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曾在你心尖最新章节!

    苏锦城侧头,向神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神父回过神来,手托圣经,开始宣读誓词。

    “不!不要!我不允许你们两人结婚,我不要那个女人得到幸福!”刘靖瑶大吼一声,想要跑到两人的面前去。

    “老实一点!”押着她的两个保镖不客气地吼了她一声,把她押到角落里去了。

    “苏锦城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刘欣妍小姐成为你合法的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下一同生活呢?并承诺从今往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神父将刚刚念过的誓词重新念了一遍。

    “我愿意!”没有任何犹豫,苏锦城便应道。

    “那么刘欣妍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苏锦城先生成为你合法的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下一同生活呢?并承诺从今往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神父又把头转向刘欣妍。

    “我愿意!”刘欣妍与他深情对视了一眼,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底气十足地回道。

    “现在我以上帝的名义宣布,苏锦城和刘欣妍小姐正式结为夫妻,不管贫穷还是疾病,他们都对彼此始终如一,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神父从《圣经》里抬起头来,“现在,新郞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不!不要!我不同意!这场婚礼无效!”角落里,刘靖瑶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般,她奋力想要挣脱开押着她的两个保镖,可是那两人却把她死死拽着,任她怎么努力都挣不掉。

    “抱歉,刚才没有亲自去接你。”摸了一下她的脸,苏锦城的眼里满是疼惜。

    “我都知道的,你不要再自责了。”刘欣妍凝视他,笑得很甜。

    苏锦城神情专注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然后搂过她的腰,像是盖章一般,对准她的唇印了上去。

    “哦!”在场的人全都起哄地向他们鼓起掌来。

    “不要!我不允许你们结婚!你们听到了没有!”刘靖瑶看着两人甜蜜地拥吻到一起,却又无能为力。

    整个教堂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楚萧站在入口的位置,见她终于跟苏锦城幸福地结合了,他的嘴角涌起一抹冰冷的苦笑。最终,他还是失去她了。

    欣妍,这次我是真的要放开你了!你一定要幸福!

    看她跟苏锦城幸福地拥吻在一起,他转身,身影在地上被拉出一道细长的影子。

    陈梦婷转头,刚好看到楚萧那凄然的一笑。看到他看好友的眼神,即使她再笨,也能从那里看出他的心思。

    怪不得她总感觉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忧郁的气质,想不到他竟然暗恋欣妍。

    亲眼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他得是有多伤心绝望啊!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陈梦婷没有一丝的嫉妒,只觉得很心疼这样的他。

    欣妍,你一定要幸福哦!

    跟好友在心里说了一句,她便朝着楚萧的方向追去。

    虽然她很想当面向好友道一声新婚快乐,但她觉得现在楚萧更需要有一个人陪着。这里的人这么多,也不缺少她一个人的祝福,而且欣妍心地善良,她一定会理解现在她的行为的吧!

    仿佛吻了一个世纪,苏锦城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怀里的人。

    “苏锦城、刘欣妍,我诅咒你们,一定得不到幸福!”角落里,刘靖瑶很不甘心地说道。

    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恶毒!

    众人都瞪着她,眼里露出鄙夷。

    “抱歉,我们只会越来越幸福,至于你……”苏锦城揽着怀里的女人,蔑然一笑,“就做好下地狱的准备吧!”

    “不,你们不能那样对我!我是Malesherbes家族的继承人!妈,你快让爸救我!”刘靖瑶将求助的目光移向刘夏莲。

    “如果你在刚才我让你收手的时候就停止你的计划的话,我或许还会替你求一下情的,但你的行为太让我失望了,你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完全怪你咎由自取!”刘夏莲尽管心很痛,但却还是狠心这样回道。

    “不!我是你的女儿,你必须得救我!”刘靖瑶拼命摇头。

    “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把她拉出去!”苏锦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押着她的保镖说道。

    他故意让她亲眼看到他们在神父面前宣誓,然后结为夫妻的一幕,这是对她最好的打击。

    “不,我不要出去!你们放开我!”刘靖瑶不停挣扎,却也难逃被保镖用力拽出去的结局。

    刘欣妍看着妹妹被很狼狈地拖出去,感觉心情有些沉重。不管怎么说,妹妹都跟她是一对双胞胎,她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人才对。而且母亲看到这一幕,应该也会很心痛吧!

    想到这里,她向父母的方向看去。

    刘夏莲低垂着头,用手抹了几下眼睛。

    唉,要是妹妹没有像现在这样扭曲的人格,在她坐牢的时候就改邪归正了的话,那该多好!

