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爱你隔着云端最新章节!

    两周后。

    秦书勤推开门,看到蓝永晗依旧双目毫无焦距地盯着天花板。

    “永晗,看看谁来看你了。”

    蓝永晗不为所动,晨歌死了,谁来不来,有什么区别?

    秦书勤对门口外的人说道:“萧小姐,请进来。”

    门外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可以吗?”

    蓝永晗的手动了一下,这声音,萧晨歌!

    他滚下床,光着脚跑向门口,他就知道,晨歌不会死!当年她没有死,她怎么可能死?

    果然,三步之外,站着一个女孩。

    她有一双清亮平静的双眸,穿着一件叫做“江南烟雨”的旗袍,她仿佛从三月的烟雨中走来,带着另一个时空的气息,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

    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婴儿睡着了,睡颜安详。

    蓝永晗扶着门框,才没有摔倒。

    “元慧姐!”

    秦书勤闭门离开了,将蓝永晗和萧元慧留在房中。

    “蓝永晗,这是你和晨歌的孩子。”

    蓝永晗瞪目结舌,婴儿?怎么可能?他们最近……不过十几天的事情。

    萧元慧点了点头:“蓝永晗,你现在应该知道,晨歌并不是人类了吧?”

    “……是。”

    这几天,他努力回想,回想,很多很多事情,萧晨歌的确不是这个世上的人。她来自遥远的他乡,包括程子墨。

    “蓝永晗,我也不知道晨歌具体是什么,但有一点我知道,她是卵生的。你们的孩子也是如此,她经过了十年的孵化,最近才化成人形。”

    那就是当年了。

    这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蓝永晗激动地从萧元慧手中接过那个婴儿,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孩子一无所知,依旧酣睡。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在胸中升腾,他低下头去,怜爱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

    萧元慧说:“你父母已经做过DNA检查,她就是你的女儿。”

    蓝永晗一滴眼泪掉在襁褓上,这十年……

    “当年,我的确听到了周晓峰和龙泰来的事情,但他们并没有撞我,而是打算给我封口费,撞我的是程子墨。他可能在我身上施展了某种法术之类的东西,所以,他死了,我才活过来,才能站在你面前。”

    听到这里,蓝永晗并不觉得奇怪,这几天综合前后仔细想一想,种种迹象表明,他是被程子墨牵着走。

    “他就是要晨歌和你分开,因为我出事,你们不可能再有结果。果然,你们一分开就是十年。这十年,他在晨歌身边,对晨歌无微不至。直到你回来,他慌神了,故伎重施,这一次,他要你死。我不知道程子墨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他没有伤害晨歌的意图,他爱晨歌,他的爱,不比你少。只可惜,晨歌始终没有放下你。”

    蓝永晗的心揪起来,如果……

    “我本来必死无疑的,晨歌带着我跳了海,用她从海底取回来的寒冰养着我。我家冰箱里有个可乐瓶子你应该见过,那就是她从海底取回来的寒冰,而兜兜,是海底神兽。每次,她去海边,要取那寒冰,需要兜兜帮忙。”

    所以,她头上湿漉漉地。

    蓝永晗脑海中灵光一现:“那么,那个什么梅佑其实也是她……”

    “是。这些年,我其实并不完全没有意识,晨歌什么都和我说,我醒着的时候,能听到她说的话。”

    蓝永晗的一颗心落下来,带着劫后重生的喜悦:“那么说,她有钱,是真的有钱了,还好,还好,不是卖……”

    “当然不是卖……了。她的本事很大,要得到一些深海稀罕东西,轻而易举,她就是用那些来换钱的。当然,还有海澄实业,都是她的。”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其他事情?比如,她从哪里来?”

    “没有。她只说,将来,她有千年万年的漫漫长夜,有千年万年的寒冷在等待。我无从推测,她到底来自哪里,又将怎样。”

    这和当初对他说的一样,但他却从未真正重视过这句话。

    蓝永晗失望地低下了头。

    他为什么会和别人一样,觉得萧晨歌不正常?其实,她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没有不正常。若是自己早点去想她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个悲剧?

    “不管晨歌是不是人类,我们姐妹的感情是真的。所以,虽然我能理解晨歌对你的感情,却不能原谅你。”

    “对不起,元慧姐!”

    “这个孩子,我要带走,你可以经常来看望她。”

    蓝永晗沉默着,这是他和晨歌的骨血,这是晨歌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

    “你将来还会结婚,会有你自己的孩子……”

    “不,我不会!元慧姐,将孩子留下来,留下,好吗?”

    萧元慧从蓝永晗怀中抱过婴儿,“别傻了,蓝永晗。青春是一场终将散场的电影,不管你在看的时候多么投入,灯光一亮,你转身就会踏入人来人往的滚滚红尘。因为你看这场电影还算投入,我才将孩子抱来给你看一看。如果你真的以为我会将她留下,那就大错特错了。一个卖电影票的,怎么可能让你白白看电影?”

    “可是……”

    萧元慧笑了笑:“别忘了,还有兜兜,它可不是好对付的。”

    蓝永晗脑海中浮现出兜兜那古怪的神情,有些丧气。

    “这是晨歌留下的唯一笔迹,晨歌大概设置了某种机关,我看不到其中的字,给你做个念想吧。其他所有和晨歌有关的东西,很奇怪地全都不见了。”

    萧元慧走后。

    摩梭着手中薄薄的笔记本,想起萧元慧离开前的话,蓝永晗缓缓翻开了笔记本。

    第一页,只有短短一行字:“如果你看到这卷书,那就说明,我已经不在,青春的那场戏,最终曲终人散。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给了我一个盛宴,我用一生去埋单,纵然知道无法拥有,纵然知道只能怀念,可我依旧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我只能心存侥幸,希望老天对我慈悲一点,希望自己清醒的时间短一点。如果侥幸不再,其实我会更勇敢。不用畏惧,漫长的岁月里,另有他人,在等待。”

    落款人——

    沧海遗珠。

    再往后翻,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蓝永晗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雪了!下雪了!”

    窗外,隐隐有人在欢呼,唤回了他的神思。

    蓝永晗缓缓推开窗,果然,一片一片雪白的雪花从天空飘下来,这么晶莹剔透的雪花,透着淡淡的蓝色,像是来自遥远的他乡,来自遥远的时空。

    当雪花飘过窗前的时候,灯光里,几乎能看清那雪花花瓣,每一瓣,似乎都藏着一个过往。

    就在落地的那一刹,雪花花瓣和大地交融,再也看不见。

    (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