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皎皎如玉最新章节!

    这样的氛围久久的持续不肯散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迎来一场暴雨,迎来一场皇帝的盛怒之时。她却察觉到辰帝的眼中除了愤怒之外,竟然更多的还是意料之中的无奈。她愕然,现在殿里的每一个人无不是承受即将崩溃的重压,但是只有他,现在居然还是透着一股掌控全局的泰然自若,上官皎皎活到十八岁,唯一见过有此等定力的就是自己得到祖父----上官无敌!这让她不禁感叹这辰帝不愧是坐拥万疆国土的皇帝,果然与一般人有着天壤之别!

    辰帝显然是很快想好了处理的方法,就在大家还是替悬心吊胆之时。辰帝却将眼神直勾勾的望向了在一旁看热闹的四皇子。四皇子也不是不知世故的人,他心中一惊:看父皇的这个样子,怕是他又难逃一劫了。果然,他一口气还没有叹出。辰帝浑厚的声音就已经传到了他的耳边:“小四,你与张总管一起去玉王府传召,今天无论你是捆是绑,都要将你三哥带来!带来了,你三月不必上朝议事,带不来,东郊皇陵就是你今后的归宿!”

    四皇子玉可寒自知是逃不过这一劫,自己作为三哥身边的常客,与自己的父皇多了很多相处的机会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随之而来的麻烦也在他意料之中。玉可寒正在快速转动自己的脑子想着如何才能既不挨皇兄得打,又不受父皇的罚。但是辰帝的最后一句话,却堵死了他最后一条偷奸耍滑的路。倘若自己真的英年陨落,守了皇陵去!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可是自己虽然与三哥交好,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会触怒到三哥的底线,他还是不敢轻易的决定,准备开口再用亲情攻势挣扎一番:“父皇,儿臣实在…”辰帝却是一记眼刀过来,直接封住了他的下文。

    心不甘情不愿的领了圣旨,玉可寒转身就走向殿外。路过上官皎皎所在之处时,他本来想以一记眼刀替自己出出今日之气,但是上官皎皎却一直是面如秋水,波澜不惊。他飞过去的利剑,一一的都像是跌进了深潭之中,激不起任何的波澜。玉可寒一下子就被激怒了,这个女人,竟然脸皮厚道了如此境地。自己如今被她的事情弄得进退两难,她却像个没事人一般,现在还这么泰然自若。

    上官皎皎知道自己如今是得罪了三皇子又得罪了四皇子,已经是骑虎难下,索性不如破罐子破摔,自己活得快乐就好。不理会四皇子吃人的目光,扬起嘴角的笑意直接忽略了他。

    四皇子出了宫,众人才算是缓了口气。四皇子与玉王向来私交甚好;有他前去请人,大抵三皇子是会卖了他这个面子的。心中不由得暗叹,论起用人之道,窥人之态。还是皇上最为高明!无论几个皇子如何的折腾,到最后还是要乖乖的拿捏住了!

    见到自己的四儿子终究还是去了,辰帝在心里默默的出了一口长气。为了不使上官皎皎此方再生出什么变故,他说了些话儿,开始和与皎皎话起了家常。无非是关于上官老爷子的一些事迹,想当年的种种往事罢了。上官皎皎自小也是见过世面的,加上自己娘亲的调教,应付这种场合自然是手到捻来。她准确的找到辰帝话里的机会,一步步的衬着辰帝的话去说,既不过分夸张,也不显得淡漠。辰帝对她的得体与知事显得很是满意,言语之间频频的微笑点头。

    时间就在两人的欢声笑语和大臣们的侃侃而谈之中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就在众人乐在其中的时候,殿外传来了一阵阵沉重但是毫不凌乱的脚步声。上官皎皎心里猜测,此时应该就是自己未婚夫婿----玉王到了吧!

    她没有回头观望那个凌辱她的男子,而是一直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腥风血雨。只不过,那人才入大殿,上官皎皎就发现辰帝的脸色已经不对了。原本微笑着的脸瞬间已经变成了苦瓜脸,太极殿之上瞬间又变成了那种冰冷的氛围。

    此刻的大殿就像是地狱一般,里面的都是极其危险恐怖的凶神恶煞。冷峻、冰冻的氛围瞬间充斥着整个大殿。大臣们无不是人人自危,胆战心惊。

    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看着眼前你的一幕,所有人的眼睛都等到了最大,里面有惊恐,又无助,还有很多上官皎皎看不出来但是有明明存在的复杂事物。令她不得不开始好奇那些人到底见到了什么样的东西。

    怕是那个还素未谋面的三皇子又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使众人如此的惊愕呢!今日自己是不得安生了。带着这样的想法,上官皎皎缓缓地转过身去望着大殿的门口。之见四皇子玉可寒还是率先的走到前面,一张俊俏的脸庞写满了无奈和忐忑,笑容都带着一丝丝的僵硬,像是不敢直视辰帝,所以他原本高昂的头颅现在沉沉的垂在地上。带着后面的事物像乌龟一般,缓慢的走在大殿之中。仿佛自己走的不是大理石的地砖,而是刀山火海一般。

    紧接着,一副奇怪的画面涌入了她的眼帘。顿时,她也像是那些大臣一般,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只见四皇子身后,跟着四五个小太监,小太监们肩上抬着一方软轿,轿帘翻飞之间,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正似有若无的在软轿之中。

    这就是玉王------玉可卿!

