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大殷女帝最新章节!

    李东楼去查荷包里香料的来源,这个荷包是拓拔明烟送给殷玄的,李东楼第一个查的人就是拓拔明烟,然后顺藤摸瓜,摸到了陈德娣身上。

    可李东楼在寿德宫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来陈德娣有什么问题,故而,李东楼就出宫了。

    李东楼拿着王榆舟写给他的那三种香料的名字,一一去帝都怀城的各大香料商铺里去调查。

    原本李东楼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帝都怀城的集市分二,现在是白天,只是东市的开市时间,西市尚没开,也许那个人是在西市买的这些香料,如果真是西市,那他就得等晚上。

    不过,东市还是得查。

    这一查就查到了窦延喜。

    李东楼查遍东市香铺各个铺子里近一个月的购买记录,唯有窦延喜一个人买过这三种香。

    当然了,窦延喜那天买的香不止这三种,还有别的,但唯有她所买的香种中,恰好含了这三种香。

    再加上窦延喜是陈亥的妻子,与陈府有关,而窦延喜又是窦家女儿,偏巧窦家就有那么一位医术相当了得的人物在太医院任职,想要经过这个太医的手知道跟治箭伤的药有冲突的香很容易。

    最关键的是,如今的大殷,只有陈府跟婉贵妃之间的利益冲突最大,害婉贵妃的可能性也最大。

    偏巧皇上身上出现了这三种香,而窦延喜就买了这三种香。

    世上有这么赶巧的事么?

    没有。

    那么,问题定然就出在窦延喜身上。

    那么,知道了香的来源,那就要查这香是如何到达了陈德娣之手。

    李东楼去宫防局翻看了记名册,看到在四天前,胡培虹进过宫,而胡培虹进宫的前一天,恰巧就是窦延喜买香料的那一天。

    只不过,宫防局的登记物品栏里并没有写胡培虹带了香料。

    那么,香料是如何进入宫中的?

    李东楼一时想不明白,就先进宫,向殷玄汇报已经调查到的事情。

    这个时候随海也回来了,他已经吩咐了下面的人去准备马车,也让人去龙阳宫小心地装好那两套喜服,刚站回殷玄身边,李东楼就进来了。

    李东楼把调查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后,殷玄想都没想,说道:“香是通过荷包带进来的,那香不多,装在荷包里面也不打眼,且闺中女子,不管是待字闺中的,还是已嫁人妇的,腰间都会戴荷包,进宫也不会盘查那么小的东西,所以,胡培虹就很轻松地把香带给了皇后。”

    李东楼道:“若真是陈二夫人用荷包带进宫里面来的,那现在就查不到了,那荷包定然已经不见了,而宫防局没有记载这么小的荷包,那也就拿捏不到证据,没有证据,这事情就不大好办了。”

    殷玄道:“找证据这种事情不是你做的,也不是朕做的,朕只是要知道这个香料的来源在哪儿,现在知道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聂北要操心的了。”

    李东楼眉梢一挑,笑道:“皇上要把这件事情交给聂北来办?”

    殷玄道:“有人想谋害朕的婉贵妃,还用如此歹毒的作为,把朕也算计进去了,朕自然不会放过他们,聂北的能力众所周知,经他手的案子,无人会怀疑有错判,而这件事情既牵扯到了皇后,还牵扯到了明贵妃,亦牵扯到了陈府,那也唯有聂北能断。”

    随海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听到这里,越发肯定皇上这是预备拿聂陈两府开刀了,所谓伴君如伴虎,着实不假呀。

    随海忍不住在内心里冒冷汗,还好他只是一个太监,也素来只忠皇上,不会被皇上这么拿刀子暗戳,不然,十个随海都不够皇上砍的。

    随海正庆幸,殷玄冷不丁地冲他喊了一声,吓的他差点没站稳,从台阶上摔下去。

    殷玄皱眉,看着他,问道:“怎么?不会在打瞌睡吧?”

