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chapter 48

    杜若神游般洗完头洗完澡, 擦干身体吹干头发, 倒进软蓬蓬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脑子依然发懵,心跳依然忐忑。

    有种闯祸的感觉。

    慌乱,激动,懊恼, 窃喜, 各种情绪都有。

    而一想到刚才的吻, 她便脸如火烧,一扭身把脑袋埋进枕头, 呜嗷着拿脚哐哐哐踢床板。

    他是解脱了, 可她今晚要睡不着了。

    隔着一堵墙的另一端,景明表面非常镇定, 因为答应了杜若要瞒着所有人。所以回房后, 他竭力克制,过了头, 像心情不爽的样子。

    可李维多了解他,一眼看出他在装, 也不拆穿,任他继续。

    他独自在浴室冲凉时, 扬起的嘴角都快飞上天。

    关灯睡觉后也是, 在黑暗中无声地笑,心里头激动不已,笑一会儿翻个身继续笑, 又一会儿了,换个姿势再笑。

    直到李维实在忍不住吐槽:“卧槽这都几点了。能睡了吗?”

    他这才消停不折腾了。

    那晚,Prime全队的伙伴们都睡了个安稳觉,幸福,满足。

    梦想开启了第一步。

    第二天大家都没早起,中午十一点,集合退房。一群人涌进走廊,景明和杜若短暂地对视一眼便移开眼神,心虚的。

    乘电梯一路向下,大伙儿挤在一起欢快地聊天,他俩也在其中,但互不搭话。他有些忍不住,出门时故意落在最后,偷偷挠了下她的手心。

    她吓一跳,回头瞪他一眼。他却看着前方笑了。

    在宝安机场一起吃了顿午饭,众人原地解散,各回各家。

    景明给大家放了一个多星期的假。8月1号,实验室集合。毕竟,在深圳取得的辉煌已留在深圳,主线任务得重新回到Prime No.2上。

    景明在机场得知杜若不回北京要回家时,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队里有一半是北京的,登机口还在后头。

    大家跟杜若招手告别。

    景明没法做得太明显,磨磨蹭蹭拖在队伍最后头,经过她身边时,低声:

    “早点儿回来啊。”

    “噢。”她小声。

    他和其他男生一道走了,走出一段距离,故作无意地回头望了一眼。

    她已不在原地,去了候机区。

    杜若坐下后,一个人清净了会儿,思考她和景明的关系,仍是有种模糊的不真实感。想来想去没个头绪,索性不管了。

    登机,起飞。

    深圳这座海滨之都很快抛去身后,几天前的光辉和荣耀也稍稍淡去了。

    落到西南边境。

    大巴,小客车,摩托,山路,折腾一整天,她终于再度回到山沟沟中那破败的小泥屋里。

    一时间,恍如隔世。

    她到家时,正是傍晚。

    一只昏黄的灯泡吊在堂屋中央,家徒四壁,墙面上糊着的旧报纸早已发黄剥落。简陋的灶台炊具,破败的桌椅。穿过堂屋走进房间,祖孙三代共同生活的地方摆着三张木板小床。九十年代的木衣柜早已分辨不清原本的颜色,柜门几近脱落。

    杜若轻声道:“不是往家里寄钱了吗?床和柜子怎么不换新的?”

    “都能用,别浪费。”妈妈笑道,“钱要给你攒着。”

    她回头看妈妈,四十多岁的母亲,苍老得像景家的奶奶,她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酸涩,放下行李,转身出去烧火做饭剁猪草去了。

    许久不干农活,还不习惯,睡觉前便发觉胳膊酸涩难受。

    夜里,杜若躺在小床上,听着久病的外婆在睡梦中痛苦呻.吟,迟迟没睡着。

    她悄悄翻了个身,拿出手机,没有未读信息。

    刷下朋友圈,景明在半小时前发了张图片,一盏灯,一台电脑,一杯茶。没有文字。

    他是个从不发朋友圈的人,底下炸出一长串点赞留言。

    何望:“活久见,你他妈终于发朋友圈了。”

    何望:“装B!”

    万子昂:“活久见+1,文艺男青年?”

    李维:“活久见+2,我仿佛看穿了一切。”

    涂之远:“活久见+3,我表示一脸懵逼。”

    朱韬:“活久见+4,掐指一算,必有蹊跷。”

    一直加到27……

    杜若摸摸留言小方框,想点赞,想想又算了,收了手机翻身睡了。

    之后几天,她安心陪着妈妈和姥姥,在家里帮忙做活,烧饭种菜,喂鸡养猪,忙得没心思去想别的事。

    她没主动联系过景明,他也不主动找她,不知是在忙,还是隐约较劲。

    他倒是在Prime群里发过一次消息,说见了言若愚老先生。言老看过他们在深圳的比赛后,联系了他,决定做Prime的投资人。

    消息一出,群里顿时沸腾,留言讨论几百条。

    可杜若在玉米地里捉虫除草,看到消息时已是晚上。

    涂之远还在群里问呢:“诶?小草去哪儿了?消失了?”

