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爱情独一无二最新章节!

    第三百八十五章医院检查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江海涛在外的事情处理完了,也要回家了,他当时是第一时间给江若琳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挂了电话后,江若琳是既兴奋又纠结,兴奋的是马上就能见到许久未见到的爸爸,纠结的是她现在自己的状态会让爸爸吃惊的,因为今天一大清早江若琳就感到很恶心,比前两天更严重了,洗漱完毕后,正好江妈在做饭

    “琳琳,今天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我就是感到恶心,头好像不怎么疼了。”“先试试体温吧。”十分钟后,试完后的体温显示是36。8度,终于退烧了,江妈不满愁容的脸上总算舒展了一些,但是随后的事情却让他更加紧张起来。

    江妈这顿早餐熬了点小米南瓜粥,弄了一个凉菜(银耳拌黄瓜),主食是鸡蛋饼、艾窝窝,江妈心想这两天江若琳都没好好吃饭,今天这顿早餐应该能让她恢复一下体力。”琳琳,吃饭了啊!妈妈熬的小米南瓜粥,还有一个银耳拌黄瓜、鸡蛋饼、艾窝窝!都是你爱吃的。”“哦,这就来!”但是这个时候江若琳却正在洗手间里面呕吐,她的脸也是面色很不好,其实她心里清楚,应该是怀孕了,在厕所足足呆了二十多分钟,从厕所出来后,江妈觉得奇怪,“琳琳,怎么在厕所呆了那么长时间啊?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没有,就是有些干呕。”“干呕?”等江若琳洗手后,做到了餐桌上开始吃饭时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她妈吃饭。”琳琳,你咋不吃饭啊?;老看着我干嘛?”“我吃不下,难受,想吐。”事到如今,江若琳知道瞒也瞒不住了,索性说了他忙在一起时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前两天江若琳虽然发烧、身体不好,也没什么胃口,但是至少能吃得下饭,但是这次江若琳她刚刚吃了一点鸡蛋饼就往洗手间跑,呕吐不停,喝小米南瓜粥也是如此,可以说吃什么吐什么,就这样又折腾了一上午的时间。

    看着女儿现在这个样子,江妈妈很是难受,这时她的电话响起,原来是江海涛打来的,他告诉江妈说马上到家,在电话里江妈也不方便透露太多,只好先应承了下来,并且告诉让直接进家。看着女儿不断呕吐,江妈是束手无策,急的她哭了起来,看到这个场景把江若琳吓坏了,赶忙上前去安慰妈妈,心里却在想爸爸回来后该如何向他说起,江海涛其实是一个很开明的父亲,按理说江若琳不应该为了这个事情而担心,但是江若琳担心额度是这个事情有些突然,他不知道会不会让爸爸觉得太突然了,最关键的就是她和关哲还未婚,虽然现在是新时代了,但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还是不大好的。其实江妈的哭泣更多的就是源于此。

    笃笃笃…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了江若琳的思绪,江妈擦了擦眼泪,走到门前,打开门,果然是江海涛,江妈接过他手中的一个皮包。”你回来了,怎么样?这次出行累不累?”“还行吧,一切还算顺利,只不过这个客户态度不大好。”江海涛边换着拖鞋边说道,脱下了风衣,挂在了门厅柜上。”对了,琳琳呢?她怎么样了?”他刚问完,江妈眼泪一下就从眼眶中出来了,哭泣着说:“琳琳前两天总是高烧不退,好不容易没事了,今天一早起来就呕吐,而且是吃什么吐什么!”“怎么会这样?我去看看。”其实江若琳在自己的小卧室里已经听到了父母的对话,江海涛正要去看她的时候,江若琳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女儿江海涛也是很激动,看到女儿就上前抱住了江若琳,“琳琳,想死我了!”“爸……-”江若琳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哭了起来,随后江海涛拉着江若琳一起去了沙发上,江妈也坐了下来。”琳琳,其实上次在电话里我就感觉出了力身体不适,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我吗?”其实以江海涛的聪明不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嘛还是要多问问的,再者毕竟也是好长时间没见过女儿了。”我肚子疼,总是有呕吐的感觉,之前是发烧了,前两天还勉强能够吃点东西,可是自从今天就什么都吃不下了,吃什么吐什么,晚上难受的睡不着觉,呜呜…”“慢慢说,不哭啊!”他给江若琳擦拭眼泪,随后江若琳把上次关哲生病,去关家照顾关哲,随后在关家开始同居生活。说到这里,江海涛恍然大悟,以前也就是听江妈说起过一些,好像女儿在和关哲恋爱,听完女儿的话,江海涛回家的兴奋烟消云散,满脸的愁容布满。

