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白府茶会(一)

    二月十二这日,因为要去白府参加茶会,温玉暖便早早的起了床。

    “姑娘,想要梳一个什么发髻?”虽说秋莳也提了一等丫头,也能进到卧房来伺候,不过做的不过是一些端茶倒水的活儿,而温玉暖贴身的事儿,比如梳发髻,穿衣裳这些,还都是红庭做的。

    “垂杨髻可好?”温玉暖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对着红庭这般说道。

    “姑娘梳什么发髻,做什么妆扮都是极美的。”

    红庭总觉得温玉暖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儿。

    红庭动作极快,三两下就将垂杨髻梳好了。主要也是温玉暖素来不喜欢繁琐复杂的发髻,喜欢的都是些简单的,所以红庭也做的来。若是其他的复杂的发髻,那都是绿影做的。

    “姑娘,佩戴什么首饰好?”温玉暖的眼光很好,哪怕不佩戴首饰,也总有一股子别致的美,不过红庭的眼光也不差就是了,所以红庭还是会给温玉暖一些建议的。

    “就戴新打的那一对珠玉碧摇吧,其他的都不需要佩戴了。”温玉暖也没有想,就直接指了那一对新打的珠玉碧摇。

    “是,”红庭应了,取了那对碧摇给温玉暖戴上,然后又取了新做的那套衣裳。

    “红庭,去将那对羊脂玉手镯取来,我要戴。”温玉暖突然开口道,说着又将钥匙从脖子上取了下来。

    红庭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温玉暖说的是什么,忙去将镯子取来,给温玉暖戴上。

    待梳妆完毕,只见温玉暖一袭月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水烟色腰带,显得身量高挑,身段窈窕,气若幽兰,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

    面上不施粉黛半分,樱桃唇瓣不染而赤。

    “姑娘,你这样穿真好看。”绕是每日都看着温玉暖的红庭,也忍不住惊叹了一番。

    “就你贫嘴,走吧。”

    虽然今日刘姿沁并不会陪着她们去,不过还是要去主院,听刘姿沁的吩咐。

    温玉暖便带着红庭、秋莳还有春景夏新一路无事的到了主院。

    等到了主院,众人看到温玉暖皆是眼眸一眯。

    “玉儿见过母亲,”

    刘姿沁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着让温玉暖起身。她虽然觉得温玉暖这身打扮很好看,可是温玉暖的发髻、服饰、妆扮都是不出挑的,只是温玉暖身上的这一份书卷气给她加了好多分。因此,刘姿沁也没有办法责备温玉暖这般妆扮,是想要抢了温琦漪的风头。

    “先坐下吧。”

    温玉暖点了点头,又对着温琦漪、温思思还有温念儿相互见礼后,就在椅子上坐下。然后接了小丫头递过来的茶水,微微抿了一口。

    抬手间,只见一对羊脂玉手镯露了出来,刘姿沁看到了温玉暖的手镯,猛地将温玉暖的手盯住,半天没有移过神,直到邓妈妈拉了拉刘姿沁的衣袖,才恢复了平静的神色。

    温玉暖感觉到了刘姿沁眼里迸发出来的妒恨,她很是不解,可是也没有表现出来,心想刘姿沁同自己姨娘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何刘姿沁看到自己姨娘的遗物,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温玉暖心中波动,不过面上不显,眼睛也细细的打量起来了温琦漪等人的着装。

    只见温琦漪身着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

    一头黑发绾了一个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整个人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娇艳极了。

    而温思思这次并不在如去舒景侯府那次那般打扮艳丽富贵,夺了温琦漪的风头。只见温思思她穿了一件碧绿的翠烟衫,下着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在加一件对襟百合烟夹袄,面上也不再浓妆艳抹,反而显得清丽了些。

    温念儿年岁还小,就只穿了一身淡黄色云烟衫,逶迤拖地白色缎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头发梳了涵烟芙蓉髻,整个人充满了青春活力,就是坐在那里的姿势,也不再如以前那样唯唯诺诺,倒也是增添了几分大气。

    “今日去白府参加茶会,我不同你们去,你们自己言行举止都注意一些,也不要失了我们宰相府的体面。”

    刘姿沁说着,满是慈爱的看着温琦漪说道,“琦儿,你是姐姐,出去了要照顾好妹妹们,可知道了?”

    温琦漪笑着道,“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儿,我哪里就这么不懂事儿了。”

    刘姿沁也笑着,道,“你啊,就是个贪玩儿的,就怕到时候你碰上了交好的小姐们,就丢下玉儿她们几个儿自己个儿玩去了。”

    “这次茶会,虽说庶出的小姐也被邀请在内,不过不过还是以嫡出的姑娘为多数,到时候,你要引荐引荐你的朋友给玉儿她们认识,也不要让她们太过于无聊了。”

    温琦漪听了刘姿沁这话,笑得更加欢快了,“娘放心就好了。”

    温玉暖对于刘姿沁一直强调自己是庶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为了表现自己的卑微,她还是微微的低下了头,垂下了眼眸。

    而温思思是最怕别人说自己是庶出的,听了刘姿沁那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话,心里头憋屈的不行,不过又想着秋嬷嬷的告诫,温思思也就没有表现出来。

    温念儿原本稍稍大气了一些,可是听到了刘姿沁的这话,又像是个蔫了的茄子似的,低垂下了头。

    刘姿沁因为还要去岳家下彩定,所以又对着众人交代了几句,就让众人去了。

    “夫人,你方才也太大意了。”等众人都离开了,邓妈妈才对着刘姿沁开口道。

    “妈妈,你看到了吗,温玉暖手上戴着的那对羊脂玉手镯。”

    刘姿沁说这事儿的时候,尤其是说道“羊脂玉手镯”这五个字的时候,简直就是在咬牙切齿。

    “夫人,那不过一对手镯,夫人从首饰匣子里随便拿出一对最差劲儿的,也比那对好的。”

    “可是那本应该是我的!”刘姿沁双眼都快冒火了。

    邓妈妈知道刘姿沁的心结,所以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是转而道,“夫人,今天要去岳家下彩定,夫人应该开心才是。”

    刘姿沁听了这话,这才收敛了情绪,总不能摆着这样的一张脸去岳家,不然会让人以为自己对这门亲事儿不满意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