    只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妹妹就是因为她心里的那股贪念,亲手把自己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刘欣妍感慨地想着。

    接下来是宴席时间,没有了刘靖瑶的捣乱,宴客厅内一片祥和。

    “恭喜二位终于苦尽甘来了!”看他们过来敬酒,Roberto笑着说道。

    确实啊,回想起来,他们之间出现了太多艰难险阻。刘欣妍都不敢细想这些年她经历的那些。

    “对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叫我软什么小姐吗?”想到以前他对自己的那个称呼,她问道。

    “那个啊,当然可以了!”Roberto张口,正要向她解释。

    “我说雷先生,听说你那家公司最近在拓展业务,正在跟银行谈贷款吧?”苏锦城站在旁边,冷冷地威胁道。

    言外之意,你敢跟她透露一个字,小心你家的贷款泡汤。

    我去!他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太腹黑了,竟然用他的事业来威胁他!

    “那什么,我好像得了选择性失忆症,我也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Roberto找了个借口。

    很好!

    听到他的回答,苏锦城才露出满意的笑脸:“雷先生,我看你们这次的贷款肯定顺利。”

    看到没,这才是笑面虎啊!

    论腹黑,他只服他面前的这个男人。

    Roberto不禁对眼前这个男人又有了一个更深度的认识。

    “我看我还是给你们敬酒好了。”想到自己多说多错,他端起酒杯,向两人说道。

    “哎,你怎么就忘了什么原因呢。”刘欣妍还有些不甘心。

    “该喝酒了。”苏锦城说着,将一杯白水递到她手里。

    这个男人刚才一定是在威胁他朋友吧!刘欣妍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着。看来以后得找个机会单独跟Roberto见一见,他那里应该能挖到不少关于苏锦城以前好玩的事。

    “别打跟他单独见面的主意。”苏锦城喝完杯里的酒,然后说道。

    晕!怎么连她心里在想什么他都知道?刘欣妍被吓住了。有时候他的读心术实在太吓人了,以后她还能有自己的隐私吗?

    “妈妈,我也要喝酒酒!”苏诗皓凑过来,端着一个小酒杯说道。

    今天的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礼服,看起来绅士又不失可爱。

    “你还小,不能喝酒!”苏锦城直接拒绝了他的请求。

    “你们都仗着我小,所以都欺负我!”小家伙不开心了,大家都喝酒,就他不能喝,他才不干!

    见儿子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刘欣妍笑了一下,蹲下身,温柔地摸了摸儿子的头:“点点如果想喝酒的话,也是可以的哦,不过这个酒喝了以后就不能长高高了,你可得想清楚。”

    “那我就只能像现在这么矮了吗?”小家伙似懂非懂。

    “是的,我以前可是听你说你想要长得像爸爸那样高高的,然后保护妈妈呢。”刘欣妍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喝了,我等以后长得像爸爸那样高了,我再喝。”小家伙想了想,觉得现在喝酒太不划算了,于是说道。

    “真是妈妈的乖儿子!”刘欣妍在孩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这孩子也太可爱了!”Roberto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以后我也要生一个这么聪明机灵的小家伙。”

    “首先你得找到一个聪明贤惠的妻子。”苏锦城提醒道。

    “我决定了,我也要找个像软肋小姐一样美丽善良的女人做老婆!”Roberto*,气昂昂地宣誓。

    “拭目以待!”苏锦城递给他一个玩味的笑意。

    敬完那桌,他又揽着刘欣妍的肩膀往下一桌酒走去。

    好不容易才把所有的酒桌都敬完了,尽管苏锦城的酒量很好,但也禁不住这样一杯一杯地喝,一圈下来,他还是有些醉意了。

    “你感觉怎么样了啊?”坐车回到古堡,把他扶回床上躺下后,刘欣妍关心地向他问道。

    “没事。”苏锦城伸手捏了一下眉心。

    今天他实在太高兴了,等了这么多年,他终于把她娶回家了!

    “不行,我还是去让厨房给你熬点醒酒汤吧。”看他的样子似乎挺难受,刘欣妍说着,就要出去。

    “欣妍!”就在她要起身时,苏锦城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拉住,然后往自己身上一带,就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锦城,你先放开我,我得出去叫人给你煮醒酒汤啊!”被他禁锢着,刘欣妍在他的怀里挣扎了一下。

    “你就是我的醒酒汤。”苏锦城闭眼抱着她,将头埋在她的颈间。

    “我哪有那种功效啊,我就出去一会儿,你一直这样醉着多难受啊。”刘欣妍很心疼他。

    要不是刚才他替她挡酒的话,他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不难受。”只要你在我身边。他在心里加了一句。

    真是拗不过他。

    被他抱着,完全不能脱身,刘欣妍有些无奈。

    闻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苏锦城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却又仿佛沉醉在了她的温柔乡里。

    不敢相信,她终于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他*,照准她的双唇便吻了上去。

    她的嘴唇是染了蜂蜜吗?否则怎么会觉得这么甜?

