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聂北道:“十六哥并不怀疑婉妹妹的能力,但现在的殷玄已非当年的殷玄,他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人心惊,你如果一直呆在宫中,十六哥倒不怕,但他偏要在这个时候把你带到大名乡去,明显的是要断了你与聂家人的联系,他还让我代政,又让我来执法对上陈府,这么一来,我聂家就是想保全,也不可能了,陈府虽不惧,可枝大欺根啊!”

    聂青婉蹙了蹙眉,说道:“确实挺棘手。”

    聂北忧愁:“那要怎么办?”

    聂青婉抬了抬眼,看向那道漆红的龙阳宫大门,说道:“当一个人遇到末路危机,没有办法可行使的时候,那就什么都不用,顺其自然即可。”

    聂北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么消极,可不像婉妹妹的风格。”

    聂青婉笑道:“十六哥说错了,这偏偏就是我的风格。”

    聂北无言地撇了撇嘴,找了张榻,整个人窝了进去,他手指敲了敲扶手,说道:“虽然棘手,但这一仗也确实得打,就陈府之前做的那件事,十六哥不扒下他们三层皮才怪了,但十六哥担心的是,陈温斩会从中作梗。”

    聂青婉道:“他不会,他太重情了,他一心想保全陈家,想为陈家将功折罪,他只会助你,却不会拦你,但他也不会容许你伤害到他最亲爱的家人,所以,你要防备的不是他从中作梗,而是他趁机使诈。”

    聂北挑眉:“使诈?使什么诈?”

    聂青婉摇头:“不知道,你且小心就是了。”

    聂北道:“只要他不从中作梗,十六哥倒不怕他使诈的。”

    聂青婉笑道:“不能对他太大意。”

    聂北道:“知道。”

    聂青婉来到他身边,轻声说道:“我想我娘亲和爹爹了,如今住在宫里头,见不到他们,可去了大名乡,那就很容易见了,大名乡跟苏城一桥相连,外婆家就住在苏城,你回去了告诉我娘亲,让她明日带上爹爹回苏城瞧外婆,有事没事就来桥上晃晃,或是来大名乡晃晃,那样我就能看到她了。”

    聂北一听,笑道:“这主意好,等我回去了就跟五婶说这件事,她一定十分高兴。”

    聂青婉笑道:“嗯!”

    聂北站起来,看她一眼,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抱,拍着她的肩膀说:“去了大名乡,不要让殷玄欺负了你,十六哥着实对他不放心。”

    聂青婉道:“我会让王云瑶和谢右寒都跟上的,你不用担心。”

    聂北压根放心不下来,叹道:“他两人加起来也抵不上殷玄一个手指头,殷玄轻轻松松就能用一个手指头将他二人撂倒了。”

    聂青婉失笑:“王云瑶和谢右寒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劲。”

    聂北道:“不是他们差劲,是殷玄太强了。”

    聂青婉道:“放心吧,我向来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说到这个,聂北倒是信的,聂北缓缓地松一口气,又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我走了,上午就让功勇钦去抓捕等风酒楼和迎运客栈的管事掌柜们了,这会儿应该也将那两间店铺查封了,遭此异外突变,定然已经有人给轩辕三太子写信了,我回去筹备这件事。”

    聂青婉点头,从他怀抱里退出来,说道:“你若太忙,可以把简单易处理的案子交给晋东王,让他独当一面。”

    聂北道:“你放心,这段时间一直在教他呢,很多小案子都直接让他办了,就烟霞殿的案子没有给他,这回的这个也不会给他。”

    聂青婉道:“十六哥有分寸,我也不多说了,你走吧,呆太久也不好。”

    聂北点点头,离开前还是让聂青婉写了一封信给华图还有晋东王妃以及华州,大意是为了防备在与华氏药门人交涉的时候达不到目地,让这一家人出个面,不管是激化矛盾还是解决矛盾,都要逼华氏药门人出手不可。

