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帝之医手遮天最新章节!

    秦玉堂骑着马,驮着晕倒的姚瑾萱飞快的向着自己的白虎寨飞奔而去。此刻已近黄昏,山路不平,再带着一个人,赶路便慢了许多,等到天已经黑了下来,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不巧的是,刚才秦玉堂急于赶路,不断地鞭打着马,导致马蹄不小心踩在了一个小石块上,受了伤,这下连路都不好走了。

    今天是赶不回去了,反正姚通的人也没有追来,秦玉堂便停了下来,准备在这山林里将就一夜,等第二天天亮了,在继续赶路。

    秦玉堂将姚瑾萱背在身后,然后牵着马,走进了山林,这里山多,山洞也多,在山里面找了半个时辰,便发现了一个小山洞,山洞虽不大,但也能遮风避雨,比露天过夜要好上很多,秦玉堂将姚瑾萱放在山洞里,然后将马拴在洞口的一棵小树上,自己便在周围找一些干树枝,把火生了起来。

    火是升起来了,但是最重要的,就是没有吃的,现在正是冬天,这山里里面也没有一些小动物,更没有一些野果什么的,只能饿上一晚了。

    过了一会儿,姚瑾萱便醒了过来,现在的她,还穿着一身戏服,脸上的妆还没有擦掉。当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旁边一个人也没有,顿时害怕了起来。姚瑾萱赶紧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跑去,现在,她才发现自己身在山里面。

    “你醒啦。”姚瑾萱的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姚瑾萱赶紧回头一看,发现白天领自己进戏台的那个人正向着自己走来。姚瑾萱一下子戒备了起来,惊恐的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又是什么人?”

    秦玉堂并不着急回答他,随后来到她的身边:“你的问题还真多啊,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人质就行了。”

    “人质?”姚瑾萱思索了起来,随后恍然大悟,“你是土匪,你为什么要绑我?”

    秦玉堂有些不满的说道:“你说谁是土匪呢,我告诉你,我不是土匪。”

    姚瑾萱没有想到白天帮自己的这个人竟然绑架了自己,心里又怕又气:“你不是土匪谁是土匪,你现在把我绑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姚瑾萱有些害怕,从小到大,自己基本上都是待在家里读书、刺绣,那里经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已经被吓得有些花容失色。

    秦玉堂看着姚瑾萱,愤恨的说道:“我想干什么,我和你爹有不共戴天之仇,现在他又抓了我的兄弟,我要拿你,去把我的兄弟都换回来。”

    当知道对方和自己的父亲是仇人,姚瑾萱更加的害怕了,很担心对方会杀了自己,身上也被吓得有些哆嗦。

    看到姚瑾萱这么害怕,秦玉堂笑了起来:“你好像很害怕啊?”

    姚瑾萱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也读过不少书,知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样的话,看到对方在嘲笑自己,顿时觉得很没有面子,当即反驳道:“谁害怕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放了我,我爹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玉堂笑得更大声了起来:“你还真是想逞强啊,那好,你要是现在想回去,我不拦着你,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姚瑾萱惊讶的看着秦玉堂:“你说你要放我走?”

    秦玉堂点了点头:“你想走,现在就可以走,我生平从来不欺负女人和手无寸铁的人,今天绑你,也是迫不得已,你现在就可以下山回家,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里可是白虎山,知道为什么叫白虎山吗,那是因为这里有一只很厉害的白老虎,而且还有很多的豺狼,你要是不害怕,就走吧。”

    秦玉堂这么一说,姚瑾萱心里有些害怕,但是自己很想离开这里,又碍于自己的面子,当即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害怕了吗,这可是你让我回去的,你不能再绑我了。”

    秦玉堂不担心她会真的离开,便说道:“我说话算数。”

    对方既然同意让自己离开,姚瑾萱便状了一下胆子,看了看秦玉堂没有拦着自己,便朝着一条小路走去。

    看到姚瑾萱真的走了,秦玉堂也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她一个弱女子,胆子倒不小。等姚瑾萱走了一段路后,秦玉堂便悄悄地跟了上去。现在已经是深夜,山林里除了呼啸的风声,没有别的一点声音,今晚的月亮很暗,在加上头上的树枝,让山里的小路变得更加的漆黑、不辨方向。

    离开秦玉堂后,姚瑾萱刚走了一小段路,便已经找不到了方向,前面已经没有了路,也看不清前面有什么,心里又急又怕,脚下不小心踩断了一截枯树枝,便被吓得大叫了起来。因为不辨方向,姚瑾萱便在这山里面胡乱的走了起来,就这样盲目的走着,姚瑾萱越走越害怕,过了一会儿,更是吓得哭出了声。

    走了有半个多时辰,姚瑾萱一直在原地打转,现在已经是迷路了,从来没有走过山路,这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里急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夜风渐大,气温也越来越低,姚瑾萱穿着一身戏服,脸上还化着妆,看起来有些吓人,现在,姚瑾萱孤立无助,靠在一棵树旁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惊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现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吓得她魂飞魄散。