    吻着身下的人,他开始*起来。

    因为想到刘欣妍还怀着孩子,他倒没有再进一步。吻完后,他将刘欣妍抱到怀里,感觉十分满足:“我有些累,先睡一会儿。”

    昨晚因为一直都在担心她,所以他都一夜未眠,刚才是因为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所以他才看起来很精神的,这会儿这样抱着她,让他突然感觉一阵睡意来袭。

    “那你睡吧,我出去看看爸他们。”刘欣妍想要起身。

    “陪我睡一会儿。”苏锦城更紧地把她拥住。

    没一会儿,她就听到从他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

    “你睡着了?”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此刻的他双眼微闭,脸上少有的挂着很满足的笑容。

    呃……这么快就睡着了?

    看他一副睡着的样子,刘欣妍咧开嘴笑了起来。看来昨晚他应该是急坏了吧!

    担心影响到他的睡眠,她没有再动弹,也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

    刘靖瑶被判了无期徒刑,她不服,上诉了两次,最后都以败诉告终。想到自己要在监狱里度过漫漫一生,她就很不甘,于是假装撞墙自杀。

    狱警发现后,打120将她送去了医院。在那里,她趁机将狱警打晕,偷了钥匙打开她的手铐,然后跑出了医院。

    原本是想去找姐姐报仇的,却在出院后跟几个小混混撞上了。

    “大哥,这不是上次花钱雇您弟弟绑架了刘欣妍的那个女人吗?”其中一个小混混认出她来。

    “你们认错了,我是刘欣妍。”见他们来者不善,刘靖瑶说了这句,便加快脚步想要离开。

    “骗谁呢?现在刘欣妍是苏家大少奶奶,走到哪里都是大排场,怎么可能会像你这么落魄,你一定是刘靖瑶!”对方一下便识破了她。

    听他这么说,刘靖瑶赶紧撒腿往前跑起来。

    “妈的,还敢跑,给我站住!”见她跑了,几个小混混朝她追了上去。

    很快,他们便在一条小胡同里把她逮个正着。

    “跑啊!你倒是给我跑啊!”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那个小混混的头目抓起她的头发说道。

    “你们抓我做什么?我当时可是付足钱了的。”刘靖瑶顾不得脸上被打得火辣辣地疼,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

    “那点钱,还不够给你买棺材!”混混头目想起弟弟的遭遇,气便不打一处来,“我弟弟为了你的那几个钱,可是已经断子绝孙了,你说,这个账,我找谁算!”

    看来是苏锦城的人干的。刘靖瑶心下了然。

    “大哥,冤有头,债有主,你弟弟的伤一定是苏锦城派人干的,你得找他算账才对吧。”她对眼前的男人说道。

    “你让我去找苏锦城?那不是明摆着的以卵击石吗?这里的人谁不知道他的势力?”混混头目并不蠢,“既然我没办法找他算账,那就只能拿你出气了!”

    “你想做什么?”刘靖瑶看着眼前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多,还浑身纹满了纹身的男人,内心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好好来清算一下我们之间的旧账了!”混混头目说着,其他的几个同伙也往她的方向更靠近了一些。

    “你们想要做什么?”见他们都露出愤愤的表情,刘靖瑶不停地哆嗦。

    “清算!你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你觉得我们会轻易放过你?”混混头目边说边活动了一下筋骨。

    “我可以帮你们逃出这座城市,去别的你们任何想去的地方。”情急之下,刘靖瑶打算先用这个条件来诱惑他们,先让自己脱险再说。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以为我还会蠢到再相信你的话?”几个人即使再蠢,也不会再相信她说的话了。

    “你们不是想要钱吗?我有钱,我这就去拿给你们!”刘靖瑶说着,就想胡同外走。

    “你自己都是个阶下囚,又怎么可能还会有钱?再说,还是用你来抵更能让我泄愤!”混混头目一手直接把她拦回来。

    一个猛力,刘靖瑶的后脑勺撞到墙上,顿时有些发晕。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顾不得喊疼,她警惕地看着他们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混混头目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你们敢!我可是Malesherbes家族的千金小姐,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的话,我家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验证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刘靖瑶向他威胁道。

