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咔擦”一声,巨大的笼子上套着的铁锁被叶蓁取了下来。她显然也很害怕笼子里面这些已经不像狗, 反而更像是怪物的生物, 眼角眉梢均是瑟缩的惧意。

    笼子里的狗似乎也听到了叶蓁取下锁的声音, 开始慢慢的朝着这边靠近,它们的脸隐匿在黑色的发丝之中, 借着昏暗的灯光,反而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周嘉鱼发现这些狗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仔细看去, 会发现他们的动作更像是蹲在地上的慢慢挪动的人,而不是犬科动物。难道这些动物真的要变化成人类的模样?周嘉鱼正在这么想着, 就看到林逐水伸手拉开了栅栏, 直接走了进去。

    虽然很清楚林逐水的实力, 可是看到他做危险的事情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周嘉鱼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害怕惊扰了笼子里的狗。

    林逐水却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似得, 他进了笼子, 朝着角落里叶蓁所说的最先起变化的那条狗走去。

    周围的狗开始低低的咆哮, 有的对着林逐水龇起尖锐的牙齿, 周嘉鱼甚至能看到有透明的唾液顺着它们嘴角往下淌,滴落在地上晕出黑色的痕迹。

    最里面的那条狗本来一直背对着他们,它听到了林逐水的脚步声,身体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但也没有转身。

    林逐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狗,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笼子外面的人大气不敢出,观察着笼子里面的情况。

    隔了片刻,那条狗慢慢的扭过头,它的脸一转过来,笼子外面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笼中的其他狗面容只和人类有个六七分相似,那么这条狗几乎和人类的长相相差无几了。只是这容颜却是十分的丑陋,眼睛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鼻子塌陷,嘴巴也很大,虽然看起来是个人,但五官却处处都在透着不协调。

    林逐水似乎打算直接走到狗的身边,谁知道他刚迈开脚步,屋子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哨声。这哨声一起,笼中的狗瞬间开始接连咆哮起来,情绪变得极为暴躁,甚至有几只开始朝着林逐水围过去,嘴巴大张,一副随时打算攻击的模样。

    “怎么回事?”林珏不满的发问。

    “傍晚到了……该喂食了。”叶蓁也有点紧张,她也在紧张,只是紧张的不是林逐水的安危,而在担心这些怪物会不会从笼子里冲出来,“每次喂食的时候饲养员都会吹哨子……”

    周嘉鱼忽的想到是什么,皱眉道:“你难道没有给他们喂吃的?”

    叶蓁嗫嚅两句,还是说了实话:“怎么喂呀,这些东西这么凶,都咬死人了……哪里还有人敢喂。”

    看来不光是不敢喂食,这屋子里的一群狗都被叶蓁放弃了,可以明显的看到笼子的另一个方向还有排泄物,之前周嘉鱼只以为她是不敢让人清理,谁知道她是连食物都不肯给了。笼子里面饿着的怪狗听到进食的哨声情绪都躁动了起来,慢慢的挪动脚步竟是想包围林逐水。

    林逐水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可在外面的周嘉鱼却有点急了:“不会有事儿吧?”

    林珏道:“应该没事,你先生自己有分寸的。”既然林逐水敢进去,那肯定是有把握,否则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几十怪狗将林逐水围了起来,眼看就要对林逐水发动袭击。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那条狗发出呜呜的叫声,这叫声很轻也很无力,但刚一出口,那些想要攻击林逐水的怪狗们动作瞬间停住了。

    林逐水道:“你倒是聪明。”他显然是在对那条狗说话。

    由外人看来,此时陷入危机的人本该是林逐水,可他游刃有余的神情和那条狗紧张态度一对比,仿佛有危险的反而是企图袭击林逐水的狗。

    林逐水缓步走到了那条怪狗的身边。

    怪狗用眼神打量着林逐水,它的眸子全黑的,粗略一看,像两个黑乎乎的洞,它蹲在地上,目光显得死寂又冷漠,看不见一点独属犬类的忠诚和温和。

    林逐水竟是背对着外面的人半蹲了下来。

    他这个动作搞得周嘉鱼手心里浮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如果在这会儿旁边的狗真打算袭击林逐水,也不知道林逐水能不能反应过来。

    好在周嘉鱼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林逐水在地上大约蹲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期间他似乎在低声说什么,交谈的对象显然就是他面前的那条怪狗。

    “林先生在和它说话?”叶蓁的表情有点怪怪的。

    “可能吧。”林珏随口应了句。

    “不愧是林先生……真是厉害呀。”叶蓁称赞了一句。只可惜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逐水身上,也没人理会她。

