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余生太久,爱你会痛最新章节!

    “还不知道,你帮我找条绳子把他绑起来!”瞿霖边说边冲回床边。

    陆璐闭着眼睛,手臂上全是血,瞿霖一把将堵她嘴的抹布扯了出来,摸了摸她的手腕,还有脉搏,他赶紧解开绳子抱着她叫道:“璐璐……”

    那女人也看到了一屋子的血,惊得捂住了嘴,半响才反应过来叫道:“要报警吗?”

    “不用。”瞿霖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孙裴昀说:“你帮我把他绑起来,我会找人来清理的,对了,今天这件事麻烦你保密,我会重谢你的!”

    瞿霖找了条毯子包住陆璐,对女人说:“我先送她去医院,这里就交给你了!”

    “哦……好!”女人紧张地答应着,看瞿霖抱着陆璐下去,赶紧去找绳子,这屋里哪有绳子,她一急就把床单剪了,把孙裴昀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

    ***

    瞿霖飞快地把陆璐送回别墅,边打电话让周医生带人过来,这不能送医院,一来他的身份容易引起别人注意,而来要是曝光了,陆璐在陆伟良那边也交不了差,所以瞿霖第一反应就是把她带回家。

    到家周医生也风风火火赶来了,看到陆璐满身都是玻璃划伤的伤痕,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客气地问道:“谁和你有仇啊,怎么把她伤成这样?”

    “别说了,赶紧救她!”瞿霖现在恨不能给自己一拳,明明知道孙裴昀有问题,怎么还放心陆璐跟他去约会呢!

    周医生就不多话,和带来的两个护士赶紧给陆璐清理伤口,酒精一碰到陆璐,她就惊醒了,没看清人就哭叫道:“救命……”

    “璐璐……我在……”瞿霖听到就赶紧冲了过来,爬上床将她抱进了怀中:“璐璐,没事了,我在……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的!”

    陆璐睁开眼,看到瞿霖还有熟悉的周医生,就止住了哭,偎进了瞿霖的怀中,浑身抖的厉害。

    “没事了……你不会有事的!”瞿霖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示意周医生继续。

    伤口深的深,浅的浅,被酒精一清洁,就全暴露在瞿霖眼中,一时间让他心疼的要命,很想马上就冲过去将孙裴昀千刀万剐。

    陆璐被酒精辣的疼痛难忍,她紧紧咬着牙关忍受着,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把瞿霖的衬衣都弄湿了。

    好不容易包扎好,周医生又给陆璐开了些消炎的药,才带着护士走了。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陆璐颤抖着问道。

    “乖,都过去了,别想了!你先睡一下!我会陪着你的!”瞿霖扶她躺下,在她身边也躺下了,把她抱进怀中依偎着自己。

    陆璐却睡不着,固执地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瞿霖无奈,一边抚摸着她的背,一边说:“我那天听说你要和他订婚,就让江南去查查他,今天江南打电话说找到他前女友了,告诉了我一些他的事,我一听就替你担心起来。给你打电话没人接,就给你助理打电话……”

    他把后面发生的事简要地说给陆璐听,最后问道:“那畜生对你做了什么?怎么把你伤成这样?”

    陆璐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哽咽道:“他疯了……我不过就打破了他的酒杯,他让我清理干净,玻璃渣划破了我的手,流了血,他……他让我舔干净……我……我……”

    她一想到刚才那惊恐的一幕,就说不下去了,紧紧地抱住瞿霖,浑身颤抖。

    “没事了!别想了!”瞿霖安抚道,陆璐还是流泪,瞿霖无奈,抬起她的下颚轻轻吻了上去。

    熟悉的触感,温柔的吻让陆璐慢慢止住了哭,她睁眼看着瞿霖,半响才移开问道:“为什么要关心我……你不是说我们结束了吗?”

    瞿霖摸了摸她的唇,才说:“你想一直这样吗?就算我不能给你婚姻,你愿意和我这样一直下去吗?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没结束……”

    陆璐看着他,不说话。

    瞿霖叹了一口气,说:“我不会勉强你的,我给不起你婚姻,就不该束缚你……璐璐,我只想说,只要你愿意,这栋房子你随时可以进出!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之前对你的承诺都是有效的,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不会在外面乱来的……这一次,选择权在你手上,你想什么时候结束都可以!”