    “你还想骗我们?我们早就把你的底细都查清楚了,你已经被Malesherbes家族除名了,William向世人宣布他只有一个女儿,那个人就是你的姐姐刘欣妍!”她的这些话显然对混混头目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了。

    说着,混混头目脱下裤子,然后直接将她按倒在地,就开始去撕扯她的衣服。

    “不!不要!你们这些低贱的人都没有资格碰我!”刘靖瑶拼死反抗着。

    “有没有资格,现在可是我说了算了!”混混头目说着,一把便撕开她的衣服。

    “不是很喜欢拍视频吗?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这样说着,他转身,向同伙递过去一个眼神。

    另一个混混心领神会,赶紧掏出手机,开始给他们录起视频来。

    “不!”

    窗外,响起刘靖瑶凄厉的惨叫声。

    几个混混轮番上场,一直折腾她好几个小时,这才作罢。

    等到苏锦城派来的人找到刘靖瑶,她已经被那些人玷污,此刻蹲在墙角,衣衫褴褛,身上多出好多被虐待打出来的伤口,看起来好不狼狈。

    苏锦城在电话里听说了她的遭遇,倒并不同情。如果她不打那些坏主意,也不会有人那样对她,一切只怪她咎由自取。

    “谁打来的?”见他收了线,刘欣妍问道。

    “李志阳,没什么重要的事。”苏锦城收起手机。现在她还在孕期,还是不要把这些烦心事告诉她好了,免得她难过。

    “哦。”刘欣妍也没多想,打了个呵欠,继续睡觉。

    ………………

    孕期的时候,刘欣妍抽空去监狱见过郑远航。

    “欣妍,我终于把你等来了!”见到她,郑远航难以掩饰他内心的激动。

    此时的他胡渣很深,眼窝深陷,看起来很颓废,再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看他如此,刘欣妍有些怅惘。

    “欣妍,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曾在我心尖。”看着对面的人,郑远航艰难地开口。

    曾经,他有一个很深爱他的女人,只怪他自己不珍惜,最后竟然还走火入魔般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想要杀掉她,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自己是多么可耻。

    “欣妍,我能问你,当初你跟我一起被挂在悬崖边上时,你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吗?你明明很清楚,你那样做很有可能会搭上你的性命。”他看着她,很想知道她的答案。

    “因为你说过的,我曾在你心尖,”刘欣妍回道,“冲着以前的情谊,我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死掉。”

    “欣妍……”郑远航真想狠狠地扇自己几耳光,他以前到底是多糊涂,才会舍得对她下那样的毒手啊!

    “我听说你多次强调,想要见我一面,所以我才来的,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见面。”刘欣妍看着他说道。她来这里,是向自己的过去告别,从此以后,她要开启她全新的生活,而未来,她的世界里只剩下美好的事物。

    “你愿意来见我一面,我已经很开心了。”郑远航凄然一笑,看到她手指上戴着的戒指,他真诚地祝福,“欣妍,你一定要幸福。”

    “我会的!”刘欣妍说得很肯定。

    ………………

    转眼,刘欣妍便到了预产期。可是那两个小家伙愣是在她的肚子里多待了一周,仍不见要出来的迹象。

    这可把家里人给急坏了,仔细咨询了医生后,大家一致同意打催产素。打过之后不久,刘欣妍的羊水就破了。可是宫口却迟迟不能开到能自然生产的程度,疼得刘欣妍直在床上掉眼泪。

    “你快去找医生来看看,我觉得我要生了。”她推了一下一旁的苏锦城,吃力地说道。

    “医生才刚走了两分钟!”苏锦城回答得很无奈。

    “可是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啊!好痛啊!”刘欣妍已经疼出满头大汗来了。

    看她这么痛苦,苏锦城于心不忍:“我看还是剖腹产吧!”

    “不用,其实我还……挺得住!”刘欣妍咬了咬牙。第一胎就已经是剖腹产了,这次她决定自己顺产。

    “可是你……”看着她已经疼得几乎快没办法说话了,苏锦城心里说不出的心疼。女人生孩子怎么会这么痛苦?

    “其……其实也没……没那么痛,我就吓吓你的。”刘欣妍怕他会坚持让她剖宫产,于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脸,向他说道。

    她这是何必呢!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代替她受这样的痛!苏锦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想要给她传递无穷的力量。

    “刘小姐,先吃点东西吧!”护士拿着食物走进来。

    她现在都痛成这样了,哪还有精力吃什么东西啊!刘欣妍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我现在吃不下,等生完了再说吧!”

