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独宠农门小娇娘最新章节!

    “我觉得你其实长得挺好看的。”安秀儿看着他的眼睛,只觉得他的眼睛黑亮无比,他鼻梁高挺、面目刚毅,并不如同传闻中那般阴森可怖,反而,反而有相貌堂堂,有些英俊。

    听到这话,张镇安轻笑了起来,也打量了安秀儿一眼,安秀儿有些羞赧的低下头去,小声问道:“你为何终日都带着斗笠,蒙着黑纱,可是眼睛受了伤,不能见光?”

    张镇安没有想到她竟然一口就说中了,便略一点头,承认道:“对,我眼睛早年受过伤,不能够见强光。”

    “原来如此。”安秀儿点点头,又道:“那你的视力可有受影响?”说着她又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道:“你现在能够看到我吗?”

    张镇安见她一双素白小手,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不由得哑然失笑,心知村子里面很多人叫他瞎子张,莫非她也怀疑他真是瞎子?

    实际上,他虽然不能够见强光,但这几年来,也算是练出来了,在这黑暗中视力特别好,他甚至能够看清她眼中的那一抹关切与担忧。

    关切?这真是一个好姑娘,他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来,家人为了钱将她嫁给他,然而她在有机会同别人走的时候,还是坚定的选择嫁给他,这让他心中对她高看了一眼,原本他只是想要娶个妻子,应付应付那些人而已,反正这乡下人他是看透了,泼辣无比,到时候定然可以气坏他们。

    可是如今,看着面前这个柔弱纤巧的姑娘,她盈盈的双眼中,目光柔和的如同皎洁无暇的月光,他的心也不禁是扑通快跳了两下,甚至有些不敢再看她,只垂下头来,然而,眸子里,却是悄然划过一抹伤痛之色。

    吃完饭,他将碗筷收走,又打来水,让安秀儿将脸上的胭脂水粉洗去,沉吟一下,这才开口道:“今晚你在这屋子好好休息,我去船上。”

    闻言,安秀儿拧着帕子的手便是一紧,她轻咬了一下嘴唇,道:“为什么?可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没有。”张镇安回了一声,转头见她仍旧是盯着他,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心中便是一软,道:“只是你知道我性格孤僻,不太习惯跟生人相处。”

    “可是我不是生人,我是你妻子啊。”安秀儿快走了两步,拉住他的衣袖,小声道:“这屋子黑的可怕,你就当在这里陪陪我好么?若是让村人知道你今夜睡在船中,传到我爹娘眼里,他们定然会担心的。”

    感觉她柔弱无骨的小手触上了他的手腕,他心中也不禁是一软,又听见她道:“你放心,我晚上睡觉很老实的,我不会发出声音打扰你的,你就当这屋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就行。”

    “可是……”张镇安欲言又止。

    安秀儿便道:“要不然这样,你睡床上,我在地上打个地铺就行了,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见她都这样说了,张镇安便也只能够答应下来,道:“那行吧。”

    听到他确切的回答,安秀儿便抿嘴一笑,在心中松了口气。

    张镇安去收拾碗筷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进来,安秀儿便问道:“咱家可有多余的被褥?”

    张镇安摇摇头,安秀儿便自责的说道:“都是我不好,别人家闺女陪嫁都有被子的,我家贫,我自己又没有攒下什么嫁妆钱,是以嫁给你了,连一床被子都无。”

    见她说着就要哭的模样,张镇安挠挠头,心中不由得多了三分烦闷,道:“没事,你睡床上,我睡这凳子上就行了。”

    安秀儿这才止住了抽泣,道:“那你不岂不是好冷,还是我睡凳子吧,早就跟你说好的。”

    说着她便站起身来,将这两条长凳摆好,正欲和衣躺上去,谁知道张镇安的速度比她更快,在她刚将凳子摆好的时候,他就已经斜躺在凳子上了。

    张镇安见她一脸受惊的样子,便道:“你去床上睡吧。”

    “好吧。”安秀儿见他眼神认真,便也不勉强了,只坐在床边,脱了鞋袜。

    月光下,张镇安无意间瞥到她的那一双小足,她并未缠足,但是也不大,约莫就他的手中大小,通体莹白如玉,他心中不禁是多了两分臆想,很想要握上去把玩一番。

    压下这个冲动,他闭上眼,脑中却仍旧是出现那一双玉足来,心中却出现了一个小人,朝着自己狷狂大笑。

    他本不是此中客,就不要祸害人家姑娘了,若是自己坚守内心,不破坏她的清白,她日后仍可花嫁。

    可是偏偏,那楚楚可怜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相公,你睡在凳子上冷吗?”