    景明回了句:“呵,谁知道。”

    那是四小时前,此刻群已安静。

    杜若没搭理他,放下手机,盛了饭菜上桌。

    一家三口围坐吃饭。

    吃到半路,她小声问:“妈,你记得明伊阿姨的儿子吗?”

    杜妈妈回忆一下:“记得,长得很好看呢。”

    杜若扒拉着米饭,唇角偷偷弯了弯。

    妈妈和善笑道:“他不肯来我们家吃饭,给他端水也不喝。小孩子脾气。”

    杜若笑容就凝了下,接下来几天直接把微信退出登录了。

    这样莫名其妙僵持到一星期后,那晚她上床睡觉时,突然收到景明的短信:“你什么时候回京?”

    她机票是第二天的,但回了句:“多待几天,干嘛?”

    那头没反应了。

    她捧着手机等了两分钟,无果,鼓一下嘴,把手机扔去一旁。

    刚扔下,屏幕亮。

    消息来了:“我明天去找你。”

    她惊得差点儿从床上掉下来:“别来!”

    他奇怪:“为什么?我想去山里玩。”

    她:“我明天回来了!”

    他:“不信。”

    她急了:“真的。我们几个外省的回程机票都是李维统一订的。不信你问他。他没跟你讲吗?”

    他:“。。。。。。”

    “操。”

    “我要宰了他!”

    她正要问怎么回事。

    他:“航班信息发过来。”

    她以为他不信,发过去了。

    他没多说什么,道:“早点休息,明天赶飞机。”

    她:“噢。”

    他:“晚安。”

    她:“安。”

    放下电话,安心睡了。

    第二天,她和妈妈姥姥告别,再一次离开那偏远的小村庄,踏上了前往北京大都市的路程。

    飞机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时,她忽然想起去年的情景。那时她乘火车到北京西站,迷失在汹涌的人潮中,茫然,不安,激动,忐忑。

    如今想起,有些感慨。

    她拉着行李箱走出去,就见景明插着兜,立在出口处等她。

    她不知道他来,远远看见,有些吃惊。

    他倒没什么表情,目光淡淡锁着她。

    两人走到一处了,头几秒没讲话,才一个星期不见,却莫名有点生疏拘谨。

    她小声:“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他不太客气,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

    她心里一暖,可他上下扫她一眼了,说:“晒黑了。”

    “哪有!”她立刻道。

    景明:“就是黑了。”

    她白他一眼,他呵一声。

    两人没再说话,还是有点小尴尬,仿佛一时不知该怎么相处似的。

    他拖着箱子走在前边,她跟在一旁,看一眼他高高的背影,忽而想起去年他在火车站接她那时候,于是,上去就踢了他一脚。

    他一头雾水地回头看她,但没问,也没生气,反而伸手牵紧了她的手。牵好了,又换作十指相扣,轻轻把她带到身边,并排一起走。

    这一牵,自然而然,那一点小别扭瞬间就消失殆尽。

    ……

    出了机场,热浪扑面而来。

    走到停车场,杜若已是一脸的汗。

    而他招摇的橘色跑车格外显眼。待她走近,门自动打开。

    两人分从两旁坐上去,车门关上,他没什么表情地瞥她一眼了,奚落道:“你刚从水里捞出来的?”

    “我特容易流汗。”她拿手背抹嘴巴上的汗,下一秒,一包纸巾递过来。

    她抽出纸巾擦擦,自言自语:“北京好热啊,宿舍里头估计闷死了。”

    他刚插好车钥匙,听见这话,扭头:“你住我家。”

    她一愣,表情不知是抗拒还是抵触:“我……还是回学——”

    他打断:“我妈说很久没见你了。”

    “……哦。”

    “她让你多住几天。”

    杜若还在犹豫。

    他皱眉道:“放个暑假也不主动去看她,你好意思。”

    “……”

    她想想,的确好久没见明伊阿姨了。现在暑假,也该去看看,于是点了点头:“好吧。”

    他眉梢极细微地挑了挑,隔半晌了,问:“想我没?”

    “啊?”她脸一红,别开眼去。

    “说,想我没?”

    “……”她横竖是躲不过,小声,“想了。”

    他看她半刻,唇角弯了一下,突然解开安全带,倾身凑过去。他垂眸看看她的唇,目光缓缓上移,滑落进她眼睛里,认真盯着。意思已非常明显。

    她红着脸,慢慢凑上去,在他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唔,软软的。

    他盯着她,还是不动。

    “……”她于是又把嘴唇碰上去,这次,轻轻抿了抿他的唇。

    刚松开,他却稍稍追上来,含住她的双唇,很是轻柔地含吮起来。

    吻到彼此的呼吸都越来越凌乱急促,他才停下,恋恋不舍地松开她,又在她耳边轻吻一下,低声道:“我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啊,很想你。

    ……

    下午四点多到家,景远山和明伊有工作,都不在。

    杜若待在客房,刚把衣物收拾好,手机响了下。

    景明:“来书房。”

    杜若出门,见陈嫂准备好一大盘水果和柠檬水准备端上楼,说:“给我吧,我正好上去。”

    “谢谢啦杜小姐。”陈嫂也没跟她客气。

    她上三楼,轻轻踹了踹房门:“开门。”

    “没长手啊。”里头的人说。

    “我手上拿着东西!”

