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强者归来最新章节!

    “霎霎霎...”

    金色光辉照耀整个宇宙空间,耀眼的光辉里,一切弥漫的血气,雷光,都显得那么软弱无力...

    王宁抬眼,两只眼珠早就被血丝填满,他死死瞪着那耀眼的光辉正中心位置,其他的强者们可能看不见,但王宁却是可以轻易看到,璀璨光芒之中,一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缓缓走出...

    正是王徒!

    右手轻轻在空中一拍,将自己包裹着的无数灿烂光辉顿时在空中消散,王徒屹立在金色光辉洒落的空中,缓缓落在王宁面前。

    “谈谈感想?”王徒开口,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是令王宁不由得身子一颤!

    “你……!!”

    明明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但现在的王徒给他的感觉,却是和之前判若两人。

    “你飞升了?这,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在刚刚的雷光里...”

    “王宁,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为什么从头到尾,你都处在雷劫的边缘,而我则一直在雷劫的中心?”

    王宁表情错愕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刚刚二人对峙的时候,明明王徒移动了好几次位置,但无论王徒挪动到哪里,那雷劫的中心,也都在跟随着王徒移动。

    “难道……!”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王宁猛地抬头,死死瞪视着眼前王徒,

    因为这场雷劫,自始至终,就和他王宁没有任何关系!

    仅仅只是属于王徒一人的万劫天雷!

    “这次的万劫天雷,本来就是我用人王令引来的。”

    此言一出,所有强者都是一片震惊。

    自己引来万劫天雷,这可能么?

    可能!

    只要有人王令!

    王徒毫不掩饰的态度,也使得人王令这枚只属于王徒的至尊宝器,其作用,终于彻底暴露在了世人面前。

    其一,世间最强大的聚灵宝器,能在短时间内将王徒耗费的灵气全部充满。

    其二,防御类型宝器,可以用灵气铸成修神者等级的灵气屏障,抵挡法术。

    其三,替王徒引来万劫天雷,渡劫飞升。

    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王徒在渡劫之后,人王令,会化成王徒的全新心脏,为王徒打造一具能够脱离宇宙桎梏的天赐之躯!

    怎么可以有这种事情发生!

    “哼,就算飞升成神又如何?我的大血祭之术,可是连接了宇宙万物的生灵生命,只要你敢对我出手,就会...”

    “嘭!”王宁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无数清脆爆响,空中,王徒右手五指合拢,脸上全是不屑。

    “你指的就是这个?”王徒眼神冰冷,空间之中,那些粘连着宇宙生命的血线,都在空中断裂。

    大血祭之术,破!

    仅仅一个动作,就将王宁的大血祭之术给徒手捏碎!

    “屠王大道?笑话。”

    “你所谓的永恒大道,没有了别人的血肉和生命,你王宁,什么都不是!”王徒说完,已经合拢的右手五指再度张开,反手隔空朝向王宁一拍!

    “嘭!”

    金色的光柱从空中落下,王宁身子一颤,仰头喷出一口鲜血,不仅如此,无数强者能够清楚看到,自王徒拍出那一掌后,王宁身体表面,那些覆盖保护着他的血气,竟然不断脱离他的身体散开!

    血祭极境,碎!

    “住手啊啊啊啊啊!”大血祭和血祭极境同时粉碎,王宁身体抽搐,面容扭曲,眼球凸起,不断发出狰狞恐怖的咆哮。

    这血祭极境可是他三年来屠杀无数生灵所得,是王宁所习得的血法大成,现在被王徒一只手捏碎,那也代表着他三年的所有全部报废。

    身体表面的血肉不断翻腾蠕动,王宁身体表面的青筋全部碎裂,无数血河在他的头顶凝成一朵血云,在空中不断扩散。

    浓郁的血气使得强者们都不由得皱起眉头,他们很清楚,王宁这要使用的,是刚刚将王徒给击溃的血域万煞诀。

    “徒劳之举。”空中,处在王宁法术正中心的王徒只是摇头叹道。

    “血域万煞诀,连接的血肉之身越多,威力就越强烈,连修神者都不是的你现在只能用自己体内的血,已经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给老子闭嘴啊!”王宁只当王徒是在怜悯自己,脸色扭曲地大吼一声,两手向上一推,厚重血云顿时汇聚成一道血柱,从地面上向空中的王徒喷去!

    “血域万煞...”

