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帝之医手遮天最新章节!

    秦玉堂没有去睡觉,姚瑾萱也不敢去睡,生怕她会对自己做什么。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姚瑾萱看了看秦玉堂,说道:“唉,你怎么还不去睡?”

    秦玉堂反问道:“你不是也没有睡吗,看你眼睛都红了,想睡就去睡吧,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姚瑾萱一时无言,过了一小会说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别跟过来啊?”

    秦玉堂问道:“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啊?”

    姚瑾萱冷声道:“你管这么多干嘛,反正你不许出来就行了。”

    秦玉堂好像和她杠上了一样:“这里又不是你家,凭什么我不能出去,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说着,秦玉堂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

    姚瑾萱问道:“你出去干什么?”

    秦玉堂白了她一眼:“要你管,另外我也跟你说一声,别跟着我出来啊?”

    秦玉堂出去后,姚瑾萱也站了起来,看着对方这么神秘,姚瑾萱慢慢地跟了上去,出来后,姚瑾萱看到秦玉堂正站在远处的一棵树下面,心里好奇,便悄悄地跟了上去。等走到他身后的时候,姚瑾萱顿时大叫了一声,然后赶紧转过头去,紧紧地闭上了眼。

    正在对着树撒尿的秦玉堂突然听到身后的一声尖叫,也被吓得大叫了一声,剩下的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然后赶紧提起裤子,慌乱的说道:“你怎么在这里,不是不让你跟着出来吗?”

    姚瑾萱现在羞得面红耳赤,过了一会儿急忙解释道:“谁知道你在这里方便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唉,你现在穿好了吗?”

    秦玉堂也被弄得不好意思,随后说道:“好了。”

    刚才一时突然,情急之下,还滴到了裤子上,秦玉堂赶紧打了打裤子,用衣袖遮了遮,免得让她看见。

    姚瑾萱转过头来,脸上有些尴尬。秦玉堂看了她一眼,便向着山洞走去,看到姚瑾萱站在原地不动,秦玉堂问道:“你怎么不回去啊?”

    姚瑾萱低声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秦玉堂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随后哈哈笑了两声:“你放心,我不会像你一样偷看人家。”

    说完后,便朝着山洞走去,姚瑾萱看着离开的秦玉堂,气的跺了一下脚,随后向着另一处走去。

    过了一会儿,姚瑾萱从外面回来了,秦玉堂正靠在一面石壁上,眯着眼睛养神。听到姚瑾萱的脚步声,秦玉堂说道:“今天晚上我来值夜,你困了就去睡吧。”

    姚瑾萱走到另一处空地方,坐了下来,刚才本来很困,现在倒精神了许多,看着秦玉堂闭目的样子,姚瑾萱忽然说道:“我觉得你和其他的那些土匪不一样?”

    秦玉堂睁开了眼睛,郑重的说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土匪。”

    姚瑾萱却轻笑了一声,觉得对方很有趣,又问道:“你不是土匪,那你是什么?”

    秦玉堂坚定地说道:“虽然我们山寨平时也打劫,但是打劫的都是贪官、豪绅,从来不欺负百姓,我们山寨上的兄弟,都是一个个的绿林好汉。”

    姚瑾萱笑的更大声了,有些嘲笑的说道:“你还是绿林好汉,有哪一个绿林好汉会绑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的。”

    被姚瑾萱嘲笑了一句,秦玉堂也不想在搭理她,随后又闭上眼。看到对方不理自己,姚瑾萱好像更加来了兴致:“唉,你叫什么名字啊?”

    “秦玉堂。”

    “秦玉堂?好像一个大侠的名字啊,唉,你认识字吗?”姚瑾萱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了,问题一个接一个。

    秦玉堂则有些受不了了,本来想好好地休息休息,现在也被她吵得又睁开了眼:“我五岁就能读千字文,七岁能背百家姓,十三岁就能写诗文,经史子集虽说不上精通,但也明晓其意。”

    姚瑾萱有些惊讶:“原来你这么厉害啊,那你怎么不好好读书,却跑到山上落草了呢?”

