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大小姐的全职男秘最新章节!

    苍老的公孙长河让张玄快认不出来了,照片上的他跟公孙一品有几分相似,都算是挺拔的帅哥,只是多了些皱纹,只能说是老帅哥。

    但丧子之痛,让这一个月来的公孙长河快速的消瘦,人也没精神多了,仿佛一下就变得老态龙钟,连说话都慢了许多。

    张玄带徐嘉儿来中亚,是要给公孙家最后的致命一击,从韩星破解的邮件来看,公孙长河把所有的死士加预备死士都调到了中亚,这让徐汉长的处境很危险。

    虽说徐家也调了好些保镖过去,还雇佣了些私人武装,连风家在非洲的特遣队都过去了。

    大有要大大出手,不死不休的架势。

    按徐汉天昨晚的说法,必须要把公孙长河的命留在中亚。

    公孙家除了他之外,他那几个弟弟妹妹都无足轻重,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公孙仓又连话都说不了了,靠着生命仪器维持着。

    公孙一品……不是徐汉天不把他放在眼中,就连徐嘉儿都当他是纸糊的。

    “这里人还真多,你要在这里动手?”韩锋靠上来,低声对张玄说。

    “人是多,但除了这里,你还有更好动手的地方?”

    韩锋细思之后,摇头说没有。

    公孙长河身边至少有两名死士加十人的预备死士,在外面,他还有防弹车,三十人的武装力量保护他。

    但这个皇室宴会,他只带了两名死士过来,同样的,徐汉天也只带了韩锋和虚吟,但这两个人就够用了。

    张玄注意到公孙长河在跟一位王子说话。

    这些国家王子就跟地上的蚂蚁一样不值钱,主要看的还是哪一家的王子,做的是什么事,担任什么职务。

    这位王子不过是个支系,又没管什么要务,但他是一位石油大臣王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哈迪,我说的事,你考虑过了吗?什么时候帮我引见那位王子殿下。”

    公孙长河有点心力憔悴,不单表现在外表上,连心态都是一样。他都想要摆脱这些事,把集团交给公孙一品,去好好的休息了。

    交给公孙一品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只剩下这一个儿子了。

    “公孙先生,王子殿下很忙,你能见到他的机会微乎其微……”

    “那为什么昨天我听说他见了徐汉天?”

    公孙长河有点愤怒的说,他额头上的青筋脖颈上的血管,都突起来了。他已经受够了,每天都是宴会,这些王室,都只知道打哈哈,一个准信都不给。

    想到以前每次过来时,他们都很给面子,可自从徐汉天来了后,这一个月来,一切都变了。

    不知徐汉天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他们不再信任他这位长期以来的合作伙伴,转而去信任徐汉天那个陌生人。

    那位王子走开后,有人走上来说:“公孙,我跟你说吧,他们需要药品,富国有好几种特效药,打算在这里建厂,会极大的改善当地的医疗水平,带动整体的制药业发展。就凭这一点,他们就求富国多一点……”

    这是位在当地经营多年的华人,在当地地位不低。他也是看公孙长河,堂堂公孙家的家主,被人这样轻视,心里看不下去,才过来说几句。

    “就是为了药?”

    公孙长河不解,这些人有钱,要买药,哪里买不到?富国那家药业公司的药,又能强到哪里?还需要他们在这里建厂?

    “公孙,不光是药啊,这些人可不笨,你想吧,石油总有挖光的一天吧?要是没石油了,他们吃什么?这就要发展别的产业啊。那家药业公司可是有好几个拳头产品,都打进欧美市场了。人家图的是什么?是建厂,是产业。富国还要建立研发中心,针对整个中亚和东欧。你……唉。”

    华人摇了摇头走开了,他也觉得多说无益,这公孙长河脑袋太拧了。

    他跟公孙岚也打过交道,甚至感到公孙长河连他那二儿子都比不了。

    可惜的是,那个公孙岚听说好像死了。

    公孙长河木然的站在原地站着,好半天才动了下,却是走到庭院里去了。他心坠到了谷底,他认为自己就像是裹脚布,这些人想要用他就用,想不用他就不用。

    可恨的是,他的技术上还没有能足够让那些王子回心转意的地方。

    跟欧美比不说了,差距还是有的,就是跟富国比,也不占优势。

    相比富国的四条脚走路,公孙家基本就是靠石化,别的占的比例都不多。房地产也是锦上添花而已,西北不比东南,也比不了江都这些西南地区,房价高不到哪里去,盘子也不大。

    想要做起来,不是不可能,却远远不如那些开发商了。

    “怎么了?绝望了?”