    “不冷。”张镇安回答,声音却是带着两分沙哑。

    “这春寒料峭的,你怎么可能不冷呢?你看你嗓子都有些沙了,要不你也睡床上吧,我看着床挺宽的,我睡里面,你睡外面,我保证不会逾越的,我晚上睡觉很乖的,连动都不会动一下。”

    “不用了。”张镇安拒绝。

    他又不是柳下惠,跟这样一个娇俏的小娘子同睡一屋而不逾矩,他克制力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人说夫妻一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我也跟相公你一起睡凳子吧。”安秀儿说着,便也下了床,张镇安原本以为她只是说着好玩,谁知她很真的推开门,从外面搬来两条凳子来。

    她将凳子摆在他的不远处,张镇安没有说话,这天很冷,他觉得她应该坚持不了很久,谁料半个时辰过去了,她还真的规规矩矩躺在窄小的凳子上不动如山。

    “唉!”张镇安重重的叹口气,道:“你这又是何苦?”

    “我不苦。”安秀儿摇头,笑了一声,道:“能够跟夫君一起睡凳子,我觉得挺快乐。”

    张镇安听到她的笑声,清脆如铃,好像十分欢喜的模样,不由得皱起眉头,寒风从窗外吹进来,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冷了,她还是安安稳稳的躺在那里,他便又叹了口气。

    最后没办法,起身站在她面前,道:“行,我答应你,去床上睡吧。”安秀儿没有答话,张镇安便又加了一句,“我也睡床上。”

    安秀儿听罢这才睁开眼,在心中一笑,正打算用手撑着坐起来,谁料忘记了这是凳子,身子一歪,便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张镇安没忍住,很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然后恢复一本正经的严肃来,朝她伸出手来。

    安秀儿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她有些犹豫的伸出手去,搭上了张镇安的手掌,他微微用力,便一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的手掌粗糙,却十分的温暖,直到他将她手松开,她仍旧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厉害,幸好这是晚上,他倒是也没有发现,她故作镇定的走到床边,道:“我睡觉很乖的,我睡里面,我不会乱动的。”

    “嗯。”张镇安依旧是躺在外面,待她已经在躺好之后,才掀开被子一角,躺到床上来。

    安秀儿睡在里面,他离她远远的,几乎躺到了床边上,可饶是这样,他还是感觉有一具冰肌玉骨的身子直往他身上蹭,让他浑身发烫,睁着眼,竟是怎么都睡不着。

    第二天清早醒来,怀里却是抱了一具温软的躯体,他一向是醒的很早,是以怀里的小女人还没醒,他一低头,就闻到了她发间的香味,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很是好闻。

    压下心头的旖旎之念,他将女人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拉开,然而,这小女人好像是抱有执念,抱着他就是不愿意松手了,他将她的手掰开,她又合上了,还将一条腿压过来,将他缠的紧紧的。

    说好的晚上睡觉很安稳,不会乱动呢?

    张镇安心中哑然,清早的光线并不强烈,他睁开眼打量起怀中这小女人的相貌,她年岁虽然不大,但是一张脸却是标致秀美,小巧的琼鼻,樱桃小嘴微微嘟起,花媒婆诚不我欺,这安秀儿放在这小山村来说,的确是一个清秀小美人。

    她脑后一头青丝如瀑,看起来柔软顺滑,他忍不住伸手去抚了抚她的头发,触感果真是柔滑,瞬间让他的腹部好像起了一团火一般,那一条小腿又在他身上蹭啊蹭的,让他心中的火越发炙热。

    忍不住翻身将这小女人压在身下,小女人轻呼一声,醒了过来。

    安秀儿睁开眼,只见到张镇安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眸心好似有一团小火苗在烧,此刻的他好像是一只发狂的巨兽,让安秀儿觉得有些害怕,忍不住想要逃离。

    但想到他是她的丈夫,她压下心中的恐惧,遂也看着他的眼睛,妄图用眼睛告诉他自己没有恶意,妄图用自己的眼神去安抚他。

    两人对视良久,最终张镇安败在了这一双清澈似水的眸子里,他翻了个身,声音沙哑:“你刚刚越界了。”

    “是吗?”安秀儿松了口气,往里面滚了滚,道:“你别生气,我下次一定注意,不会越界的。”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又合上了双眼。

    接下来两人谁都没有越界,一直规规矩矩的躺在自己的地盘上,可两人都绷着身子,谁也没有睡着。

    等到日头再大一些了,张镇安便从床上坐起,他本就是和衣而睡,只穿上鞋子便出去了。

    等他走后,安秀儿才从床上爬起来,她坐在床边,呼了一口气,有些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平日里自己睡觉是很安稳的,不会乱动,昨日怎么会越界的?看他那眼睛好像要吃人一样,自己下次一定得小心了。

    嗯,不过他也没有对自己做什么,所以自己只要小心点,说些好话,日后的相处应该也不会太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