    聂青婉写了,把信给聂北的时候笑道:“明日十六哥代政,等轩辕王朝的三太子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

    聂北道:“放心,一定会让他对大殷帝国印象深刻。”

    聂青婉笑着挥手,让他走了。

    等聂北离开后,聂青婉嘴角的笑一点一点的收起来,躺回龙床上,眯一会儿,没有眯多久,想到明日要去大名乡,得好多日看不到李玉宸和西苑的几个姑娘了,她又起身,喊了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进来伺候。

    王云瑶在给聂青婉穿衣服的时候瞅了瞅外面的天色,对她问:“怎么不多睡会儿?这还没到未时二刻,你就只睡了一刻钟呢。”

    其实聂青婉压根没睡到一刻钟,中间跟聂北说话都花了很长时间。

    当然,王云瑶和浣东浣西都不知道聂青婉刚刚见了聂北,就谢右寒和周围的御林左卫军们知道。

    聂青婉每次午休至少三个钟头,不然她不会醒。

    聂青婉午睡的时候王云瑶和浣东浣西也下去午睡,反正门外有谢右寒守着,若聂青婉醒了,有事吩咐,谢右寒会第一时间来喊她们。

    不在门口,自不知道聂北来过,聂青婉不会提,谢右寒更不会无缘无故地提,是以,王云瑶和浣东浣西都不知道。

    聂青婉听了王云瑶的话,抬头扫了一眼铜镜,说道:“本来想着明天西苑的几个小主们都养好了伤,就算宁思贞还没养好,但杨仪澜和袭宝珍定然养好了,然后让李玉宸带她们来我这里玩,顺便带上牌盒,打打牌,可谁知皇上明日要带我去大名乡,那明日就见不到她们了,反正我下午没事,就去看看她们,顺便玩玩牌,解解馋。”

    王云瑶听后斥她:“以前没见你还有牌瘾,这才跟她们玩了多久呀,就染上这等恶习。”

    聂青婉笑道:“我是觉得打牌挺好玩的。”

    王云瑶翻白眼,心想,但凡是乐子,你都觉得好玩。

    王云瑶不应声了,认真地给她穿戴好。

    浣东和浣西端了银盆来,一个人伺候她漱洗,一个人去收拾龙床,等漱洗好,龙床整理罢,聂青婉就带上三个姑娘去了星宸宫。

    李玉宸今天无事可做,昨晚上王云瑶来告知了李玉宸说夏途归并无大碍后李玉宸就宽心了,然后一觉睡到大天亮。

    还没起,龙阳宫就来了人,传婉贵妃的话,说让她今日不用去龙阳宫陪伴。

    李玉宸听了,又倒头一睡,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吃了不早不午的半道子饭,就带上康心去看宁思贞。

    宁思贞这几天一直没下床,裸骨差不多固定住了,现在也不用夹石板,就日日喝些药调理,再养个两三天,就能下床。

    李玉宸过来看她,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宁思贞伤的是脚裸,不是手,躺了几天,实在是把手都快躺出霉味了,她就怂动李玉宸去找杨仪澜和袭宝珍,让她二人来凑个桌,搓会儿牌。

    李玉宸嗤笑她:“养伤都不能让你安分。”

    宁思贞笑道:“我要是安分了,那这西苑不得关门大吉了,快点去,好姐姐,我真的快闷坏了。”

    李玉宸也知道西苑的这几个小主中就属宁思贞最爱玩牌,一日不摸牌都会手痒,这都快三天没摸到牌了,她不发疯才怪。

    李玉宸笑着起身,认命地说道:“好好好,我去喊,今天好好陪你这个伤患乐一乐。”

    宁思贞高兴地挥手:“快去快去。”

    康心着实被宁思贞这模样逗笑了,噗嗤就笑出声。

    宁思贞看她一眼,也不在意,轻咳着嗓子说:“康心,取笑我的后果就是一会儿我把你家娘娘的私房钱赢光,让她没钱给你们看赏。”

    康心打趣道:“那我就来找小主你讨赏,小主你跟我家娘娘是姐妹呢,总不会连这点赏都不给吧?”