    秦玉堂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眼神凌厉的看着姚瑾萱,随后又闭上了眼睛:“赶紧睡吧。”

    姚瑾萱刚才被他那样的眼神吓了一跳,也不在继续询问,随后也迷上眼睛,开始休息。

    一夜过后,姚瑾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开眼后,发现山洞里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随后伸了一下身子,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走到洞口处,便看见秦玉堂正在练拳,姚瑾萱不由得看了起来。

    过了一小会额,秦玉堂发现了姚瑾萱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便停了下来:“你醒啦,那咱们走吧。”

    姚瑾萱疑惑的问道:“去哪啊?”

    秦玉堂看了她一眼:“当然是去白虎寨了,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质,你是心甘情愿的跟着我走呢,还是让我绑着你走呢?”

    姚瑾萱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人质,顿时心里气恼了起来,怒声说道:“哼,本小姐自己会走。”

    秦玉堂看着她来了脾气,也不生气,随后牵来那匹马,带着姚瑾萱向着山下走去。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山脚下的一条小路上,秦玉堂对姚瑾萱说道:“上马。”

    姚瑾萱看着眼前的马,冷声说道:“我上不去。”

    秦玉堂也明白了过来,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不太会上马,随后伸出手:“我把你抱上去。”

    姚瑾萱赶紧推开他的手:“你别碰我,我自己上。”

    秦玉堂笑了笑,准备看着她怎么上马。姚瑾萱看到秦玉堂有些嘲笑的眼神,白了他一眼,然后走到马前,抓住马鞍,然后抬起一只脚踩在脚蹬上,准备用力上去,看起来很容易,但是做起来却难多了,姚瑾萱只见别人骑过马,看到别人都是这么上的,没想到今天自己一试,原来那么难,自己试了几次,就是上不去。

    秦玉堂在一旁不由得轻笑了起来,看她试了几次没有成功,随后便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腰,猛一用力,将姚瑾萱推到了马上,然后秦玉堂轻轻一用力,也骑在了马上。姚瑾萱坐在他的身前,感觉就像是被他抱着一样,感觉很是别扭,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这样紧挨着,脸上突然有些羞红,心跳也快了起来。

    秦玉堂骑上马之后,也感觉有些不太自在,自己驾着马,姚瑾萱紧紧地挨着自己,不但能感觉到她的体温,鼻子还不断地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可以说,这是秦玉堂第一次这样和一个女子这样亲密,一时有些尴尬。秦玉堂尽量的想理她远一点,但是马背上就这点地方,就是想远一点也远不了,只好这样骑着马向前走。

    之前骑马带着姚瑾萱的时候,她还在昏迷,秦玉堂就让她横趴在马背上,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但是现在姚瑾萱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坐在自己的前面,这就不一样了,这里都是山路,马跑起来更是异常颠簸,两人坐在马背上,也跟着来回晃荡,姚瑾萱则有些着急了:“唉,你别碰我啊,你又碰我,哎呀,我的头,你的手……”

    姚瑾萱抱怨个没完没了,秦玉堂也被她闹得有些受不了了,也吼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要是你在乱喊,我就把你丢在这山里面喂老虎。”

    被秦玉堂这么一吓唬,姚瑾萱安静了许多,虽然不再大喊大叫,但是也嘀嘀咕咕,抱怨连连。就这样,两人骑着马走了将近两个时辰,终于来到了白虎寨。

    看到大当家的回来,看门的人赶紧迎接上去,一人说道:“大当家的,你可算是回来了,昨天夜里,小姐又犯病了,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好了一些,大当家的,您赶紧去看看吧。”

    听到自己的妹妹犯病,秦玉堂一下子着急了起来,随后说道:“你们找个空房间,先把她关起来,我赶紧去看看湘儿。”

    姚瑾萱被两人带着,关到了一间房子里,秦玉堂则焦急的来到秦湘的房间,房间里,秦湘躺正床上休息,一个小丫鬟正在旁边照顾她,秦玉堂赶紧问道:“小蝶,小姐怎么样了?”

