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的双面先生最新章节!

    朋友打来的电话,让秦楠的瞬间提起来精神来,乔小姐,他已经多久没有听人提起这三个字了。或许,他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乔诺这三个字了。不知为何,他突然紧张起来。

    活了这么多年,死了又活了一回,他什么没有经历过?他的人生里,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偏偏就是在遇到她的时候,让他格外紧张。他忽然有点儿害怕,怕她以为他是装疯卖傻,又怕她接受不了他现在这副模样。他更怕的是,她回来了,身边却有了别人。

    他曾告诉过自己,即便是她回来时,身边已经有了别人,他依旧是会祝福她的。毕竟,在她的心里,他已经离开了。她若是想要找个人重新生活,那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当年,他们之间的相遇不就是如此么?侧眸间,那张美丽的面容映入眼帘,她的眼睛里总是冷冷的,唯有在看到他的时候,才会有一丝颜色。当然,在最初,那一抹颜色并不属于他。

    看着照片上长发飘飘的她,他想起来了他们初见时。那年她还只是个高中生,最美好的花季年华,可那双眼睛里却有一种与年龄不符的冷漠。尽管她的眼神冷漠,但行为还算是热心,心思也是够单纯的。

    当时他们两个大男人请她带路,她还真的带路了,也不怕他们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那个时候,他就在想,怎么会有这样傻的姑娘?而且还是个漂亮姑娘。

    或许真如他曾经所言,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爱上了那个总是神情冷漠的女孩儿。可是他觉得他们终究不是适合的,毕竟他做的这一行太过危险,而她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于是那一回见面之后,他就再没有打算去见她。但令他意外的是,很快他就在朋友的聚会上见到了他,她是以他好兄弟薛家渠女朋友的身份出现的。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有一些失落,甚至觉得心在疼。看着她静静坐在薛家渠身边,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不管他怎么去伪装,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恰逢有个讨厌的老流氓没完没了的招惹他,于是他二话不说,当着她的面就提了酒瓶子砸破了对方脑袋。或许,他不过是想让她多看自己一眼。砸完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挺可笑的,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博得她的注意又如何?她可是薛家渠的女朋友,自己要是真干点儿什么出来,那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干脆把所有的心思都藏了起来,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说,自己是个绝情绝爱的卧底,对那女孩儿不过是有几分新鲜而已。然后持以这份情感,他遇见了苏言,可能是因为苏言的脸型有点像她,他迷迷糊糊就和苏言确定了恋爱关系。然后迷迷糊糊又被苏言给戴了绿帽子,他承认,在那个时候,他对苏言是有一些感觉的,说起来还是挺生气的。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生气。

    他也没有戳穿,因为他需要继续利用苏言这层关系方能达到他的目的,反正左右都是为了任务,为了给他妈报仇,又有什么关系?怀着这样的心情,他继续执行任务。

    接到任务的那天,他其实很吃惊,也很纳闷儿。这他妈的是什么鬼任务?让他以一个贪婪恶少的身份跟范家合作,获取他们的信任,从他们哪里获得他们家的犯罪证据。这第一步就是陷害乔世国的女儿,当然不是真陷害,也就是做给范家人看。

    他思考了许久,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去找那位乔世国的女儿,然后见到乔世国的女儿时,他的心情更加复杂了。这他妈的什么啊!这是让他去陷害她?他一眼就认出了她,此时她长发飘飘,看起来比之前高了一些,依旧是那么漂亮,眼神还是那么冷漠。

    他郁闷了好几天,最终还是决定执行,毕竟这事又不是真的,赶明儿事情解决了,她还是会好好生活不是吗?

    他当时这样想的,可令他措手不及的是,沈静琬给她下了很重的药量,完全超出了他所说的药量。然后……他的好朋友被砍伤了,而她被送进了监狱里。范家的人针对她,总想着弄死她。

    他想了很久的法子才让她只判了三年,然后又告诉范家人说不能直接动手,让她的精神病自杀好了。三年的时间里,他改变了许多,好友的离开,上面对好友的不闻不问,身边一次次的危险,让他的心动摇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她出狱的那天,他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如他后来对她所言,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变成了恶魔。从好友离开的那一天,从上面不闻不问的那一天,他就变了。他觉得这个世上还真是谁都靠不住,你为组织鞠躬尽瘁,而组织拿你当个屁。他也逐渐的开始贪婪那种生活,带着对母亲死亡的不甘,对名利和权力的贪婪,他步步深陷。

    然后给她下了个套,但他不得不承认,他下那个套是有私心的。比如他强吻了她,这件事着实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就是想吻她,没有任何目的,仅仅是因为喜欢。看着她恼怒的样子,他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因为她的恼怒,是因为她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即便那个人已经死了……

    对,那个时候他以为薛家渠已经死了,于是便心安理得的对她百般纠缠。怀着一颗纠结的心情对她百般纠缠。他想,她若是知道了她当年进入牢狱的真相,是不是……会恨透了他?

