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拐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章

    一水儿的小屁孩们,抱着小酒坛子坐在花园旁的某个屋顶上,从左往右,分别是杨如颜,当朝小太子,杨如瑜,木槿之家的两兄弟,左人文的大儿子,左人贤的嫡长子,两人中间夹着福心公主苏姗儿。

    再往边上便是桃花的小女儿与刘桂香的小儿子,最后坐着个奶娃娃,是刘桂芝的么女儿。

    其中一个穿紫衣锦袍的小小少年眼里直泛粉红泡泡,十分小意地对粉果说:“果果,不是说你娘在给你弟弟喂奶么!”

    小姑娘粉嫩的小脸一板:“我叫杨如颜,行不改名,坐不更姓。”

    讨厌的娘亲,给人家取的什么小名。

    “颜儿!”小小少年立即改嘴。

    “叫名字就叫名字,儿什么儿啊?你是在练习么?将来后宫中还不知有多少个儿呢!”

    小姑娘越发不高兴了,讨厌的皇帝舅舅搞什么娃娃亲!

    害得她都不能正大光明的看俊俏公子哥了。

    被呛声的小小少年也不恼,依然笑得像只小狐狸:“颜儿或果果!”

    小姑娘郑重的点头:“那你还是叫果果吧!”

    比那劳什子的儿什么儿好听多了,只有她娘亲嘴里常说的小白莲花才喜欢叫什么儿啊儿的。

    小小少年越发瞧得迷了眼,小姑娘的玉颜已初绽,将来必是倾国倾城之貌,只能说,情人眼里出西子。

    “果果,待你长发及腰时,便能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了,将来后宫便是你的天下!”小小少年不知被谁洗脑过了。

    “扯她娘的淡,所以我每年都要剪断长发!”小姑娘很是痞气的答道。

    一旁的多多杨如瑜板着小脸酷酷的说道:“别以为你是太子就可以抢我姐姐,我姐姐是我家的。”

    “果果是父皇给我定下的媳妇!”被称为太子的小小少年很是不爽。

    “你敢给我弟弟脸子瞧?”

    啪的一下,某位小太子后脑瓜子挨了一爪子。

    苏姗儿在一旁喝得小脸通红,醉熏熏地说道:“太子哥哥,你不能说表哥坏话!”

    被围攻的某小太子十分无辜,为毛别人娶个妻那般容易,他追个太子妃千辛万苦。

    “果果,你今年回来不去西域了吧!”

    小太子心眼多,鬼知道那西域有没有男人勾搭他家小小太子妃。

    “你个臭小子,成天脑瓜子里想什么?我是大周人,还要我说多少次!”

    杨如颜的小肉爪又再次挥上某苦逼太子的后脑勺。

    太子的脸色变了又变,父皇说了,他当年就是因为自己的脾性不像只狐狸,所以才没有抱得美人归,为了自已能快点抱回太子妃,他——

    忍了!

    木柔桑在廊下丫头、婆子们的暗示下,悄悄溜到屋檐下,准备逮住这群偷酒喝的兔崽子,结果听到她泪目,只得捂脸借尿遁之,下一代皇后难道是霸气侧露的大姐头?

    这真是她家闺女吗?

    始初十三年冬,刘大儒逝,第二年春,刘师娘紧跟着而去。

    始初十七年,大周太子迎娶福宜公主为太子妃!

    同时,无法接受姐姐成了别人家的,而从此不住自己家的多多——杨如瑜离家出走!

    同年:

    杨子轩任户部尚书

    左人文任吏部尚书

    木槿之为太子太师兼任礼部尚书一职。

    左人贤任职礼部侍郎

    魏安平任都察院御史

    木意杨、秦铁树、朱富贵外放巡抚。

    始初二十年,左夫人逝。

    然后,始初二十三年,翘家外出的杨如瑜回来了,同时拐回来一个萌萌哒的小姑娘当媳妇,喜得木柔桑笑得见牙不见眼!

    始初二十四年,杨子轩之父杨君华逝。

    始初二十八年,左人佑逝。

    始初四十年,老去的苏瑞睿宣布退位!由太子继位,年号承建!

    同时隐去的还有木槿之一家,木柔桑一家!

    承建三年春,小山村西边坡上的一座富家大院,春意浓浓时,羞涩的桃花姑娘把枝抛!

    “喂,这棋明明是我该走的,你个贪银子的死老头子,趁我不注意把棋子换了,我要砍了你的脑壳子。”

    苏瑞睿此是已青丝换白雪!

    杨子轩也同样老了,他与木槿之归隐田园后,苏瑞睿这不要脸的就一路追过来了。

    “你已经退位了,还是省省力气吧!”木槿之在一旁观棋再顺便添添油。

    杨子轩如今可是只老狐狸了!