    随海连忙站稳,解释道:“没有,奴才就是一时没站稳。”

    李东楼看他一眼,想着随海可能是被吓的,李东楼自己越查也越害怕,因为这件事情牵扯的人太多了,而这些牵扯进来的人还一个一个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而皇上这次的态度强势且极具攻击性,似乎不打算再息事宁人,那也就是说,帝王之刃开始面向大臣,展露出它血腥的一面。

    李东楼眼眸转了转,收回视线。

    殷玄也不知道相没相信随海的话,他没苛责他,只是淡淡地道:“去刑部一趟,把聂北带过来。”

    随海赶紧应了一声是,撒开腿跑出御书房,去刑部,喊聂北。

    但是,聂北不在刑部。

    随海从刑部官差的嘴里知道聂北带着华图去了烟霞殿,他顿了顿,又折到烟霞殿,去喊聂北。

    聂北今早上去龙阳宫见了聂青婉,罢了朝后就回了刑部衙门,写了抓捕令和查封令。

    本来他要把抓捕令和查封令给华图,让华图带人去抓等风酒楼和迎运客栈的所有相关的管事掌柜们,并查封这两家铺子,逼轩辕王朝的三太子来大殷帝国。

    可想到华图跟轩辕王朝的华氏药门是同宗,这一回还得借用华氏药门的人办事,就不能让矛盾太过激化,索性把抓捕令和查封令给了功勇钦,让功勇钦去办这件事了。

    聂北带上华图去烟霞殿,了解那一件悬疑的‘药材杀人’事件。

    其实,事情过去了两个多月了,那一株相关的药材也已经被拓拔明烟在前两天的假冷毒发作中吃掉了,吴平死了,庞林也死了,所有与之相关的人证和物证全都没了,要想查清这件案子,除非大罗神仙下凡,哦,就算大罗神仙下凡可能也查不出来了。

    刑部有这件案子的详细记载,还有庞林的画押和口供,聂北没必要再跑一趟烟霞殿,可聂北就是要来。

    烟霞殿自婉贵妃得宠明贵妃失宠后就冷清了,原先还有少数的嫔妃过来探望,后来殷玄下达了那道任何人都不许到烟霞殿打扰明贵妃养伤的圣旨后,就没人敢再来,烟霞殿从那以后就越发的冷清。

    但今日,陈温斩的到来,打破了这样的冷清,聂北和华图的到来,亦将这份冷清打的支离破碎。

    拓拔明烟有很久没见聂北了,聂北也有很久没见拓拔明烟了,原本在聂北眼里,拓拔明烟真的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跳梁小丑。

    在殷太后那个年代,拓拔明烟完全没被聂北放在眼里看过。

    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被聂北看在眼里的跳梁小丑,胆大包天的谋害了大殷之神。

    聂北不得不对这个拓拔明烟刮目相看了,之前在忙御辇出事和婉贵妃中箭一案,聂北没来得及到拓拔明烟面前露露脸,今日非得要在拓拔明烟晃一晃,看一看这个女人的丑陋面目,然后撕破她那一张丑陋的脸,让她为她所做的罪孽之事偿债。

    当然,聂北也很想通过烟霞殿,进一次紫金宫,看一看聂青婉的尸体,看一看任吉。

    所以,这趟烟霞殿之行,刻不容缓,在功勇钦拿了抓捕令和查封令带了刑部的官差走了之后聂北就带着华图来了。

    陈温斩看到他,挑了挑眉,架在腰间大刀上的手拍了拍刀柄,一副主人迎客般的姿态笑着说:“来查案啊?”

    聂北看他一眼,没理。

    华图倒是应了陈温斩,说道:“聂大人说他来看看吴平和庞林的房间,看能不能搜索出来有用的信息。”

    陈温斩挑眉,客气地对着华图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这才又看向聂北,笑着问:“要我带路吗?”

    聂北这回愿意搭理他了,却是道:“不用。”

    陈温斩道:“跟我不用客气。”

    聂北冷瞥他一眼:“谁跟你客气,我是避嫌,你进去通知明贵妃,让她带我过去,这件事情既然是在她的烟霞殿发生的,我过来办案,自然得有她的首肯,而且这件事情过去了两个多月了,当时明贵妃是直接目击证人,我得找她问一些话。”

    陈温斩见聂北说的煞有介事,倒没再吊儿郎当了,他嗯了一声道:“你先等着,我进去喊她。”

    陈温斩是极不愿意进拓拔明烟的内寝的,早上他来报道,也只是在门外见了安,没进去,拓拔明烟也没出来,只差了一个叫红栾的宫女出来,对他说:“陈侍卫既是来烟霞殿当差的,那就好好当差吧,娘娘说了,陈侍卫是跟皇上一起血浴过九州的人物,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有你来烟霞殿当差,娘娘心里很踏实,往后这烟霞殿里的安全就一律交给陈侍卫了,若是有任何差池,娘娘也不会顾着陈侍卫跟皇上交情的份上,对你开恩的。”

    陈温斩嘴角微勾,想着早上那个红栾说这话时的严肃样子,止不住地在内心里冷笑,这便是殷玄的打算吧?

