幽冥司中老司主突然暴毙,司中圣子突然继位,承幽冥司司主之位,将幽冥司发展成和江湖中各个组织断联的黑暗暗杀组织。

    原来其中竟然还包括了一场司中的叛乱,然而这些似乎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和晚秋手中解咒的竹简的关系似乎也不大,墨浅疑道:“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想博取她的同情,好让她怪怪的交出解咒之法的译本?这可不向慕容煜的作风!

    的确,慕容煜也没有这种想法,释然的品着这上好的红尘醉,没有理会墨浅的问话,接着刚才没说完的事道:“叛出了幽冥司,我手下的一队人马死伤惨重,就算侥幸随我逃出来了,也大多数没有撑过恐咒的第一次发作。”

    恐咒的发作,她倒是听晚秋说过,花氏一族前任族长就是因为恐咒发作才死的,她自然也能了解这咒术到底有多害人……目光转移到慕容煜的衣袖上,墨浅蓦然心惊,按理说慕容煜已经从幽冥司里逃出来了这么多年,恐咒发作的次数恐怕也难以计数了,怎么他还能好好的站在众人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