    徐汉天走上来,他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可那眼睛里的嘲讽,就是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不需要你来假模假样……”

    杀子仇子就在眼前,无论那事是张玄自把自为还是徐汉天的授意,都缘自于他,公孙长河突然将酒杯放下,一拳打向徐汉天。

    公孙家世代习武,到公孙一品那辈出了公孙血那样的天才,但公孙长河实力也不弱。

    但可惜的是,徐汉天更强,比公孙血都强。

    就看他身子一让,杯中的酒都没洒出来,伸出左掌擦着公孙长河的手臂就打在他的肩膀上。

    如被重锤击中,公孙长河一下就喉头一甜,想要吐血。

    他身旁的两名死士立刻往前一站,呈三角型将他夹在中间护住。

    “我不想杀你,你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再动手没意思,我劝你还是交出市场,退出石化业吧。”

    “你……”

    公孙长河一口甜血吐在地上,这边人不多,却也有些人在指指点点了。

    他愤怒的推开要扶他的死士:“走。”

    一出宴会现场,公孙长河就一脚踹在车门上,他愤怒起来,跟公孙血公孙岚也一个样,控制不住情绪,这是公孙家的通病,只能打顺风球,风一吹起来,逆飞风扬,并不擅长。

    可这口气也堵得他难受,徐汉天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让他退出石化业?

    不知道石化业是公孙家的命吗?要退出去了,公孙家也完蛋了。

    一连开过两个路口,公孙长河正打算闭上眼休息,一辆汽车突然从巷子里窜出来,撞在他的坐驾上。

    把车队从中截断,让他心头一慌,但脸上还很沉静,让死士安排雇佣兵去看是怎么了。

    “报告,是有人喝多了。”

    那轿车撞得他的这辆改装的悍马只是歪了下,他也没受什么伤,他就摆摆手,让人继续开车,把这当成是一段插曲。

    可他也不想想,怎么会才出宴会场就被撞上,这根本就不是插曲,而是主题曲啊。

    车队往前再开出了不到五十米,就是一声巨响,整辆悍马车被气浪掀飞,车子重重的砸倒在地,车顶凹下去,卡住了公孙长河的身体。

    而他也感到这一翻,他的腿断了。

    “快,把我拉出去,草!”

    车门变了型,雇佣兵也猜到了可能是刚才撞车的那司机安放的炸弹,可再想找人,哪里能找得到,入目之处都是一团的白烟。

    那些人也想,这哪里来的烟,还是雾,这么浓,这么密?

    终于将公孙长河拉出车里,他坐在地上就喘气大叫:“快把我送出去,这里有古怪,有人……”

    蓬!

    一颗子弹打断了他的话,子弹从他的脑门穿过去,从脑后打出个大洞,他瞬间就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堂堂公孙家的家主,就被一颗子弹解决了,而这是在中亚,也不知是哪方的势力,没有证据,说是徐家的人干的,这官司找谁去打?

    “快把他拖走!”

    雇佣兵挥手让人去找开枪的人,倚着车在做着防备,可连要保护的目标都死了,他们做什么都没用了。

    “人走了?”

    等人回来报告,这些人都面面相觑,看着公孙长河的尸体叹气。

    人还真不是徐家的人动的手,张玄用了驱雾符,找到了公孙家的仇家,告诉他公孙长河的路线,又帮他做好计划,然后就等在一边。

    “谢谢你,张玄,我欠你一个人情。”

    说话的是在宴会上跟公孙长河谈过话的华人,他抽着雪茄,吐出个大大的烟圈,又拍了下张玄的肩膀:“等你跟徐汉天女儿结婚的时候,我会回国去参加的。还会给你备一份大礼。”

    张玄笑着跟他说好。

    这家伙在公孙长河和那些王子合作的时候,快被挤得没生存空间了,徐汉天一来就找上他,他现在成了徐家在这边的代言人,混得风生水起。

    张玄赶回酒店,徐汉天父女都在等他。

    “都结束了。”

    徐汉天轻吁出口气,看来他对徐家和公孙家的百年斗争,也是心有余悸啊,要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徐嘉儿冲上来抱住他,看得徐汉天眯起了眼。

    “我师姐刚给我打电话,说是善香灭了。”

    “什么?你不说它要是灭了的话……”徐嘉儿掩着嘴惊呼道。

    “不是烧完了,是灭了,”张玄像是放下了千斤重担,搂着她的腰笑说,“以后也不用担心它了。”

    徐嘉儿喜出望外的抱紧他,张玄就在她嘴上亲了下。

    徐汉天呵呵笑道:“你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办?你现在可以算我徐家的女婿了吗?”

    张玄干笑说:“当然算。”

    徐汉天意味深长的笑道:“那我也可以跟你说一说你的身世了。”

    张玄浑身一震,一脸希冀的看向他。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