    殷玄那个混蛋想讨好他的小祖宗,顺应而为同意了让他到烟霞殿当差,以此让小祖宗高兴,可又实在咽不下让他凭白无故躲过一场浩劫的闷气,故而就鼓动了他的妃子来对付他,这个小心眼又睚眦必报且狼心狗肺的东西,就喜欢耍这种阴谋诡计!

    不过,到底谁对付谁,还真说不定呢!

    陈温斩又拍了一下腰间的大刀,眸底压着嗜血的冷意,他大步走到拓拔明烟内室的那个门口,冲里面道:“聂北过来了,说要见明贵妃。”

    拓拔明烟在屋内坐着,她早起起床听到守门的宫女进来汇报说陈温斩来了后她就没出过门,虽然昨天殷玄的话已经给她的内心上了一道定心丸,可拓拔明烟还是时不时地心慌,乍一听到陈温斩来了,那慌意就越甚。

    陈温斩曾是太后的守护神,这尊神忽然驾临到她的身边了,她没感觉到一丁点的荣兴,她只觉得惊恐害怕。

    不过,现在不是太后统治的年代了,现在是殷皇统治,所以陈温斩这尊神也只是由令箭变成了鸡毛罢了,她不用害怕。

    拓拔明烟不停的为自己构架勇气,几番催眠后她倒也能平心静气了,只是,实在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看到陈温斩那双邪气又卷着腥风暗雨的眼睛。

    早膳是在屋里面吃的,拓拔明烟没出去。

    拓拔明烟吃的所有药截止到昨晚就没了,她的身体好的不能再好了,故而她也没再宣太医来,就一个人呆在屋里面,做着她最爱做的一件事,制香。

    红栾和素荷伺候在她的身边。

    那天殷玄定了素荷的死罪,只是因为拓拔明烟尚在养病,殷玄就暂缓了对素荷行刑的时间,等拓拔明烟的病好了,素荷还是得赴死。

    拓拔明烟坐在那里,一边忙碌一边想着怎么样才能让素荷不死。

    这宫里的人,上至主子下至奴婢,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而且个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想要找一个真心对待自己且忠贞不二的奴婢,十分不易,她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红栾和素荷的,她不能让她们出事。

    拓拔明烟想的是,殷玄把陈温斩放到烟霞殿,又在昨日说了那一番话,看得出来皇上对陈温斩是极其憎恶的,憎恶的大概想让他去死。

    可陈温斩是陈府的人,又是陈皇后的三哥,皇上不方便杀此人,那么,她若是帮皇上做成了这件事,那是不是就能替素荷将功折罪?

    拓拔明烟眸底闪过阴狠的波光,盯在手上的香料上面,一个恶毒的计策就形成了。

    她正高兴,忽听门外传来陈温斩的声音,她吓的心肝一惊,手跟着一滑,摆在手边的香料以及好几个调和所用的瓷圆小碟就呼啦一下子全砸在了地上,发出稀里哗啦一阵绵长的脆响,还好室内的地上都铺了厚厚的地毯,不然瓷器必到处飞溅,不伤人才怪了。

    虽然瓷器没破,就在地上胡乱地滚了几圈,最后散落在不同的角落,可那香却飞的到处都是,砸入地上之后跟着就腾起万层粉末,一时屋内就只剩下了三个女人捂鼻的咳咳声。

    拓拔明烟被呛的不行,连忙起身跑了出去。

    红栾和素荷也赶紧先出去,等屋内的香粉散了再进来。

    拓拔明烟一冲出去就看到了聂北。

    三个姑娘冲出来的时候带起满身的香粉,把正站在门口的陈温斩也刺激的不行,他眉头拧紧,几乎在香粉的碎沫被三个女人带着飞扑过来的霎那间他内力一提,又猛然一放,那些香料就犹如炸开的烟花般,四射而去,片沫不沾身。