    宁思贞一噎,指着康心,对李玉宸道:“你看看你这个丫环,小嘴多讨巧,变着方法挖我的钱贴给你。”

    李玉宸一脸傲娇道:“我的丫环当然心向着我,叫你打着赢光我钱的心思,活该。”

    宁思贞又一噎,哭笑不得地看一看李玉宸,又看一看康心,气急败坏地往床上一躺,生无可恋去了。

    香泽见自家小主这样,也不上前劝,笑着把李玉宸和康心送出门,这才返回来,然后就看到自家小主已经在吃东西了。

    香泽无语,却还是赶紧上前伺候。

    等李玉宸带了杨仪澜和袭宝珍过来,四个姑娘就围在宁思贞的床前,搓的牌声哗哗响。

    李玉宸今天起的晚,中午不困,也就不午睡,宁思贞和杨仪澜以及袭宝珍这两天一直窝在床上养伤,不是吃就是睡,早就睡成了不眠虫,就更不困了,四个人精神奕奕地使尽浑身解数去赢其她三人的钱,越玩越精神,主要是赢了钱的人还想赢,输了钱的人怎么着也要把钱捞回来,如此,都是越战越勇。

    到了中午,饿了,就在牌桌前吃饭。

    吃完继续,这还没继续到申时,守在香茗居外头的太监就隔着门汇报,说婉贵妃来了。

    婉贵妃?

    哎呀!

    四个人姑娘一听,激动得都要跳起来了,李玉宸和杨仪澜以及袭宝珍都跟着起身,去门外迎结,宁思贞只恨自己起不来,只能眼巴巴地坐在床上等着。

    聂青婉本来是先去星宸宫找李玉宸,哪知去了之后被宫人告知说李玉宸来香茗居了,她就只好过这边来,却没想到,杨仪澜和袭宝珍也在。

    看到这二人也在,聂青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们一定在偷偷地搓牌。

    聂青婉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想着这群姑娘们的牌瘾跟她有得拼了。

    李玉宸和杨仪澜以及袭宝珍出来,果然看到了聂青婉,她三人笑着上前见礼,见完礼,李玉宸上前拉住聂青婉的手,上下将她看一眼,问道:“身体挺利索了?”

    聂青婉道:“嗯。”

    李玉宸道:“那能坐着玩会儿牌了。”

    聂青婉嘟嘴,瞪着她:“你真是不甘寂寞,就只是今日没让你去陪我,你就跑这里来偷偷打牌。”说完,目光看向杨仪澜和袭宝珍,怨念极深:“你们两个也是,养病呢,打什么牌!”

    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杨仪澜秒懂,袭宝珍也秒懂,她二人也不跟她呛舌,一前一后地笑着说:“婉贵妃教训的是,不过养病不打牌,着实无聊,婉贵妃这身子也差不多好了,以后我们带着牌天天去找你,你可别嫌我们烦啊。”

    聂青婉听着这话乐了,嘴上却不饶人地哼一声:“这才差不多。”

    杨仪澜噗嗤一笑。

    袭宝珍也捂着帕子笑。

    李玉宸抚额轻叹,婉贵妃乍也这么大的牌瘾呢,被她们四个人带坏了?皇上知道了后会不会削了她们的脑袋呀!

    李玉宸甩甩头,管他呢,玩牌是大事,掉脑袋是小事,呃,在牌瘾面前,皇上也得靠边站。

    李玉宸风风火火地拉着聂青婉进去了,可是,五个人,四个桩,谁不玩呢?最后还是老规矩,赢的人下场休息,换休息的人再上场,如此,五个姑娘玩的不亦乐乎。

    丫环们在旁边伺候茶水,伺候点心,扇扇子,也忙的不亦乐乎。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的短暂,五个姑娘只感觉都没赢到几盘,怎么一下子就天黑了呢,当然,她们玩牌玩的那么投入,那么激情四射,哪里能发现天色已暗?

