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chapter 81

    一天一天, 秋意渐浓。

    在杨姝的运作下, 春和对元乾的收购异常迅速。元乾研发部也顺利融入春和研发中心。

    Prime实验室那边,准备工作都已就绪,一切安排妥当,只待13号上午九点的揭牌仪式。

    11月13号那天,Prime众人都起了个大早。

    景明早晨六点醒来, 无声地钻去杜若怀里, 脑袋埋在她脖颈间, 闭目安神。也不再像往日的晨间那般与她亲密做.爱。杜若抱着他,抚摸他的头发, 如同安抚一个孩子。

    两人安安静静躺了十多分钟, 他睁开眼睛,目光清亮, 看她一眼。她凑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他起了床。

    两人都穿了黑色的衣服。出门时, 太阳还没升起。

    驱车半个多小时到墓园,朱韬何望他们也都刚到, 皆是一身黑色。

    早晨七点多,东边的云层还很厚, 天空一片灰白。

    正值秋天,草木枯萎。他们抱着花束沿着墓园的台阶走上山坡, 经过一排排墓碑, 来到李维的墓前。

    青白的碑石上贴着一张黑白色的照片,19岁的李维面孔青涩,稚嫩, 笑容灿烂如阳光。

    景明在他墓碑前缓缓蹲下,目光与照片中李维的眼睛平视,说:“李维,我回来了。”

    我们Prime的所有人都回来了。

    你看,我们都长大了。只有你,永远是少年。

    永远19岁的少年。

    他伸手过去,碰了一下那张黑白照片,他眼眶就红了:

    “李维,当初是我们错了,我错了。我保证,以后永怀敬畏之心,冷静,清醒。”

    景明说完起身,低头用力握了下墓碑,轻拍一下如同拍拍挚友的肩,便迅速转身走去一旁,背对众人,仰头望向秋天灰白的天空。

    杜若没去打扰他,别过头,拿手指拂去眼角的泪雾。

    朱韬走上前,也摸了摸墓碑,微笑道:“兄弟,我们都回来了,也都长大了。今天,我们要重新开始追逐我们的梦想了,带着你一起,重新上路。你在天上,好好看着吧!”

    大家一个一个同他说了话。

    杜若留在最后,她把花束放在他面前,抿唇一笑:“班长,一直没来得及说,谢谢你的照顾哦。今天来看你啦,还有件事情想和你讲。

    邱雨辰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她好像一直没有放下,也不能敞开心怀和别人好好恋爱。她跟我说,你走了之后,她一次都没梦见你。好像不能释怀。如果你能听见,能不能去她的梦里,和她说,让她忘了你吧。

    以后,就由我们来记住你,由Prime来记住你。”

    十束鲜花摆在墓前,生机勃勃;花束之上,少年李维的笑容永远定格。

    景明收拾好情绪回来,眼睛还是红的。

    十人立在墓前,一齐鞠躬。

    一丝阳光从稀薄的云层里洒出来,淡金色的光晕笼罩在他们的黑衣上。

    祭拜完,沉默离开墓前。

    刚走上台阶,迎面碰上李维的父母,牵着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儿。

    景明等人一下定在原地,没做声。

    倒是李维的母亲冲景明笑了笑,低头拉拉脚边的小男孩,道:“思维,叫哥哥姐姐。”

    小男孩儿好奇地仰脑袋,小小的眉眼竟和李维十分相似,也不怕生,脆脆地喊:“哥哥姐姐好!”

    景明说:“你好。”

    李维的父亲是大学教授,也是搞研究的,问:“我看新闻,今天Prime揭牌?”

    景明答:“是的。”

    李父点头,道:“你们要加油啊!”

    景明颔首。

    小男孩儿挥舞小拳头,萌萌地跟着嚷:“加油!”

    景明揉了揉他的头。

    两拨人擦肩而过。

    走出墓园时,秋天的太阳已完全升起,天空浮现出大片淡淡的蓝。

    何望长呼一口气,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景明看一眼手表,八点整。

    “走吧。”

    上了车,墓园远去,繁华都市的轮廓渐渐显现。

    车开进公司园区时,大门外等候的大量记者媒体正通过身份检查进入园区。

    杜若见人头攒动,一时对揭牌仪式充满了期待。

    景明却略略皱眉,看了眼手机里陈贤发来的消息。

    出事了。

    卡在仪式前一小时搞事情,连公关都难以应对。

    正值盛秋,春和园区内的银杏树和枫叶林一片金黄一片嫣红。

    阳光灿烂,研发中心大楼外层是整面玻璃,蓝天白云倒映其中,异常美丽。

    正门口,露天广场一片热闹景象。

    主席台上鲜花盛开,天蓝色背景板上一行飘逸的大字:“Prime实验室启航发布会暨揭牌仪式”。

    车停在侧门前,陈贤等在门口,脸色严峻,上前拉开车门。

    景明下车:“情况怎么样?”