    陈温斩掸掸衣服,冷哼一声,转身。

    拓拔明烟冲出来看到聂北,又猛然一怔,不过很快她就松开捂在鼻子上的手,朝聂北走来,向他见了一礼。

    红栾和素荷见状,也纷纷上前见礼。

    聂北如今是刑部提刑司,在朝堂上的地位等同三公,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拓拔明烟再受宠,看到他,也得向他行礼,而且,殷太后那个年代,拓拔明烟见了聂北,那就是奴婢见了主子,惯性的就会先福上一礼再说,这大概是多年养成的奴性了,想改也改不掉。

    见完礼,起身,拓拔明烟的眉头蹙了一下。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在见到聂北时,身体本能的就猝发了一种奴性。

    聂北站在那里没动,他穿着官袍,面目淡静,乌黑的眼一平如洗,他看着面前的拓拔明烟,想比较一下今时的她与往昔的她有什么不同,但遗憾的是,聂北搜刮了半天那颗聪明的大脑也没能搜刮出来往昔的拓拔明烟是什么样。

    他以前真没把她当成个人物,何时记过她是什么样。

    聂北在心里微叹一声,只好作罢。

    聂北也不向拓拔明烟还礼,就站在那里,说道:“我想看一看吴平的房间,还有庞林的房间,明贵妃带我去吧。”

    聂北后面跟着华图和勃律,聂北可以不用向拓拔明烟还礼,可华图得还,勃律得还,但奇怪的是,勃律没动,华图原是想还一礼的,但见聂北不动,勃律也不动,他左右权衡之后也不还礼了,就安静地呆在聂北身后。

    拓拔明烟听了聂北的话,笑着说道:“聂大人要查案子,只管差遣这烟霞殿里头的宫人便是,吴平和庞林的房间,下面的人都知道。”

    聂北道:“那明贵妃喊上一个人,随我去吧。”

    拓拔明烟怔了怔,不明白聂北为何非要带上她,但她什么也没说,倒十分配合地让红栾去喊了一个太监,然后让这个太监领着,去了吴平的房间,然后又去了庞林的房间。

    陈温斩是拓拔明烟的贴身侍卫,自然也跟上的。

    烟霞殿里面的下人们住一个院,院是四合形式的,中间有口井,供下人们饮水和洗澡用,聂北进了院后四处瞅了瞅,问了拓拔明烟吴平的尸体当时是横陈在哪个地方,拓拔明烟带他过去了,聂北在那个地方转了转,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然后就去了吴平的房间,又去了庞林的房间。

    这期间拓拔明烟一直跟着。

    见聂北看完,什么都不说,只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出去了,拓拔明烟就问他:“聂大人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聂北没理她,问道:“那株很重要的药材呢?”

    拓拔明烟道:“前两天冷毒发作,皇上让我用了,我便用掉了。”

    聂北勾唇笑了一下,甩甩手,大步往前走了。

    勃律跟上。

    华图跟上。

    陈温斩也跟上。

    陈温斩听着拓拔明烟和聂北的对话,总觉得聂北最后那一个笑特么的不正常,他正准备打算跟上去问个究竟呢,随海就来了。

    随海看到聂北,连忙迎上去,说道:“聂大人,皇上宣,让你现在就去御书房。”

    聂北面目怔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走吧。”

    走之前他让华图先回刑部,登记一下今日来烟霞殿的行程,华图应了之后,聂北带上勃律,跟着随海,去了御书房。

    得了通传,进去之后,看到龙案旁边站着李东楼,聂北侦探一般的大脑立刻做出了反应,意识到殷玄宣他,绝非小事。

    果然,当见完礼,殷玄让李东楼给了他一个荷包。

    等聂北拿到荷包,殷玄道:“李东楼,把详细情况说给聂北听。”

    李东楼应了一声是,就把聂北手上的荷包所牵连的一件新的案情说了,说完,殷玄补充道:“有人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加害朕的爱妃,还利用朕的手,这件事情朕不打算善罢甘休,只要证据确凿,所有相关人等都按大殷律法来判,这是朕对这件事情的唯一要求,而断案是你们刑部的事情,这件案子,朕就交由聂爱卿了,你可得好好办。”