    “就是,你这老不死的,别忘了,我可是当朝国丈。”

    他一边捋着胡须一边答道,随即眼前一亮,笑道:“娘子,今儿做的新鲜桃花馅不要给这老皇帝吃!”

    苏瑞睿的脾气果真瞬间收住,转头见木柔桑拄着拐杖,手里拎着小竹篮,一身棉绸裙,只见裙角边沾满了雨水,他忙起身迎上去扶住她。

    “刚下过雨,路滑着呢,你就省省吧!”

    “我想凤钗了,昨儿做梦,梦见她跟我抱怨,说是地府里东西老贵了,银子都不够花,叫我多烧些纸钱给她呢,这不,一大早我就去村头小店买了厚厚一叠铜钱纸给她烧了。”

    木柔桑颤巍巍的顺手把小竹篮塞给他,她人老眼不花,怎么会瞧不破他的小计策。

    接着她又道:“我还跟她说,我们很好,叫她省着点花,这还没到三月三呢,就托梦来哭穷了!”

    大概是宫里争斗太狠了,虽有苏瑞睿照顾着,但木凤钗这辈子就生了个女儿,她因心神耗尽,早早灯枯油尽,却是临终前求了苏瑞睿,让她葬回小山村,她要陪着她那可怜的姐姐与父母、哥哥!

    苏瑞睿不忍让她失望,最终点头同意,木家一门尽出奇女子!

    承建十四年,木槿之过世,随着他过世,靖安公主因思念夫君,便日日在他坟前陪着,总是捡年轻时的回忆来说。

    一个月后,靖安公主因伤心过度,坐在坟前与木槿之说了一会子话,便安然离去,去追寻她这辈子的爱人了!

    连着两位至亲去世,木柔桑一下子被击倒了,她同样因为伤心过度一直状态不大好。

    如此又走走停停过了三年,承建十七年秋!

    木柔桑此时已经很老了,此时,她已经老得快走不动了!这一日,她觉得精神突然好了不少,睁开眼时,发现杨子轩与苏瑞睿都坐在她的床前。

    她释然笑道:“我看到了哥哥嫂嫂就站在那门边,还有凤钗与意杨哥,他(她)们结伴而来,说是黄泉路又黑又冷,怕我一个人路上孤单,便一直在黄泉路口等着我,等着我......好和我作伴,知道我怕黑,怕孤零零一个人过那奈何桥。”

    杨子轩与苏瑞睿守在她身边,听到此话泪如雨下。

    “小桑桑,你怎能狠得下心来先我而去?”

    “子轩,我害怕寂寞,所以我很高兴能先你而去,往后......即便我......我在九泉之下也还有人惦记着,真好,记得给我多烧些纸钱,还有多烧些丫头、婆子,我这人很,很,很懒,还是要,要,要有人伺候着才好。”

    她的脸色已经是灰白色,说话也是断断续续!

    “本皇不准你说这丧气话,太医,太医,再不给老子治好她,就砍了你们的脑壳。”

    苏瑞睿不高兴的翘起白胡子。

    木柔桑笑得很幸福:“苏瑞睿,你往后不要动不动就说砍别人脑袋,我这辈子很高兴认识了你们,也亏欠了你们许多......”

    两个男人啊,她都心动过也爱过......

    苏瑞睿见她眼光开始涣散,一把用力推开一旁的杨子轩俯下身来,木柔桑模糊中似看到了他不高兴的样子,苏瑞睿还是一如当年那般霸道,若他当年未娶,她又云英未嫁,许是另一番光景。

    他弯下身子在她耳际轻说:“乖,桑儿,答应爷,许爷来生,爷许你一辈子,只娶你为妻再无旁人。”疼彻心扉始悟透,爱一个人便要好好护着她。

    木柔桑觉得自己渐渐深陷黑暗中,她听到了她夫君撕心裂肺的哀吼声,听到了苏瑞睿痛断灵魂的喊声。

    她好想告诉他:苏瑞睿啊,如果有来生,怕是几人再难相遇,她是来自千年以后的异世之魂,她怕是要魂归故地了!

    木柔桑一行清泪流下来,她安祥的闭上了眼,带着两个男人对她的爱,带着这辈子满满的幸福与世长辞。

    一年后,悲伤不已的杨子轩与苏瑞睿同日长眠于小山村,身为一代明君的他放弃了葬入皇陵,与杨子轩一左一右葬在木柔桑的坟墓旁。

    如生前一般默默的守在她的左右,两人老去的那一刻都在想,如果有下辈子,定要先牢牢抓住她的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