    “那我要是永远不愿结束呢?”陆璐问道。

    瞿霖看看她,伸手将她搂进了怀中:“你要是不愿结束,多长时间我都陪着你!”

    陆璐就沉默了,多长时间都陪,一辈子也陪吗?如果是这样,那没有那张结婚证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她窝在瞿霖怀中,有些恍惚,这男人还是像上次地震后一样给了自己安全感,这是她在其他男人身上找不到的,似乎只要他在,她就没有什么顾虑,该接受他的建议吗?

    想着想着,她就睡了过去。

    瞿霖直到她不再颤抖了,才悄悄起身去书房打电话。

    他刚才已经让人去那套房子里接手孙裴昀了,这时只是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对方说:“霖哥,他已经醒了,被你打掉了两颗牙,踢断了两根肋骨,怎么处理?”

    “他活该的!”瞿霖咬牙切齿,想了想说:“那女人呢?”

    “我让她回去了,她答应保密,说如果你想告他,她会作证的!还给了我联系方式。”

    “嗯,等江南回来我会让他去谢他的。把孙裴昀放了,就丢在那,谅他也不敢报警!过后再找人收拾他!”瞿霖冷冷一笑,他不弄得他倾家荡产就不姓瞿。

    “好,我们这就走!”对方挂了电话。

    瞿霖抽了支烟才打电话给江南,江南已经在飞机场了,听到这事很无语,埋怨道:“霖哥你老了,这事明明就可以避免发生的,你怎么不找两个人保护嫂子啊?难道就想英雄救美表现自己啊!”

    “混小子,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瞿霖忍不住骂道:“我瞿霖想征服一个女人有的是办法,还用得着这样老土的方法啊?”

    江南笑道:“这就是给你提个醒,别太自负了!既然知道嫂子是小白兔会被人欺负,那还不赶紧领回家自己饲养啊,也不用人家受伤了心疼!”

    两人调侃了几句,江南要赶飞机就挂了电话,瞿霖握着手机想了想,觉得江南说的对,这只小白兔还是自己饲养比较放心。

    就是不知道,小白兔愿不愿意让大灰狼饲养了!

    瞿霖放下手机,又把孙裴昀的资料翻了出来,这人要怎么处理才能让自己解恨,陆璐永远没有后顾之忧呢?

    瞿霖放下手机,又把孙裴昀的资料翻了出来,这人要怎么处理才能让自己解恨,陆璐永远没有后顾之忧呢?

    把他送到监狱里有的是办法,只是要是他像疯狗一样把陆璐咬出来,对陆璐终究不好,还是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瞿霖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江南回来了,看见陆璐手臂上都是伤,他的脸色也不好,把瞿霖拉到外面问:“那人你打算怎么办?他把嫂子伤成这样,不能这样就便宜了他!”

    “我也没想就这样放过他!”瞿霖冷冷一笑说:“这事交给你去办吧,不是有个三不管的精神病院吗?想办法把他弄进去,让他一辈子都出不来最好!”

    江南笑了,幸灾乐祸地说:“人家可是独子,你这样不是让孙家绝种吗?龛”

    瞿霖挑了挑眉说:“他姐姐不是有个孩子吗?怎么叫绝种呢!再说了,像他这种人就算有孩子也是害了孩子,还是没有的好!”

    江南点点头说:“行,你等着,最多半个月就把他弄进去!”

    江南做事,瞿霖放心,丢给他就不管了,专心地照顾陆璐卿。

    陆璐伤成这样,不便去公司上班,给陆伟良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生病,请几天假。

    这已经是陆璐今年第二次请假了,陆伟良非常不高兴,问道:“生了什么病啊?不行的话就去美国做个详细检查!”

    陆璐淡淡地说:“我正有这意思,等检查结果出来再和你细说吧,我现在已经在机场,马上就要进去了,就不和你多说了!”