    几分钟后,林逐水起身朝着笼子外面走来。

    叶蓁态度殷切的冲了上去:“林先生,怎么样呀?”她倒是没忘记把那铁锁又挂在了笼子上面。

    “叶小姐。”林逐水的语气倒是挺温和的,只是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温柔了,“你应该高兴你只杀掉了两条狗。”

    叶蓁表情一僵。

    “如果这里的狗全死了,那你可能也没有机会来找我了。”林逐水说。

    叶蓁被林逐水的话吓得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梦到什么了?”林逐水问。

    “我……”叶蓁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很小声的说,“我梦到自己也变成了一条狗……”

    林逐水挑了挑眉。

    “还人被扔进了斗场里。”虽然只是寥寥几语,但叶蓁脸上的恐惧,却在表明这个梦境于她而言有多么的可怕,“林先生,这个梦……不会成真吧?”

    面对叶蓁的询问,林逐水却没有回答,薄唇轻启,开口道:“今天天色已晚,先休息吧。”

    一般情况下,能迅速处理掉事情时,林逐水都不会拖延,今天他居然主动开口要求休息,倒是显得有些反常。

    叶蓁听到林逐水这么说,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勉强的点点头道了声好,说自己已经备好了饭菜和住所,让众人先好好休息。

    晚饭很丰盛,不过下午看到了那样的景象,大家都没什么胃口,连沈一穷这个完全不挑食的人也没怎么动筷子,更不用说林逐水了。

    住的地方没有安排在酒店,而是就近安排在了叶家老宅。周嘉鱼本以为叶家人口也应该挺多的,但是进去之后发现除了仆人之外,住在这里的似乎就只有叶蓁和她的舅舅。

    吃完饭,众人都回房休息。

    周嘉鱼的房间在沈一穷的隔壁,他睡觉之前跑到沈一穷那儿聊了会儿天。

    “这个叶蓁肯定还有事儿瞒着我们。”沈一穷怀里抱了包瓜子,躺在床上嗑,“那狗肯定不可能会没有原因就变成那样了。”

    周嘉鱼说:“这狗到底是有什么来历?我记得我当时灵魂离体的时候,在阴间好像也看到这种东西。”只是阴间的那种狗体型更加庞大,身上的气息也更危险。

    “阴间?”沈一穷这才想起周嘉鱼被人一巴掌拍的魂魄离体过,凑过来道,“对了,我都没问你,你在底下到底遇到了什么?”

    周嘉鱼说:“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然后沈一穷就听了个漫长的睡前故事,听完后天已经彻底黑了,周嘉鱼看着缩在被窝里只露出双眼睛的沈一穷,面露怜惜之色,说:“晚安,小宝贝。”

    沈一穷痛苦的说罐儿你变了。

    周嘉鱼说变得不是我,是世界,随后翩然离去,还不忘记关上门口的灯。脏东西见多了,免疫力也开始增强,也就沈一穷这个怂狗子还习惯不了……

    周嘉鱼上床的时候,还在为自己吓到了沈一穷感到自豪,结果等到他一入梦,就后悔了——他梦到了斗狗。

    那是一个喧闹的梦,周嘉鱼好像悬浮的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用铁笼之中死斗的困兽。他的眼前是两条身形巨大的狗,肌肉强健,牙齿锋利,此时正在相互攻击,扑杀腾挪,招招致命。伤痕、血液,刺激着周遭人的神经,有人在欢呼,有人的怒骂。

    周嘉鱼看到它们的眼白染上了红色的血丝,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已经彻底绷断了,其中体型稍大的一头斗犬猛地跃起,一口咬在了另一头的颈项之上,锋利的牙齿深深嵌入了肉中,被咬中要害的那条狗疯了似得挣扎,但随着窒息,它的力气开始变小,挣扎的力度也逐渐微弱。

    赢了,赢了!人群中有女人的尖声大笑,周嘉鱼看到了站在笼边的叶蓁。

    和今天见到的叶蓁相比,梦中的她几乎是两个人了,她脸上带着癫狂的笑意,用力的拍打着栏杆,嘴里发出刺耳的笑声:“给我咬死它,咬死它!!!”

