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社区医生最新章节!

    听到妻子在佛堂仍在专心致志地念佛,他就下楼,从车库里开出那辆黑色的丰田越野,驾驶着出了院子,去宾馆与朱云幽会。

    谭平山驾着丰田越野沿着潢水大街一路向西,高大楼宇间的夕阳象个红红的鳖头,露出狡狎的坏笑,路岛上园林工人栽植的玫瑰花一路飘荡着馨香,因为马上就要见到美人,谭市长心里也像开了花儿一样。

    丰田越野一路开到契墟宾馆,远远地,他注意到朱云的红宝马跑车停在院子里。

    朱云已经来到了,浴室里传来哗哗地洗澡声。

    电视里正演着冯小刚导演的《手机》,京都电视台名嘴严守一正与情人伍月在床上颠莺倒凤。

    朱云洗完了,把高高的发髻盘在头上,像古代宫中的贵妃一般,穿着睡衣袅袅婷婷地走进了卧室。

    谭市长也三下两下地脱了衣服,去了浴室冲洗。

    不过三五分钟,谭市长腰上围着白色大浴巾进到卧室里来。

    市长躬身爬上床。

    女主播叫着:“呀,谭哥,你最近眼睛周围有些发青呀?”

    “他娘的,一提起来我说生气,”谭平山一边伸手抚摸着女主播的手,一边躺下来,谈起了阮大诚要提拔吴波当旅游文化局长的事,

    “我非把他这事搅黄了不可。他的手也伸得太长了,上次讨论建委主任人选,他趁着我灰头土脸之机,把根扎到我的政府系列土壤中来,硬把詹恒久那小子拉上去了,成为他的忠实走卒,”谭平山气哼哼地说。

    “平山,你会不会把阮大诚得罪得狠了?那家伙可是个狠角,你看他那年对付魏副书记的样子,你就知道了。”女主持人担心地说。

    谭平山知道,前任管文教宣传的魏副书记,是因为阮大诚抓住了他跟电视台女主持的风流韵事,去省里跟杨正午面前奏了一本,魏求实就灰头土脸地去了市政协,降格当了个市政协副主席。

    朱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谭平山心里也非常清楚。不过他觉得自己不是魏求实,自己在省里有主要领导罩着,本地又有林占山和苏民等死党,他不但不是个软柿子随便阮大诚来捏,而且他觉得自己是只虎,惹急了咬姓阮的一口,也够阮大诚喝一壶的。

    “我其实早就把他得罪了,可是为啥我们还能笑着在一起喝酒呢?说白了,就是相互的利益在作祟。他不希望我今后给他添乱,我呢,如果他能给我分一半利益,我就放他一马,我们平分秋色,各不相扰,可是这姓阮的太贪婪,这两年契墟好几个的重大工程都被他抢过去了。”

    “都那几个重大工程呢?”朱云娇声问道。

    市长掰着手指历数道:“绿原体育馆,潢水大街改造,文化艺术中心,今年的文化广场项目……”

    “是呀,按理说,你是政府首脑,他是管党委口的,他凭什么把项目招标权拿过去呢?”朱云不平地说。

    “这小子比鬼都精明。不知谁给他出了个鬼点子,成立了个什么‘文化产业发展委’,他当了主任,人财物一支笔,真他娘的新出彩……”

    “上次谭哥你不是说省长跟你是铁哥们么?”朱云问。

    “如今省委两套班子,虽然表面上是楚汉相争,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实力不俗的诸侯在看热闹的,。前两年杨正午够强势了吧?也没见他把卢凤安怎么样?说白了,大家面对的就是一个大体的均势,都在暗中窥视着,平衡一打破,出手的机会就来了。”谭市长说。

    “是呀,到时候你可不要手软呀。”女主播说。

    谭平山从床上坐起来,正要动作时,忽然挂在衣架上的西服里的手机响了——

    “他娘的,”他骂了一句。

    他本不想接这个电话,可是又怕错过了重大事件,尤其是卢凤安省长的电话,于是无可奈何地下了床,走向墙角的衣架,

    女主播躺在被子下面,望着走在地毯上的市府一号首长。

    首长的胸肌并不发达,皮肤也有些松懈。可能是因为整天龙虾鲍鱼海参吃着,所以肚子特别地大,好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似的。

    “老谭呀,我那个苹果6,你给我放到哪儿了?”市长夫人在电话中问道。

    谭平山一听是祝玉凤的声音,就很不耐烦地说:“哎呀,我正在跟外商谈项目呢,你别打扰我了,自己在家里找一找吧。”

    “那好吧,你的事重要,你忙你的吧,”祝玉凤挂上了电话。

    谭平山合上电话,急慌慌地又爬上床。

    “哈哈,市长大人说谎都不带脸红的呀。”女主播笑着说。

    谭平山嘿嘿一笑。

    女主播在谭平山的脸上亲了一下,不露痕迹的奉承了一句:“跟你在一起真长学问。不过,我总觉得阮大诚可能还有阴招,你要小心点呀,”