    听女儿说完后,江海涛转头就问卢云兰(江妈),“小兰,孩子这么难受,你怎么不带她去医院看看呢?还有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这种事情能中拖着吗?”这时江妈也意识到是自己的不是了,“是我的不好,但是我之前曾经数次劝说琳琳去医院,可是琳琳很排斥。现在我明白了,琳琳是不是觉得去医院后一旦检查结果出来后,你我无法接受呢还有对外界的不好影响!是这样吗?琳琳。”江若琳听完不住的点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抱这些陈旧观念,但是琳琳,你要知道,你们在一起爸爸能理解,但是你们毕竟还没有正式组成一个家庭,还是要注意点的!”“嗯,爸爸我知道了!”“好啦,先不管别的了,检查要紧,咱们着就动身,我开车送你去市中医院检查一下去!”江海涛的话听起来很坚决,这次,江若琳无奈只好和爸爸一起,加上妈妈去医院了。

    很快,他们开车上路了,一辆黑色的长城炫丽。在路上,江海涛觉得忘记了一件事情,“我应该先给胡珊(江海涛的一个老同学是中医院的妇科主任),打个电话提前预约一下,今天是礼拜六,估计医院会人多。”说完,拨通了胡珊的电话,江海涛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并托胡珊能够给她女儿预留一下,胡珊本来今天是休息的,但是既然“老同学有难”这个忙还是不得不帮的,何况江海涛还帮助过胡珊的儿子解决过转校的问题。于是,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江海涛的请求,说这就动身去医院,这样,江海涛悬着的心放松了一半。很快,他们三人到达了市中医院,果然今天是人很多,把车停在了医院内的车位内,江海涛夫妇两人带着女儿去往了门诊楼四楼妇产科,有时,就是这样凑巧,就在他们赶往四楼的路上有人喊住了江海涛,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胡珊。”胡主任啊!你神速了!”“江总有指令,我能不快些吗?这不我也是开车来的,方便的是我家离医院还要近一些!”随后胡珊分别和江若琳还有她妈妈打过招呼后,四人一起快步赶往四楼。

    到了胡珊所在的妇产科诊室后,胡珊一丝不苟地给江若琳把脉,初步断定江若琳怀有身孕了,而为了保险起见,胡珊建议江海涛在给江若琳做做妇科检查,确诊一下。很快,他们带着江若琳做了检查,江海涛夫妇焦急的等待着结果的出来,胡珊不时的安慰两人,但是这种情况下两人复杂心情可想而知,但是胡珊心里却并非这样想,她不清楚原来江若琳还没有结婚而怀有身孕,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后来胡珊告知江海涛结果要两个小时才出结果,等待是一种煎熬,尤其是江若琳这样的未婚女孩而言,对于父母喜忧叁半的。

    做完检查后,江若琳就在胡珊的安排下暂时住进了一个病房,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对于这个家庭很重要的信息,三人怀着复杂的心情去找胡珊,江海涛想好好谢谢一下这位自己的老同学,想今晚在外面请他吃一顿饭,但是胡珊却说这个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更重要的是琳琳,要让她先吃点东西。胡珊又去了自己的诊室,可能是要做一下工作记录抑或交代一下随后的工作,反正这个时候对于这位胡医生1;150850295305065来说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成功帮助自己的老同学解决了这个问题,她的心里也是在一种复杂的心境中度过了这一段时间的,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胡珊作为女人她是有过这种切身感受,她能明白这些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来说意味着好多。她所在的诊室有李柳正来值班,虽然胡珊今天有些累,但是她还是想等到江若琳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之后自己再回去,这不是“好人当到底”的那种奇葩逻辑,而是这些对于一个称职的医生来说是必须的,她要给予病人最好的服务,安抚好病人家属的情绪,虽然胡珊与江海涛有这层老同学的关系,但是这些做事风格都是胡珊由来已久的。

    忙完手头的事情,胡珊时不时的伸出胳膊看时间,此时的诊室只有她和李柳正,又过了一会,胡珊发现时间终于到了该揭晓结果的时候了,快步走出病房,去找在检查室外等候的江若琳父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