    小蝶说道:“大当家的,小姐刚才已经吃了药,现在已经没事了。”

    看到妹妹没事,秦玉堂总算松了一口气,看着静静入睡的妹妹,眼睛里满是关爱。过了一会儿,秦玉堂说道:“小蝶,你好好照顾小姐,有什么事就赶紧跟我说,我先出去了。”

    小蝶应声道:“大当家的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

    秦玉堂离开后,一人便走了过来:“大当家的,那个女子已经关起来了,对了大当家的,怎么没有见到其他的兄弟会大当家的一块儿回来?”

    秦玉堂哼了一声:“其他的兄弟,都被姚通给抓起来了。”

    那人大惊一声:“什么,这个姚通,大当家的,现在我就带人将那些兄弟们给救回来。”

    秦玉堂赶紧制止道:“阿丰,别冲动,现在姚通还不敢对他们下手。”

    阿丰急道:“大当家的,咱们的那些兄弟落到姚通的手上,那还有好吗,这些年咱们没少和他打交道,有好多的兄弟有死在了他的手上,咱们必须赶紧去救人啊。”

    秦玉堂冷声说道:“姚通他不敢对兄弟们下手,咱们的手上,也有他的人。刚才我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就是姚通的女儿。”

    阿丰大吃一惊,随后说道:“大当家的,你说的是真的,那太好了,有他的女儿在咱们的手上,那个姚通就不敢轻举妄动,大当家的,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秦玉堂想了想:“姚通肯定会来找咱们的,咱们先看看他想怎么做,好了,现在你赶紧去弄点吃的,我和她都没有吃饭,虽然姚通的女儿是咱们的人质,但是别亏待了她,还要用她把咱们的兄弟给换回来呢。”

    阿丰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准备。”

    阿丰离开后,秦玉堂便去了关着姚瑾萱的房间,刚走到房间外,便听见姚瑾萱在里面大喊大叫:“秦玉堂,你赶紧把我放出来,秦玉堂,你听见了吗,快点把我放出来。”

    秦玉堂被他吵得有些头疼,然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就算我把你放出来,你认为你能跑的了吗,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你爹过来换人吧。”

    姚瑾萱也知道跑不出去,也放弃了逃跑的念头,索性坐了下来:“唉,我已经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你总不会要把我饿死吧。”

    秦玉堂笑了笑:“我怎能会把你饿死呢,我还准备拿你,把我的兄弟们给换回来呢,你等一会儿,吃的马上就做好了。”

    秦玉堂也是一天都没有吃饭,两人坐在这里,都在等着饭菜送过来,秦玉堂问道:“你叫什么啊?”

    姚瑾萱不耐烦的说道:“姚瑾萱。”

    秦玉堂念了一句:“姚瑾萱?名字挺不错啊。”

    姚瑾萱现在是满肚子的委屈,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一脸怨气的看着秦玉堂,秦玉堂倒不以为意,自己喝自己茶水。

    不一会儿,阿丰端着饭菜过来了,看到吃的,姚瑾萱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凑了过来,阿丰刚一放下,姚瑾萱拿起一个馒头便吃了起来,饿了一天一夜,又赶了这么远的山路,早就是饥肠辘辘,看见吃了,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的稻草一样。

    秦玉堂本来以为姚瑾萱是一位大家闺秀,再怎么样还是要矜持一些的,却没有想到是这个样子,一点文静的样子都没有,便说道:“你吃慢点,别噎着,又没人跟你抢。”

    姚瑾萱也不看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惊讶过后,秦玉堂也拿起筷子,开始吃起饭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