    聂北拿着那个荷包,嘴角隐隐地抽搐了一下,心想,皇上你明明已经知道了这香是来自于陈府的,且跟陈皇后有关,跟明贵妃有关,再计较一下,就连窦家也得被牵连进来。

    这些人随便一个提拎出来那都不是简单之人。

    再说句不当的话,皇后是你的媳妇,明贵妃是你的妾,皇后的母家就是你的岳丈家,这么算下来,这件案子就是你自家的家务事,你也让李东楼查出来这香的来源了,你完全可以自己作主,来处理自己的家务事。

    可你偏不自己处理,非得交给一个外臣,这么明显的心思,你当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要做也做含蓄点,做这么明显,臣不拒绝,显得臣蠢,睁着眼上你的贼船,臣若拒绝,你又得往臣头上胡乱地扣屎帽子了。

    聂北抿唇,说道:“臣领旨。”

    聂北想的是,接就接吧,有殷玄这番话,有这个案子在手,那拔除陈府就完全不在话下了,虽然殷玄这么明显的让聂府对上陈府,对聂府而言,也不是幸事,陈府虽然没有聂府强大,但聂府引退了三年,如今的朝堂是陈府一家独大,所谓落魄的凤凰不如山鸡,这斗不斗得过,还真不好说。

    但幸运的是,还有婉妹妹坐镇呢!

    聂北一想到聂青婉,就没有任何担忧了,他接旨接的挺利索。

    殷玄看了他一眼,眸底兴味地掩着计中诡计。

    殷玄大概也猜到了聂北此刻内心里在打着何种小算盘,他偏不让聂北的这个算盘打的响,殷玄道:“这件案子直接关系到婉婉的生命安全,所以朕打算带婉婉暂离皇宫,去大名乡避暑养伤,等案子了结了,朕再带她回来,那个时候她的伤也养好了,朕也能完全放心,这期间的朝议,也要劳烦聂爱卿担一担了,能者不怕多劳,你也不要拒朕。”

    聂北猛然一怔,倏地抬头,震惊地问道:“皇上要带婉贵妃离宫?”

    殷玄勾唇笑道:“是呀,婉婉也答应了,明日就走。”

    聂北一腔为什么的话语就被殷玄这一句‘婉婉也答应了’给憋闷地打了回去,他缓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心想,婉妹妹为什么会答应,她是不知道殷玄的心思还是另有所谋?

    聂北见聂青婉都答应了,他还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用说了,他狠狠地咽了咽嗓子,睁开眼睛,说道:“臣领旨。”

    殷玄便将手上刚刚写好的代政的圣旨往李东楼的怀中一扔,沉声说道:“明日你亲自带着禁军去金銮殿宣读,不服者,当场拿下。”

    李东楼稳稳地将圣旨一接,拱手道:“是!”

    殷玄又道:“明日起,你带着禁军协助聂北办理此案,宫内宫外禁军全部由你调动,反抗者,一律格杀。”

    李东楼面皮一紧,虚虚地抬眼,看了殷玄一眼,见皇上波澜不惊,说这话的时候眉梢都是风轻云淡的,他一时间就觉得皇上太可怕了。

    李东楼垂头,应道:“臣明白。”

    聂北一直站在那里听着,听到这里,不由得也紧了紧脸皮,殷玄这是破釜沉舟了呀。

    聂北不语,等李东楼领旨下来,殷玄把他二人都赶出去了。

    等屋内只剩下了随海一人的时候,殷玄说:“去把王榆舟传来。”

    随海这个时候已经木讷了,殷玄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他是一点多余的心思都不敢想了,随海应一声是,下去喊王榆舟。

    王榆舟来了后,殷玄让他明日清早自己从家里动身,去大名乡,负责聂青婉一日三餐的药理,至于到了大名乡去哪里找他跟聂青婉,殷玄让他晚上等随海的通知。

    王榆舟眼眸转了转,心想,皇上要带婉贵妃去大名乡?