    谭平山说:“阮大诚也就那两下子,”

    两人忙活了一阵子,这才消停了下来。

    “刚才那个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情绪刚上来,就被打断了。”市长气哼哼地说。

    “《手机》是关于谎言的电影,‘手机’是做什么的?是用来说谎的。人不是出生就会说谎的,临死前也极少说谎。”朱云说。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撒谎的中青年人比老人和儿童要多出几倍。中年人青年人都在社会里混,在这种社会环境中,不会撒谎的人是没有前景的。我认识的省里财经委的前任黄主任,他在外面已有一个班的情人,还在省京、评、话和歌舞几大文艺团体寻芳猎艳,以证明自己宝刀未老,雄风未减。”谭平山说。

    “黄主任家里没发生地震吧?”女主播问。

    “没有呀,他妻子对黄主任在外面有几个情人,视而不见,对他说:你只要把乌纱帽保住,把大把的银子拿回来,再有个好身体,其它的我都随你的便。”谭平山说。

    “哈哈,黄夫人真的有水平,处理问题能够提纲挈领。”朱云笑着说。

    “男人到了中年会出现一个功能下滑的趋势,其实偷情或偷欢,主要乐趣不在于情或欢而在于偷。”谭平山深有感触地说。

    “偷来的果子比自家树上的果子香甜得多。”女主播深有感触地说。

    因为妻子和情人韩蕙都在自己面前推荐吴波,希望自己提拔吴波接手旅游文化局长,阮大诚这几天一直把这件事装在心上,虽然他每天各种会议和剪彩宴会等俗务缠身,但是事情的主次大小他还是在心中分得很清的,

    在开了书记碰头会后的第三天,他先找了组织部长赵荣耀来。

    赵荣耀来到阮书记的办公室,端起自己的老上级亲自为自己沏的龙井茶,呷了一口:“呀,这茶味道不错呀。”

    “这是建委詹恒久上次去杭州考察,新从那儿带回的当年新龙井,300元一两的。”市委书记说。

    “嗯,这种茶是中南海特供呀。”赵荣耀内行地说。

    “这种极品给你喝,还真不白喝。”一号首长说。

    “我最喜欢龙井了。”赵部长顺着书记的意思说。

    “农委主任的人选你有考虑没有?”阮书记问。

    赵荣耀说:“目前,农委由常务副主任陈小真同志主持工作,时间已经有了一年。主持工作和实际的一把手还是有区别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更难放开手脚,但从陈小真同志这一年来的实绩看,效果是很不错的。”

    “你们对陈小真考察了么?”阮大诚问。

    “组织部已经完成对陈小真同志的考察,各方面的反馈都不错,我认为陈小真同志能胜任农委主任工作。请书记予以考虑。”赵荣耀谦恭地说。

    阮大诚说:“陈小真同志不错,毕业于农机学院,属于一名技术型干部。”

    “是呀,这种有业务专长的干部,现在还真是不很多,值得我们重视。”赵荣耀说。

    “旅游文化局长的人选,你有过考虑没有?”市委书记说。

    “契墟是个边远市,老的产业结构没有大作为,旅游文化产业是城市新的增长点,转型的希望。所以,这个局的一把手一定要配好,配强,这是书记您创造政绩的主力平台呀。”赵荣耀说。

    “哈哈,那么你具体的想法呢?”阮大诚问。

    “我很佩服阮书记您的意见,吴波在开拓精神,年龄学历都可以,完全能掌管全市旅游文化全局工作的。”赵荣耀说。

    阮大诚心中有些受用,心想,赵荣耀这家伙,做了几十年的组织工作,真是个玩人的老手,自己的想法一下子就洞悉了,

    阮书记在心中这样想着,可嘴上却说:“好,那么在常委会上,你就多介绍介绍他的情况。”

    阮书记说着,就站了起来。

    赵部长走后,阮大诚又把主管宣传文教的副书记张岳中找来。

    “哈哈,找你就是研究一下,旅游文化局长的事。”阮大诚坐在他的身边沙发上说。

    “你上次采取书记碰头会的形式,议一下旅游文化局长人选,很恰当。如果把这个议题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结果可能各种意见相去甚远,难以和谐,局面不好控制。”张岳中说。,

    “我的意思,就是要在书记会上议一议,最终的结果,虽然不能算是决议,却也可以定下框架。书记会参加人数少,更容易形成步调一致。”阮大诚说。

    “对呀。从你来的这段时间看,凡大事他都大体上跟你保持了一致的。而且,为了林占山的女婿,我想他不会和你作对的。他想当市委一号首长不假,或去省里当个实力厅长。可是如果与你闹得不可开交,对谁都不好,孰轻熟重,他心里清楚得很。”张岳中说:

    张岳中说,“我觉得谭平山的意思很明显,无论是一开始他出面替林占山说话,还是现在提出一并进行民意测验,其实都是在为自己争利益,目的性很明确,”

    “你说得有道理。”阮大诚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