    “这个是给您增加体力了,为了一会儿您生产的时候可以有力气使劲。”护士又解释道。

    “你还是吃一点吧,我喂你。”苏锦城一听护士这么说,很温柔地劝她。

    “好吧。”不想让他担心,刘欣妍勉强吃了几口。

    苏锦城从来都没有这样伺候过人,他看着她,眼里都是心疼。喂完后,他还细心地给她擦了下嘴角。

    宫口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才算是完全打开了,刘欣妍被推进了产房里。

    在苏锦城的坚持下,他也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听我的话,现在先深吸一口气,然后再往下用力!”医生向她说道。

    刘欣妍听话地照做了,然后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出来了没有?”

    “这才刚开始呢,就像我刚刚教您的,随着宫缩的节奏,有节奏地往下用力。”医生又说。

    这才刚开始吗?可她感觉自己都快痛得死掉了啊!刘欣妍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可为了孩子,她还是乖乖地按照医生说的开始用力了起来。因为上次是剖腹产,所以她也没有顺产的经验,按医生教她的那样往下用着劲。

    “不行了不行了,我感觉没力气了!”她又坚持了大概十分钟,汗水直往下滴,可是却仍然没见孩子出来。她瘫软在床上,感觉自己都快没力气呼吸了。

    “加油,什么都不要想,只要用力就行,我会一直在这里!”苏锦城*,也不管她身上有很多汗水了,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说道。

    看她这么痛苦,他心里很难受。以后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再让她生孩子了,他想不到,女人生孩子会这么遭罪。

    他的话就像是有一股魔力一般,刘欣妍仿佛浑身又充满了力量,再次开始用足了力气往下用力。她的手死死地抓着苏锦城,指甲深陷进他掌心的肉里,她却浑然不觉。

    终于,一身嘹亮的啼哭响彻了整个产房,她才稍微松了一下劲。医生剪完脐带后,便让护士把孩子抱去处理后面的事情了。

    “我看到另一个孩子的头了,准备好再次用力。”医生检查了一下宫口,然后又说。

    “好。”刘欣妍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抱怨了,跟着医生的节奏开始继续用力。

    第二个很顺利地在几分钟后便生了下来。

    “恭喜岑先生,生了一儿一女,大的是女儿,四斤九两,小的是儿子,五斤二两。”医生走过来,对着苏锦城说道。

    “快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刘欣妍顾不上自己还没有从刚才的阵痛中缓过神来,吵着要见一见自己的孩子。

    护士听到她的话,把先生出来的女婴先抱了过来。

    “让我看看!”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苏锦城赶紧扶住她,将她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身上。

    “真的是个女儿呢!”看到襁褓里的小婴儿,刘欣妍忽然觉得自己受的痛都是值得的了。本来检查的时候还说她怀的是一对男的双胞胎呢,弄了半天竟然是龙凤胎!还好有个女儿,要不然诗皓肯定要难过了。

    此时襁褓里的小家伙像是知道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一般,竟然对着两人笑了起来。

    “锦城,你看到了吗?她在朝我们笑耶!”看到小家伙竟然咧开小嘴笑着,刘欣妍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嗯,我看到了!”苏锦城点头。这就是他跟刘欣妍的孩子吗?怎么会让他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过了一会儿,护士又把身上擦干净的男宝宝抱到他们的面前,让他们看了看。

    一家四口先照了一张照片,这才把刘欣妍推出了产房。

    外面,是William、刘夏莲和苏诗皓。

    “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见被推出来了,几人围了上去。

    “嗯,挺顺利的。”苏锦城笑了一下。

    “是妹妹吗?”小家伙嚷嚷着。

    “有一个妹妹,不过还有个弟弟哦。”刘欣妍回道。

    “太好啦!我要妹妹!”一听有妹妹,小家伙高兴起来。

    “可你还有个弟弟呢!”刘欣妍很无奈。

    “我才不跟弟弟玩呢,我就要妹妹!”小家伙傲娇地说道。

    其他人听到这话,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欣妍,你辛苦了!”苏锦城*,不顾有长辈在场,在她的脸颊上印上一个深吻。

    遇见相爱的人是世界上一份难寻的奇迹,能遇到刘欣妍,他才相信了奇迹的存在。感谢上天,让我能在茫茫人海里遇见你。

    爱情是就算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我也只想要你一个。看着辛苦为他生下孩子的女人,他在心里对她说道。

    (大结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