    不远处,秦玉堂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姚瑾萱,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你不是胆子大吗,现在怎么哭起来了,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姚瑾萱站了起来,现在的她是又冷又饿又害怕,心里也后悔不已,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让那个人绑着呢,要是在突然出现一只狼什么的,自己怕是要死在这里了。姚瑾萱越想越害怕,现在只想赶紧下山,然后又继续在这山里面走了起来。

    一路上,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衣服也划破了好几个口子,姚瑾萱真是害怕到了极点,开始慌不择路,只想着向前走,这在山里是非常危险的。走了没几步,姚瑾萱便感觉到脚下一滑,整个人一下子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然后顺着斜坡,整个人朝着斜坡向下翻滚了下去。

    姚瑾萱吓得惊叫连连,身后的秦玉堂也发现了姚瑾萱发生了危险,立刻冲了过来,然后顺着刚才姚瑾萱滑倒了地方,慢慢地向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道:“姚姑娘,姚姑娘,你没事吧?”

    这只是一个小滑坡,姚瑾萱滑倒后,向下滑了有三四丈的距离,便停了下来,虽然没有受多大的伤,但也被摔得浑身疼痛,手臂上也留下几道血丝,现在躺在地上,不停地喊叫着。

    秦玉堂走下滑坡后,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姚瑾萱,然后立刻走到他的身边,关心道:“姚姑娘,你没事吧?”

    看到秦玉堂过来了,姚瑾萱心里一下子对他亲切了许多,也不用担心今天晚上会死在这里了。秦玉堂小心的将她扶了起来,看到她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也大出了一口气,要是姚瑾萱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姚通肯定跟自己没完,到时候也会连累被他抓住的那些兄弟。

    姚瑾萱站起来后,看着身边的秦玉堂,气道:“原来你一直都跟着我,你是不是想看我出丑?”

    秦玉堂却抱怨了起来:“要不是我一直跟着你,你能不能活到天亮还不知道呢,你现在知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了吧,你这还算是好的,只是滑倒,要是真的碰到豺狼什么的,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你以为这大半夜的,山里面有那么好走啊,一看你就没有走过山路,在原地都绕了三圈了,还没有走出去。”

    被秦玉堂数落了一番,姚瑾萱也没有反驳,现在感觉就像是劫后余生,心里还有些后怕。随后秦玉堂又说道:“你现在还下不下山啊?”

    姚瑾萱气道:“你早就知道我会这个样子了是不是,你是故意放我走的,你知道我下不了山。”

    秦玉堂也承认道:“我当然知道你下不了山,你今天晚上要是不想被豺狼吃掉,就跟我回去吧。”

    经过刚才,姚瑾萱是不敢再一个人继续在这山里面乱走了,现在,也只好跟着他回去了。

    回到刚才的山洞里,姚瑾萱坐在火堆旁,赶紧暖和一下。秦玉堂坐在他的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姚瑾萱,姚瑾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你看什么呢?”

    秦玉堂笑着说道:“我在看你的脸啊,你现在这个样子,哪像个花旦,就跟一个女鬼差不多,刚才看到你这个样子,也把我吓了一跳。”

    姚瑾萱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花旦的装扮,现在戏服没换,连脸上的妆也没有擦,随后赶紧用衣袖去擦脸上的脂粉,一边擦一边说道:“你不许在笑。”

    在脸上擦了一会儿,脂粉差不多都擦掉了,现在,姚瑾萱终于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样子,秦玉堂调侃道:“这样看着就好多了。”

    想到今天自己这么出丑,都是眼前的这个人造成的,姚瑾萱心里非常憋屈,对他冷言冷语,恨不得出手狠狠地打他一顿出出气,但是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过了一会儿,姚瑾萱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秦玉堂也看到她的情况,这让姚瑾萱有些尴尬,但肚子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从中午到现在,自己是滴水未进,刚才有走了那么长时间的山路,肚子早就饿的有些难受了。

    忍了一会儿,姚瑾萱实在是有些饿,便说道:“哎,你有没有吃的?”

    秦玉堂摊了摊手:“我现在跟你一样,也是饿着肚子呢,别说吃的了,现在连口水都没有。”

    姚瑾萱着急道:“那我们吃什么啊?”

    秦玉堂随口说道:“当然是饿着了,再说饿一顿又死不了人,等明天到了山寨,就有吃的了。”

    姚瑾萱气的哼了一声,看来今天只能忍一晚了。

    两人就这样待了一会儿,随后姚瑾萱问道:“唉,要是我爹放了你的兄弟,你就会放了我吗?”

    秦玉堂说道:“要是你爹放了我的兄弟,我自然会放了你,但是你爹那么阴险狡诈,他要是在敢算计我,我就永远也不会放了你。”

    姚瑾萱怒声道:“你不许这么说我爹,我爹不是那样的人,我爹对我可好了。”

    秦玉堂嗤笑了一声:“你是他的女儿,他当然会对你好了,但是他对别人,可就是另一个样子了。”

    “你,”姚瑾萱一时无法反驳,只好哼了一声,也不想再和他说话。

    两人就这样坐在火堆旁,相对无言,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