    “诀!”

    王宁深知时间拖得越久,自己胜算就越低,这道血域万煞诀,他几乎将所有的血气都灌注其中,只留有行动需要的最少血气。

    这一击,就是王宁的全部力量!

    不得不承认,王宁在血术上,确实有天赋,就算是血祭极境被王徒一掌拍碎,他这竭尽几乎全部生命力的血域万煞诀,威力竟然堪比极境巅峰的修神强者使出的法术。

    但对于现在的王徒来说,极境巅峰的修神者,也不过只是蝼蚁一个。

    就在那通天血柱即将淹没王徒之时,王徒右手似乎是握着什么东西,随意朝着身边一挥,血域万煞诀唤出的血柱直接从中间破成两截。

    “可怜,你舍弃人类身份换来的,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力量么。”

    王徒眼神冰冷,同时右手抬起,一道道金色的璀璨光辉在他原本空洞的手掌上开始凝聚,通体冒着璀璨光辉的金色长剑出现的瞬间,整个天地都为之动摇!

    此剑浑然天成,是大道化剑!

    其名,人王剑!

    “王徒啊啊啊啊啊!”望着手握金色剑刃,如同一尊天神的王徒,王宁脸上五官扭曲,不断咆哮着,他想要逃,奈何身体里的血气都在刚刚消耗殆尽,现在的他,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斩。”王徒嘴唇微启,吐出一字,神王剑上,顿时有无数锐利金色风暴凝聚。

    手握人王剑,王徒右手一抖,朝向地面上的王宁一剑挥出。

    “轰!”

    这一剑,仿佛令天地分离,令时光逆转,令整个宇宙都为之震颤粉碎!

    整个宇宙都覆盖在王徒的这一剑里,那些强者们根本就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耳边不断响起的王宁哀嚎,才让他们大致明白现在的情况。

    就算有着万千异族的血液打造的肉身,王宁也再也无法抵御王徒的霸道力量,金色的光辉如同烈日灼灼,焚烧着他的肉身,神魂,仅仅片刻的功夫,王宁就几乎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不甘!!”

    用全身力气道出这三个字之后,王宁的万族血躯,化作一片尘埃在空中漂浮,消散...

    长达数十秒的寂静,才意识到王宁被王徒所斩杀,那些强者们不自觉地看向屹立在宇宙顶端的王徒。

    金色身影站在空中,他手握金色长剑,碧瞳之中闪烁着灿烂的神芒,目光掠过之处,整个宇宙都对他臣服!

    这必将载入史册的一战,不仅仅是意味着屠王被斩杀,整个宇宙终于恢复和平,同时,也将这名青年的名号永远烙印在了这个宇宙。

    人王,世间最强!

    ……

    ……

    ……

    半年后,仙界,丰都仙山。

    仙山之上,一名白衣青年盘腿坐在山巅,面对着眼前万丈深渊和缥缈白云,眼中碧瞳泛着些许虚幻的金光,微微开口,吐出一口仙气。

    “到时间了么。”

    “你要走啦?”白衣青年身后,一名留着金发,穿着金色镀银边长袍的青年从一处低矮山岩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一只手抱胸,问。

    “什么时候?”

    “现在。”

    白衣青年说道这里,放在右膝上的右手手心对着自己,五指张开。

    “嘶嘶...”他的五指指尖,不断有碧绿的灵气泄露出去,然而,这并不是白衣青年主动所致。

    “自我与王宁一战,渡过雷劫之后,我能感觉到,此方世界开始慢慢排斥我的存在。”

    “一个月之前,我已经无法吸收这个宇宙里的任何灵气了。”

    “不仅如此,我体内的灵气也不断被强行挤出身体,就算我用法术控制,也只能延缓,不能阻止。”

    “那也没关系,反正就是体内的灵气,也几百年都用不完吧。自屠王死后,现在魔界都乱套了,我一个人又管魔界又管仙界,很累的,你来帮我,我保你衣食无忧呀。”金发青年鼻子哼哼出气,一副老大哥的模样,但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一天的到来。

    “你这半年有管过?不都是轩辕和琉璃两头跑么。”

    “废话,仙尊怎么可以当跑路的,我分派任务就行了。”

    “是么。”白衣青年简单回答,侧目瞥向金发男子的左肩袖口,在那里,长袍的袖口空荡荡的,随着微风漂浮。

    “真的不打算治好?”见到此景,白衣青年脸色稍微有些复杂,又问。

    “以我现在的法术实力,将你的断臂恢复只是抬手的事情,我走了之后,你想要治好可就难了。”

    “呸呸呸,谁稀罕啊,反正你到时候又要提一堆无耻的要求,这天底下,谁都能让你王徒占便宜,捞好处,只有我徐名锐,不行!”