    这玉王虽然应了皇命来了,这是,如此来法,怕是大姜王朝开国以来第一次吧!他怕是开创了大姜此上朝方式的第一人吧!

    辰帝勃然大怒,面前的桌子直接被一掌拍裂了。“混账东西!如此仪态就来太极殿。成何体统?我大姜历朝历代顶天立地,怎么会有你们这样懦弱的后代出现坏我们的风气。”

    四皇子虽然放荡不羁,但是对于自己的父皇,辰帝陛下,自己该有的尊敬还是不会少的。见到父皇如此勃然大怒,四皇子的心里微微一惊,他连忙跪下委屈道:“父皇,是你亲口对儿臣说,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将三哥带来,我也是…”

    “逆子,还敢狡辩。”不待他讲话说完,辰帝就一阵呵斥,将四皇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只见辰帝的额头青筋微微的凸起,一张脸气的胡子都已经立起来了。想必实在是大怒了一场。望着四皇子的眼神里带着无尽的怒气。上官皎皎不仅怀疑,要是四皇子不是在辰帝的殿上而是在辰帝的脚边,怕是此时此刻,四皇子早已经被踹到飞出了殿外。

    原本就已经像惊弓之鸟一般的四皇子被吓得身体不受控制,跪在那里的身体瞬间抖了一抖。先忙将自己的身体所在一团,望着辰帝的脚边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原本就是风波不断的大殿之上,现在更加的是气氛诡异。大臣们现在无不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直转。望着大家的反应,遥观大殿之上现在恐怕只有两人还是一如既往、泰然自若了。一个是上官皎皎,她早就知道事情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结束,如此境地,她还是能够像当时那样坚持自己的立场,加之现在皇上的态度已经很明了,她自然是更加的坦然。而另一人,就是现在还在软轿之中呼呼大睡的玉王殿下了。他平静的呼吸声表明了完全的没有被外面的喧闹给打扰到。上官皎皎望着他的睡颜,眉目清明,唇红齿白,虽然是男儿身,但却有倾世之颜。一刹那之间。甚至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这样的身份,如果两人之间没有这奇怪的婚约,这样美好的男子,自己是可以为了其放下一切的,不过现在这种局面,自己还是首先自保好了。

    不过,上官皎皎心中还是有些忍俊不禁,毕竟,这是一件冒犯天威的事情,倘若是没有玉王的允许,四皇子一个人怎么敢如此行事,他又怎么会轻易地被人挪动。果然是传说嚣张跋扈、不流于世俗的一个邪魅王爷啊。

    辰帝走下龙椅,见到软轿之上的玉王玉可卿竟然到现在都还是毫无反应。心里更加的愤怒。“可卿,群臣当道,还不快给朕滚起来,实在是放肆!”说完就一把掀开轿帘,将那人的样子暴露在众人之前。原本还还好端端的精致的轿帘因为辰帝的一扯,现在已经是一块被踩在脚底下的破布了。此时此刻,上官皎皎的双眼不受控制的定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这就是自己未婚夫,这就是那个陷自己与万千窘态之中的男人?

    朝上的众人无不惊叹,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尽管在此种情境之下也可以如此的泰然自若。

    上官皎皎微微一怔,这就是自己那个有名无实的未婚夫!

    男子修长的身躯斜卧在软轿之中,一眼望去,剑眉星目,狭长的眼睛如同狡猾的狐狸,长长得睫毛盖住了眼睛,在眼睑之下投出一片阴影。薄薄的唇瓣随着轻微的呼吸一张一合,看着很是性感迷人。

    上官皎皎不由得得在心里感叹,自己身为大姜最大的氏族,又居于鹿州这辈出英雄才子的地方。自小见过的青年俊秀,异国美男也算是多不胜数,但是哪怕是最懂风情的男子都不能如此的吸引到她。以前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人如此的吸引她的目光,而且还仅仅是以容貌和气质作为自己的筹码。

    她跨越两个世界,期间有数千年的时间间隔。或是见过,或是听说,俊美的男子也算是见过无数,即便是再怎么惊艳的男子,她都没有如此的被吸引过。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一个男子可以生的这样精致的五官,一丝邪魅,一丝狂妄,没有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尽管美得像一幅画,却不会让人误会这是一个女子!在这个现在还在沉睡的人的面前,所有的赞歌和夸奖都显得如此的无力和没价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