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生娇纵妃:王爷非诚勿扰最新章节!

    稍作休息,墨浅躲过又从前方经过的一列士兵,不断寻找的遮蔽物,向中心地带靠近。

    随着越往主帐方向靠近,巡逻士兵由疏变密,人数也更加多,遮蔽物少的可怜。

    墨浅在一队士兵经过的时候,迫于无奈放到了其中一个士兵,悄无声息拖到树后,换了那士兵的衣裳。

    兵服比她身材略大一号,盔甲更是遮过了额头,将她的小脸掩的只剩一少部分。

    墨浅再刻意低头,跟着那队士兵的尾端悄悄向营地方向靠近。

    另一列士兵经过,在与他们这列相交之际,那列士兵为首的伍长一扬手,队列瞬间停下。

    墨浅的这列也随之停下,本队伍长疑惑的看着对方道:“何事?”

    那队为首的抬手一指墨浅道:“对暗号!”

    墨浅压低了嗓音,张口就来:“山河永固。”

    每个时辰的军中暗号都不一致,墨浅跟随慕容煜倒也听过此说,方才潜藏时,便已将暗号听了来。

    那伍长一点头,领着自己队伍走了,看来是认可了墨浅。

    墨浅本小队伍长却是浑身一震,打了个手势,看向墨浅道:“小吴,抬头!”

    全队看见伍长手势,反应了一瞬间,立即将墨浅包围了起来。

    墨浅心道竟然出师不利,看来是瞒不过去了,转身一跃,从包围圈中跳出,撒腿便向主帐方向跑去。

    “有刺客!抓刺客!”小队立即跟在她后面,并大声喊叫起来。

    附近的几个巡逻小队训练有素的互相交换手势,按照事先布防,一部分追墨浅,另一部分把守在附近各个能逃出的路口与间隙之间。

    此地离主帐尚有两三里,只是军中大将所驻营帐之处,墨浅刚刚撒药放倒一批士兵,便感到身侧风声呼啸,有个身穿睡袍却手持长戟的大汉从她前方迎面打来。

    墨浅忙挥出软剑招架,一面将迷药洒出去,防止身后有人偷袭。

    她身上所带迷药本就不多,大部分都是些要命的毒药,但在慕容煜的军中,这些围攻她的士兵都是为国效力的忠良之士,她却是不能出杀手。

    晚间风势亦是对她不利,墨浅勉强招架了两三刻钟,四周躺倒大批士兵。

    四五个武将看出她惯用毒,便都逆着风向进攻,且能在慕容煜军中为将领,武艺都是极高。

    墨浅并不想他们伤筋动骨,便只进攻关节之处,以限制他们行动,尽力不伤及筋骨。

    如此便更是处处制约了墨浅的活动,她手下留情,围观者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这段时间他们正对不断滋扰的刺客恨得牙痒痒,出手便是杀招。

    墨浅额剑冷汗淋淋,一面将软剑舞的摸不透风挡住各方攻势,一面将手探入怀中。

    迷药已经用完,墨浅心里十分犹豫,此时境况,若是用沾肤入骨的毒,便定可逃脱,但那毒却是发作极快,且解药稀少,她用后救不了这么多人。

    但若不用毒,她说不定便要交代在这里了。

    正在两难之间,听得包围圈外一声清喝:“住手!”

    墨浅闻得此声,顿时将漫天剑影微收,化作只守不攻。

    围攻诸将见她似是只为自保,便也慢慢顺势减了攻势,小兵们更是早已停下在一旁围观。

    墨浅趁着缓和之机停手,还未来得及向那一袭妖艳红衣的女人打个招呼,便被按住双侧肩膀,手被迫拉到身后。

    墨浅疼的一咧嘴,抬头扫了一眼旁侧抓着她的两员大将,轻声道:“放开。”

    她目光凌厉,锋芒毕露间带着上位者绝对的威严,那被她盯着的汉子手上一软,竟不自觉将手松了松。

    旁侧另一人大惊道:“你!”

    那人方才反应过来,忙狠狠按住墨浅,正要开口呵斥些什么,只听得妖玉凉凉道:“放了她吧。”

    压着墨浅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松手,不解的后退两步。

    墨浅略打理了一下身上,看向妖玉,脑子里想什么便直接问什么道:“慕容煜怎么样了?”

    妖玉面色一顿,挥手示意其他人收拾残局,向主帐方向仰了仰下颌,面色莫测难辨,语气带着几分伤感和讥讽道:“你是来收尸的是么,自己看吧。”

    说罢,妖玉转身在前带路,墨浅忙跟上。

    妖玉一向张狂,方才见面时却是眼角微垂,常带三分笑的樱唇也略显苍白,慕容煜他很危险了吗?