    玩牌的时候也一直吃着东西,肚子也不饿。

    到了吃饭的点,五个姑娘也没感觉,继续投入地奋战。

    但是,她们不饿,殷玄饿。

    殷玄中午是提前吃的饭,一个下午又在御书房安排的安排,谋划的谋划,又一口气都没停歇地批阅着奏折,没到天黑就饿了。

    殷玄想着聂青婉中午也是提前吃的饭,怕她饿,就赶在酉时之前回到了龙阳宫。

    但回去了却被龙阳宫的宫人们告知,聂青婉去星宸宫了。

    殷玄一愣,想着明日聂青婉要去大名乡了,她应该是去跟李玉宸以及西苑的几个小主们告别,遂顿了顿,就摆驾了星宸宫。

    可去了星宸宫,又被星宸宫的宫人们告知,聂青婉去香茗居了。

    殷玄无奈呀,又让御辇赶到香茗居去。

    到了香茗居,他也没让人通传,也没让戚虏进去惹起一片沸腾,他只带着随海,进了殿门。

    谢右寒领御林左卫军们守在院里,看到他来了,赶紧上前见礼,被殷玄制止了。

    香茗居的宫人们诚惶诚恐地跪安,正准备高唱‘皇上驾到’,又被殷玄一个抬手的动作制止后,他们一个字都不敢说了,只垂着头,跪在地上,想着屋里的主子们现在在做什么,那一张张脸都是欲哭无泪呀!

    殷玄在宫人们的指示下一路走到内寝的门口,刚准备抬腿迈进去,就听到了那震天响的哗啦哗啦的牌声。

    殷玄额头一抽。

    随海也跟着额头一抽。

    随海抬了抬眼,想着,婉贵妃,你可千万不是在里面玩牌!你不知道你还是病体吗!因为你的伤,皇上日夜都操碎了心,你倒好,还来打牌!

    随海掀了掀眼皮。

    殷玄没有一脚踏进去,而是伸手掀开门口的挂帘,就站在那里,看向屋内的某个女人。

    聂青婉坐在东方的位置,一边的侧脸刚好对着殷玄。

    殷玄从这个视角看过去,能看到她微微嘟着的粉薄的唇,露出若有若无的一角,还有她的鼻,小巧挺立,下巴不跟别的女人那样又尖又细,偏偏她的下巴圆圆的,透着稚嫩的可爱,那额头也饱满有型,不管梳不梳留海,都十分好看,半边脸不胖亦不瘦,总之刚刚好,脸型的弧线也极美。

    以前殷玄从没觉得这世上的女人什么叫好看,什么叫不好看,他脑中唯一觉得好看的便是太后原来的样子。

    可现在他又觉得面前的这个姑娘是世间最美的了。

    其实殷玄很清楚,这样的美是用她的灵魂烘托出来的,没有她的灵魂,这张脸也只是平平无奇。

    殷玄看着看着目光就温柔了下来,见她玩牌的那个沉迷劲,他都站在这里老半天了,她居然没发现,殷玄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换个身体也没把她的臭毛病换掉。

    殷玄甩开手上的帘子,走进来。

    他这一进来,最先看到他的就是坐在大床上的宁思贞了,她的床正对着门,宁思贞吓了一大跳,尖叫一声就要站起来,可腿在桌子底下放着呢,这一抬生生地撞在了坚硬的桌子腿上,疼的她呀,脸都抽筋了,四个姑娘见此纷纷站起来,本是要去问问她怎么样了的,可看到了殷玄,又赶紧先向殷玄见礼。

    殷玄挥了挥手,让她们起,又走到聂青婉身边,看了她一眼,见她没出汗,他就伸手将她搂了过来,又让随海去把桌子挪开,让李玉宸她们去看看宁思贞的腿。

    还好撞的是膝盖,没有撞到还在养着的脚裸,疼一疼,过去了也就没事了。

    三个姑娘松一口气,一起帮忙把宁思贞放平在了床上。

    虽然宁思贞不得宠,可宁思贞也是皇上的女人,随海是不敢上前看的,殷玄也不凑前,见李玉宸和杨仪澜还有袭宝珍看完,转过了身,殷玄就问:“没撞出问题吧?”