    徐名锐吐舌,一副嫌弃的样子,王徒笑笑,摇了摇头。

    “算你免费,认真的。”

    “不用啦,我还没有弱到少了一条手臂就会被欺负的程度。”徐名锐目光也柔和了下来,

    “而且,也算是给自己提个醒,仙尊之外还有这么多强者,就算是你走了以后,也不能懈怠啊。”

    徐名锐说道这里,表情又变得调皮了起来,他快步凑到王徒身边,嘿嘿一笑。

    “话说回来,那两个地球的小丫头也都会跟着你?你还真是艳福不浅。”

    “话真多。”王徒没好气地白了徐名锐一眼。

    “开玩笑开玩笑,我就是猜都能猜到,你这么着急离开,是为了被王宁灭绝的神族吧?”

    “嗯,神族被灭,是整个仙魔宇宙的损失,我也同样有不少责任。这半年来,我找遍这个宇宙的角角落落,都没有发现能够复原神族的办法。”王徒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竟然有一丝坚毅的光辉。

    “既然此方世界没有,那么,我就去其他世界。”

    “神族,我一定会复活。”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拦你咯。”徐名锐拍拍大腿,又站了起来,便转身离开。

    “出了这个宇宙,老徐我就帮不到你了,不过你可要好好活着,别在外面丢人,不然我可就装作不认识你了啊。”

    “谢谢。”王徒目光温和地笑笑,徐名锐的身影却是已经彻底消失。

    几秒后,王徒的身边,一道白色的传送门缓缓打开,两位美丽动人的女子,也从传送门里走出。

    “这些时间苦了你们了。”王徒牵住二人的手。

    “你记得就好,免得当负心汉!”林潇潇娇嗔道。

    “哥,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们!”王嫣然也在一旁撒娇道。

    在这些大事件之后,王徒有足够多的时间陪伴二人,将过去亏欠的全部补回来。

    “准备好了?”

    “嗯。”林潇潇和王嫣然乖巧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

    即便她们一个是王徒的妹妹,一个是王徒的女友,做出要和王徒一起去到别的宇宙的这个决定,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那么走吧。”

    王徒点头,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拿着一卷水墨画卷,在眼前的空中摊开,那画卷在两女面前铺成一条直通天空云层的阶梯,林潇潇和王嫣然对视一眼,便向阶梯上走去,而王徒则脚底下踩着一朵灵气凝成的云团,飞在王林二人前面。

    这是天路,是王徒渡过雷劫之后自然能感应到的。

    天路的构造不在五行之中,王徒此前特意尝试了一下,无论何等强大的法术,哪怕是王徒最强的手段人王剑,都无法撼动其分毫。

    而在天路的尽头,一道空间裂缝缓缓打开,只是,那并不是通往神界,魔界,地界,神族大陆的空间裂缝,而是通往另一个世界。

    即将离开这个世界,重生以来的时光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王徒脑海里浮现。

    好歹,在杀死王宁之后,一切都已经落幕,剩下的一些繁杂事务,徐名锐也会通通处理好。

    想到这里,三人已经来到了裂缝的另一端,转头,看向随着裂缝逐渐凝合,在视野里越缩越小的仙魔宇宙,三人都是感慨万千。

    “终于结束了。”林潇潇感慨道,从最开始结识王徒,她也没想到会经历这么多事件,最终走到这里。

    “嗯嗯。”王嫣然乖巧地点着头,牵着王徒的手抓得更紧。

    “是啊,都结束了。”

    王徒感慨着,往身后看去,他想再临走之前,再看看这个培育了他,造就了他的世界。

    但他刚回首,双目就猛地凝住,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视野之中,那片他曾经看到的血雾,没有因为王宁的死亡而散去半分。

    “该死!!!”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王徒急忙伸出右手,想要朝向眼前的仙界空间探去。

    但就好像是在嘲讽着他的后知后觉一般,他右手探出的瞬间,空间裂缝和天路,就在王徒的面前,

    蓦然关闭。

    ……

    全书正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