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又见寒烟翠最新章节!

    云帆对阿兰连连摆手。“阿兰,你出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比看到姗姗更觉得刺眼。你去告诉姗姗吧。告诉她,我陆云帆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等待着她的全部武装。不,是随时等待着所有人的长枪短炮,等待着大家对我的袭击。不过,只要陆云帆不被一棍子打死,我依然不会反悔决定。我不但要为自己负责,为傅家和陆家负责,更是为姗姗未来的幸福负责。”

    看着眼前云帆少爷的沮丧模样,阿兰这才意识到云帆少爷真正吃了秤砣铁了心。想不到傲骄自信的云帆少爷竟然也这么可怜,竟然也有这么多的苦衷,同情之心不由油然而生。

    “云帆少爷,你不要这样子。阿兰想看到那个意义风发的云帆少爷。你想要阿兰怎么做,要阿兰怎么帮你,你说出来呀。”

    云帆眼睛里闪出亮光,按下内心的喜悦。“阿兰,我不会让你为难,你只需告诉我,你来这儿的目的就可以了。”

    “姗姗小姐没有目的。”阿兰道:“小姐说,不该擅自进入你的书房,不该刁蛮任性,不该对你蛮不讲理。没有很好的跟你沟通。小姐还说,相爱的人应该相知,说对你相知的太少了。所以,吩咐我以后要将你的一举一动,所思所想随时向她汇报,以备于与你沟通。”

    “好有心机的姗姗。”云帆暗自想着,依然不动声色。“阿兰,在我陆云帆的心里,可是拿你当姐姐一般,我把内心的一切都告诉你了,你不会真将我视作旁人吧。”

    阿兰犹豫了一下,“云帆少爷,你放心,我不会的,你想做什么尽管做好了,我阿兰会跟老夫人身边的阿海学习,一诺千金。”

    云帆点点头,望着阿兰眼睛里的真诚。“阿兰,以后在这东院里,只有你和我的时候,我可以叫你阿兰姐姐吗?”

    阿兰从未听过如此暖心的话语,红着眼睛点点头。云帆又接着道:“那么,阿兰姐姐,你答应云帆,以后不可以再叫我云帆少爷,或者陆先生。因为我已经是你的弟弟了。”

    阿兰被云帆的言语感动的热泪盈眶,转身偷偷拭去眼泪。“云帆少爷,不,云帆,早饭你还没吃吧,我给你拿去灶房热一热,顺便回东苑小姐和夫人那儿看一下,看看有什么吩咐。”

    阿兰暂时离开。反间计实施成功,云帆终于轻松的舒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石头暂时放了下来。阿兰回到东苑自然免不了被姗姗一番询问,此时的阿兰,心中被云帆的一番暖心言辞填充的满满的,依然被云帆少爷的一番真诚感动着,哪有不替云帆说话的道理。

    姗姗见阿兰尽心尽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有阿兰替她看着云帆,纵使云帆有三头六臂,有着孙悟空的金箍棒,翻尽三百六十个筋斗,也跳不出她姗姗的手掌心。如此想着,姗姗的心境禁不住喜悦起来,随之哼起了歌曲。

    有了阿兰的消息传递,云帆的心也跟着踏实了许多。当然,云帆内心深处确实当阿兰视为姐姐一般,这也是阿兰心甘情愿为云帆尽心尽力的原因。为了稳住姗姗,不让珊珊再次无事生非,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以防节外生枝。云帆暂且安定了一段时间,没有前往杜家庄再次访见寒烟。

    姗姗的心情也日渐平缓了许多,相信好事多磨的道理。与云帆说话时候的语气也柔缓了起来,仿佛上次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然而,云帆并没有真正的懈怠起来,而是寻找着合适的时机。

    阿兰帮云帆熨烫好外衣挂在衣架上,又忙着整理云帆书桌上的书籍,云帆盯着阿兰怔了片刻,这才想起来想要跟阿兰打听的事来。

    “阿兰姐姐,你先坐下歇息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很是好奇。”

    阿兰一边擦着桌子,一边惊异的看着云帆,“云帆,你是我见过的学问最大的青年,什么样的奇闻怪事没有见过,还有你解不开的疙瘩吗?”

    “当然,阿兰姐姐,这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岂能什么都懂。”

    “那你说”,阿兰放下抹布,在云帆对面坐下。

    云帆犹豫了片刻,“阿兰姐姐,你给我讲讲功名的故事吧。”

    “孙少爷?”阿兰愣了一下,“功名少爷的故事你都知道啊,功名少爷未曾去的时候,你跟功名少爷一起玩耍,一起去后山的小溪里捉鱼。我记得,那年我刚进宅院第一年,你和功名少爷捉鱼回来晚了,我还被夫人骂了一顿。”

    云帆不好意思的笑笑,“阿兰姐姐,对不起。童年的时候过于顽皮,根本没有想到这些,让你跟着我们受累了。”

    阿兰摇摇头,“云帆,你是客气。我家中贫困,爹娘儿女又多,吃了上顿没下顿,只好把我送到这宅院里服侍孙少爷。是老夫人心善,有我饭吃。哪里谈得上受累不受累。”

    “我的意思是……”云帆顿了一下,“我被爹娘接回平镇读书,后来功名又发生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阿兰这才明白云帆想要了解的症结所在,“云帆,你是想问功名少爷冲喜的事儿吧。”

    “是的,”云帆点点头。“我想知道后来那个小新娘怎么样了?伯母究竟将她弄去了哪里?”

    阿兰沉思了一会儿,“其实,小少爷犯病不能全怪在小新娘身上。那天追赶小兔至后山,小兔不见了踪影,珊珊小姐不依不饶,功名少爷为了哄姗姗小姐高兴,这才爬树抓鸟。鸟没有抓到,功名少爷耗尽了力气。本来就体弱多病,后来三人都在后山的树林里睡着了。一觉醒来,更深露重,天空又下起了雨。待帮忙寻找的村民们将功名少爷背回来的时候,功名少爷因淋雨感染风寒,哮喘复发。三天后,功名少爷一口痰卡在喉管里窒息而亡。”

    阿兰说完事情的经过,云帆忍不住问道:“这件事本就与小新娘无关啊?”

    “怎么会无关?阿兰接着说道:“小新娘本就是给功名少爷冲喜来的,本就承载着傅家上上下下的希望。结果,希望却如同泡沫一样破灭了。夫人的希望也跟着摔得粉碎。小新娘不但不是夫人眼中的希望,却变成了功名少爷的克星。”

    “然后呢?然后又怎样了?”

    “小新娘虽然年幼,却生得明目齿白,肤如凝脂,再加上乖巧伶俐,温顺柔雅,平日深得老夫人喜爱。冲喜之后,小新娘跟着老夫人居住在正堂的东厢房里。姗姗小姐小小年纪便知道妒忌,怨恨小新娘夺去了老夫人对她的爱。便由夫人说服了老夫人,让小新娘搬去小姐房里一同居住。名义上陪着小姐读书识字,夜晚同床而眠。事实上,小新娘是小姐的使唤丫头,小有不妥便会招来夫人和姗姗小姐的几记耳光。夜晚更是被赶去柴房睡觉。功名少爷去了的当天,老夫人禁不住打击昏了过去,夫人把一切伤痛化作愤恨全部发泄在小新娘身上,一阵耳光,一阵撕扯,之后,命令阿海将小新娘挟走关进了西苑。”

    说着,阿兰沉重地叹了口气,紧跟着眼睛也红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