    听从主人命令的斗犬,缩紧了口中的力道,硬生生的将身下的同类咬杀致死。接着,它松开了口,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叶蓁身边,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渴求着主人的宠爱。

    叶蓁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也不在意它皮毛上面刚沾染上的血迹:“你真漂亮,我爱死你了。”她用脸颊蹭着斗狗湿漉漉的毛皮,满目爱意。

    斗犬也高兴的用舌头舔着主人的脸颊,好似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

    周嘉鱼看了这一幕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来不及细想,梦境中的画面便出现了变化。又是一场恶斗,只是这次的败者,却变成了叶蓁之前表现出浓烈爱意的那头斗犬。

    它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奄奄一息的躺在囚笼之中,满怀期待的望着囚笼之外的叶蓁。

    然而这一次,叶蓁却没有上前,她的表情冷漠中带着厌恶,眼神只是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大狗便移开了。

    旁边的人在说话:“叶小姐,看来您的犬王也不行了呀。”

    “赢了三年还要怎样,不过你别得意,我新练出来的狗里可还有比这头还厉害的。”叶蓁冷笑着回应。

    说完这话,叶蓁随口吩咐旁边的人处理掉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大狗。

    周嘉鱼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看见周围的人拿着铁棍走向大狗时,心里还是有些不适的感觉。

    大狗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满是期望的眼神开始变得暗淡,它努力的移动身体,嘴里发出轻声的呜咽,似乎想要靠近叶蓁,让她再看自己一眼。

    可叶蓁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对于她而言,没有了战斗力的狗,和垃圾别无两样。

    铁棍被高高的举起,随即重重的落下,周嘉鱼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到这一幕情形。但耳边铁棍击打在肉体上和大狗悲伤的呜咽,都萦绕在周嘉鱼的耳边……

    本以为这样的行为,已经够过分了,可当周嘉鱼再次睁开眼时,却看到了无法理解的一幕。

    大狗的尸体竟然没有被掩埋,而是被拖回了狗场,剥皮之后用刀砍成了几块。接着,狗场的人将这些肉块全部煮熟,和一些饲料混合在了一起,随后作为食物分发给了狗场里的其他斗狗。

    进食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嘉鱼看着这一幕浑身发凉,他没想到叶蓁的狗场居然这么丧心病狂。

    “这狗吃了其他狗的肉,血性就会被激发出来。”有人在说话,似乎是叶蓁的声音,“这也算我们狗场的独门秘方了。”她笑着,“你瞅瞅,这几年的狗王都是从我们狗场出来的,哈哈哈哈厉害吧?”

    周嘉鱼在这一刻突然对叶蓁充满了厌恶,这个表面看起来温婉可爱的女孩,做出来的却是让人作呕的勾当。同类相食这种事本来只会出现在极端情况下,可叶蓁却把这个当做了独门秘方。

    那条巨大的斗狗死去前不甘心的眼神,再次浮现在了周嘉鱼的心头,他感到心中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暴怒充斥着。

    颈项之上突然有冰凉的感觉传过来,周嘉鱼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人也从梦境之中剥离开来。睁眼开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和窗户之外沉沉的夜色。

    这真的是梦吗?倒不如说更像是某种记忆吧,周嘉鱼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脸上全是汗水。

    “呼……”周嘉鱼呼出一口气,想去厕所里洗个脸。

    此时已经快要凌晨两点,屋中十分安静,只能听到水从罐子里流出来的哗哗声。周嘉鱼洗了个脸,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然而当他回到卧室里的床上再次打算入睡时,耳边却传来了一种非常怪异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啃食肉类。

    这声音离周嘉鱼很近,好像就在门后面。

    “什么声音?”周嘉鱼道。

    祭八也在睡觉,听到周嘉鱼的问话打了个哈欠抬抬眼皮:“吃东西的声音……”

    周嘉鱼:“……”废话果然是最有用的话。

    这声音给人的感觉很不妙,周嘉鱼闭上眼睛想要强迫自己忽视掉这个声音,但是越这么想,这个声音反而越响亮,在寂静的屋子里吵的周嘉鱼快要发疯。

    “我受不了了。”周嘉鱼从床上爬起来。

    祭八道:“出去看看?”

    周嘉鱼说:“有点担心。”

    祭八道:“你担心什么,先生就在你旁边,真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肯定先解决了。”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这声音让人听着太不舒服了,如果不理会,估计一晚上都睡不着。周嘉鱼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先把门打开了一个缝儿,朝门外望了一眼。

    走廊上空空荡荡,原本近的好像就在门口的声音,仔细听去却会发现来源地其实是楼下。

    这下周嘉鱼有些犹豫了,他在想到底要不要一个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如去旁边叫先生一起?”祭八提议。

    周嘉鱼道:“这样可以吗?”