    李玉宸道:“没事儿,就是磕着了,一会儿让宫女们擦些药,休息休息就好了。”

    殷玄道:“那你就多费点心,朕先带婉婉回去了。”

    聂青婉不想回,眼睛落在牌桌上,简直不要太依恋。

    殷玄抿唇,直接一伸手,将她的脸转过来,压在了胸膛上,余光扫到那牌桌,阴沉的想将它碎尸万段了,跟朕抢宠爱,死物也不行。

    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气,李玉宸心一抖,默默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杨仪澜和袭宝珍也缩着脑袋往后退,想着皇上不会怪罪她们吧?

    殷玄不怪她们,殷玄怪那牌。

    殷玄将聂青婉抱起来,大步地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李玉宸就弱弱地开口:“皇上,臣妾想回家一趟,看看二舅,可不可以?”

    刚在玩牌的时候聂青婉对李玉宸和宁思贞以及杨仪澜还有袭宝珍说了她明日要去大名乡一事,本来来西苑就是为了说这事儿的,聂青婉当然不会忘记,她说完,四个姑娘都很惊疑,问她怎么忽然要去大名乡了,聂青婉说是皇上想去,四人就不多问了。

    对宁思贞和杨仪澜以及袭宝珍来说,皇上去哪,跟她们无关,就是婉贵妃走了,稍微有点儿不舍,她这一走,往后就没人来陪她们寻乐子玩了。

    当然,没有婉贵妃,还有西苑的几个姐妹,她们倒也没多大伤心,知道聂青婉是去大名乡养伤,她们就让她好好养,回来了再一起玩。

    李玉宸也对皇上去哪里没感觉,她只是在听到大名乡后心思就浮动了,她想去看看外公,也想看看二舅,故而挣扎了一番就跟聂青婉说了。

    聂青婉没权力决定这件事,让李玉宸晚上吃了饭去龙阳宫,自己跟皇上说,她在边上给她擦边球。

    结果,李玉宸还没去龙阳宫呢,殷玄就来了。

    李玉宸这话一落,殷玄还没吭声,聂青婉就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说道:“反正宸妃在宫里也没事,她日夜担心,不回去看一眼,恐会抑郁,到时候把身体闹坏了可不好了。”

    殷玄侧头,往身后的李玉宸看了一眼,又往那一张牌桌上看了一眼,再拐回头,看向怀里的聂青婉,嘴角兴味极浓,眼中挑着哂薄的讥笑,似乎在说:“玩牌玩的那么欢,哪里抑郁了,当朕眼瞎?”

    殷玄知道聂青婉是什么算盘,无非是等李玉宸去了大名乡后,她能有人玩,而李玉宸想看夏谦是真,想看夏途归也是真,但出宫玩也是真。

    这一个一个的都只知道玩!

    殷玄哼一声,冲李玉宸道:“准了,但婉婉回宫的时候你必须回宫。”

    李玉宸没想到殷玄会答应的这么干脆,简直高兴坏了,她连连应道:“嗯嗯嗯!臣妾一定比婉贵妃先回来。”

    殷玄不再应声,要不是看在自己女人的份上,他压根懒得搭理她。

    殷玄抱着聂青婉出去了,一路抱上御辇,等把聂青婉放在榻上了,他直接将她一翻身,对着她的屁股就装模作样地抽了一下,冷声道:“不知道你在养伤?玩了多久了?你要是敢说你中午没睡觉跑这里来玩牌了,朕就禁了这宫中牌玩,让你一次都玩不着。”

    聂青婉被他无缘无故地打了屁股,本来就够火了,他还说什么?禁牌戏!他想翻天了!