    挂了电话,陆璐就把这事丢在一边了,安心地养伤。

    瞿霖说一切交给他,等陆璐去上班就会把这事搞定,陆璐就完全相信了他。

    两人重新生活在一起,瞿霖依然像以前一样对她照顾有加,没事就回来给她做饭,还买了最好的去疤痕的伤药给她擦。

    这样过了十多天,陆璐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疤掉了,还有些印子没消,这也急不了,要靠时间慢慢褪掉。所幸没伤到脸,不穿短袖和裙子就看不出来。

    陆伟良催了几次,陆璐只好假装回国去上班了。

    许阿婆打了几次电话问她和孙裴昀的事怎么样,陆璐都支吾过去了,等她去上班后,许阿婆突然就不关心这事了,陆璐还觉得疑惑,借口去看许姥爷探探风头,结果许阿婆说:“你是不是和孙裴昀分手了?”

    陆璐就诚实地点了点头,许阿婆叹道:“分手了就算了,以后就当不认识这个人吧!”

    “怎么啦?难道他发生什么事了?”陆璐问道。

    许阿婆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那人竟然是这样的人啊!听说他去那种地方,结果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脱光了在大厅里就表演起来,有人就报了警,他家里人把他保出去他就疯了,结果他家里人没办法,就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我已经骂介绍人了,怎么给你介绍这样的男人,她说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这样的人,一再向我说抱歉,还说下次一定给你介绍个更好的!陆璐,你放心,阿婆这次找别人介绍,一定比他更好!”

    陆璐一听这话就急了,叫道:“阿婆,我不会再相亲了,以后我想嫁人我会自己找的!”

    许阿婆皱起了眉:“你自己怎么找,难道跑去什么婚姻介绍所让人介绍啊,又不是嫁不掉,何必去丢脸呢!”

    “阿婆,反正你别管我的事就行了,下次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去见的!”陆璐坚定地说道。

    许阿婆一听就伤心地掉下泪:“陆璐,你怎么这么说话,阿婆也是为你好,要是别人我还不操这份心呢!”

    她越哭越起劲,叫道:“老头子,你看看你孙女,这翅膀硬了,连我说的话都不听了!”

    许姥爷见老婆哭的伤心,只好做和事老:“璐璐,你阿婆也是为你好,见见也没什么,不喜欢再说吧!”

    陆璐一想到被孙裴昀伤害的事,就忍不住委屈,本来不想对他们说的,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冲到姥爷面前就把袖子捋起来让他看。

    许姥爷一见上面还没好的伤疤,就惊讶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阿婆介绍的那个孙裴昀干的好事……姥爷,我……我不敢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可是,你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吗?他让我去他家里吃饭,带我去看他的房子,我就摔破了杯子,他就打我,还逼着我舔地上的血……如果不是我朋友救了我,你们现在可能就看到我的尸体了!”

    陆璐越想越伤心,哭的比许阿婆更厉害:“姥爷,我怕了,一次我就受够了,你们要是可怜我,就别再逼我相亲了。要不然,与其让别人折磨死我,我还不如自己死了算了!”

    许姥爷一听火气蹭地就上来了,大吼一声:“这混蛋,老子非打死他不可,竟然敢欺负我孙女!不想活了!走,姥爷带你去找他算账!”

    许阿婆听到陆璐的话已经止住了哭,尴尬地看了看陆璐,才拉住许姥爷说:“算什么帐啊,他都进了精神病院了,你去打他,那不是自找没趣吗?”

    许姥爷就把一腔怒火转向许阿婆,吼道:“看看你做的好事,好好的一个孙女被你糟蹋成什么样了!我告诉你,以后陆璐的事你别管了,她要什么时候找就什么时候找,要是真嫁不掉,老子养她一辈子都可以!还有,你该庆幸这事东东不知道,否则你就等着被东东骂吧!”

    许阿婆也自知理亏,看陆璐还在哭,只好上前说:“璐璐,别哭了,阿婆不逼你了,以后不让你相亲了好不好?”

    她看着陆璐手上的伤,心疼地拉过来摸着,边抱怨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阿婆说啊,你要说了,阿婆也不会逼你的!”

    “阿婆,我也是怕姥爷和东东知道后不肯善罢甘休,才隐瞒你们的,只要你以后不逼我相亲,那这事咱们谁也别提了!我爷爷那边我都没说,你们也别说了!”

    一场闹剧就这样消弭了,陆璐回去后问瞿霖孙裴昀怎么会突然发疯呢?

    瞿霖搂着她说:“他本来就神经有问题,发疯是迟早的事,你就别管了,你只要想着以后这人再不能威胁你就行了!”

