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价前妻:老公慢点疼最新章节!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亲她

    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安然并没有感觉多不习惯,而担心哑巴的偷渡给人发现,安然打电话回去给沈云杰,请他帮忙给哑巴弄一张护照过来。

    之后几天安然带着哑巴把整个庄园转了一圈。

    安然告诉哑巴,他父母不喜欢人多,所以在后面的花园里面,有时间的时候带他过去。

    结果当天晚上哑巴就去了后面的花园里面,只不过刚刚到了花园就被人看到了。

    安然听说的时候问过哑巴,去后面做什么,哑巴没回答。

    “这里太大了,你如果靠双脚走,可能半个月都走不完,这样,你不如做些什么。”

    安然是商量着,但哑巴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安然给哑巴在庄园里面找了一个管理的工作,哑巴不会说话,让哑巴管理一些用具,这样每天做记录就是哑巴的工作。

    哑巴也愿意做,一开始字写的不好看,安然教他写字,都是手把手的教。

    而哑巴的适应性很强,没有多久,已经完全适应了庄园的生活。

    而安然的第二次手术也到了日子。

    离开前安然和哑巴说不用担心,很快就回来,但哑巴还是想跟着去。

    拉着安然的袖子,哑巴看着她。

    安然说:“我没事,你别担心我,我晚上就回来了。”

    哑巴摇头,拉着安然的手。

    “那你去了不要到处走,我是担心我做手术的时候没有人能照顾你,而且这地方也不安全。”

    哑巴点头,这次倒是很配合。

    看哑巴那么认真,安然只好带着哑巴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安然接受检查,欧阳轩安排了个人看着哑巴。

    但哑巴一直留在手术室的外面等安然,这期间连绝靠在哑巴身边坐下,说了几句话。

    但周围都是外国人,谁都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只是觉得同是异乡人,所以有话说。

    安然的手术历经六个小时,安然出来的时候哑巴立刻起身站了起来,朝着手术室的门口走去,安然被人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人是昏迷的,安然有一部分是神经的手术,如果不全身麻醉,人醒的时候会很麻烦。

    哑巴看见安然,马上去看医生,医生说:“欧阳在里面休息你们去看看他。”

    哑巴回头看连绝,连绝马上去里面看欧阳。

    医生看哑巴还不走,他才说:“手术很成功,放心,三年后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对方虽然用的是外语,但哑巴精通几个国家的语言,不可能不知道。

    哑巴的眉头深锁,低头注视着已经睡着的安然,低头亲了一下安然的嘴唇。

    医生并没有觉得奇怪,既然能在这里出现,应该是亲密的人。

    只是哑巴的穿着有些不一样,比不了欧阳轩和安然,总有些不协调的地方。

    医生推着安然去病房那边,哑巴马上跟了过去,到了那边安然已经醒了,第一眼看到哑巴,有些茫然,最初看见的时候有些像阮惊云的地方。

    麻药没有全过,安然只能眨眼,哑巴忙着去叫医生,医生从外面进来,有专门的人照顾术后的安然。

    医生给安然做检查的时候哑巴一直盯着安然看,安然自己都能感觉到全身没有力气,医生动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一摊软泥。

    感觉是一点点的恢复的,医生检查完安然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医生退后看了一会安然,交代了哑巴一些人才去外面。

    但医生都是特别安排的,不会走,坐在外面等。

    等医生出去安然才叫哑巴过去坐下,不要但心。

    哑巴坐下,用纸巾给安然擦着虚汗,安然抬起好的那只手给哑巴也擦了擦。

    “我没事,你帮我去看看我哥,他做了六个小时。”

    哑巴起身去看欧阳轩,连绝从对面跑过来,说是欧阳轩虚脱正在抢救。

    安然门口的医生并没有起来,哑巴看到的是医院里面的井然有序,所以他又回了安然那边。

    安然在里面正等着消息,哑巴回来后坐在她身边,但却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安然问:“我哥呢?”

    哑巴摇了摇头,安然问:“没找到?”

    哑巴不回答,安然看了一眼门口,朝着门口喊:“医生。”

    医生从门外进来,安然问医生欧阳轩的情况,医生告诉安然,人没事,在休息,可能要过一会过来。

    安然道了谢医生去了外面,安然看向哑巴,哑巴倒了水给她,给她放了一根吸管,把吸管送到她嘴边。

    安然吸了一小口,摇了摇头不喝了,注视着哑巴:“你知道我哥太累了,不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么?”

    哑巴也不回答,把水杯放到一边,回来继续坐着。

    安然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她现在也没力气出去,躺着躺着还睡着了。

    不过等安然睡醒的时候睁开眼睛去看,欧阳轩已经没事回来了,人就在一边陪着安然,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哑巴也在,但他还是在原来的地方坐着,安然也是服了。

    “你怎么一根筋,倒是起来活动活动,椅子是租来的?”安然打趣道,睡了一觉好多了,全身的力气也都回来了,只是手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安然有上一次做手术的经验,这次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

    疼肯定会疼,但是并不会那么严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特别是这次打了石膏,连同半截小手臂都打了石膏,这种情况下,安然没有任何担忧的。

    但安然看哑巴像是很担忧,所以说:“你也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我哥的手术都是会成功的。”

    “也不全是,没有百分百的手术,别把你哥说的那么传奇。”欧阳轩可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就算是亲的也不行。

    做人要谦虚一点,低调!

    “呵呵……”

    听到欧阳轩说话,安然呵呵的笑了起来,灿烂的小脸极少会像是个小孩子一样笑得那么高兴开怀。

    哑巴注视着安然,有些出神。

    安然还笑他:“傻了呀?”

    哑巴给安然扯了扯被,这才起身从安然面前离开,去洗手间里面。

    等哑巴出来安然已经和欧阳轩说了一会话了,兄妹聊的正愉快,哑巴出来两个人不说了,安然朝着哑巴那边看,哑巴回到安然身边坐下,好像连体婴儿一样,已经长在了床沿边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