    聂青婉忽地一翻身,怒声道:“你敢。”

    殷玄挑眉:“你先说,你中午睡没睡觉?”

    聂青婉中午没怎么睡,但也睡了一小会儿,她理直气壮:“我当然睡了的。”

    殷玄眯眼:“朕回去了会宣龙阳宫的宫人们问询,你要是敢骗朕,朕还是一样会禁了牌玩的。”

    聂青婉瞬间就委屈了:“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呀,你知道你禁了牌玩后,多少人会恨你吗?你简直惨无人道!”

    殷玄失笑,踢掉龙靴,挤上榻,将她揉到怀里,亲着她的脸蛋,笑道:“朕惨无人道?就禁个牌玩而已,你是太沉迷了才觉得惨无人道,对别人来说,这就是屁大点儿的事。”

    聂青婉确实很沉迷,她忍着推开他的冲动,说道:“那你不能禁,因为我喜欢玩。”

    殷玄低头瞅她,略作思考状,然后趁机打劫:“你吻朕,把朕吻满意了,朕什么都满足你。”

    聂青婉抿唇,想着,吻你?给你一拳还差不多!

    可这会儿为了保住这宫中牌玩,为了自己的乐子,为了后宫千千万万个妃子们的乐趣,她还是勉强抬起头,冲着殷玄的脸吧唧了一下。

    殷玄不满意,指着嘴,意思非常明显。

    聂青婉咬咬牙,狠狠心,眼睛一闭,往他唇上扑去。

    殷玄被她扑倒,笑的不可扼制,龙袍四散,他的笑声亦随着那四散的龙袍一起,扩散在了御辇内外。

    那样的笑声,简直惊了御辇前前后后所有的御林军们。

    包括御林左卫军以及御林右卫军。

    还有跟随在御辇前后的宫女和太监们,还有戚虏和随海,还有谢右寒、王云瑶以及浣东和浣西。

    原本每一回皇上抱了婉贵妃进了御辇,他们就休想再听到御辇内的一声一响,不用想,那定然是皇上用内力隔绝了。

    可今天,那声音源源不断,带着靡艳的笑声,很清晰地传来。

    “婉婉,你轻点。”

    “婉婉,你咬到朕了,怎么这么笨。”

    “婉婉,别急,在马车上呢,叫人笑话。”

    “婉婉,疼。”

    听到这里的随海眼皮狠狠一抽,嘴巴狠狠一抽,额头狠狠一抽,他无言地翻了翻白眼,想着,皇上绝逼是故意的,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让婉贵妃对他投怀送抱,对他主动,但不用想,这就是皇上的奸计,皇上撤了内力,分明就是在向所有人显摆,显摆他终于被婉贵妃‘欺负’成功了!

    皇上心心念念,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他能被婉贵妃肆意地‘欺负’吧?

    随海忍不住在内心里吐槽:皇上,你真不要脸!

    不要脸的殷玄又用内力将御辇与外界隔绝了,他一脸委屈地靠坐在车厢壁上,拿帕子抚着嘴,控诉的眼睛狠狠地瞪着那头幸灾乐祸的某个小女人。

    小女人不嫌事儿大,还故意挑起好看的黛眉,问道:“还禁不禁牌玩了?”

    殷玄赶紧摇头:“不禁了。”

    小女人又挑眉:“还敢不敢让我再吻你了?”

    殷玄又赶紧摇头:“不敢了。”

    小女人胜利了,小女人高兴了,小女人成功地保住宫中牌玩了,小女人成功地将某个大魔王给打败了,然后小女人得瑟了。

    殷玄看她那得瑟的样,心里暗戳戳地想:等着吧,去了大名乡,朕让你十天下不来床,叫你咬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