    他一直是怕的,他的心情也一直是纠结的,本来他早已经想好了以后的路,想好了如何去利用范家的人。想好了如何利用她,再一次获取范家的信任,可是当他一次次的与她纠缠之后,却发现,对她,他始终是无法真正的去利用。他也开始害怕,他怕他的利用真的会让她有点什么。

    于是,他索性在被她发现所谓真相的时候,又故作深情,先故意让她偷听到他和范世罗的通话,接着又装作想要杀掉她,以此来逼她彻底离开,彻底离开这些是是非非。

    可当她真的要离开时,他又舍不得了,尤其是看到她掉眼泪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子扎了一般。刚刚下定了决心,在看到她眼泪的那一瞬间,那点儿要推开她的决心又烟消云散。于是,他又死死的将她拉住,如何也不肯放开。

    就在他决定与她共度一生时,他的朋友,那个曾经死去的薛家渠居然回来了。看到薛家渠的那一瞬间,他很惊喜,却又很后怕,他怕薛家渠的出现会夺走她,夺走他苦心经营的爱情。并且,他怕薛家渠的出现,会让她知道一切真相,知道他曾经害过她,知道了他是害得她失去青春,知道了他是夺走她前途的,改变她人生轨迹的人。她会怎样?

    他很怕,真的很怕,这种后怕,让他变得越发疯狂。甚至……让他不惜出手去陷害人,陷害他曾经当作好朋友的薛家渠。可他没有想到,这样只会将她越推越远,当她哭着骂他恶魔的时候,他失落,他恐惧,他愤怒。

    那个时候,看到她多和薛家渠说一句话,他也会恨。然而在他固执的认为薛家渠的出现是他们的阻碍时,却忽略了韩子娆对她造成的伤害。那个夜晚,韩子娆险些害了她,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可他又觉得他不能对不住顾允。

    最后的最后,却深深的伤害了她,而后韩子娆被人欺凌,他气急败坏之下误认为是她做的,再一次将她伤害,看着她绝望的样子,他觉得或许他的出现就是她人生里的灾星。或许……离得她越远越好。

    然而离开她的半年里,他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总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她一眼。可他又不敢,他怕自己的出现会给她带来更多的灾难。直至事情尘埃落定以后,他又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她冷漠的样子,他心里难受至极,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说话,他更是恼火。那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恶魔,为了复仇为了自己心底里的欲-望,甚至为了能够让她安安心心的在自己身侧,他什么都做……

    直至看着她哭着求他不要再做那些事情,她说她只想要他活着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他明明不想看到她这样的。

    回忆起往事,秦楠不禁长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开始收拾家里,做好了她已经爱上别人的心理准备,做好一切迎接他的准备。

    他一连提心吊胆好几天,直至看到她独身一人出现在小区门口时,他才松了口气。看着她进门时的惊讶,他不禁在心里暗笑,又有些紧张。但为了保住他那点儿形象,他装作完全不紧张的样子。在她正是惊讶到处张望时,他半靠在门框上,强装镇定喊她说,“乔小姐,不打一声招呼就进了人家的家门,不觉得很没有礼貌吗?”

    她的身体剧烈一颤,那是愤怒的颤抖,她多半以为是家里进了贼,气冲冲的转过身来。转过身来时,却又是惊愕。对上她惊愕的目光,他又笑笑,整个一调-戏的口吻说,“这么看着我干嘛?没看过帅哥?”

    话说完,秦楠却更加紧张了,她会不会被他现在的样子吓到?她会不会看不惯他现在的样子?她会不会……?他心里有一万种揣测,但是无论她怎么想,这一回他都不会轻易放开她。

    “秦朗,你脑子坏了?”她怔了片刻,愤愤问了这么一句,那种愤怒像是曾经对着他闹脾气时的愤怒。

    “我脑子没坏,换来颗脑子而已……”他勾唇笑着,眼睛里的情感更加浓烈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