    脚步声很快靠近。

    景明拉开房门,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过去放在地上。

    地上一堆控制板、电机、关节、电线、外壳和电池。

    杜若兴奋地过去盘腿坐下:“在做机器人?”

    “嗯。”他应一声。

    旁边传来滋滋的机器声。

    杜若回头,伊娃憨憨从角落跑过来,停到那盘水果旁,大眼睛滴溜溜转一圈,忽然萌萌地开口:“这是什么呀?”

    杜若惊诧地瞪大眼睛:“她会说话了?”

    景明抬头:“啊。”

    下一秒,伊娃笨笨地转过身,扬起脑袋看她,声音糯糯的:“你是谁呀?”

    杜若惊喜:“我是杜若。”

    景明噗嗤笑出一声,揉了揉鼻子:“你傻不傻?”

    伊娃歪头看了杜若一会儿,自说自话:“你这个女孩子脾气不好哟。”

    杜若:???

    “我脾气很好的。”她说。

    伊娃看她半刻,说了一个字:“哦。”

    说完,哒哒跑到景明那边去了。

    “好可爱!”她被伊娃萌得语气都变软了,“她什么时候会说话的?”

    他道:“前几天弄的。呵,又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好萌呀。”她爬去他身边看伊娃,一会儿碰碰她小手,一会儿摸摸她眼睛。

    他侧眸看一眼近在咫尺的她,嘴唇轻弯,继续手中的事。

    杜若跟伊娃玩了一会儿,又爬去角落,指那一堆机器人:“我能看看吗?”

    “看吧。”他无所谓的样子。

    她一一观摩,极其认真。

    他时不时看她一眼,解释:“你现在看的是扫地机器人。”

    “这是买的,还是你做的?”

    “我们家扫地机器人都是我做的。”

    “厉害。”她暗自道,又问,“哪个是你的第一个机器人?”

    “左手边,黑色的,30厘米高。”

    “你第一次做就是人形的?”她惊讶,“你那时多大?”

    “六七岁吧。”

    “哗!”她叹一声,打开开关。机器人慢慢行走起来,她戳了戳,它被推得摇摇晃晃,却没摔倒,她赞叹,“第一次做机器人就晓得弄动态平衡。真的很厉害诶。”

    他没吭声,端起一杯柠檬水喝,杯沿遮住了微弯的唇角。

    他放下玻璃杯,说:“来吃西瓜。”

    “哦。”她重新坐去他对面,啃着西瓜,回头望书架,“这儿的书你都看过?”

    “没。看过的在隔壁书房。”

    “隔壁还有书房?我想去看。”她好奇心起。

    “去吧。”他随意道。

    隔壁书房有三面墙壁的书架。

    果然,十几秒后,传来她低低的惊呼:“天哪!”

    他坐在地上摆弄机器人元件,实在忍不住笑,低头拿手背揉了揉眉毛,嘴角的笑意藏也藏不住,笑得不停拿牙齿咬下嘴唇。

    直到听见她的脚步声回来,他才收住了,认真做着手头的事。

    杜若跑进来,跪坐到一旁的地板上,问:“要不要我帮忙?”

    景明把地上一堆关节和电线拨给她。

    她接过来组装,边小声问:“你的书,借外人看么?”

    景明看她一眼:“你是外人么?”

    她一愣,心尖儿酥酥的,不说话了,乐呵呵地歪歪脑袋,继续组装机器人。

    他抬眸瞥她一下,也垂下眼眸认真做事了。

    两人一直待到下午七八点,丝毫不知窗外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直到某一刻,门外传来明伊温柔的声音:“小景,怎么没见小若啊?”

    下一秒,门被推开。

    明伊推开门时,就见两个孩子坐在地上,头挨着头,一起低头认真弄着同一个机器人。她愣了一下,颇为意外。

    杜若也吓了一跳,忐忑地抬起头,微笑:“明伊阿姨。”

    “小若在这里啊。”明伊笑道,“我说怎么到处没见着呢。”又道,“忘记时间了吧,要下楼吃饭了。”

    景明:“知道了。马上。”

    明伊知道他忙,没多说,关上了门。

    下楼时略略一想,挺意外,这俩孩子什么时候相处得这么好了?

    房间里,杜若没说话,认真帮景明做着收尾工作。

    景明忽问:“你刚才紧张什么?”

    杜若怔了怔,笑道:“没啊,就是突然有人进来,吓了一跳。”

    话这么说,可那一瞬间,心里莫名像做贼一样害怕。

    “有我在,你吓什么?”他不满地说,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下去吧,吃晚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