    墨浅心如火煎,越过妖玉,飞身而起向着主帐冲去。

    一掌将守帐的士兵拍开,墨浅不管不顾的闯入帐中,便看到慕容煜沉沉躺在床上,身上裹着厚厚的锦被,眼帘紧闭,俊脸苍白。

    妖玉紧随其后,将被两名守帐士兵召唤来,即将闯入大帐的士兵拦住,为首的大将心急如焚说道:“有刺客闯入王爷大帐,我等救驾,速速让开!”

    妖玉白了他们一眼道:“都下去吧,来人是熟人,王爷适才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打扰。”

    “可是……”来救驾的大将脸色犹豫,分明刚刚闹起了刺客,此时又闯入主帅大帐,他们不瞧一眼实在不能安心。

    妖玉抿唇一笑,妖妖娆娆甩袖道:“你知道违抗王爷命令的下场,速速退下罢,我在这,尔等还不放心么。”

    说罢转身进帐子,正看见墨浅满脸泪痕,正伏在慕容煜身侧,欲要将被子掀起替慕容煜把脉。

    妖玉上前一步按住墨浅,语气沉重道:“御医交代莫要动他,动不得,你……你再陪一陪他吧,他没多少时间了。”

    墨浅眼中泪珠成串滚落,小心翼翼的碰了碰慕容煜的脸颊,手指在他消瘦到棱角分明的脸侧划过,哽咽道:“慕容煜……”

    慕容煜躺在床上,没一分动静,眉头却紧锁着,似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妖玉轻咳一声,背过手去走到窗边,似是不忍再看。

    然实则窗边的妖玉眼里却半喜半忧,双手捏着衣袖硬作镇定,心里暗暗祈祷王爷醒来不要拿她问罪。

    这几日王爷与格尔丹克蒙之间斗智斗勇,到了不眠不休地步,颇为劳累,妖玉百般劝慕容煜休息,他却是不听。

    无奈之下,妖玉只得悄悄下了少许迷药给慕容煜,好让他能暂时合一合眼,哪怕歇上半天也是好的。

    可她事先真没料到墨浅会来闯营啊!

    就说黑玉那边怎么这几天的消息都十分简略,原来根本就是知情未报,隐瞒了他们,回去有黑玉好受的!

    妖玉回头偷眼瞧墨浅,见她在慕容煜床前哭的跟泪人似的,还不断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不禁心里有了丁点心虚。

    墨浅小心翼翼的不压着慕容煜,素手轻抚慕容煜的脸颊,美眸中泪珠滚滚而下,滴落在慕容煜脸上,念叨着:“慕容煜,你醒过来看看我啊,我不怪你了,只要你能好起来,你想怎么样都行!”

    慕容煜没有丝毫反应,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压在素白的面容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墨浅将滴在他脸上的泪轻轻拂调,却停不下哽咽,哀声道:“慕容煜,你怎么忍心离我而去,我们约好一起白头的,你是战神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在战场上,你不会的,你起来啊!”

    慕容煜被子下的手指动了动,眼睑微动,却很快又一切静寂如初。

    墨浅心中被巨大的悲痛占据,泪水朦胧了双眼,未曾注意到这一切,仍旧哭道:“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才要离开我?我不再怪你了,你做的一切我都原谅,只要你能好起来……”

    妖玉在窗边直捂脸,心道她是不是出去更好一些,起码到时候墨浅知道真相,可以看在她没看到墨浅哭的这么丢脸的份上,对她的报复轻一点。

    墨浅兀自伤心欲绝,隔着被子轻轻拥着慕容煜,哭求道:“你起来啊,告诉我你没有事,慕容煜,你说你永远不离开我的,你不能食言啊……”

    慕容煜觉得自己在做梦。

    现在伏在他身上的人,口口声声说愿意原谅他,愿意永远和他在一起的人,真的是墨浅?

    他在这旷冷的北漠军营之中,多少次午夜梦回,希望墨浅在他身边,肯原谅他。

    但是,这是真的吗?还是只是他的一场梦。

    慕容煜记得是喝了妖玉呈上的茶水后晕倒,也能猜到妖玉是为了让他多休息而药倒的他。

    多年征战经验,即使陷入沉睡,慕容煜仍是存了一丝警惕在,被墨浅扑到身上时,他便已经醒了。

    可是……黑玉明明日常有汇报墨浅在王府中的情形,他又怎么可能在军营中见到墨浅?

    何况竟是梦寐以求的墨浅肯原谅他。

    慕容煜不敢睁开眼,怕这一切不过是个梦,不过是他在沉睡中,用来安慰自己疲惫不堪心灵的一个梦。

    他闭着眼,听见墨浅伏在他枕边哭的伤心欲绝,心里很疼,很想立即将她拥在怀里,告诉她:慕容煜永远爱她,会永远守护着她不离开。

    可是,是有多久,他没见过墨浅对她流露的真情了,是有多久墨浅没有在他枕边。

    那些猜疑、怨愤、不理解的恶言相向,时刻在他眼前盘旋,引起慕容煜的愧疚、后悔、爱而不得的心痛。

    墨浅轻轻抚着他的脸,语调极其悲伤道:“慕容煜,你若死了,我也绝对不独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