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生娇纵妃:王爷非诚勿扰最新章节!

    待他们都走进书房后,黑玉便先退下了,作为出色的下属,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眼下,慕容煜没有开口让他留下,他自然不会留下,而是识时务的去外面守门了。

    “煜王爷,之前的事,你心中可有计较?”

    蒋国公眼下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见没有外人在,自然更加无所顾忌。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们都来骚扰我们的百姓,我们也可以出去打扰他们的百姓,边疆有位伙夫,姓李名墨,对于北狄国的地形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可以找他,询问他的意见,去哪里伏击,哪里埋伏,我们只是吃了地形不熟的缘故,有了李默,胜率自然提高。”

    慕容煜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个方法,他想自然有人提过,只不过苦于地形不熟,反而吃过亏,但这个李默不同,他自小长在军营,与北狄国之间的战争大大小小参与了不少,是个经验丰富的老人,只不过为人太过刚正,有人故意将他的战绩抹去,以至于别人看不到他的战绩,后来伤了腿,被人排挤着做了伙夫。

    他为人刚正,有什么说什么,却也经不过有心之人的处处打压,因此就算看到什么也不一定会说,只是个心里知道,边疆那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差事,遇上不好的军官,更是想尽了法子在朝廷的拨款上做文章,以谋利益。

    而这个李默,经过那么多事,也将自己的性子磨平了些,不再那么横冲直撞,只寻着机会将那些人的罪行上报,作为一个没有后台背景的人,所能引起的反响自然可见一斑,渐渐的便有些灰心起来。

    直到他的出现,才重燃了一份希望,等那些人被他整治之后,慕容煜也想过把他原本的军功还给他,却被他拒绝了。

    说是看惯了这里的黑暗,不如做个自在的伙夫来的自在,见他说的不似作假,慕容煜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在以后,攻打北狄的时候,会习惯性的也去听听他的意见,所得到的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因此,对于蒋国公这样棘手的问题,或许在他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事儿,慕容煜对他也是信任无比。

    “李默?这个名字我好像也在哪听过。”

    等慕容煜说完自己的见解后,蒋国公也陷入了沉思,作为一个大半辈子都在马背上度过的人来说,能听到这号人物只能说明被某个将领提过,或许真如慕容煜所说的那样也不一定,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便死马当活马医,看是否奏效。

    “他在军中也曾威望一时,只是功高震主,一个小小的兵卫,却抢了主帅的风头,人人称颂的,军中遍地传播的都是他的名字,人家自然容不下他,慢慢的他就被打压了,甚至于在战场上,也会下黑手,这就是咱们的军队,是以,蒋国公听过不足为奇,只不过他的威望也如同一阵风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但他是个人才,堪当大任,这一点,国公尽可相信我。”

    墨浅倒是好奇,评价这样高的李默究竟是何许人也,可惜战场与她无缘,否则定要上去瞧瞧。

    只是,外有北狄虎视眈眈,内有太子野心勃勃,总不能把慕容煜分成两半用吧,照着皇帝的思维,若是边疆久不能平复,一定会派慕容煜前往,而照着慕容煜的性子,自然会义不容辞的前往,到那时她该怎么办?养养花,逗逗鸟?

    不论在何时,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家眷不得随同出战,目的是什么?一想便知,若是外出的将领生了反意,还可以用其家眷作为牵制。

    但墨浅觉得吧,能生出反意来,自然说明有了孤注一掷的勇气,什么家眷,早就抛之脑后,若大业得成,有多少美人,可供挑选,谁还记得那下堂的,深门苦等糟糠之妻?

    所以说,想和慕容煜上战场的想法,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可能等前脚慕容煜刚走,后脚圣旨就下来,宣她进宫去谈心,都是套路。

    虽说边疆这件事算是暂时解决了,但蒋国公还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一会儿看看墨浅,一会儿又看看慕容煜,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模样。

    墨浅看他这纠结的模样也觉得好笑,而他欲言又止的内容,或许墨浅也能猜到个七八分,说不得与慕容煜有关。

    “外公,有什么说不得的,咱们之间还需那么客套?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吧。”

    既然墨浅开了口,蒋国公也不在那样纠结,将心中的想法一并说了出来。

    “庆元与北狄迟早有一战,更是一场硬仗,说不得煜王爷什么时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便会被派遣去往此地,那时,浅儿你……”

    “外公放心,这些大是大非的道理,浅儿还是看得懂,分的明,我不会拖着王爷的后腿,让他离开也不得安心。”

    一句王爷,自然顺口的就说了出来,若照往常,自然直呼其名,或许是碍着蒋国公的面子,墨浅这一次倒称了慕容煜一声王爷。

    听在慕容煜的耳朵里,却觉得这个称呼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些,使他们显得生分了许多,眼下这个情况却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忍了去,但他的内心里更希望墨浅如同往常那般没大没小,对他直呼其名。

    “如此甚好,我还担心你俩刚成婚不久,非要经过这样的分离,会舍不得,有你这句话,外公也就放心了。”

    蒋国公来时凝重的脸,顿时轻松了许多,终于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容,所有棘手的事儿基本都已解决,眼下才是叙旧的开始。

    这就放心了?那你可能放心得有点早,慕容煜清楚的知道,墨浅绝不是那种甘于屈居后院的妇人,哪怕眼下她看似答应,实则只是安抚蒋国公而已。

    他相信,若他不得已上战场,他前脚刚走,墨浅后脚就会指不定就会溜出,可为了安抚蒋国公,他自然也不会拆墨浅的台。

    “外公,也马上也晌午了,再急也不急在这一刻,用过午饭后再走吧。”