    心中惊疑,却不敢问,只本本分分地应道:“是。”

    殷玄喊他也没别的事情,就这一件事情,说完就让他走了,等王榆舟离开后,殷玄对随海道:“晚上等婉婉睡下了,你去医房找冼弼和祝一楠,把婉婉剩下时日所用的药和纱布全部备妥,放到马车上去。”

    随海立马哎了一声,殷玄便什么都不再说,继续看奏折。

    聂北出了御书房后想了想还是折去了龙阳宫,他得问一问聂青婉,这事是怎么整的。

    这一个下午发生在御书房里的事情聂青婉都不知道,聂青婉在殷玄走了之后继续绣了一会儿荷包,然后就回寝殿午睡。

    进去之后才发现龙床被换掉了。

    站在新龙床前,聂青婉想像着殷玄一怒之下砸坏旧龙床的情景,大概像头暴怒的狮子,她默默地抿了抿唇,对同样看到龙床被换掉而露出惊奇表情的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说:“来更衣吧,然后打盆水,我洗把脸。”

    王云瑶回神,去给她宽衣。

    浣东和浣西分别去打水拿毛巾,再过来伺候她。

    等聂青婉洗好擦好,她就躺在新龙床上睡了。

    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轻手轻脚地退出去。

    聂青婉睡了一小会儿又坐起身,穿了鞋子下床,去把绣篮子拿来,靠在龙床的床头一针一线地绣着那个没有完成的荷包。

    她凭心静气,专等聂北。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聂北就来了。

    谢右寒知道聂青婉在睡觉,不想通传,可聂青婉一直在听着门口的动静呢,一听到聂北的声音,她就搁下手中的半成品荷包,起身走到门口,对门外说:“让他进来。”

    谢右寒抿抿嘴,看着聂北,很不友善地道:“娘娘让你进去。”

    聂北没说话,推开门就进去。

    但是,在一脚已经跨进去的时候,谢右寒不阴不阳的声音跟着传来:“早上来打扰娘娘的睡眠,中午又来,聂大人,你不觉得你来的太勤快而且时辰太不应该吗?”

    聂北已经推开了门,而聂青婉就在屋内的门口站着,这么一来,聂北看到了聂青婉,聂青婉也看到了他。

    聂北听了谢右寒这话,冲聂青婉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仿佛在说:“你怎么到哪都能惹桃花,这小子因为你而把我记恨上了。”

    聂青婉不理他,转身进了屋。

    聂北无奈,只得回头冲谢右寒说一句:“你家娘娘都没觉得不应该呢,你倒是管的宽。”

    说完,一脚踏进去,还故意将门一关,将谢右寒气的又是一阵跳脚,心想,这姓聂的怎么这么不要脸!他非得给皇上禀报这事不可!让他老是来纠缠郡主!

    谢右寒冷沉地站在那里,想到之前的陈温斩,再想到现在的聂北,那脸色越来越难看。

    屋内的二人是没心情管谢右寒怎么的不舒坦的,聂北进了屋,那风云不定的面色就稍微地变了变,他把刚刚在御书房里殷玄对他说的话全部说给了聂青婉听,聂青婉听罢,似乎一点儿都不惊讶。

    聂青婉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新龙床,笑道:“果然发现了荷包有问题,还交给了李东楼,让李东楼去查了。”

    聂北道:“殷玄这是打算对我聂府出手了。”

    聂青婉道:“嗯,自古帝王对权臣世家都有这么一个兼抚兼打兼杀的招数,该抚的时候他们会抚,该打的时候他们会打,该杀的时候,他们亦不会留情。”

    聂北蹙眉:“听婉妹妹这话,你一早就知道殷玄有这等心思?”

    聂青婉道:“聂家三年前的退离,就是因为知道殷玄会对聂家斩草除根,我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当年他杀我,一方面是因为情,一方面大概就是因为他深知有我在的一天,他都动不了聂家,而当年的我只有二十八岁,离入土至少还有五十年,五十年的岁月,聂家会成长到什么程度,殷玄不敢想,我亦不敢想,你们可能也不敢想,其他大臣们就更不敢想了。”

    “这样大的一个肿瘤长在朝堂上,对殷玄而言,是莫大的隐患,他还没大刀阔斧,你们就抽退了,他生生地被憋了三年,如今,聂家之人又出现了,他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斩草除根呢?我一直都知道,他会灭了聂家。”

    顿了顿,她又道:“但是,有我在,他休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