    陆璐想了想,虽然觉得瞿霖隐瞒了自己很多事,可是孙裴昀有这样的结局她决不会同情他,就把这事放下了。

    至于以后听说孙家的厂子全倒闭了,孙家被迫卖了别墅宣告破产那些事,她听了也没什么想法,觉得孙裴昀这是咎由自取。

    日子一天天过去,陆璐渐渐忘记了孙裴昀这个人,过着和瞿霖同居类似隐婚的生活。

    瞿霖对她很好,出国每次回来都给她带礼物,在生活上也很关心她,经常给她熬养胃粥。陆璐慢慢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有人关心自己也不错,能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还想什么呢!

    有没有那张证也无所谓了,虽然心里偶尔会有缺憾,可是想想,有多少人结了又离了,自己虽然没结,能拥有幸福不是也和结了一样吗?

    ***

    转眼,半年就过去了,陆璐和瞿霖同居的事因为两人都低调,也没人发现,陆璐越来越放心,怕自己的弟弟知道后不高兴,她连陆离都没告诉,就这样就熬到了过年。

    过年,陆璐要回去和许姥爷他们过,她看瞿霖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好奇地问道:“瞿霖,你不回去和你妈一起过年吗?”

    瞿霖对他们家的事只字不提,可不代表陆璐不知道他还有母亲,见他过年也不回家,就猜测是不是瞿家不欢迎他。

    瞿霖笑道:“我妈和我继父出国检查身体,听说不回来过年了,我就不用回去了!”

    “那你怎么过年啊?”陆璐有些怜悯地问道。

    “和江南一起过啊!怎么,小媳妇,是不是可怜我啊!”瞿霖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不用可怜我,我已经习惯了!这些年经常都是我和江南一起过的,我们两可以算相依为命了!”

    他越这么说,陆璐越不安,想了想说:“要不我留下和你们一起过年吧!姥爷那边有我小姨他们陪着,缺了我一个也没什么!”

    “不用了,你不是说你弟弟要回来吗?你还是回去陪陪他吧!你们姐弟难得一见,趁这机会好好聊聊!我这里真没什么!”

    瞿霖帮她把东西提上车,说:“我就不送你了,去吧!”

    陆璐只好开车回姥爷家,路上接到陆离的电话,她还没说话,陆离就说:“璐璐,我临时接到个任务,就不回家过年了,帮我向姥爷阿婆解释一下,对了,我打了笔钱到你帐上,就算我给姥爷阿婆还有点点的压岁钱,你看着再帮他们买点礼物吧!就这样,我忙去了!璐璐,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陆璐匆忙地说完,陆离就挂了电话。

    得,陆璐只好调转车头,开车去帮陆离给几位亲人买礼物,想了想她帮江南和瞿霖也买了些礼物,还买了一些年货送回去。

    去到看到江南和瞿霖两人都在厨房里,竟然在包饺子,除此之外,就什么也没准备了。

    大过年的,弄这么寒酸,陆璐越看越不忍,上前说:“要不我们三个去餐馆吃吧,我看到有些餐馆卖年夜饭呢!”

    瞿霖转头看到她,诧异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你阿婆家了吗?”

    “离说不回来过年了,我去帮他买礼物,顺便也给你们带了礼物!江南,出来帮我提一下!”

    江南洗了手,跟着她出去搬东西,看都是年货就笑道:“给我们买这么多怎么吃的完啊!”

    “过年啊,总要有点过年的样子!”陆璐说着就往外拿东西,除了吃的,还有对联,灯笼,礼花,她说:“你们先弄着,我回去打个招呼就回来陪你们吃年夜饭,我们一起放礼花!”

    “陆璐,别这样,我们真没事!你弟弟不回来,你要是走了,两位老人家会伤心的!”

    瞿霖拉住她的手将她重新送上车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别让我内疚……去吧,好好陪陪两位老人,明天再回来,我们补吃年夜饭!嗯?”

    “我……”陆璐无法反对,眼睁睁地看着瞿霖帮自己关好车门,退回家。

    他穿了一件羊毛衫,微笑着对她挥手,陆璐看着眼睛就酸涩起来,两人在一起还没满一年,她怎么就觉得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这男人不用说出口,她就知道他的心意……

    哎,要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她不是就能带他回家过年了吗?

    他就没想过,虽然横在他们中间的障碍很多,可是只要齐心协力,总能获得家人的认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