    墨浅看了看天色,的确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再者,好久不见蒋国公,如今见到还真不舍得这么快就分离。

    蒋国公想想也是,遂也答应了下来。

    而一边的慕容煜也道有急事处理一番,便留下墨浅与蒋国公话话家常。

    慕容煜口中的有急事自然是假,只是看墨浅在见到蒋国公后,那从心底里流出来的开心,或许爷孙俩有什么体己话要讲,他就不在一边碍眼了。

    蒋国公与墨浅就这样在慕容煜的书房里聊了许久的天,自然避免不了被问及前段时间那风风火火的传闻。

    一段时间没怎么注意外界的的动向,墨浅竟不知道,她居然成为了酒足饭饱后人们的谈资。

    什么红颜祸水,惹得煜王爷都不上朝了,什么病入膏肓,煜王爷一心念妻,常伴左右,唯恐心上人突然离去,还有更夸张的,说她是妖孽转世,做尽了坏事,如今被神灵惩罚,才会病的快死了……

    听完这些,墨浅不淡定了,怎么都是夸慕容煜,贬损的都是自己?也太区别对待了吧,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慕容煜战对庆元的影响力,的确不是她能比拟的,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能影响到她墨浅算她输。

    “王妃,该喝药了。”

    饭前一碗药又来了,墨浅也慢慢的接受了,不过就不能晚点来吗?一定要当着蒋国公的面将药给她,这人忒太没眼力见了一点,这不是将她前一秒在蒋国公面前信誓旦旦保证身体没什么大碍,这后一秒就被啪啪打脸,墨浅表示很心累啊。

    只想喝完,赶紧让这丫头滚蛋。

    “不是说传闻是假的,这药又是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等那丫鬟一走,蒋国公就发问了。

    “这之前身体的确出了点毛病,但没什么大事,都过去了,现在也只是喝点药巩固一下,你老就别为我操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站在你面前,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呀。”

    现在否认也不可能,只能坦白了去,只是将她所遭受的那些惨状都隐瞒了去,免得让这位本就忧心国家事的老人,还要担心她的状况。

    “浅儿,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让你嫁给煜王爷,也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这是于你最好的,哪怕我知道,那是你心中是不愿的,现在,你们……”

    知道蒋国公想说什么,墨浅便将她未说要的话接了过去。

    “外公,我和慕容煜很好,他待我也很好,这次的病却有些凶狠,也多亏了他,否则我的确是个快命不久矣的人,你不必内疚,这桩姻缘我很满意,你老也就别为这些琐事烦了心。”

    见墨浅这样信誓旦旦的,蒋国公的心里也放心了几分,再看墨浅面色红润,倒也真信了她的话。

    不过下一刻,他就尴尬了,早上来的匆忙,心中揣着事,也没来得及吃完饭,现在都快到晌午,人倒还精神着,就是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原来外公饿了呀,怎么不早说,我让他们早些备下饭菜就是了,不然我先去厨房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点心先垫着,估摸着饭菜也快好了。”

    墨浅也不给蒋国公说不的机会,径直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外公等我片刻就好”,便走出了房门,徒留蒋国公有些忿忿的看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这丢人可丢大发了,所幸墨浅也不是别人,想想便也介怀了,在自己外孙女面前,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而出了门的墨浅也是直奔厨房而去,蒋国公的表情现在还映在她的脑海里,那如同小孩子被抓包一般的小别扭,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爱呢,这一心为国的,竟连饭都忘了吃,真是可爱的紧。

    七绕八绕之后,这才终于到了厨房,径直的走了进去,往糕点区走去。

    “王妃娘娘吉祥。”

    眼尖的下人瞅到墨浅的身影,立刻跪了下来,高声喊着,也意在提示众人。

    于是乎,不过瞬间,呼啦啦的又跪了一地。

    墨浅扶额,要不要这样,随意的说了句起来吧,便又接着寻找自己要的东西了。

    而站起身后的下人,依旧拘谨到不行,每个人都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完成着手中的事,生怕被抓到一点错处,从而得到无法承受的责罚。

    只是每个人的心中都在疑惑,这突然出现在厨房的墨浅,究竟有什么目的,总不会是想来个突然袭击,看他们有没有躲懒吧?

    最终,还是厨房的管事出现,解救了他们。

    “王妃娘娘可是有什么吩咐?”

    看似低眉顺眼,实则姿态端的极好,不会让人高看一眼,也不会让人挑出错处,是个可塑之才,墨浅在心底默默的评价着眼前之人。

    “也没什么事,不过是嘴馋了,想拿叠糕点垫垫肚子解解馋。”

    不过这里还真没看到有糕点的地方,既然他是厨房管事,想必问他也准没错。

    “即是如此,还请王妃娘娘跟小人来,制作糕点的地方并不在此处,而是在隔壁,与煎药在一处,糕点与饭菜在一处,总免不得沾染了油腥。”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看遍了也没找到想要的,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那人的要求。

    等墨浅跟着那人到了糕点房,里面果然没有厨房那里嘈杂,一片火热,这里静了许多,人人手脚麻利,也都不多话,专注于自己手中的事。

    见到墨浅到来,登时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准备一番行礼,墨浅先一步的喊停了,让他们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随手拿起一块刚出炉的马蹄糕,口感细腻,甚是好吃,又挑了几样打算带走,便看到今日给她送药的那个丫鬟也在,只不过距离的远了些,才让墨浅这么久才发现她的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