    “肯定有幕后推手,大清早的,话题却发酵得很厉害。”陈贤道,“杨总派人联系网监处了,像这种暴力镜头对受害者家属造成二次伤害的视频是不该传播的。也派人打理了今天参会的记者。但这事有人操控,不知道他们安排的人会不会混进来。您看怎么办?”

    “照常进行。”景明说,拔脚走进大楼。

    “是。”

    杜若一头雾水,正要问出什么事了。

    万子昂碰了她一下,手机递给她。

    她接过来,脑子里顿时一懵,网上疯传着当年Prime No.2撞车一瞬间的视频,扭曲的车身,沾满鲜血的挡风玻璃和地面,血腥,惨不忍睹。

    新闻标题:骄傲冒进致人死亡!利益驱使重返商场?人血馒头啃到几时休?!

    留言全是辱骂:

    “垃圾,害死了人还有脸回来!”

    “无人驾驶那么火,肯定是为了钱啰。”

    “听说死的还是他朋友呢,心里头居然不膈应,也是强大咯。”

    “没那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讨厌人工智能,感觉有天会控制人类。”

    “也不能这么说吧。”

    ……

    杜若第一时间搜寻景明身影,他已进去休息室。回头再看不远处的露天会场,台下嘉宾区已陆陆续续有人就座。

    现在八点四十五,还有一刻钟,揭牌仪式就要开始了。

    杜若追去休息室,推开门。

    景明正拿纸巾擦手,听见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

    杜若抑住紧张:“你还好吧?”

    景明唇角一勾:“我看着不好?”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你别不高兴,掐在这个时间点,肯定是有人故意捣乱。你别中他们的计。”

    “我没那么蠢。只是,”他道,“想整我也不该用那段视频,如果李维的爸妈看到……”

    他们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会再次被撕裂。

    景明将纸巾揉团,砸进垃圾篓,眼里闪过一丝狠意:“等确定了幕后操纵者,我整不死他。”

    杜若脊背一凉,赶紧上去摸摸他的手。

    他看向她,眼神恢复从容不羁,道:“出去了。”

    刚转身,杜若勾住他的手不松。

    景明回头:“怎么了?”

    杜若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上轻碰一下,说:“加油。”

    他唇角一勾,走了。

    露天会场,阳光普照。

    台上花丛绽放,台下熙熙攘攘。

    业内知名的专业人士、工程师、合作方嘉宾、媒体记者都已就位。

    九点整,Prime启航发布会暨揭牌仪式正式开始。

    主持人笑容满面,欢迎到场的朋友。

    做完开场致辞,邀请执行总裁杨姝上台发言。

    杨姝用一部概念先导片介绍了近年来春和科技在市场内的重要行动,以及未来五年、十年、二十年的整体规划。

    思路清晰,定位明确,目标远大,吸引台下无数目光与赞赏。

    下一个环节,景明上台。

    他简短感谢了到场的来宾,随后宣布春和Prime实验室重启,正式涉足无人驾驶汽车领域。

    他言简意赅介绍了实验室未来五年的发展蓝图和即将推出的车型,没有太多的客套话,几句话表达清楚最重要的信息后,便开始了揭牌仪式。

    在全场的闪光灯中,Prime实验室元老级的十个年轻人聚集到主席台侧,广场正中央一块巨大的红布面前。

    十个年轻人排排站好,交换眼神,相视而笑,一同握紧红布的边缘。

    一二三,一起扯开红布,大理石上镌刻着嚣张飞扬的英文单词:“Prime”。

    阳光照在巨石上,散着细碎的荧光。

    镁光灯频闪,台下一片鼓掌声。

    揭牌仪式过后,是发布会时间。

    台上已摆好发言台和座椅,一行人上台就座。

    主持人邀请记者一个个提问发言。

    陈贤带了安保人员站在场边,表情警惕,盯着后排的记者们。

    杜若脸色严肃了,垂着眸,不知在想什么。

    万子昂等人也都比较谨慎,唯独景明,看上去淡定自若。

    记者A:“刚才听了景先生对Prime的规划概述,非常详尽。请问春和对Prime实验室的重建,对重回无人驾驶这一计划做了多久的准备?”

    景明:“春和的成立就是为了无人驾驶,这三年来在市场上的一切行动都与无人汽车相关,人才储备更是长达六年。如今,春和已掌握国内这一领域最好的资源和技术。”

    记者B:“景先生对目前国内无人驾驶领域的现状有何看法,能与我们分享吗?”

    景明:“造势牟利。以次充好。发展不容乐观。春和会致力于不断强化革新技术,提高门槛,争当领头者。”

    这番话极为狂妄,无疑在对鹏程明嘲暗讽。

    记者群里窃窃私语了一番。

    杜若扭头看一眼他那散漫不羁的侧脸,又收回目光垂下眼眸。

    记者C:“Prime才刚重建,能在短时间内推出新车?”