    祭八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先生又不会吃了你。”它眨巴着那双黑色的眼睛态度很真诚的提议着。

    这事儿要放在以前,周嘉鱼是肯定不敢去麻烦林逐水的,但是现在周嘉鱼不似开始时那般害怕林逐水了,犹豫片刻后,被这连绵不断的咀嚼之声吵的心底发慌的周嘉鱼,还是决定去敲响先生的门,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咚咚咚。”小心翼翼的敲了三声,周嘉鱼站在林逐水的房门口前,表情略微显得有些局促。

    门嘎吱一声被打开,林逐水穿着睡衣出现在了周嘉鱼的面前,他声音里带了点沙哑的味道,听起来比平日里要柔软许多:“怎么了?”

    “先生。”周嘉鱼说,“我听见楼下有咀嚼声,想问您听见了没呀?”

    林逐水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见了。

    周嘉鱼说:“我……”

    他话还没说话,林逐水就已然看透了他的心思,道:“走吧,陪你下去看看。”

    周嘉鱼面露喜色。有了林逐水,在恐怖的气氛里立个flag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了……

    这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仔细寻找后,周嘉鱼将目标锁定在了厨房里,越靠近厨房,那

    咀嚼的声音越响亮,站在门口甚至能听到里面传来重重吞咽的声音。

    林逐水看着在门口纠结的周嘉鱼,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进去。周嘉鱼见到林逐水这表情,心中一松,大胆的迈开脚步,进了厨房。

    然而当他看清楚厨房里面的情况后,却愣住了,只见叶蓁的舅舅坐在厨房里,大口的吞咽着一块鲜红的肉。这肉绝对是生的,周嘉鱼甚至还能看到上面滴下的血水,叶蓁的舅舅将肉抓在手中,表情狰狞的撕咬着,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眼神狰狞的抬起了头……那是一种野兽进食时被打扰的表情,凶狠的仿佛随时会扑过来一样。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林逐水却是挑了挑眉,淡淡的道了句:“晚上好。”

    叶蓁的舅舅伸出手重重的抹干净了下巴上的鲜血,咧开嘴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晚、上、好。”说话对于他而言好像是很艰难的事情,努力了很久,才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看来叶蓁说他交流有问题,并不是在撒谎。

    “你是在吃夜宵吗?”虽然画面怪异无比,但好在出现在眼前的是人而不是什么奇怪的脏东西,周嘉鱼缓过来之后也没那么怕了。

    “呜……吃、肉。”他放下了手里的肉,拿纸将唇边被鲜血染红的部位全都擦干净了,“饿。”

    周嘉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道:“那……您继续吃?”

    叶蓁舅舅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他眼神中的凶狠之意消退了,恢复了白日的平和,好像之前周嘉鱼见到的那一幕只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

    “走吧。”林逐水从头到尾的表情都很淡定。

    于是周嘉鱼又和林逐水回了二楼。

    “先生,他怎么一个人在厨房里吃生肉啊。”周嘉鱼小声的说着话。

    “他不是说饿了么。”林逐水道,“人饿了,总会想吃点什么。”

    也不知道是周嘉鱼想多了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林逐水说这话时的表情颇有深意。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脏东西呢。”周嘉鱼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你做的不错。”林逐水突然开口,却是夸了周嘉鱼一句。

    周嘉鱼受宠若惊,道:“先生您夸我做什么……”

    “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先来找我。”林逐水说,“记住了?”

    周嘉鱼听到这话感动极了,重重的点了点头,点完头之后才想起林逐水看不见,又说了声好。

    “还怕么?”林逐水又问。

    周嘉鱼很老实的回答:“不怕啦。”

    “嗯,那回去睡吧。”林逐水的话语停顿了片刻,“若是害怕,可以来我的房间睡。”

    周嘉鱼听完这话立马有些后悔,他刚才就该回答怕的,这样能去先生的屋子里蹭一晚上觉,岂不是美滋滋。

    不过话已经出口,再后悔也没用了,周嘉鱼和林逐水告了别,自己回房休息。好在这下半夜里,他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情况,一觉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周嘉鱼又在餐厅里看到了叶蓁的舅舅,这次他坐在叶蓁的旁边,动作优雅的吃着早餐,全然不见昨晚啃食生肉时的狰狞模样。他看见林逐水和周嘉鱼,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昨天看到了那样可怖的场景,众人夜晚的睡眠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其中叶蓁居然是表现最明显的那一个,她皮肤白,挂在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非常明显,憔悴之色在告诉所有人她昨晚休息的很糟糕。

    见到林逐水后,叶蓁的表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轻声道:“林先生,我昨晚又做梦了。”

    “梦到了什么?”林逐水问。

    叶蓁咬咬下唇,道:“梦到……我变成了狗,然后……被其他的狗,吃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