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阿娜闻声望去,那娇弱的身躯,完全不见之前的盛气凌人,反而多了一丝的不安。

    阿娜嘴角上扬,显示出特有的风度,转头望向院内的女孩,深情的样子,令人沉迷至极。

    “猛小姐!”阿娜微笑着向雪怡点头示意。

    “好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敢问这位公子是遇到了什么情感纠葛了吗?”雪怡问到。

    “没,没有,我就是一时的感叹。”阿娜装作害羞的样子,垂下眸子。

    雪怡心里开始打鼓,这位公子不会是喜欢我吧。

    雪怡既担心又害怕,她担心这位公子喜欢她,可又有点害怕这位公子真的喜欢她,这种纠结的情绪,就是女儿家心里特有的情愫吧。

    “你有喜欢的人吗?”雪怡壮着胆子问。

    “额,有,我看到她受到委屈,真的比我自己受到委屈还痛苦,真的希望此刻被……”阿娜不在向下说了,变为沉默,低下了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两个人此刻皆沉默不语,似乎所有的答案皆不言而喻了一般。

    “那你会嫌弃她吗?”雪怡战战兢兢的问。

    毕竟在古代贞洁被大家视为一切,一旦失去了贞洁,只有孤独终老了,甚至青楼也是很讲究女子卖身前的身份地位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青楼的,这和我们现代人的认知着实有点不同。

    阿娜温柔的看向天空,空灵的眼光,桀骜不驯的样子,淡淡的开口:“不会!至死不渝!”

    雪怡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心里第一次触摸到了感情的味道。

    “那你为什么不向那个女孩子提亲呢?”雪怡扭扭捏捏的说。

    “额……,我一无名鼠辈,无权无势,怎能让小姐跟着我受苦。”

    “可你俩真心喜欢彼此啊!”

    “诶?你怎么知道她的心思?”阿娜鬼魅的一笑,伴着挑逗的意味,说的雪怡一阵害羞,低下头去。

    “你,明明知道人家心意,还如此取笑,可恶。”雪怡嘴上说着可恶,可表现出来的活脱脱就是一个待嫁的新娘,喜悦之情不甚言语。

    “你可愿和我私奔,我俩浪迹天涯,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可……我”雪怡犹豫了,心里在打鼓。

    私奔?反正我对猛府也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嫁不出去,名声扫地,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是浪迹天涯,至少我还有人可以依靠。

    “你,既然不愿,我也不强求,江湖人,江湖见吧!”于是阿娜毫不留恋的向远处走去。

    “等等,我和你走。”字字铿锵,句句珠玑,悬在彼此的心中,挥之不去。

    “好,今夜子时,我俩这里见。”阿娜大笑着离开,留着一副娇媚的小人在院墙内驻足观看,久久不愿离去。

    走后,阿娜心里终于放松下来。

    这猛雪怡竟然这么轻易的相信外人,连名字都没有问,就决定和别人私奔,简直是蠢到了头,难道我的美色那么的令人着迷吗?哈哈!阿娜心里在不停地想。

    夜晚,子时。

    阿娜安排好一切,应约前往。

    “你来啦!”雪怡一身青衣打扮,妆容魅惑而不失清纯。

    “嗯,来了,我们走吧!”阿娜拉起雪怡的手,向预定好的方向走去。

    “什么人?”周围巡逻的将领一声呵斥。

    阿娜和雪怡一听,立刻慌了起来,向反方向跑去。

    “快追!”一群官兵察觉事情不对,开始向阿娜追去。

    眼看着即将追上来了,阿娜将雪怡藏在墙角的草丛中,嘱咐:“等我,我先把他们引开。”

    一身恐惧的雪怡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啊,连连点头应和。

    阿娜拐进另一个胡同,换了一身乞丐装,假装在官兵出没的地方打盹。

    “喂,臭要饭的,你看见什么异常没?”官兵拿脚踢了踢赖在地上的阿娜,一脸的歧视。

    “哎,官大哥,我刚才在这里睡觉看见一对男女,好像还私奔了。”乞丐说。

    “私奔?这可是大罪,要处以极刑的,快告诉我,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官差急切的问。

    乞丐举手示意官差凑近一点。

    官差不情愿的凑了过去。满脸的厌恶。

    “就在那个草丛里。”乞丐小声的说。

    “快!”官差听罢,大手一挥,就向着草丛包围。

    战战兢兢的雪怡,害怕的瑟瑟发抖,她不知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后悔自己的冲动,就算是老死一生又怎样,总比现在的情况好很多。

    官差掀开草丛,一个女孩赫然在立,满脸的妆容已经花了,活脱脱的就是个小花猫,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任是见过猛雪怡的人此刻也认不出来了。

    “把这个**给我带回去严刑拷打,一定把奸夫给我揪出来。”为首的官差吩咐到。

    “不要,不要,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雪怡害怕的大叫起来。

    “管你是谁?带回去!”

    翌日一早,满目疮痍的猛雪怡出现在闹市中公示,身后插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私奔!”

    一堆平民百姓闹市中扔蔬菜、砸鸡蛋,各种不耻,有眼尖的,竟然看出来是猛家的女儿,于是偷偷跑去猛府报信儿去了。

    猛老爷子顾不得洗漱,身穿睡衣就向雪怡的方向跑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下我的女儿。”猛老爷子一个踉跄,跌倒在运着雪怡的马车前。

    周围的围观百姓皆不禁开始品头论足:“原来是猛家的人啊!”、“你说像不像是猛雪怡呀?”、“啧啧啧,这猛家也真够可以的,出了这么个臭鱼。”、“浸猪笼都不为过,还与人私奔,简直罪大恶极。丢了我们女儿家的脸。”……

    “爹!”猛雪怡看见猛老爷子过来了,声泪俱下。

    “你个不孝女。”猛老爷子是又气又恼又心疼。

    “爹,孩儿不孝,让您丢人了。”猛雪怡头一次觉得,父亲是这样的沧桑,也许在大家庭中确实存在着勾心斗角,可他也是一位父亲,面对女儿受到如此境遇,也会心疼,也会难过,也会无助。虎毒还不食子呢,也许她真的错了,大错特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