    景明:“春和研发中心的工程师,以及Prime的每位队员,都准备了数年。”

    对方赞许地点点头。

    记者D:“不知道景先生还记不记得我?你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我就采访过你。”

    景明:“有印象。”

    “我没问题想问,就想和你说,今天参加Prime揭牌仪式特别高兴,希望你们越走越远。加油!”

    景明淡笑:“谢谢。”

    几番问答下来,场面和谐。

    很快只剩最后几个提问名额。

    边角一位男记者站起来,拿起话筒,大声问:“景先生对六年前的那场车祸有什么想解释的?毕竟死掉的是你们其中一位队友。而且网络上对此批评很多。”

    现场顿时安静下去。谁都不是傻子,这是砸场子来了。

    杜若脸色变白,抬起眼眸,就见陈贤迅速带了保安准备阻止。

    可景明开口了,还算克制:“当年由于客观条件和技术瓶颈制约,导致Prime No.2撞车……”

    他才开口,记者竟直接打断:“客观条件?!可我听说,Prime No.2之所以车毁人亡,是由于你们的不专业和骄傲自大。你们这样的态度,如何保障未来客户的安全?!”

    景明盯他一秒,要再度开口,不想杜若直接斥道:“听说?你听谁说的?!——告诉我名字!”

    现场鸦雀无声,记者也被问住。

    “看来是没有。听谣言说的?”杜若冷笑一声,质问,“你是新科技网的记者?说话如此不负责任,以讹传讹,你们主编知道吗?当年公安局的调查报告上清清楚楚写了:‘现有的技术和安全防范措施无法支撑车辆整体运行速度和自主意识’。这话的意思就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你现在提这些问题,是质疑办案专家作假,警察渎职包庇?是吗?”

    记者脸都绿了,他哪敢?

    “还有,你刚才说安全问题。意思是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是洪水猛兽,威胁人类安全?偏偏这正是现在国家大力发展推动的项目,你上来说这些危言耸听的话,什么目的?”杜若已是咄咄逼人,“说国家政策失误了?”

    对方涨红了脸,拿起话筒反驳:“你曲解——”

    “你这种人是怎么当上记者的?为获取曝光和关注,歪曲事实恶意污蔑,二次伤害逝者家属,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以后春和科技跟你们网站不会再有任何合作!包括但不限于采访、信息分享、技术交流!”

    话一出口,落针可闻。

    杨姝等人都吃惊了。

    景明看着身边的她,看她气得小脸通红,声色俱厉,藏在桌下的手脚却剧烈打着颤。

    他握住她的手。

    杜若脑子一懵,一下子软了下来,但没敢扭头看景明。她看向台下众人,语气缓和下去,道,

    “各位,当年的车祸,我们学校开过一场发布会。我借用学校发言人的一句话来回复大家,回复网络上的恶意攻击和谩骂:

    ‘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总有让人心碎的失败和挫折,因此,成功和成就才格外难得。希望年轻人们不要气馁,不要灰心,爬起来,继续上路。母校会永远支持你们。’

    这……”

    她深一口气,抑住语气中的颤音,

    “什么是科学应有的态度,这就是。

    景明他……我们从来没有逃避。这也是为什么会选择今天作为Prime揭牌的日子。因为这是我们队友的忌日,因为要用这一天来警醒自己,在未来的路上更加冷静,清醒,不断求索。也与在座各位,共勉。”

    一秒的安静后,有人鼓起了掌。其他人也跟随,很快掌声雷动,为Prime喝彩。

    阳光灿烂,秋意盎然。

    现场重新欢声笑语,气氛融洽。

    发布会散后,景明被不少同行牵绊,留在场内。

    杜若快步逃回休息室,腿脚还在发抖。

    刚才擅自说和新闻网绝交,还扯什么警察国家政策,不知闯祸了没。

    忐忑不知多久,景明开门进来。

    杜若捏着手指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景明拉了把椅子到她对面坐下,双腿张开,手肘搭在膝盖上,倾身近距离看她:

    “是谁说,说话别那么冲的?嗯?”

    杜若头皮一麻,别开眼睛,顶嘴:“那人烦死了,我就是想骂他!”

    景明说:“脾气这么大,也不改改?”

    杜若一愣,抬起头,撞见他眼眸深深。

    她小声:“我刚说的话是不是过头……”

    他轻闭一下眼,摇了摇头。

    “台词想了多久?”

    “一直在想。”

    景明一时无言,低下头,紧紧握住她的手,拇指肚在她手背上一下一下抚着。

    他景明,居然也有被女人保护的时候。

    这感觉还真是,窝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